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茗史
  明 万邦宁辑
  
  小引
  须头陀邦宁,谛观陆季疵《茶经》、蔡君谟《茶谱》,而采择收制之法,品泉嗜水之方咸备矣。后之高人韵士相继而说茗者,更加详焉。苏子瞻云:从来佳茗似佳人。言其媚也。程宣子云:香衔雪尺,秀起雷车,美其清也。苏廙著《十六汤》,造其玄也。然媚不如清,清不如玄,而茗之旨亦大矣哉。黄庭坚云:不惯腐儒汤饼肠。则又不可与学究语也。余癖嗜茗,尝舣舟接它泉,或抱瓮贮梅水,二三朋侪,羽客缁流,剥击竹户,聚话无生。余必躬治茗碗,以佐幽韵。固有烟起茶铛我自炊之句。时辛酉春,积雨凝寒,偃然无事,偶读架上残编一二品,凡及茗事而有奇致者,辄采焉,题曰《茗史》,以纪异也。此亦一种闲情,固成一种闲书,若令世间忙人见之,必攒眉俯首,掷地而去矣。谁知清凉散止点得热肠汉子,醍醐汁止灌得有绿顶门。岂能尽怕河众而皆度耶。但愿蔡、陆两先生,千载有知茗,起而曰此子能闲,此子知茗。或授我以博士钱三十文未可知也。复愿世间好心人,共证茗史并下三十棒喝,使须头陀无愧。
  天启元年闰二月望日,万邦宁惟咸撰。
  惟咸著《茗史》,羽翼陆《经》,鼓吹蔡《谱》,发扬幽韵,流播异闻。可谓善得水交茗战之趣矣。浸假而鸿渐再来,必称千古知己,君谟重遘,讵非一代阳秋乎。
  点茶僧圆后识
  惟咸有茗好,才涉荈(艹设)嘉话,辄裒缀成编,腹中无尘,吻中有味,腕中能采,遂足情致。置一部几上,取佐清谈,不待乳浮铛沸,已两腋习习生风,何复须缥醪酒水晶盐。
  仑海董大晟题
  茗,仙品也。品品者,亦自有品,固云林市朝,品殊不齐,(酉衣)鲜清苦,品品政自有别。惟咸钟傲烟萝,寄情篇什,饶度世轻,举志深知茗理,精于点瀹,世外品也。爰制《茗史》,摭其奇而抉其奥,用为枕石漱流者助。余谓即等鸿渐之《经》、君谟之《谱》,奚其轩轾。
  社弟李德述评
  《茗史》之作,千古余清,不弟为鸿渐功臣巳也。且韵语正不在多,可无求备。佳叙闲情逸韵,飘然云霞间,想使史中诸公读一过,沁发茶肠,当不第七瓯而止。
  全天骏
  茗品代不乏人,茗书家自有制。吾友惟咸,既文既博,亦玄亦史,常令茶烟绕竹,龙团泛瓯,一啜清谈,以助玄赏,深得茗中三昧者也。因筑古之诸茗家,或精或幻,或癖或奇,汇成一编。俾风人韵士,了然寓目,不逮于今惧滥觞也。君其泠泠倦骨,翩翩后雅。非品之高,乌为书之洁也哉。屠豳叟著《茗笈》,更不可无茗史,披阅并陈,允矣双璧。
  友弟蔡起白
  夫史以纪载实事,补缀缺遗。茗何以有史也,盖惟咸嗜好幽洁,尤爱煮茗,故汇集茗话,靡事不载,靡缺不补,实写自己冲襟,表前人逸韵耳。名之曰史,有以哉。昔仙人掌茶一事,述自青莲居土;发自中孚衲子,以散得传,今惟咸著史于兹鼎足矣。
  社弟李桐封若甫
  收茶三等
  觉林院志祟,收茶三等。待客以惊雷荚,自奉以萱草带,供佛以紫茸香。盖最上以供佛,而最下以自奉也。客赴茶者,皆以油囊盛余沥而归。
  换茶醒酒
  乐天方入关,刘禹锡正病酒。禹锡乃馈菊苗薤芦菔鲊,取乐天六斑茶二囊,炙以醒酒。
  缚奴投火
  陆鸿渐采越江茶,使小奴子看焙。奴失睡,茶焦烁,鸿渐怒以铁绳缚奴投火中。
  都统笼
  陆鸿渐尝为茶,论说茶之功效,并煎炙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统笼贮之。远近领慕,好事者家藏一副。
  漏卮
  王肃初人魏,好食羊肉酪浆,常饭鲫鱼羹,渴饮茶汁。京师士子见肃一饮一斗,号为漏卮。后与高祖会,食羊肉酪粥。高祖怪问之,对曰羊是陆产之最,鱼是水族之长,所好不同,并各称珍。羊比齐鲁大邦,鱼比邾莒小国,惟茗与酪作奴。高祖大笑,因此号茗饮为酪奴。
  载茗一车
  隋文帝微特,梦神人易其脑骨,自尔脑痛。忽遇一僧云,山中有茗草,煮而饮之,当愈。服之有效,由是人竞采掇。赞其略曰:穷《春秋》,演《河图》,不如载茗一车。
  汤社
  五代时,鲁公和凝,字成绩,率同列遁日以茶相饮,味劣者,有罚。号为汤社。
  石岩白
  蔡襄善别茶,建安能仁院有茶生石缝间。僧采造得茶八饼,号石岩白。以四饼遗蔡,以四饼密遣人走京师,遗王内翰禹玉。岁余,蔡被召还阙,访禹玉。禹玉命子弟于茶笥中选精品者以待蔡。蔡捧瓯未尝辄曰:此极似能仁石岩白,公何以得之。禹玉未信,索贴验之,乃服。
  斛茗瘕
  桓宣武有一督将,因肘行病后虚热,便能饮复茗,必一斛二斗乃饱,裁减升合,便以为大不足。后有客造之,更进五升,乃大吐。有一物出,如斗大,有口形,质缩绉,状似牛肚。客乃令置之于盆中,以斛二斗复茗浇之,此物噏之都尽而止,觉小胀,又增五升,便悉混然从口中涌出。既吐此物,病遂瘥。或问之此何病,答曰:此病名斛茗瘕。
  老姥鬻茗
  晋元帝时,有老姥每日擎一器茗往市鬻之。市人竞买,自旦至暮,其器不减。所得钱散路傍孤贫乞人。人或执而系之于狱,夜擎所卖茗器,自牖飞出。
  渔童樵青
  唐肃宗赐高士张志和奴婢各一人,志和配为夫妇,名之曰渔童、樵青。人问其故,答曰:渔童使捧钓收纶,芦中鼓枻。樵青使苏兰薪桂,竹里煎茶。
  胡铰钉
  胡生者,以铰钉为业。居近白蘋洲,傍有古坟,每因茶饮,必奠酬之。忽梦一人,谓之曰:吾姓柳,平生善为涛而嗜茗。感子茶茗之惠,无以为报,欲教子为诗。胡生辞以不能,柳强之曰:但率子意言之,当有致矣。生后遂工诗焉。时人谓之胡铰钉诗。柳当是柳恽也。
  茶茗甘露
  新安王子鸾、豫章王子尚诣昙济上人于八公山。济设茶茗,尚味之曰:此甘露也,何言茶茗。
  三戈五卵
  晏子春秋婴相齐景公时,食脱粟之饭,炙三戈、五卵、茗菜而已。
  景仁茶器
  司马温公偕范蜀公游嵩山,各携茶经。温公以纸为贴,蜀公盛以小黑合。温公见之惊曰:景仁乃有茶器,蜀公闻其言,遂留合于寺僧。
  真茶
  刘琨,字越石,与兄子南兖州刺史演书云:吾体中溃闷,常仰真茶,汝可致之。
  大茗
  余姚人虞洪人山采茗,遇一道土,牵三青牛,引洪至瀑布山。曰:吾丹丘子也,闻子善具饮,常思见惠。山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瓯牺之余,乞相遗也。洪因祀之,获大茗焉。
  疗风
  泸州有茶树,夷僚常携瓢置侧,登树采摘芽叶,必先衔于口中。其味极佳,辛而性热。彼人云饮之疗风。
  益蚕
  江浙间养蚕皆以盐藏其茧而缲丝,恐蚕蛾之生也。每缲毕,煎茶叶为汁,捣米粉搜之,筛于茶汁中,煮为粥。谓之洗瓯粥。聚族以啜之,谓益明年之蚕。
  入山采茗
  晋孝武世,宣城人秦精常人武昌山采茗,忽见一人,身长一丈,遍体生毛,率其腰至山曲丛茗处,放之便去。须臾复来,乃探怀中橘与精,甚怖。负茗而归。
  赵赞典税
  唐贞元赵赞典茶税,而张滂继之。长庆初,王播又增其数。大中裴休立十二条之利。
  张滂请税
  正元中,先是盐铁张滂,奏请税茶,以待水旱之阙。赋诏曰:可。是岁得铁四十万。
  郑注榷法
  郑注为榷茶法,诏王涯为榷茶使,益变茶法,益其税以济用度。下益因。
  瓯牺之费
  陆龟蒙鲁望嗜茶荈。置小苑于顾渚山下岁嗜茶入薄,为瓯牺之费。自为品第,书一篇继《茶经》、《茶诀》。
  雪水煮茶
  陶谷买得党太尉故妓,取雪水煮团茶,谓妓曰:党家应不识此。妓曰:彼粗人安得有此,但能销金帐中浅斟低唱,饮芋羔儿酒。陶愧其言。
  榷茶
  张咏令崇阳,民以茶为业。公曰:茶利厚,官将榷之。命拔茶以植桑,民以为苦。其后榷茶,他县皆失业,而祟阳之桑已成。其为政知所先后如此。
  七奠
  桓温为扬州牧,性俭。每宴饮,唯下七莫柈茶果而已。
  好慕水厄
  晋时,给事中刘缟慕王肃之风,专习茗饮。彭城王谓缟曰:卿不慕王侯八珍,好苍头水厄,海上有逐臭之夫,里内有学颦之妇,卿即是也。
  灵泉供造
  湖州长洲县啄木岭金沙泉,每岁造茶之所也。湖长二县,接界于此,厥土有境会亭。每茶时,二牧毕至,斯泉处沙中,居常无水。将造茶,太守具仪注,拜敕祭泉,顷之发源,其夕清溢。供御者毕,水即微减,供堂者毕,水已半之。太守造毕,水即涸矣。太守或还旂稽留,则示风雷之变,或见惊兽毒蛇木魅之类,商旅即以顾渚造之,无沾金沙者。
  官焙香
  黄鲁直一日以小龙团半铤,题诗赠赵元咎:曲兀蒲团听煮汤,煎成车声绕芊肠。鸡苏胡麻留渴羌,不应乱我官焙香。东坡见之曰:黄九怎得不穷。
  苏蔡斗茶
  苏才翁与蔡君谟斗茶,蔡用惠山泉。苏茶小劣,用竹沥水煎,遂能取胜。竹沥水,天台泉名。
  品题风味
  杭妓周韶有诗名,好蓄奇茗。尝与蔡君谟斗胜。品题风味,君谟屈焉。
  漱茗孤吟
  宋僧文莹,博学攻诗,多与达人墨士相宾主。堂前种竹数竿,畜鹤一双,遇月明风清,则倚竹调鹤,漱茗孤吟。
  吾与点也
  刘哗尝与刘筠饮茶,问左右云:汤滚也未。众曰:已滚。筠曰:佥曰鲧哉。晔应声曰:吾与点也。
  清泉白石
  倪元镇性好洁,阁前置梧石,日令人洗拭。又好饮茶,在惠山中,用核桃松子肉和真粉,成小块如石状。置茶中,名曰清泉白石茶。
  茶庵
  卢廷璧嗜茶成癖,号曰茶庵。尝畜元僧讵可庭茶具十事,时具衣冠拜之。
  香茶
  江参,字贯道,江南人。形貌清癯,嗜香茶以为生。
  杀风景
  唐李义府,以对花啜茶为杀风景。
  阳侯难
  侍中元叉为萧正德设茗,先问卿于水厄多少。正德不晓叉意,答:下官虽生水乡,立身以来,未遭阳侯之难。举座大笑。
  清香滑热
  李白云:荆州玉泉寺近青溪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窟中多玉泉交流,其水边处处有茗草罗生,枝叶如碧玉。惟玉泉真公常采而饮之,年八十余岁,颜色如桃花,而此茗清香滑热,异于他所,所以能还童振枯,人人寿也。
  仙人掌茶
  李白游金陵,见宗僧中孚示以茶数十片,状如手掌,号仙人掌茶。
  敲冰煮茶
  逸人王休,居太白山下,日与僧道异人往还。每至冬时,取溪冰,敲其精莹者煮建茗,共宾客饮之。
  铤子茶
  显德初,大理徐恪尝以龙团铤子茶贻陶谷。茶面印文曰:玉蝉膏。又一种曰清风使。
  他人煎炒
  熙宁中,贾青字春乡,为福建转运使。取小龙团之精者,为密云龙。白玉食外戚里贵近,丐赐尤繁。宣仁一日慨叹曰:建州今后不得造密云龙,受他人之煎炒不得也。此语颇传播缙绅。
  涤烦疗渴
  常鲁使西蕃,烹茶帐中,谓蕃人曰:涤烦疗褐,所谓茶也。蕃人曰:我此亦有。命取以出,指曰:此寿州者,此顾渚者,此蕲门者。
  水厄
  晋王豫好饮茶,人至辄命饮之。士大夫皆患之,每欲往,必云:今日有水厄。
  伯熊善茶
  陆羽著《茶经》,常伯熊复著《论》而推广之。李季卿宣尉江南,至临淮知伯熊善茶,乃请伯熊。伯熊著黄帔衫、乌纱帻,手执茶器,口通茶名,区分指点,左右刮目。茶熟,李为饮两杯。既到江外,复请鸿渐。鸿渐衣野服,随茶具而入,如伯熊故事。茶毕,季卿命取钱三十文酬博士,鸿渐夙游江介,通狎胜流,遂收茶钱茶具。雀跃而出,旁若无人。
  玩茗
  茶可于口,墨可于目。蔡君谟老病不能饮,则烹而玩之。
  素业
  陆纳为吴兴太守时,卫将军谢安尝欲诣纳。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不敢问。乃私为具。安既至,纳所设唯茶果而已。俶遂陈盛馔,珍羞毕具。及安去,纳杖傲四十。云:汝既不能光益叔父,奈何秽吾素业。
  密赐茶茗
  孙皓每宴席,饮无能否,每率以七升为限。虽不悉入口,浇灌取尽。韦曜饮酒,不过二升。初见礼异,密赐茶茗以当酒。至于宠衰,更见逼强,辄以为罪。
  获钱十万
  剡县陈务妻少寡,与二子同居,好饮茶。家有古冢,每饮必先祀之。二子欲掘之,母止之。但梦人致感云:吾虽潜朽壤,岂忘翳桑之报。及晓,于庭中获钱十万,似久埋者,惟贯新耳。
  南零水
  御史李季卿刺湖州,至维扬逢陆处士,李素熟陆名,即有倾盖之雅,因之赴郡,抵扬子驿。将饮:李曰:陆君善于茶,盖天下闻名矣。况扬子南零水又殊绝,可命军士深诣南零取水。俄而水至,陆曰:非南零者。既而倾诸盆,至半遽曰止,是南零矣。使者大骇曰:某自南零齐,至岸舟荡覆半,挹岸水增之,处士神鉴其敢隐焉。李与宾徒皆大骇愕,李因问历处之水。陆曰:楚水第一,晋水最下。因命笔口授而次第之。
  德宗煎茶
  唐德宗好煎茶加酥椒之类。
  金地茶
  西域僧金地藏,所植名金地茶,出烟霞云雾之中,与地上产者其味?琼绝。
  殿茶
  翰林学士春晚入围,则日赐成象殿茶。
  大小龙茶
  大小龙茶,始于丁晋公而成于蔡君谟。欧阳永叔闻君谟进龙团,惊叹曰:君谟士人也,何至作此事。今年闽中监司乞进斗茶许之。故其诗云: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争买龙团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则知始作俑者,大可罪也。
  茶神
  鬻茶者陶羽形置炀突间,祀为茶神。茗不利,辄灌注之。
  为热为冷
  任瞻,字育长,少时有令名,自过江失志。既下饮,问人云此为茶为茗。觉人有怪色,乃自申明曰:向问饮为热为冷耳。
  卍字
  东坡以茶供五百罗双,每瓯现卍字。
  乳妖
  吴僧文了善烹茶,游荆南高季兴,延置紫云庵,日试其艺,奏授华亭水大师。目曰乳妖。
  李约嗜茶
  李约性嗜茶,客至不限瓯数,竟日爇火执器不倦。曾奉使至陕州硖石县东,爱渠水清流,旬日忘发。
  玉茸
  伪唐徐履掌建阳茶局,弟复治海陵盐政盐检。烹炼之亭榜曰:金卤。履闻之,洁敞焙舍,命曰:玉茸。
  茗战
  孙樵可之送茶与焦刑部,建阳丹山碧水之乡,月谰云龛之品,慎勿贱用之。时以斗茶为茗战。
  茶会
  钱起,字仲文,与赵莒茶宴,又尝过长孙宅与朗上人作茶会。
  龙坡仙子
  开宝初,窦仪以新茶饷客,奁面标曰:龙坡仙子茶。
  苦口师
  皮光业,字文通,最耽茗饮。中表请尝新柑,筵具甚丰,簪绂藂集。才至,未顾樽垒而呼茶甚急,竞进一巨觥。题诗曰:未见甘心氏,先迎苦口师。众噱曰:此师固清高,难以疗饥也。
  龙凤团
  欧阳永叔云:茶之品,莫贵于龙凤团,仁宗尤所珍惜,虽辅巨未尝辄赐。惟南郊大礼致齐之夕,中书枢密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官人剪金为龙凤花草缀其上。嘉祐七年,亲享明堂始人各赐一饼,余亦恭与,至今藏之。
  甘草癖
  宣城何子华客于剖金堂。酒半,出嘉阳严峻画陆羽像。子华因言:前代惑骏逸者为马癖,泥贯索者为钱癖,爱子者有誉儿癖,耽书者有《左传》癖。若此叟溺于茗事,何以名其癖?杨粹仲曰:茶虽珍,未离草也,宜追目陆氏为甘草癖。一座称佳。
  结庵种茶
  双林大士自往蒙顶结庵种茶。凡三年,得绝佳者,号圣阳花吉祥芷,各五斤持归供献。
  搅破菜园
  杨诚斋谢傅尚书茶:远饷新茗,当自携大瓢,走汲溪泉,东涧底之散薪,然折脚之石鼎,烹玉尘,啜香乳,以享天上故人之意。愧无胸中之书传,但一味搅破菜园耳。
  御史茶瓶
  会昌初,监察御史郑路,有兵察听掌茶,茶必市蜀之。佳者贮于陶器,以防暑湿。御史躬亲监启,谓之御史茶瓶。
  汤戏
  馔茶而幻出物像于汤面者,茶匠通神之艺也。沙门福全,长于茶海,能注汤幻茶成将诗一句。并点四瓯,共一绝句,泛乎汤表。檀越日造其门求观汤戏。
  百碗不厌
  唐大中三年,东都进一僧,年一百三十岁。宣宗问服何药致肽。对曰:臣少也贱,不知药性,本好茶,至处惟茶是求,或饮百碗不厌。因赐茶五十斤,令居保寿寺。
  恨帝未尝
  杜鸿渐,字子巽。与杨祭酒书云:顾渚山中紫笋茶两片,一片上太夫人,一片充昆弟同?。此物但恨帝未得尝,实所叹息。
  天柱峰茶
  有人授舒州牧,李德裕遗书曰:到郡日,天柱峰茶可与数角。其人献数十斤,李不受。明年罢郡。用意精求获数角投李,李闵而受之。曰:此茶可以消酒肉。因命烹一瓯,沃于肉食内,以银合闭之。诘旦,视其肉已化为水矣。众服其广识。
  进茶万两
  御史大夫李栖筠,字贞一。按义兴山僧有献佳茗者,会客尝之,芬香甘辣,冠于他境,以为可荐于上。始进茶万两。
  练囊
  韩晋公滉,字太冲。闻奉天之难,以夹练囊缄茶末,遣使健步以进。
  渐儿所为
  竟陵大师积公嗜茶,非羽供事不乡口。羽出游江湖四五载,师绝于茶味。代宗闻之,召人供奉,命宫人善茶者饷师,师一啜而罢。帝疑其诈,私访羽召入。翼日,赐师齐,密令羽煎茶。师捧瓯喜动颜色,且赏且啜。曰:有若渐儿所为也。帝由是叹师知茶,出羽见之。
  麒麟草
  元和时,馆阁汤饮待学土,煎麒麟草。
  白蛇衔子
  义兴南岳寺有真珠泉,稠锡禅师尝饮之。曰:此泉烹桐庐茶,不亦可乎。未几有白蛇衔子堕寺前,由此滋蔓,茶味倍佳,土人重之。
  山号大思
  藩镇潘仁恭禁南方茶,自撷山为茶,号山白大恩,以邀利。
  自泼汤茶
  杜豳公悰,位极人臣,尝与同列言:平生不称意有三,其一为澧州刺史,其二贬司农乡,其三自西川移镇广陵,舟次瞿唐,为骇浪所惊,左右呼唤不至,渴甚,自泼汤茶吃也。
  止受一串
  陆宣公贽,字敬,与张镒饷钱百万,止受茶一串,曰:敢不承公之赐。
  绿叶紫茎
  同昌公主上每赐馔,其茶有绿叶紫茎之号。
  三昧
  苏廙作《仙芽传》载,作汤十六法,以老嫩言者凡三品,以缓急言者凡三品,以器标者共五品,以薪论者共五品。陶谷谓汤者茶之司命,此言最得三昧。
  赘言
  须头陀曰:展卷须明窗净几,心神怡旷,与史中名士宛然相对。勿生怠我慢心,则清趣自饶。得趣代枕、挟刺、覆瓿、粘窗、指痕、汗迹、墨瘕,最是恶趣。昔司马温公读书,独乐园中翻阅来竟,虽有急务,必待卷束整齐,然后得起,其爱护如此。千亟万轴,至老皆新,若未触手者。爱护闻前人平生有三愿,以读尽世间好书为第二愿。然此固不敢以好书自居,而游艺之暇,亦可以当鼓吹。静对朱紫阳云:汉吴恢欲杀青以写汉书,晁以道欲得《公?传》,遍求无之。后获一本方得写传。余窃慕之不敢秘焉。广传奇正幻癖,凡可省目者悉载。鲜韵致者亦不尽录。削蔓客有问于余曰:云何不入诗词。恐伤滥也。客又问:云何不纪点瀹,惧难尽也。客曰然。客辩独坐竹窗,寒如剥肤。眠食之余,偶于架上残编寸楮信手拈来,触目辄书,因记代无次。随喜印必精攘,装必严丽。精严文人韵士,泛赏登眺,必具清供,愿以是编共作药笼之备。资游赘言凡九品题于竹林书屋。甬上万邦宁惟咸氏。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