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酒谱 宋 窦苹

提要

  《酒谱》一卷,宋窦苹撰。苹字子野,汶上人。晁公武《读书志》载苹有《新唐书音训》四卷,在吴缜、孙甫之前,当为仁宗时人。公武称其学问精博,盖亦好古之士。别本有刻作窦革者,然详其名字,乃有取于鹿鸣之诗,作苹字者是也。其书杂叙酒之故事,寥寥数条,似有脱佚,然《宋志》着录,实作一卷。观其始于酒名,终于酒令,首尾已具,知原本仅止于此。大抵摘取新颖字句,以供采掇,与谱录之体亦稍有不同。其引杜甫少年行醉倒,终同卧竹根句,谓以竹根为饮器。考庾信诗有山杯捧竹根句,苹所说不为杜撰,然核甫诗意,究以醉卧于竹下为是。苹之所说,姑存以备异闻可也。
 

酒谱

  酒名

  《说文》曰:酴,酒母也。醴,一宿酒也。醪,滓汁酒也。酎,三重酒也。醨,薄酒也。醑,莤酒也。

  欢伯

  酒为欢伯,其义见《易林》,无贵贱贤不肖,中外共甘而乐之。

  酒

  皮日休诗云:“明朝有物充君信,酒三瓶寄夜航。”酒,江外酒名。

  酒旗

  《韩非子》云:“宋人沽酒,悬帜甚髙。”酒市有旗始见于此,或谓之帘。

  刘白堕

  江东人刘白堕善酿,六月以罂盛酒于日中,经旬味不动而愈香美,使人久醉。朝士千里相馈,号白鹤觞,亦名骑驴酒。

  醉圣

  李白每醉为文,未尝差人,目为醉圣。白乐天自称醉尹,皮日休自称醉士。

  祖台州书

  晋祖台州与王荆州书:古人以酒为戒,愿君屏爵弃巵,焚罍毁榼,殛仪狄于羽山,放杜康于三危。

  昆仑觞

  魏贾锵有奴,善别水。尝乘舟于黄河中流,以匏瓠接河源水七八升,经宿色如绛。以酿酒,名昆仑觞,芳味絶妙。

  般若汤

  北僧谓为般若汤,盖廋词以避法禁。

  卧黍穰

  凡人醉卧黍穰中,必成癞醉。而饮茶必发膀胱气,食咸多成消中。

  瘿木杯

  松林唱和有瘿木杯诗,盖用木节为之。

  竹根

  老杜诗云:“醉倒终同卧竹根。”盖以竹根为饮器也,见江淹集。

  莲子杯

  唐人有莲子杯,白公诗中称之,周穆王时有杯名常满。

  安石榴

  顿孙国有安石榴,取汁停盆中,数日成美酒。

  酒令

  酒令云:“孟尝门下三千客,大有同人。湟水渡头十万羊,未济小畜。”又云:“锄麑触槐,死作木边之鬼。豫让吞炭,终为山下之灰。”又云:“夏禹见雨下,使李牧送木履与萧何,萧何道何消。田单定垦田,使贡禹送禹贡与李徳,李德云得履。”又云:“寺里喂牛僧茹草,观中煑菜道供柴。”又曰:“山上采黄芩,下山逢着老翁吟。老翁吟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上山采交藤,下山逢着醉胡僧。醉胡僧云:何年饮着闻声酒,直到而今醉不醒。山上采乌头,下山逢着少年游。少年游云:霞鞍金口骝,豹袖紫貂裘。又云:碾茶曹子建,开匣木悬虚。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