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茶考
明 陈师 著

陈师,字思贞,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少时浸淫书籍,明嘉靖间会试副榜,官至永昌知府。著有《览古评语》、《禅寄笔谈》等。
陆龟蒙自云嗜茶,作《品茶》一书,继《茶经》《茶诀》之后。自注云:《茶经》陆季疵撰,即陆羽也。羽字鸿渐,季疵或其别字也。《茶诀》今不传。及览事类赋,多引《茶诀》。此书间有之,未广也。
世以山东蒙阴县山所生石藓谓之蒙茶,土夫亦珍重之,味亦颇佳,殊不知形已非茶,不可煮,又乏香气,《茶经》所不载也。蒙顶茶出四川雅州,即古蒙山郡。其图经云,蒙顶有茶,受阳气之全,故茶芳香。《方舆》、《一统志》“土产”俱载之。《晁氏客话》亦言出自雅州。李德裕丞相人蜀,得蒙饼,沃于汤瓶之上,移时尽化,以验其真。文彦博《谢人惠蒙茶》云,旧谱最称蒙顶味,露芽云液胜醍酗。蔡襄有歌曰,露芽错落一番新。吴中复亦有诗云,我闻蒙顶之巅多秀岭,恶草不生生淑茗。今少有者,盖地既远,而蒙山有五峰,其最高曰上清,方产此茶。且时有瑞云影见。虎豹龙蛇居之。人迹罕到。不易取。《茶经》品之于次者。盖东蒙山非此也。
世传烹茶有一横一竖。而细嫩于汤中者,谓之旗枪茶。《麈史》谓之始生而嫩者为一枪,浸大而展为一旗,过此则不堪矣。叶清臣著《茶述》曰:粉枪末旗,盖以初生如针而有白毫,故曰粉枪,后大则如旗矣。此与世传之说不同,亦如《麈史》之意,皆在取列也。不知欧阳公《新茶诗》曰:鄙哉谷雨枪与旗。王荆公又曰:新茗斋中试一旗。则似不取也。或者二公以雀舌为旗枪耳。不知雀舌乃茶之下品。今人认作旗枪非是。故沈存中诗云:谁把嫩香名雀舌,定应北客未曾尝。不知灵草天然异,一夜春风一寸长。或二公又有别论。又观东坡诗云:拣芽分雀舌,赐茗出龙团。终未若前诗评品之当也。
予性喜饮酒,而不能多,不过五七行,性终便嗜茶,随地咀其味。且有知予而见贻者,大较天池为上,性香软丽色青可爱,与龙井亦不相下。雅州蒙茶不可易致矣,若东瓯之雁山次之,赤城之大盘次之。毗陵之罗楷又次之,味虽可而叶粗,非萌芽伦也。宣城阳坡茶,杜牧称为佳品,恐不能出天池、龙舌之右。古睦茶叶租而味苦,闽茶香细而性硬。盖茶随处有之,擅名即魁也。烹茶之法,唯苏吴得之。以佳茗人磁瓶火煎,酌量火候,以数沸蟹眼为节.如淡金黄色,香味清馥,过此而色赤不佳矣。故前人诗云:采时须是雨前品,煎处当来肘后方。古人重煎法如此。若贮茶之法,收时用净布,铺熏笼内,置茗于布上,覆笼盖,以微火焙之。火烈则燥,俟极干。晾冷以新磁罐,又以新箬叶剪寸半许,杂茶叶实其中封固。五月八月湿润时,仍如前法烘焙一次,则香色永不变。然此须清斋自料理,非不解事苍头婢子可塞责也。
杭俗烹茶,用细茗置茶瓯,以沸汤点之,名为撮泡。北客多哂之,予亦不满。一则味不尽出,一则泡一次而不用,亦费而可惜,殊失古人蟹眼鹧鸪斑之意。况杂以他果,亦有不相人者。味平淡者差可,如熏梅、咸笋、腌桂、樱桃之类尤不相宜。盖咸能入肾。引茶入肾经消肾,此本草所载,又岂独失茶真味哉。予每至山寺,有解事僧烹茶如吴中,置磁壶二小瓯于案,全不用果奉客,随意啜之。可谓知味而雅致者矣。
永昌太守钱唐陈思贞,少有书淫,老而弥笃。徙脱郡组,市隐通都,门无杂宾。家无长物,时乎悬磬,亦复晏如。口诵耳闻,目睹足履,有会心慨志处,胪列手存,久而成卷。凡数十种,率脍炙人间,晚有兹编,愈出愈奇,岂中郎帐中所能秘也。
万历癸巳玄月,蜀卫承芳题。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