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茶董
  明 夏树芳编著
  
  叙
  夫登高丘望远海,酒固为吾侪张军济胜之资。而月团百片,消磨文字五千,或调鹤听莺,散发卧羲皇,则桧雨松风,一瓯春雪,亦所亟赏。故断崖缺石之上,木秀云腴,往往于比吸灵芽,漱红玉,瀹气涤虑,共作高斋清话。自晋唐而下,纷纷邾莒之会,各立胜场,品例淄渑,判若南董,遂以《茶董》名篇。语曰:穷《春秋》,演《河图》,不如载茗一车。诚重之矣。如谓此君面目严冷,而且以为水厄,且以为乳妖,则请效綦毋先生无作此事。冰莲道人夏树芳识。
  小序
  范希文云:万象森罗中,安知无茶星。余以茶星名馆,每与客茗战,自谓独饮得茶神,两三人得茶趣,七八人乃施茶耳。新泉活火,老坡窥见此中三昧。然云:出磨则屑饼作团矣。黄鲁直去芎用盐,去橘用姜,转于点茶,全无交涉。今旗枪标格,天然色香映发。岕为冠,他山辅之,恨苏黄不及见。若陆季疵复生,忍作毁茶论乎。江阴夏茂卿叙酒,其言甚豪。予笑曰:觞政不纲,曲爵分愬,底诋呵监史,倒置章程,击斗覆觚,几于腐肋。何如隐囊纱帽,翛然林涧之间,摘露芽,煮云腴,一洗百年尘土胃耶。醉乡纲禁疏阔,豪士升堂,酒肉伧父,亦往往拥盾排闼而人。茶则反是,周有酒诰,汉三人聚饮,罚金有律。五代东都有曲禁,犯者族,而于茶独无后言。吾朝九大塞著为令,铢两茶不得出关,正恐滥觞于胡奴耳。盖茶有不辱之节如此。热肠如拂,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酒类侠,茶类隐,酒固道广,茶亦德素。茂卿茶之董狐也,试以我言平章之孰胜,茂卿曰;诺。于是退而作《茶董》。陈继儒书于素涛轩。
  题词
  荀子曰:其为人也多暇,其出人也不远矣。陶通明曰:不为无益之事,何以悦有涯之生。余谓茗碗之事足当之。盖幽人高士,蝉脱势利,藉以耗壮心而送日月。水源之轻重,辨若淄渑,火候之文武,调若丹鼎。非枕漱之侣不亲,非文字之饮不比者也。当今此事,惟许夏茂卿拈出,顾渚阳羡肉食者往焉,茂卿亦安能禁。一似强笑不乐,强颜无欢,茶韵故自胜耳。予夙秉幽尚,入山十年,差可不愧茂卿语。今者驱车入闽,念凤团龙饼,延津为瀹,岂必士思如廉颇思用赵。惟是绝交书所谓心不耐烦,而官事鞅掌者,竞有负茶灶耳。茂卿犹能以同味谅我耶。云间董其昌。
  轻身换骨
  陶弘景《杂录》:芳茶轻身换骨,丹丘子、黄山君尝服之。
  还童振枯
  李白《茶述》:余闻荆州玉泉寺,近清溪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窟中多玉泉交流。其水边处处有茗草罗生,枝叶如碧玉。惟玉泉真公常采而饮之,年八十余岁,颜色如桃花,而此茗清香滑热,异于他所。所以能还童振枯,人人寿也。余游金陵,见宗僧中孚,示余茶数十片,拳然重叠,其状如手掌,号仙人掌茶。兼赠以诗,要余答之。后之高僧大隐,知仙人掌茶发于中孚衲子及青莲居土李白也。
  素瓷芳气
  颜鲁公《月夜啜茶联句》:流华净肌骨,疏瀹涤心源。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
  丹丘仙品
  谢宗论茶曰:此丹丘之仙茶,胜乌程之御荈。首阅碧涧明月,醉向霜华。岂可以酪苍头便应代酒从事。
  溃闷常仰
  刘琨,字越石,与兄子南兖州刺史演书曰:吾体中溃闷,常仰真茶,汝可置之。
  脑痛服愈
  隋文帝微时,梦神人易其脑骨,自尔脑痛。忽遇一僧云:山中有苕草,服之当愈。进士权纾赞曰:穷《春秋》,演《河图》,不如载茗一车。
  乐天六班
  白乐天方斋,刘禹锡正病酒,乃馈菊苗虀、芦菔鲊。换取乐天六班茶二囊以醒酒。禹锡有《西山兰若试茶歌》:何况蒙山顾渚春,白泥赤印走风尘。欲知花乳清冷味,须是眠云卧石人。
  志崇三等
  觉林院释志崇,收茶三等。待客以惊雷荚,自奉以萱草带,供佛以紫茸香。
  好奇斗胜
  周韶好蓄奇茗,尝与蔡君谟斗胜,题品风味,君谟屈焉。
  静试对尝
  和靖先生林君《复试茶诗》曰:白云峰下两枪新,腻绿长鲜谷雨春。静试恰如湖上雪,对尝兼忆剡中人。
  顾渚取租
  甫里先生陆龟蒙,宇鲁望。嗜茶荈,置小园于顾渚山下。岁取租茶,自判品第。
  芒履为易
  朱桃椎,尝织芒履置道上。见者为鬻,朱茗易之。
  诗称芳冠
  张载,字孟阳,诗曰: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区。
  人号漏卮
  琅琊王肃喜茗,一饮一斗,人因号为漏卮。肃初入魏,不食羊肉酪浆,常饭鲫鱼羹,渴饮茗汁。高帝曰:羊肉何如鱼羹,茗饮何如酪浆。肃对曰:羊是陆产之最,鱼是水族之长,羊比齐鲁大邦,鱼比邾莒小国,惟茗不中与酪作奴。彭城王勰顾谓曰:明日为卿设邾莒之会,亦有酪奴。
  顾况论
  顾况,号逋翁,论茶云:煎以文火细烟,小鼎长泉。
  薛能诗
  唐薛能,字大拙,诗云:偷嫌曼倩桃无味,捣觉嫦娥药不香。
  高人爱惜
  龙安有骑火茶,唐僧齐己诗:高人爱惜藏岩里,白甄封题寄火前。
  鲍姊著赋
  鲍昭姊令辉,著《香茗赋》。
  娇女心剧
  左思《娇女诗》云:吾家有娇女,皎皎颇自晰。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有姊字惠芳,眉目粲如画。驰骛翔园林,果下皆生摘。贪华风雨中,倏忽数百适。心为茶荈剧,吹嘘对鼎(钅历)。
  山林性嗜
  李约,字存博,雅度简远,有山林之致,一生不近粉黛。性嗜茶,尝曰:茶须缓火炙,活火煎。始则鱼目散布,微微有声。中则四际泉涌,累累若贯珠。终则腾波鼓浪,水气全消,此谓老汤。三沸之法,非活火不能成也。客至不限瓯数,竟日蒸火,执器不倦。曾奉使行至陕州硖石县东,爱渠水清流,旬日忘发。
  姓余甘氏
  胡嵩《飞龙涧饮茶》诗:沾牙旧姓余甘氏,破睡当封不夜侯。陶谷爱其新奇,令犹子彝和之。应声曰:生凉好唤鸡苏佛,回味宜称橄榄仙。彝时年十二。
  名斛二瘕
  桓征西谥宣武步将,喜饮茶至一斛二斗。一日过量,吐如牛肺一物,以茗浇之,容一斛二斗。客云此名斛二瘕。
  茗战
  孙樵,字可之,送茶与焦刑部。建阳丹山碧水之乡,月涧云龛之品。慎勿贱用之。时以斗茶为茗战。
  茶宴
  钱起,字仲文,与赵莒茶宴。又尝过长孙宅与郎上人作茶会。
  汤社
  五代时,鲁公和凝,字成绩,率同列递日以茶相饮,味劣者有罚。号为汤社。
  茶品
  陆羽,字鸿渐,品茶千类万状。有如胡人靴者,蹙缩然;犎牛臆者,廉檐然;浮云出山者,轮菌然;轻飚出水者,涵澹然。此茶之精腴者也。有如竹箨者,骊簁然;如霜荷者,萎萃然。此茶之瘠老者也。又论茶有九难:阴采夜焙非造也,嚼味嗅香非别也,膏薪庖炭非火也,飞湍壅潦非水也,外熟内生非炙也,碧粉缥尘非末也,操艰搅遽非煮也,夏兴冬废非饮也,腻鼎腥瓯非器也。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统笼贮之。远近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
  碧沈香泛
  曹邺,字业之。《谢故人寄新茶》诗:剑外九华英,缄题下玉京。开时征月上,碾处乱泉声。半夜招僧至,孤吟对月烹。碧沈云脚碎,香泛乳花轻。六腑睡神去,数朝诗思清。月余不敢费,留伴肘书行。
  翻玉添酥
  唐奉节王好诗,尝煎茶就李邺侯题诗。邺侯戏题云:旋洙翻成碧玉池,添酥散出琉璃眼。
  慕巢知味
  少傅白乐天《睡后煎茶》诗,婆娑绿阴树,斑驳青苔地。此处置绳床,旁边洗茶器。白瓷瓯甚洁,红炉炭方炽。末下麴尘香,花浮鱼眼沸。盛来有佳色,咽罢余芳气。不见杨慕巢,谁人知此味。杨同州亦当时之善茶者也。
  袭美杂咏
  皮日休,字袭美。《茶中杂咏序》云:国朝茶事,竟陵陆季疵始为《经》三卷,后又有太原温从云、武威段磶之,各补茶事十数节,并存方册。昔晋杜育有《荈赋》,季疵有《茶歌》,遂为茶具十咏寄天随子。
  龙陂仙子
  开宝初,窦仪以新茶饷客,奁面标曰:龙陂仙子茶。
  明月始生
  明月峡在顾渚侧,二山相对,石壁峭立,大涧中流,乳石飞走。茶生其间,尤为绝品。张文规所谓明月峡前茶始生是也。文规好学有文藻,苏子由、孔武仲、何正臣皆与之游。
  卢仝自煎
  孟谏议寄新茶,卢仝《走笔作歌》云: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今洛阳有卢仝煮茶泉。
  王濠水厄
  晋司徒长史王濛,字仲祖,好饮茶。客至辄饮之。士大夫甚以为苦,每欲候濛,必云今日有水厄。
  甘心苦口
  皮光业,宇文通,最耽茗饮。中表请尝新柑,筵具甚丰。簪绂?集,才至,未顾樽罍而呼茶甚急。径进一巨觥。题诗曰:未见甘心氏,先迎苦口师。众噱曰:此师固清高,难以疗饥也。
  吐雪堆云
  梅圣俞,字尧臣,《在楚斫茶磨题诗》有:吐雪夸新茗,堆云忆旧溪。北归惟此急,药臼不须赍。可谓嗜茶之极矣。圣俞茶诗甚多,吴正仲饷新茶,沙门颖公遗碧霄峰茗,俱有吟咏。
  樵青竹里煎
  颜清臣作张志和传碑。渔童捧钓收纶,芦中鼓枻。樵青苏兰薪桂,竹里煎茶。
  能仁石缝生
  蔡君谟善别茶。建安能仁院有茶生石缝间,僧采造得茶八饼,号石岩白。以四饼遗蔡,四饼遗王内翰禹玉。岁除,蔡被召还阙,禹玉碾以待蔡,蔡捧瓯未尝辄曰:此极似能仁石岩白。禹玉未信,索帖验之,乃服。
  珍赐一饼
  欧阳永叔,谥文忠。《归田录》云:茶之品莫贵于龙凤团。小龙团仁宗尤所珍惜,虽辅臣未尝辄赐,惟南郊大礼致斋之夕,中书枢密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剪金为龙风花草缀其上。嘉祜七年,亲享明堂,始人赐一饼。余亦恭与,至今藏之。因君谟著录,辄附于后,庶知小龙团自君谟始。其可贵如此。
  仙芽
  苏廙作《仙芽传》,载作汤十六法。以老嫩言者凡三品,以缓急言者凡三品,以器标者共五品,以薪论者共五品。陶谷谓汤者茶之司命。此言最得三昧。
  甘露
  新安王子鸾、豫章王子尚,诣昙济道人于八公山。道人设茶茗,子尚味之曰:此甘露也,何言茶茗。
  甘草癖
  宜城何子华,邀客于剖金堂,酒半,出嘉阳严峻画陆羽像,子华因言:前代惑骏逸者为马癖,泥贯索者为钱癖,爱子者有誉儿癖,耽书者有《左传》癖。若此叟溺于茗事,何以名其癖?杨粹仲曰:茶虽珍未离草也,宜追目陆氏为甘草癖。一坐称佳。
  圣阳花
  双林大土自往蒙顶结庵种茶,凡三年得绝佳者,号圣阳花,持归供献。
  玉尘番乳
  杨万里,号诚斋。《谢傅尚书茶》:远饷新茗,当自携大瓢走汲溪泉,束涧底之散薪,燃折脚之石鼎。烹玉尘,啜香乳。以享天上故人之意。愧无胸中之书传。但一味搅破菜园耳。
  鱼眼针芒
  吕居仁,谥文清。诗:春阴养芽针锋芒,沆瀣养膏冰雪香。玉斧运风宝月满,密云侯雨苍龙翔。惠山寒泉第二品,武定鸟瓷红锦囊。浮花元属三昧手,竹斋自试鱼眼汤。
  御史瓶
  会昌初,监察御史郑路,有兵察厅掌茶。茶必市蜀之佳者,贮于陶器,以防暑湿。御史躬亲监启,谓之御史茶瓶。
  博士钱
  常伯熊善茶,李季卿宣慰江南,至临淮乃召伯熊。伯熊着黄帔衫乌纱帻,手执茶器,口通茶名。区分指点,左右刮目。茶熟,李为饮两杯。既至江外,复召陆羽。羽衣野服,随茶具而人,如伯熊故事。茶毕,季卿命取钱三十文,酬煎茶博士。鸿渐夙游江介,通狎胜流。遂收茶钱茶具,雀跃而出,旁若无人。
  贵新贵活
  唐子西《斗茶说》:茶不问团(钅夸),要之贵新。水不问江井,要之贵活。唐相李卫公好饮惠山泉,置驿传送,不远数千里。近世欧阳少师得内赐小龙团,更阅三朝,赐茶尚在。此岂复有茶也哉。今吾提汲走龙塘,无数千步。此水宜茶,昔人以为不减清远峡。而梅道趋建安,茶数日可至。故每岁新茶不过三月,颇得其胜。
  一旗一枪
  荆公王介甫《送元厚之》诗:新茗斋中试一旗。世谓茶之始生,而嫩者为一枪,寝大而开谓之旗。过此则不堪矣。
  涤尽昏渴
  刘言史《与孟郊洛北野泉上煎茶》:敲石取鲜火,撇泉避腥鳞。荧荧爨风铛,拾得坠巢薪。恐乖灵草性,触事皆手亲。宛如摘山时,自饮指下春。湘瓷泛轻花,涤尽昏渴神。兹游惬醒趣,可以话高人。
  不畏寒暑
  敦煌单道开不提寒暑,常服小石子。药有松蜜姜桂茯苓之气,时复饮茶苏一二升而已。
  乳妖
  吴僧文了善烹茶。游荆南,高保勉子季与延置紫云庵,日试其艺。奏授华亭水大师,目曰乳妖。
  汤戏
  馈茶而幻出物象于汤面者,茶匠通神之艺也。沙门福全长于茶海,能注汤幻。茶成,将诗一句并点四瓯共一绝句,泛乎汤表。檀越日造其门,求观汤戏。全自咏诗曰:生成盏里水丹青,巧画工夫学不成。却笑当年陆鸿渐,煎茶赢得好名声。
  百碗不厌
  唐大中三年,东都进一僧,年一百三十岁。宣宗向服何药致然,对曰;臣少也贱,不知药,性本好茶,至处惟茶是求,或饮百碗不厌。因赐茶五十斤,令居保寿寺。
  一片同饮
  杜鸿渐,字子巽。《与杨祭酒书》云:顾渚山中紫笋茶两片,一片上太夫人,一片充昆弟同饮。此物但恨帝未得尝,实所叹息。
  天柱峰数角
  有人授舒州牧,李德裕遗书曰:到郡日,天柱峰茶可惠三数角,其人献数十斤,李不受。明年罢郡,用意精求获数角投李,李阅而受之,曰:此茶可以消酒肉,因命烹一瓯沃于肉食内,以银合闭之,诘旦视其肉已化为水矣。众服其广识。
  义兴山万两
  御史大夫李栖筠字贞一。按义兴山僧有献佳茗者,会客尝之。芬香甘辣冠于他境,以为可荐于上,始进茶万两。
  草木仙骨
  丁晋公言,尝谓石乳出壑岭断崖缺石之间,盖草木之仙骨。又谓凤山高不百丈,无危峰绝崦,而冈阜环抱,气势柔秀,宜乎嘉植灵卉之所发也。
  山川真笋
  黄儒《品茶要录》云;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尽前此茶事未兴,山川尚阇,露牙真笋,委翳消腐而人不知耳。宣和中,复有白茶胜雪。熊蕃曰:使黄君阅今日,则前乎此者,未足诧也。
  竹沥水取胜
  苏才翁尝与蔡君谟斗茶。蔡茶用惠山泉,苏茶小劣。改用竹沥水煎,遂能取胜。天台竹沥水为佳,若以他水杂之则亟败。
  练囊末以进
  韩晋公滉,字太冲。阔奉天之难,以夹练囊缄茶末,遣使建步以进。
  鸦山鸟嘴
  郑谷,字若愚。《峡中煎茶》诗:簇簇新芽摘露光,小红园里火煎尝。吴僧谩说鸦山好,蜀叟休夸鸟嘴香。合坐满瓯轻泛绿,开缄数片浅含黄。鹿门病客不归去,酒渴更知春味长。
  龙团凤髓
  苏东坡尝问大冶长老乞桃花茶,有《水调歌头》一首:已过几番雨,前夜一声雷。枪旗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轻动黄金碾,飞起绿尘埃。
  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坡尝游杭州诸寺,一日饮酽茶七碗。戏书云:示病维摩原不病,在家灵运已忘家。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
  久食益意思
  华佗,字元化。《食论》云:苦茶久食益意思。又神农《食经》:茶茗宜久服,令人有力悦志。
  尝味少知音
  王禹偁,字元之。《过陆羽茶井》诗曰:甃石苔封百尺深,试令尝味少知音。惟余半夜泉中月,留得先生一片心。
  党家应不识
  陶谷学士买得党太尉故妓,取雪水烹团茶。谓妓曰:党家应不识此。妓曰:彼粗人,安得有此,但能向销金帐下,浅斟低唱,饮羊羔儿酒耳。陶愧其言。
  蕃使亦有之
  党鲁使西蕃,烹茶帐中,蕃使问何为。鲁曰:涤烦消渴,所谓茶也。蕃使曰:我亦有之。命取出以示曰:此寿州者,此顾渚者,此蕲门者。
  眉白眼青
  茶家碾茶,须碾着眉上白乃为佳。曾茶山诗:碾处曾看眉上白,分时为见眼中青。茶山诗极清峭,如:谁分金掌露,来作玉溪凉。唤起南柯梦,持来北焙春。子能来日铸,吾得具风炉。用字着语,俱有锻炼。
  鲧哉点也
  刘晔,字子仪,尝与刘筠饮茶,问左右:汤滚也未?众曰:已滚。筠曰:佥曰鲧哉。晔应声曰:吾与点也,
  瀑布山大获
  虞拱人山采茗,遇一道士牵三青牛,引拱至瀑布山。曰:山中有茗,可以给饷。祈子他日有瓯牺之余,乞相遗也。洪因设奠祀之。后常令家人入山,获大茗焉。
  武昌山大丛
  《续搜神记》:晋孝武时,宣城秦精尝人武昌山采茗。遇一毛人长丈余,引精至山曲大丛茗处便去。须臾复来,乃探怀中橘与精,精怖,负茗而归。
  冰敲其晶莹
  王休居太白山下,每至冬时,取溪冰敲其晶莹者,煮建茗待客。
  水半是南零
  江州刺史张又新,字孔昭。《煎茶水记》曰:李季卿刺湖州,至维扬逢陆处士,即有倾盖之雅。因过扬子驿曰:陆君茶,天下莫不闻,扬子南零水又殊绝,今者二妙,千载一遇,何可轻失。乃命军士深诣南零取水。俄而水至,陆曰:非南零者。倾至半,遽曰:止,是南零矣。使者乃吐实,李与宾从皆大骇。李因向历处之水,陆曰:楚水第一,晋水最下。因命笔口授而次第之。
  奈何秽吾素业
  陆纳,字祖言,为吴兴太守。时卫将军谢安常欲诣纳。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乃私蓄十数人馔具,既至,所设惟茶茗而已。俶遂陈盛馔,珍馐毕集。及安去,纳杖假四十。云:汝既不能光益叔父,奈何秽吾素业。
  景仁乃有茶器
  司马温公偕范蜀公游嵩山,各携茶往。温公以纸为贴,蜀公盛以小黑合。温公见之惊曰:景仁乃有茶器。蜀公闻其言,遂留合与寺僧。《邵氏闻见录》云:温公与范景仁共登嵩顶,由轘辕道至龙门,涉伊水,坐香山憩石,临八节滩,多有诗什。携茶登览,当在此时。
  列真上茶
  温峤,字太真。条列真上茶千片,茗三百大薄。
  温山御荈
  山谦之《吴兴记》:乌程有温山,出御荈。
  白鹤僧园本
  《岳阳风土记》,载浥沏茶。李肇所谓浥湖之含膏也。今惟白鹤僧园有千余本。一岁不过一二十两,土人谓之白鹤茶,味极甘香。
  金地藏所植
  西域僧金地藏,所植名金地茶。出烟霞云雾之中,与地上产者其味?绝。
  名别茶荈
  郭璞云:茶者,南方佳木。早取为茶,晚取为荈。
  时食茗菜
  晏子相齐,时食脱粟之饭。炙三戈、五卵、茗菜而已。
  止受一串
  陆宣公贽,字敬舆。张镒饷钱百万,止受茶一串。曰:敢不承公之赐。
  地各数亩
  叶梦得《避暑录》:北苑茶有曾坑、沙撰二地。而抄溪色白,过于曾坑,但味短而微涩。草茶极品,惟双井、顾渚。双井在分宁县,其地属黄氏鲁直家。顾渚在长兴吉祥寺,其半为今刘侍郎希范所有。两地各数亩,岁产茶不过五六斤,所以为难。
  味胜醍醐
  瀹荼当以声为辨。李南金诗:砌虫唧唧万蝉催,忽有千车捆载来。听得松风并涧水,急呼缥色绿瓷杯。后《鹤林玉露》复补一诗:松风桧雨到来初,急引铜瓶离竹炉。待得声闻俱寂后,一瓯春雪胜醍醐。盖汤不欲老,老则过苦。声如涧水松风,不宜遽瀹,惟移瓶去火,少待其拂止而瀹之,方为合节。此南金之所未讲者也。
  香薄兰芷
  范仲淹,字希文。《和章岷从事斗茶歌》:新雷昨夜发何处,家家嬉笑穿云去。露芽错落一番新,缀玉含珠散嘉树。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鼎磨云外首山铜,瓶携江上中泠水。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斗茶味兮轻醒醐,斗茶香兮薄兰芷。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同降将无穷耻。
  密赐代酒
  《韦曜传》,孙皓每飨宴,坐席率以七升为限。虽不尽人口,皆浇灌取尽。曜饮酒不过二升,皓初礼异,密赐茶荈以代酒。
  以为上供
  张舜民,号芸曳,云:有唐茶品,以阳羡为上供,建溪北苑未著也。贞元中,常衮为建州刺史,始蒸焙而研之,谓研膏茶。
  雀舌
  沈括,字存中。《梦溪笔谈》云:茶芽谓雀舌麦颗,言至嫩也。茶之美者其质素良,而所植之土又美。新芽一发,使长寸余。其细如针,如雀舌。麦颗者,极下材耳。乃北人不识,误为品题。予山居有茶论,复口占一绝:谁把嫩香名雀舌,定来北客未曾尝。不知灵草天然异,一夜风吹一寸长。
  蝉翼
  毛文锡《茶谱》:有片甲蝉冀之异。
  恁地怎得不穷
  黄鲁直论茶:建溪如割,双井如霆,日铸如(上绝下力)。所著《煎茶赋》:汹汹乎如裥松之发清吹,皓皓乎如春空之行白云。一日以小龙团半铤,题诗赠晁无咎:曲几蒲团听煮汤,煎成车声绕羊肠。鸡苏胡麻留渴羌,不应乱我官焙香。东坡见之曰:黄九恁地怎得不穷。
  未遭阳侯之难
  萧衍子、西丰侯萧正德归降,时元叉欲为设茗,先问卿于水厄多少,正德不晓叉意。答曰:下官生于水乡,立身以来来遭阳侯之难。坐客大笑。
  丐赐受煎炒
  叶石林云:熙宁中,贾青字春卿,为福建转运使。取小龙团之精者为密云龙,白玉食外,戚里贵近丐赐尤繁。宣仁一日慨叹曰:建州今后不得造密云龙,受他人煎炒不得也。此语颇传播缙绅间。
  包裹钻权倖
  周淮海《清波杂志》云:先人尝从张晋彦觅茶,张口占二首:内家新赐密云龙,只到调元六七公。赖有家山供小草,犹堪诗老荐春风。仇池诗里识焦坑,风味官焙可抗衡。钻余权倖亦及我,十辈遣前公试烹。焦坑产庾岭下,味苦硬,久方回甘。包裹钻权倖,亦岂能望建溪之胜耶。
  午碗春风
  高士谈,字季默,仕金为翰林学士,以词赋擅长。蔡伯坚有咏茶词:天上赐金奁,不减壑源三月。午碗春风纤手,看一时如雪。幽人只惯茂林前,松风听清绝。无奈十年黄卷,向枯肠搜彻。士谈和云:谁扣玉川门,白绢斜封团月。晴日小窗活火,响一壶春雪。可怜桑苎一生颠,文字更清绝。直拟驾风归去,把三山登彻。
  一瓯月露
  学士党怀英,号竹溪。咏茶调《青玉案》:红莎绿蒻春风饼,趁梅驿来云岭。紫柱崖空琼窦冷。佳人却恨,等闲分破,缥缈双鸾影。一瓯月露心魂醒,更送清歌助幽兴。痛饮休辞今夕永,与君洗尽满襟烦暑,别作高寒境,
  见鬼觅茶
  夏侯恺因疾死。宗人字苟奴,察见鬼神,见恺岸帻单衣,坐生时西壁大床,就人觅茶饮。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