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歙砚说辨歙石说 宋 佚名

提要
歙砚说
辨歙石说
 

提要

  《歙砚说》、《辨歙石说》原本不着撰人名氏,陈振孙《书录解题》载之亦云皆不着姓名。左圭《百川学海》刻之唐积谱后,卷末有跋,称绍兴三十年十二月,弟左承议郎尚书、礼部员外郎兼国史院编修官迈跋。中称:景伯兄治歙,既掲苏氏《文房谱》于四寳堂,又别刻砚说三种云云。按景伯为洪迈兄洪适之字,则此二书似出于适,然与迈跋三种之说不合。考适《盘洲集》,有苏易简《文房四谱》跋,称说歙砚者凡三家,品诸李者有墨苑,以踵此编。然则此二种葢与唐积之谱共为三种,皆适所刻,以附于《文房谱》之后者,实非适所自撰也。《砚说》兼纪采石之地、琢石之法及其品质之髙下,《歙石说》则专论其纹理、星晕,凡二十七种,辨别颇为详细。如唐询《北海公砚録》见于《郡斋读书志》者,今其本久已失传,惟此书引有两条,及无名氏《砚谱》引有一条,犹可以考见什一云。
 
歙砚说

  唐侍读砚谱云,二十年前,颇见人用龙尾石砚。求之江南故老,云昔李后主留意翰墨,用澄心堂纸、李廷珪墨、龙尾砚。三者为天下冠,当时贵之。自李氏亡而石不出,亦有传至今者。景佑中,校理钱仙芝守歙,始得李氏取石故处。其地本大溪也,常患水深,工不可入。仙芝改其流,使由别道行,自是方能得之。其后县人病其须索,复溪流如初,石乃中絶。后邑官复改溪流,遵钱公故道。而后所得尽佳石也,遂与端石并行。按图经龙尾山,在婺源县长城里。唐开元中叶氏得其地,尝取石为砚,不见称于世,故无闻焉。苏易简砚谱云,龙尾山石亚于端溪。今虽多故坑,无有石出。环县皆山也,而石虽出他山,寔龙尾之肢脉俱得,谓之龙尾。

  自州一百八十里至西坑口,入山谷林莽,盘屈鸟道又三十里;自县三十里过溪,大岭重复九十里,并至罗纹山下。

  自州一百九十里,自县八十里,并至济口入山,又七十里至济源。

  龙尾山,亦名罗纹山,下名芙蓉溪,石坑最多,延蔓百余里,取之不絶。

  眉子坑,在罗纹山之西,从溪下至坑十余丈,坑中无土,深丈余,阔二三尺许。

  罗纹里山,在罗纹山后。

  罗纹旧坑,地名寨头,即钱云所访南唐采石故坑也。

  水舷坑,在眉子坑外,临溪,至冬水涸方能取之,入地丈余,石多金花。

  水蕨坦坑,在罗纹山西北,其理若浪。

  溪头坑,在金星坑之北五里。

  叶九坑,在溪头之西百里,亦有眉子,其理麤慢,与溪头坑石相上下。

  金星坑,在罗纹山西北,相去四十五丈。

  驴坑,在县西北七十里,景佑中曹平为令,后王君玉为守,嘉佑中刁璆为尉,皆取之,其石青中緑晕。

  济源坑,在县之正北,三坑相连。

  碧里坑,在济山上,色理青莹。相去半里,有水步石、大雨点石。十里外,有里山石,青细有金纹花晕,其状竒怪不常。

  洞灵岩,在县北一百二十里,三洞相连,石产于岩之左右无定所,色拟端溪,麤而燥,复多瑕璺。

  淛石,出衢州开化县界,斑若玳瑁然。

  麻石,三尺中隠砚材,数寸而已,犹玉之在璞也。坑往往在溪涧中,至冬水涸,合三二十人方可兴工。每打发一坑,不三数日必雨,雨即坑垄皆湮塞。较其工力,倍金银坑中取矿者,此其所以贵也。往时必先祠以中牢,方免诸患。

  大抵攻琢贵精,治之不尽工,虽有佳石,亦常砚而已。每得一石,以铁凿击之,候其声清圆,乃可攻治。度其所宜,然后制样,须令人捧,不然内诸稻谷中,欲其不实也。苏易简云:“砚有薄如纸者。”葢以薄为利用云。

  龙尾石,多产于水中,故极温润;性本坚密,扣之其声清越,婉若玉振,与他石不同;色多苍黑,亦有青碧者。采人日增,石亦渐少,有得之岩崖中者,色白而燥,殊不入用。

  眉子,色青或紫,短者、簇者如卧蚕,而犀纹立理;长者、阔者如虎纹,而松纹从理,其曰“鴈湖攅”,与对眉子,最为精絶。凡九品:

  鴈湖眉子;对眉子;金星眉子;菉豆眉子;锦蹙眉子;短眉子;长眉子;簇眉子;阔眉子。

  大抵石顽则光滑,而磨墨不快;石麤则黏墨,而渗渍难涤。唯麤罗纹理不疎,细罗纹石不嫰者为佳。几十二品:

  细罗纹;麤罗纹;暗细罗纹;松纹罗纹;角浪罗纹;金星罗纹;刷丝罗纹;倒地罗纹;石心罗纹;卵石罗纹;泥浆罗纹;算子罗纹。

  麤罗纹者,细者易为磨墨;细罗纹稍坚者,最能发墨。或者以易磨墨为发墨,非也。唯蔡君谟论得其要:墨在砚中,随笔旋转,涤之泮然尽去,此乃石性坚润,能发起不滞于砚耳。若刷丝、松纹、角浪,皆以其理疎,易于磨墨;至于金星之类,乃其余事,自有优劣;独泥浆一品,较之诸石纹理细密,富于温润,但多不甚坚实;筭子罗纹,纹若瓜子罗纹,然此最佳者也,出水波坑中,幸而得之不可期。或取罗纹侧为之,甚能乱真。

  驴坑石,色青緑晕,今不复出,士大夫家间有藏者,亦罕见之。

  枣心,青润可爱,中有小斑纹,中广,上下皆锐,形若枣核,然虽少疵瑕,多失之顽固。

  唐公《砚録》云:尝过金陵,于翰林叶道卿处见一砚,方四五寸许,其色淡青,如秋雨新霁,逺望暮天,表里莹洁,都无纹理,葢所谓砚之美者也。云得于歙,不知出于甚坑,今不复有。

  里山,一种,金星而疎慢。

  水舷金纹,凡十种:

  青斑如舞鹤者;如长寿僊人者;如双鸳鸯者;如枯槎僊人者;如朝霞云气者;如湖中寒鴈者;如双鱼蹲鸱者;如壶缾者;如卧蚕者;如斗者。

  砚以莹净为先,小有痕线皆不足甚贵。石病有十:

  痕如蚓行迹。

  鸡脚,如鸡迹,麻石黯色。

  鸟肫,有痕如木叶,若肉中脞也。

  浪痕,徧纒如布帛纹,作浅深黑色。

  赘子,如乌豆隠起碍手,开之多成大璺。

  搭线,斜纹若断裂者。

  黄烂者,土中石皮也。

  硬线,髙起隠手,虽良工不能砺平也。

  石上有微尘孔者,石之肤也。

  断纹,两不相着。

  砚之形制不一,古人有以蚌为之者,取其适用而已。旧有古端样,并世传晋右军将军王逸少端样,皆外方内若峻坂然,使墨下入水中,至冩字时更不费研磨之工。今之端样葢其遗法也。或有为砚板、砚镜之类,微坳其首而已。或直用平石一片,别以器盛水,旋滴入研墨。以此知今人不如古人书字之多耳。
 
辨歙石说

  细罗纹(石文如罗縠精细,其色青莹,其理紧密坚重,莹净无瑕璺,乃砚之竒材也)

  麤罗纹(似细罗纹,而文理稍麤)

  暗细罗纹(罗纹虽细,晦而不露,纹理隠隠,石色微青黒)

  刷丝罗纹(石纹精细缠密,如刷丝然)

  金花罗纹(罗纹地上间以金花乱点,大细不常,如画工销金)

  金晕罗纹(金晕数重如抹书者,或晕如卵形及杏叶,皆重迭数重)

  金星罗纹(细金点如撒星者,有金抺如眉子者,有横抹金纹长短不定者)

  算条罗纹(比刷丝纹理疎而麤大,正如棑算子)

  角浪罗纹(直纹数路,如角浪然)

  瓜子罗纹(比细罗纹尤细,狭如瓜子者)

  细枣心(无罗纹,而石纹两头尖如枣核)

  麤枣心(较细枣心而麤)

  水波(纹理横细,如晴昼微风,清沼涟漪之纹)

  对眉子(石纹如人画眉而细,遍地成对者)

  锦蹙石(晕如画云气,间以金晕,如蹙锦然)

  锦蹙眉子(石纹横如眉子,间有金晕)

  罗汉入洞(石中有金晕如云气,下有罗汉龛座之形)

  金星眉子(眉子踈匀,而有金星间之)

  鳝肚眉子(眉子疎而匀,石纹如人字。鳝肚纹间有金晕、金星者)

  鴈攅湖眉子(砚心有纹晕如汪池,四外眉子密密如羣鴈飞集之状)

  菉豆眉子(石理稍黒微暗,而斑内有短密眉子纹)

  金花眉子(眉子石中有金花金晕者)

  短眉子(眉子密短而匀)

  长眉子(眉子长而差大)

  泥浆(细罗纹而尤温润,乃罗纹下坑石)

  卵石

  雨点

  石:罗纹上坑石色微重,中坑石色微淡,下坑即泥浆石。

  枣心坑,皆干坑,故石微燥。

  水波坑,亦是枣心石。

  祈门县出细罗纹石,酷似泥浆石,亦有罗纹,但石理稍慢,不甚坚,色淡易干耳。此石甚能乱真,人多以为婺源泥浆石,当须精辨之也。

  歙县出刷丝砚甚好,但纹理太分明,无罗纹,间有白路、白点者是。

  ●辨歙石说跋

  研出端溪,其色如猪肝、蒲萄,中边莹澈,光可以鉴,粹然“紫琳腴”也;患太滑,不肯受墨。歙石细者肌理如丝,縠如“涵星泓”,如眉有棱,四壁垣垣,削成类文玉苍璧;而短处在不为毛锥地,好事者病焉。迈智不足鉴物,颇幸蓄两研:其一正方为斗形,径可五寸许,腹有东坡先生为仲豫铭二十四言,常箧椟藏去;其一椭为风字,铿然而轻,提携周旋,且二十年久,称意便足。曩寓五领无所买,莫府于歙尝出捐三千钱,售眉子石一随,辄予人莫惜。始之以识察之不精,中之以二者之先入,他无在顾眄者,故差若省事。景伯兄治歙期年,能纳其民于不忍欺之乡,断断廷下至无一迹,独念翰墨,众君子乗集吾土,而主人莫之省。既掲苏氏《文房谱》于四寳堂,又别刻《研说》三种,以书来令缀语,其下顾前云云,不能巧自饰也。客或谓兄曰:“使君雅无长物,诸郎桉头研不百钱直,今使家挟是书,人具是眼,则芙蓉、龙尾之珍不几于尽,公亦能忘薏苡嫌乎?”兄以手推客曰:“去!”

  绍兴三十年十月二日,弟左承议郎尚书礼部员外郎兼国史院编修官迈跋。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