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竹谱 晋 戴凯之


提要

  《竹谱》一卷,旧本题晋戴凯之撰。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云,凯之字庆预,武昌人。又引李淑《邯郸图书志》云,谓不知何代人。案《隋书经籍志谱系类》中有《竹谱》一卷,不著名氏。《旧唐书经籍志》载入农家,始题戴凯之之名,然不着时代。左圭《百川学海》题曰晋人,而其字则曰庆豫。预、豫字近,未详孰是。其曰晋人,亦不知其何所本。然观其以仑韵年船,以邦韵同功,犹存古读,注中音训,皆引三苍。他所援引如虞豫《会稽典录》、常宽《蜀志》、徐广《杂记》、沈莹《临海水土异物志》、郭璞《山海经注》、《尔雅注》,亦皆晋人之书,而《尚书》条簜既敷,犹用郑玄筱箭竹簜大竹之注。似在孔传未盛行以前。虽题为晋人别无显证,而李善注马融《长笛赋》已引其笼籦一条,段公路北户录引其{纣}必六十复亦六年一条,足证为唐以前书。惟《酉阳杂俎》称《竹谱》竹类三十九,今本乃七十馀种,稍为不符,疑《酉阳杂俎》传写误也。其书以四言韵语记竹之种类,而自为之注,文皆古雅,所引《黄图》一条,今本无之,与徐广注《史记》所引《黄图》均为今本不载者其事相类,亦足证作是书时黄图旧本犹未改修矣。旧本传刻颇多讹脱,如盖竹所生,大抵江东,上密防露,下疏来风,连亩接町,竦散冈潭六句,潭字于韵不协。虽风字据诗卫风有孚金切一读,于古音可以协潭,而东字则万无协理,似乎潭冈散竦四字误倒其文,以竦韵东风,犹刘琨诗之以叟韵璆,潘岳诗之以荷韵歌也。然诸本并同,难以臆改。凡斯之类,皆姑仍其旧焉。
 

竹谱

  ○植类,之中有物曰:竹。不刚不柔,非草非木。

  《山海经》《尔雅》皆言:以竹为草,事经圣贤,未有改易。然竟称草,良有难。安竹形类既自乖殊,且经中文说又自背讹,经云:其草多族。复云:其竹多篃。又云:云山有桂竹。若谓竹是草,不应称竹。今既称竹,则非草。可知矣。竹是一族之,总名一形之。偏称也。植物之中有草木竹,犹动品之中有鱼鸟兽也。年月久远,传写谬误,今日之疑或非古贤之过也。而比之学者谓:事经前贤,不敢辨正。何异匈奴恶郅都之名,而畏木偶之质耶。

  ○小异空实,大同节目。

  夫竹之大体多空中,而时有实,十或一耳。故曰小异,然虽有空实之异,而未有竹之无节者。故曰大同。

  ○或茂沙水,或挺岩陆。

  桃枝篔筜,多植水渚,篁筱之属,必生髙燥。

  ○条畅纷敷,青翠森肃。质虽冬蒨,性忌殊寒。九河鲜育,五岭实繁。

  九河卽、徒骇,太史、马颊、覆釡、胡苏、简、絜、钩盘、鬲津、禹所导也。在平原郡五岭之说,互有异同。余往交州行路所见,兼访旧老,考诸古志。则今南康、始安、临贺、为北岭,临漳、宁浦、为南岭,五都界内各有一岭,以隔南北之水,俱通南越之地,南康、临贺、始安、三郡通广州。宁浦、临漳、二郡在广州西南,通交州。或赵佗所通,或马援所并,厥迹在焉。故陆机请伐鼓五岭,表道九真也。徐广《杂记》以剡松阳建安康乐为五岭,其谬远矣。俞益期与韩康伯,以晋兴所统南移大营,九冈为五岭之数,又其谬也。九河鲜育,忌隆寒也。五岭实繁好,殊温也。

  ○萌笋笣,箨夏多,春鲜根。干将枯,花□〈复〉乃县。

  竹生花实,其年便枯死□〈复〉。竹实也。□〈复〉(音:福)

  ○□〈纣〉必六十,复亦六年。

  竹六十年一易根,易根辄结实,而枯死其实落土,复生六年,遂成町竹。谓死为□〈纣〉□〈纣〉。(音:纣)

  ○籦龙之美,爰自昆仑。

  籦龙,竹名。黄帝使伶伦伐之于昆仑之墟。吹以应律。《声谱》云:籦龙,大竹。此言非大小之称。《笛赋》云:籦龙非也自一竹之名耳。所生若是大竹,岂中律管与笛。

  ○贠丘帝竹,一节为船,巨细已闻。形名未传。

  贠丘帝,俊竹一节为船。郭注云:一节为船,未详其义,俊卽舜字假借也。

  ○桂实一族,同称异源。

  桂竹,髙四五丈,大者二尺围,阔节大叶,状如甘竹而皮赤,南康以南所饶也。《山海经》云:灵原,桂竹伤人则死,是桂竹有二种。名同实异,其形未详。

  ○□〈卫〉尤劲薄博,矢之贤。

  □〈卫〉细竹也。出蜀志。薄肌而劲中,三续射博箭□〈卫〉。(音:卫。见三仓。)

  ○篁任篙。笛体特坚圆/

  篁竹,坚而促节,体圆而质坚。皮白如霜粉,大者宜行船,细者为笛篁。(音:皇。见三仓。)

  ○棘竹,骈深一丛为林。根如推轮,节若束针,亦曰笆竹。城固是任篾。笋既食,鬓发则侵。

  棘竹,生交州诸郡。丛生有数十茎。大者二尺围,肉至厚,实中。土人破以为弓枝,节皆有刺。彼人种以为城,卒不可攻。万震《异物志》所种为藩落,阻,过层墉者也。或卒,崩根出,大如十石物,纵横相承,如縿车。一名笆竹,(见三仓)。笋味落人须发。

  ○单体虚长,各有所育。

  单竹,大者如腓,虚细长爽。岭南土人取其笋未及竹者灰,煑绩以为布。其精者如縠焉。

  ○苦,实称名甘,亦无目。

  苦竹,有白有紫而味苦甘。竹似篁而茂叶,下节味甘,合汤用之。此处处亦有。

  ○弓竹如藤,其节郄曲生,多卧土,立则依木长,几百寻,状若相续。质虽含文,须膏乃缛。

  弓竹,出东垂诸山中。长数十丈,毎节辄曲,既长且软。不能自立。若遇木乃倚。质有文章。然要须膏涂火灼,然后出之。篾,卧竹上出也。

  ○厥族之中,苏麻特竒,修干平节,大叶繁枝。凌羣独秀,蓊茸纷披。

  苏麻竹,长数丈。大者尺余围,概节多枝,丛生四枝,叶大如履。竹中可爱者也。此五岭左右徧有之。

  ○篔筜、射筒、箖箊、桃枝,长爽纎叶,清肌薄皮,千百相乱,洪细有差。

  数竹,皮叶相似。篔筜最大,大者中甑,笋亦中。射筒,薄肌而最长,节中贮箭,因以为名。箖箊,叶薄而广,越女试剑,竹是也。桃枝,是其中最细者。并见《方志赋》桃枝皮赤,编之滑劲,可以为席,顾命篇所谓篾席者也。《尔雅》释草云:四寸一节为桃枝。郭注云:竹四寸一节为桃枝。余之所见桃枝竹,节短者不兼寸,长者或踰尺。豫章徧有之,其验不远也。恐《尔雅》所载草族:自别有桃枝,不必是竹。郭注加竹字取之谬也。《山海经》云:其木有桃枝。劔端又《广志》层木篇云:桃枝出朱提郡,曹爽所用者也。详察其形,宁近于木也,但未详。《尔雅》所云,复是何桃枝耳。经雅所说二族,决非作席者矣。《广志》以藻为竹,是误。后生学者往往有为所误者尔。

  ○相繇既戮,厥土维腥,三堙斯沮,寻竹乃生,物尤世远,畧状传名。

  禹,杀共工,相繇二臣。膏流为水。其处腥臊,不植五谷。禹,三堙皆沮,寻竹生焉。在昆仑之北有岳之山。(见:大荒北经中)。

  ○般肠,实中与笆相类。于用寡宜,为笋殊味。

  般肠竹,生东郡縁海诸山中。其笋最美。云与笆竹相似,出闽中。并见《沈志》其形未详。

  ○筋竹为矛,称利海表。槿仍其干刃即其杪,生于日南,别名为篻。

  筋竹,长二尺许。围数寸,至坚利。南土以为矛,其笋未成竹时堪为弩弦。见:徐忠南中奏。刘渊林云:土人以史叶,竹为矛,余之所闻即是筋竹,岂非一物而二名者也。

  ○百叶参差,生自南垂。伤人则死,医莫能治。亦曰篣竹。厥毒若斯,彼之同异,余所未知。

  百叶竹,生南垂界,甚有毒,伤人必死。一枝百叶,因以为名。《沈志》刘渊林云:篣竹有毒,土人以刺虎豹,中之辄死。或有一物二名,未详其同异。

  ○□〈畐〉与由衙,厥体俱洪,围或累尺。□〈畐〉实衙空。南越之居梁柱是供。

  □〈畐〉实,厚肥,孔小,几于实中,二竹皆大竹也。土人用为梁柱□〈畐〉竹,安成以南有之。其味苦。俗号□〈畐〉。由衙竹,交州《广志》云:亦有生于永昌郡,为物丛生。《吴郡赋》所谓由衙者篁□〈畐〉。(音;雹。性柔弱,见三仓)。

  ○竹之堪杖,莫尚于笻。磥砢不凡,状若人功。岂必蜀壤,亦产余邦。一曰扶老:名实县同。

  笻竹,髙节实中。状若人刻,为杖之极。《广志》云:出南广卭都县,然则卭是地名。犹髙梁堇《张骞传》云:于大夏见之,出身毒国,始感卭杖,终开越隽。越隽则古身,毒也。张孟阳云:卭竹出兴古盘江县。《山海经》谓之扶竹,生寻伏山,去洞庭西北一千一百二十里。黄图云:华林园有扶老三株,如此则非一处。赋者不得专为蜀地之生也。《礼记》曰: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者,扶老之器也。此竹实既固杖,又名扶老,故曰。名实县同也。

  ○□〈聊〉□〈豊〉二族,亦甚相似。杞发苦竹,促节薄齿,束物体柔,殆同麻枲。

  □〈聊〉□〈豊〉二种,至似苦竹,而细,软肌薄□〈聊〉。笋亦无味。江汉间谓之苦□〈聊〉。(见沈志□〈聊〉音:聊。□〈豊〉音:礼。齿有文理也)。

  ○盖竹,所生大抵江东,上密防露,下疎来风。连亩接町,竦散岗潭。

  盖竹,亦大薄,肌白色。生江南深谷山中。不闻人家植之。其族类动有顷亩。典録贺齐传云:讨建安贼洪明于盖竹,盖竹以名地。犹酸枣之邑,豫章之名,邦者类是也。

  ○鸡胫似篁,髙而笋脆,稀叶梢杪,类记黄细。

  鸡胫,篁竹之类:纎细,大者不过如指。踈叶黄皮强肌,无所堪施,笋美。青班色绿,沿江山冈所饶也。

  ○狗竹有毛,出诸东,裔物类众,诡于何不计。

  狗竹,生临海山中,节间有毛,见《沈志》。

  ○有竹象芦,因以为名。东瓯诸郡縁海所生。肌理匀净,筠色润贞。凡今之篪匪兹不鸣。

  此竹肤似芦,出扬州东垂诸郡。浙江以东为瓯越,故曰东瓯。苏成公始作篪,似于今篪,故曰凡今之篪。

  ○会稽之箭,东南之美。古人嘉之,因以命矢。

  箭竹,髙者不过一丈,节间三尺,坚劲中矢。江南诸山皆有之。会稽所生最精好,故《尔雅》云:东南之美者,有会稽之竹箭焉。非总言矣。大抵中矢者虽多,此箭为最,古人美之以首。其目见《方言》,是以楚俗。(阙)伯细箭五十,跪加庄王之背,明非矢也。

  ○箘簵载籍,贡名荆鄙。

  箘簵二竹,亦皆中矢。皆出云梦之泽。禹贡篇出荆州。书云:底贡厥名言其有美名,故贡之也。大较故是会稽箭类耳,皮特黒涩,以此为异。《吕氏春秋》云:骆越之箘,然则南越亦产,不但荆也。

  ○篃亦箘徒,概节而短,江汉之间,谓之竹□ 。

  《山海经》云:其竹名篃,生非一处。江南山谷所饶也。故是箭竹类。一尺数节,叶大如履。可以作篷,亦中作矢。其笋冬生。《广志》云:魏时,汉中太守王图毎冬献笋。俗谓之□笴□苦恠反。

  ○根深耐寒,茂彼淇苑。

  北土寒冰,至冬地冻。竹根类浅,故不能植。唯□根深,故能晚生。淇园卫地殷纣竹箭园也。见班彪志《淮南子》曰:乌号之弓,贯淇卫之,箭也。《毛诗》所谓:瞻彼淇澳,緑竹猗猗。是也。

  ○篲筱苍苍,接町连篁,性不卑植。必也嵓岗,踰矢称大出,寻为长物。各有用,扫之最良。

  篲筱,中扫箒细竹也。特异他筱。见《广志》至大者不过如箭,长者不出一丈。根杪条等下节生,惟髙阴,动有町亩,庐山所饶也。扫箒之选,寻阳人往往取下都货焉。

  ○又有族类爰挺峄阳,悬根百仭。竦干风生,箫笙之选,有声四方。质清气亮,众管莫伉。

  鲁郡邹山有筱,形色不殊,质特坚润,宜为笙管,诸方莫及也。《笙赋》云:所谓邹山大竹,峄阳孤桐,此山竹特能,贞絶也。

  ○亦有海筱,生于岛岑。节大盈尺。干不满寻,形枯若筯,色如黄金,徒为一异□知所任。

  海中之山曰岛山,有此筱,大者如筯,内实外坚。拔之不曲,生既危埇海又多风,枝叶稀少,状若枯筯。质虽小异,无所堪施,交州海石林中徧饶是也。

  ○赤白二竹,还取其色,白薄而曲,赤厚而直。沅澧所丰,余邦颇植。

  颇少也,俗曰白鹿竹,亦可作簟,浔阳郡人呼为白木竹,燥时皮肉皆赤,武陵溪中是所丰足也。

  ○肃肃筨□〈隋〉,畟畟攅植,擢笋于秋冬乃成竹,无大无小,千万修直,□〈豊〉,幕内暠,绣文外赩。

  筨□〈隋〉竹,大如脚指,坚厚修直。腹中白膜。阑隔状如湿面生衣,将成竹而笋皮未落,辄有细虫啮之。陨箨之后,虫啮处往往成赤文,颇似绣画可爱,南康所生,见《沈志》也。

  ○箛□〈朶〉诞节,内实外泽,作贡汉阳,以供辂策。

  箛□〈朶〉竹,生于汉阳,时献以为辂马策,见《南都赋》

  ○浮竹亚节,虚软厚肉,临溪覆潦,栖云荫木,洪笋滋肥,可为□〈上上日下〉蓄。

  浮竹,长者六十尺,肉厚而虚软,节阔而亚,生水次,彭蠡以南,大岭以北徧有之。其笋未出时,掘取以甜糟藏之,极甘脆,南人所重□〈上上日下〉蓄,谓草莱。甘美者可蓄藏之以候冬。诗曰:我有□〈上上日下〉蓄可以御冬。

  ○厥性异宜,各有所育。篾植于宛□,〈尒〉生于蜀。

  篾竹,见《南都赋》。□〈尒〉竹,见《蜀都赋》。

  ○细筱大簜。

  书云:筱簜既敷。郑玄云:筱箭,簜。大竹也。

  ○竹之通目,玄名统体,譬牛与犊,人之所知,事生轨躅。

  车迹曰轨。马迹曰躅。

  ○赤县之外,焉可详录,臆之必之,匪迈伊瞩。

  邹子云:今四海谓之瀛海,瀛海之内谓之赤县。瀛海之外如赤县者,复有八,故谓之九州岛。非禹贡所谓九州岛也。天地无边,苍生无量。人所闻见,因轨躅所及,然后知耳。盖何足云。若耳目所不知,便断以为不然,岂非囿近之徒耶。故孔子将圣无,意无必庄生,达迈以人所知,不若所不知,岂非苞鉴无穷,师表羣生之谓乎。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