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兰蕙小史》

  《兰蕙小史》序
  兰蕙生山谷中,天无论晴雨,土性皆燥湿得中,而又恒托处于长林、丰草、丛蓁、荆棘之下。故虽经夏秋之烈日,深冬之冰雪,皆以得所荫庇,而无损其生发之机。至剧而置之盆盎之中,生气微矣。而讲求选择、栽植、调护之方,如常州屠云庄《蕙花镜》,嘉善陈氏《王者香集》,吴郡朱克柔《第一香笔记》,吴门袁忆江《兰蕙谱》,秀水许霁楼《兰蕙同心录》,均已言之綦(极)详。顾时令有寒燠之异,场所有广狭之殊,而种类更有宜阴宜阳之别,惟能随时随地以意消息之务,无戾乎物性之自然,俾生机因而日畅,足则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刻舟求剑,非所尚焉。爰将新老兰蕙摄影并采集众说,参以历年经验所得,汇为一编,名之日《兰蕙小史》。非敢诩自得之秘也,亦聊为滋兰艺蕙者万一之助云尔。
  中华民国十二年仲春
  仁和淳白吴恩元识于九峰阁

  《兰蕙小史》例言
  兰蕙旧传名种,袁忆江《兰蕙谱》所载甚详,惜无花样留传,徒增感想;许霁楼之《兰蕙同心录》,虽有花样钩勒,难识本真。编校者费十数年心力,征集新旧著名兰蕙小影百数十种,特制精美铜版,附印于后,俾同好诸君以资参考。
  滋兰艺蕙本文人雅事,敝帚自珍,亦人情恒有。故编校者祗就花有可采,不加论断,以俟高明裁夺。
  是编于兰蕙之种植、浇灌、选择诸法,大都采集众说;书名人名载明逐条之下,不敢掠美。
  十数年来,搜集新老名种兰蕙影片暨事实,直接函致者固居多数,而辗转征求亦颇不少;故于培养者之姓氏、里居,或致舛误。耳目有限,闻见难周,惟识者鉴之。
  是编所录,断自前清光绪壬辰,大冻以后所遗留之老名种,以及逐年新落山之佳种。其前虽有名而近已无征者,但志其名,而花品概行从略,所以纪实也。顾遗珠之憾在所不免,容俟继续征集,于甲子集补刊。
  集中字句,不尚典赡风华,但求明白晓畅;谫陋之讥,所不辞也。

  兰蕙品第

  宣尼作《猗兰操》,“序”有“王者香”之称。涪翁谓“蕙有士大夫概”。古圣贤之于兰蕙,固不以凡卉视矣。顾皆以其香清、性静,与众草伍,无言自芳而珍之重之,未有从而等差之者。虽前辈袁忆江《兰蕙谱》所载,别乎梅、荷、水仙而评定其次第,然于质之厚薄,色之纯驳,仍置而不讲。兰蕙有灵,应亦有知之不尽,不如不知之慨乎兹更详志其梗概,虽不加论断,而品第之优劣,可于言外得之。
  上品:荷形水仙素、梅素、荷花素、梅瓣、水仙瓣、荷瓣
  次品:超瓣素、蝴蝶素;
  下品:皱角梅、皱角水仙、素心、超瓣、蝴蝶。

  兰蕙总目
  兰失传名种:翠钱梅、头贵梅、武一品梅、韩公寺梅、陈雪梅、梁梅、赵怪梅。
  蕙失传名种:江荷水仙素、秋字、盖字、圣林梅素蟾、翠蟾、仙蟾、陈秀素、玉蝶、大绿梅、碧荷花。
  失传名蕙十种小像
  兰旧传名种小传
  绿梅素种:萧山蔡梅;
  赤梅白舌种:玉梅;
  梅瓣:秦梅、宋锦旋梅、余姚第一梅、鸳湖第一梅、小打梅、代梅、吉字、西湖梅、吉字、西湖梅;
  水仙瓣:龙字、集圆(老十圆)、汪字、春一品;
  荷花素心:月佩、老文团素、常熟素、洞庭荷素;
  奇种:绿云。

  蕙旧传名种小传
  绿蕙:大一品、后翠蟾、前上海梅、潘绿梅、荡字、申顶、培仙、叠翠、万年梅、老蜂巧;
  赤蕙:程梅、元字、关顶、老染字、大陈字、赤蜂巧;
  绿荷花:华字、松江大荷花;
  赤荷花:团子大荷;
  绿素蕙:金岙素、王明阳素。
  兰新传名种小传
  梅瓣:绿英、冠春、天绿、雪美人、濂溪梅、元吉梅、西神梅、梁溪梅、春元梅、虞梅、清河梅、翠文、笑春、富华、同乐、翠筠(发祥梅)、叠钱、贺神梅、汤梅、紫绶金章、青钱、赛锦旋(桂圆梅)、天兴梅、武林第一梅、萃英梅、延陵梅、法华梅、祥字、翠鹤、鹤市、有成梅、小凤、无双梅、省庵梅、发扬梅、玉环梅、黎阳申奎、方字、荣祥梅;
  水仙瓣:武林仙、湖州第一仙、宜春仙、洛仙、雁门第一仙、
  翠一品、长字、嘉隆;
  荷瓣:大富贵、郑同荷、翠盖、大魁荷、高翁台荷、拱辰大荷、虎山绿云、宪荷、太原荷、环球荷鼎、高荷;
  荷花素心:大吉祥素(张荷素)、杨氏素荷、魁荷素、翠荷素;
  奇种:四喜蝶、和合、蕊蝶、素蝶。
  兰蕙旧传名种小影
  绿蕙:仙绿、楼梅、极品、翠萼、翠驾、庆华梅、凝绿梅、
  宪梅、冠蕙;
  赤蕙:粲花梅、仙蝶、江南新极品、端梅、崔梅、衢梅、浙顶、虞山梅、秀字、文元梅、桐坞梅、涵碧梅、仙芝、荣梅、和字、聚珍、鹤龄仙、长寿、两宜、姑苏梅、登科梅、平江梅、元霁梅、金蟾梅、武林文蕙梅、申一梅、永思梅;
  绿蕙荷素:顾字大魁素;
  赤蕙荷素:华字荷素;
  绿蕙荷瓣:碧莲、玉芙蕖;
  蝴蝶蕙:舞蝶。
  兰蕙新名种小影
  失传名种兰蕙小传
  兰失传名种小传
  翠钱梅:五瓣着根起圆,平边而软,大圆舌,平肩。清顺治间出苏城。今绝。
  头贵梅:五瓣着根结圆,大圆舌,边极紧,只开一半如磬口,细干,平肩。嘉庆时出杭州。咸丰庚申遂绝。
  武一品梅:色俏脱筋,外瓣短圆而厚,飘鸡豆壳捧心,大刘海舌,飞肩,细长干。出杭州。今绝。
  韩公寺梅:三瓣圆,紧边,如小核桃片,鸡豆壳捧心,大刘海舌,平肩。清道光时,出枫泾陈姓。咸丰初年绝。
  陈雪梅:五瓣短圆,开微俯,紧边,如意舌,细干,平肩。清道光时出奉化。今绝。
  梁梅:开有两样:长脚圆头,半硬捧,如意舌,五峰俱全为上;若开三瓣短圆,分头合背捧心则次矣。清道光时,出徐汉三家。今绝。
  赵怪梅:五瓣分窠,肩平,长干。道光时出苏州花窖内,为赵姓所得。嗣后复花,或梅或仙,逐年不同,故名“赵怪”。咸丰庚申绝。
  蕙失传名种小传(摘自《兰蕙同心录》)
  江荷水仙素:清嘉庆时,有江姓客幕从江南携来,往新塍之问松坊。花瓣阔厚,收脚,蚕蛾捧,大如意舌。有乍浦木商见而悦之,请三千金易,不许。道光初,江某作古,花亦旋萎。
  秋字:绿蕙梅之最佳者。咸丰初年,太仓木商陈秋涛出。丁巳春携花至禾,与骆心阁互换一品。此花五官端正,较诸种紧俏圆厚;三草作价佛头千圆,真是绿花极品。今绝。
  盖字:赤蕙,产富阳山中。蕊红顶平圆如龙眼,排蕊头形若莲子倒生。花瓣如钱厚,与钱等落地即碎。叶阔而短,得肥则茂。嘉郡方兰陔,委张圣林兰叟购于山家,复花数年。此种非梅非水仙,五瓣暨舌均圆,实千古名瓣第一,惜为猫溺伤萎。
  圣林梅素:花产富阳山。有樵叟折花插担归,圣林张老见诘根株,许以重酬,往复寻遍不可得。次年谷雨,嘱叟更访,历五日,得于山隈松下,花八萼。张悦,买舟携花来我家,寄余种艺。余出二百金并书券与合,不令人知。植三年已长叶至七筒,惜遭庚乱毁去。
  翠蟾:绿梅瓣,色如翡翠故名。叶阔而柔,较诸花不易服。枫泾程又韦孝廉云:此花舌小微尖,虽非神品,亦为绿梅之冠。
  仙蟾:绿梅也。荡口船钱金选,花佣所出。禾郡骆心阁,向苏幕上虞周老得此花。主瓣较程梅更阔,副瓣狭些,然亦阔过关顶。花产严州山,叶硬细,风韵独绝,有不可一世之态。
  陈秀素:出嘉兴,官种水仙也。铁线叶。蕊形微长,小平切,软兜捧心,大铺舌,荷形竹瓣,亦素蕙中上品也。此种惟陈氏有,道光初年断种。
  玉蝶:赤梅转绿花也。银红壳出,头形小平切兼瓜子口。瓣若方翅纱帽,大方版舌,性硬易翻。开时盆面稍干,用牙箸卷其瓣,则品端正矣。花极阔厚,水色更佳,惜亦遭乱不存。
  大绿梅:出绍兴荷荡。花似万和更大。闻为医生所植,富阳张圣林曾购一盆到禾。惜遭庚申之乱,其种不存。此花初开桥,后泥干则受制,亦花性使然也。
  碧荷花:俗名胡字,绿蕙瓣子中仅见者。
  兰蕙旧传名种小传
  (编译者说明:在兰蕙名种介绍这部分,原书作者运用了大量有关欣赏瓣型的专门术语。不熟悉这些术语,味同嚼蜡,难以理解,更无法断句。如有本兰书对“龙字”如此加上标点:“大荷花紧边,观音兜,分窠捧大铺,舌细,长干,平肩。”叫人没法读懂。正确的标点应当是:“大荷花,紧边,观音兜分窠捧,大铺舌,细长干,平肩。”其中观音兜属于捧瓣,“大铺舌”为唇瓣的一种,系专门术语,岂能任意拆开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为了有助于初学艺兰者逐步提高对兰蕙名种的欣赏水平,拟对每个品种介绍除了标点断句,译成白话文,并对文中术语逐一加以注释,每个品种至多释一个,直到释完为止。)
  兰旧传名种(时下所有者)
  绿梅素种
  萧山蔡梅
  清乾隆时出萧山蔡氏。外三瓣紧边,肩平,捧全合注,所谓“三瓣一鼻头”者,高脚,色翠。开梅花小,若开水仙,五瓣分窠,即大矣。
  赤梅白舌种
  玉梅
  五瓣短圆分窠,小式平边,短捧,白舌腮边微有粉红之色注,干短而细,肩平。康熙时出绍兴。
  梅  瓣
  五瓣分窠,紧边,硬捧,如意舌注,平肩,外瓣着根结圆。今惟杭州九峰阁有。
  余姚第一梅
  亦名第一圆。三瓣短圆,小式字肩注,如意舌,细干,惜不甚长。道光时出余姚徐岭湖家。
  宋锦旋梅
  五瓣极紧边,极圆,有尖峰刘海舌注,细干,平肩,色俏。乾隆时出绍兴宋锦旋家。开荷形水仙时居多;中草能开五瓣结圆梅;如极起发之草,亦能开并头也。
  鸳湖第一梅
  亦名万字。紧边,阔短,肉厚,质纯,捧头有微红一点似如意,五瓣分窠,长干,飞肩注,佳种也。
  小打梅
  短脚圆头,半硬捧,紧边注,圆舌,细长干,平肩。道光时出苏州花窖,因争夺故名。花甚紧俏,色深绿,洵属上品。
  代梅
  道光时出宁波。青梗小样,一干注两花,往往上下其形,故以代名。然中小草,有时亦开一花。
  吉字
  前清光绪中午,苏州盛阿关出。三瓣短圆紧俏,分窠半硬兜捧心,圆舌,平肩,细长干,色绿。品在万字上,时下极少。
  西湖梅
  前清光绪中年出。三瓣圆短,收根,分窠半硬兜捧心,小圆舌,平肩,色深绿。较他花开独早。或云出杭城火药局弄龚茂兴花园,地近西湖,故称“西湖梅”。
  水仙瓣
  龙字
  大荷花,紧边,观音兜分窠捧,大铺舌注,细长干,平肩。嘉庆时出余姚高庙山,故又名“姚一色”。
  集圆
  亦名十圆,有时亦开梅瓣注。外三瓣圆大,捧心略小分窠观音兜,小刘海舌,色带昏。咸丰初年出余姚。
  汪字
  长脚圆头,短棒,紧边,大圆舌,平肩。康熙时出奉化汪克明家。
  春一品
  外三瓣注,细脚,平肩,深软分窠观音兜捧心,大圆舌。清同治丙寅上海出。
  荷花素心
  月佩
  三瓣收根放角,大荷花形注。圆头捧心,紧边,厚肉,大圆舌,细干高七八寸,色翠绿。光绪壬寅年,九峰阁得于苏州顾翔霄家。
  老文团素
  三瓣收根放角,剪刀捧注,干细长,肩平,色淡绿,质稍硬,易开挺瓣。道光时出苏州周姓家。
  常熟素
  三瓣长脚圆头,肩平蚌壳捧注,色深绿,干长。出常熟,今惟杭州九峰阁有。
  洞庭荷素
  三瓣荷形,大圆舌注,长干,平肩。
  奇种注
  绿云
  出杭州五云山大清里,同治己巳年,为留下镇陈氏所得。叶短阔,约长五六寸,肥厚异常。花开并蒂,多至八九瓣、舌两三者。邵芝岩以重金购之。花极难养,新草发时,老叶先萎,故此种流传不多。草瘦时亦开荷花。
  蕙旧传名种(时下所有者)
  绿  蕙
  大一品
  荷花水仙之冠。清嘉庆初,为嘉善胡少梅植,富阳篓出;就姑苏花会,咸以大一品呼之,遂名。时富商周怡庭以三千金易,不许,明年仍归周。叶阔而环,蕊形小三并,软蚕蛾捧注,大如意舌,花光淡绿,气宇轩昂。真黄山谷所谓有士大夫概者也。
  后翠蟾
  三瓣短圆,肉头极厚,半硬合背捧心注,色绿,干细,小如意隆种也。前惟白洋朱家有,今杭州亦有矣。
  万年梅(无图)
  三瓣收根,分窠蟹箝捧心注,长尖舌,细干,平肩,小柄极长,色绿。光绪中年,苏州顾翔霄手植,今归杭州九峰阁。
  前上海梅
  李良宾出清嘉庆初年也。三瓣长脚圆头,半合捧,穿腮如意舌“细长干,一字肩,蕊形小三并。若种起发,外瓣极佳。
  潘绿梅
  清乾隆时出宜兴。外三瓣如黄杨叶,头圆缺中,有爪锋,分头合背捧心,尖如意舌,小柄甚长,极不易生花。若气不足,往往开皱。叶阔厚不环,喜轻肥,如欲其起花,须于四、五两月中位置重阳处晒之,能于大足草边生花,外三瓣极佳。
  荡字
  小荷形竹瓣。蚕蛾捧心,如意舌,平肩。清道光时出苏州之荡口花船。
  申顶
  清同治七年,出上海复兴船行,售与袁忆江。其花三瓣、兜注、舌,均如关顶,不过绿赤大小之分。上海所出绿梅,品以此为最佳,故名之曰“申顶”。
  培仙
  清光绪甲申,上海孙培先出,官种水仙注。轻蚕蛾兜,大头荷形,刘海舌红点鲜明,舌较一品约大五分之一。
  叠翠
  光绪庚寅春,出严州七里滩西口。紧边,厚肉,五瓣全脱注,舌上红点与一品相仿。为杭州邵芝岩手植,时下以此为最,今归九峰阁。
  老蜂巧
  三瓣外皱,飞肩,捧如猫耳,方缺舌注。前清时出朱家角,现已分植甚繁,无锡杨氏、洞庭叶氏培养最多。
  赤蕙
  程梅
  外三瓣圆短,紧边,捧心分头合背,龙吞舌注。色俏,肩平,间有落一、二分者,粗木长干。
  元字
  三瓣圆短,开花时浇水则走长,分窠半硬捧心,执圭舌注,干粗而长,肩平,色绿。道光时出浒关。
  关顶
  亦名万和梅。前清中叶出浒关万和酒肆。三瓣短圆,分窠青豆壳捧心注,大圆舌,粗长干,平肩。开花时盆口太湿,则兜头皆胀破。
  老染字
  亦名老阮字。外三瓣短窄深大观音兜分窠捧心注,大圆舌,细干,平肩。清道光时出嘉善阮姓染坊。今余姚有冲染字。
  大陈字
  亦名砚字,大荷花官种水仙。软浅兜捧心,大柿子舌注,细长干,落一二分肩。清中叶出嘉兴陈砚耕家,力竭则开滑口。
  赤蜂巧
  杭州邵芝岩出。毛源昌玉器店及九峰阁,均曾分植之。
  绿荷花
  华字(无图)
  外三瓣放角,收根,剪刀捧,大卷舌注清咸丰时出塘口华字。山字肩,干长,色俏。
  松江大荷(无图)
  外三瓣阔大,平肩,剪刀捧,大卷舌。清中叶出松江。
  赤荷花
  团子大荷
  短圆瓣,肩平,剪刀捧,大卷舌。清同治戊辰,出宝山团子村。

  绿素蕙注
  金岙素
  一名泰号。清道光时,出余姚泰号酒店,色光甚好,荷形竹瓣,蚌壳捧,大卷舌。产金岙山中。
  王明阳素
  小荷花式。白瓣,白卷舌注,细干,平肩。清道光时,出苏州王明阳家。


  ●《兰蕙小史》卷中

  新兰蕙名种小传

  新春兰梅瓣
  绿英:五瓣分窠,大头细收,蚕蛾捧心,大如意舌,“宀”字肩。干青色,高七八寸。旧传春兰青干青花为上品,宋梅之外,当推此种。花亦色如青梅,故以绿英①称之。初为苏州顾翔霄手植,光绪壬寅年归杭州吴氏九峰阁。
  冠春:光绪三十年冬,冯长生得新兰,蕊一枚,草两筒,九峰阁购植之。开时三瓣紧边厚肉,着根结圆,分窠硬捧心,小如意舌,平肩,色淡绿。许霁楼先生云可与宋梅比肩。民国十年复花得台梅②,尤为圆厚,洵佳种也。
  天绿:三瓣圆厚,紧边,分窠半硬捧心,如意舌,平肩,干粗而长。惜色未能净绿耳,然未可以一眚而掩众美③也。
  雪美人(无图):绍兴高念吾出,杭州邵芝岩植。花形神似老十圆,惟三瓣头淡绿而根均粉红色,鲜艳异常,故以“雪美人”称之。迩来④惟九峰阁有。
  濂溪梅:前清末叶出,上海周肇甫植。三瓣短圆,紧边,蚕蛾捧心,如意舌,落一、二分肩,色绿,干长四寸许,然亦不能掩其美也。
  元吉梅:兰溪陈元吉出。三瓣大头细收,合背半硬捧心,小刘海舌,色翠绿,惟筋骨⑤较汪字更胜。由倪敬之绍介,归于九峰阁。
  西神梅:无锡荣文卿植。三瓣短圆,平边,蒲扇式浅兜捧心⑥,刘海舌,“宀”字肩,干长,色绿。虽称为梅,实则水仙门之无上品也。
  梁溪梅:三瓣收根,头圆而中缺,分窠大蚕蛾兜捧心,圆舌,平肩,干长,色绿。此本苏州新老花⑦,民国初元,杨干卿得之,定名“梁溪梅”。余植一本⑧,系得诸苏州顾翔霄家者。
  春元梅:清宣统间,冯长金得一新落山蕊,九峰阁购植之。开得三瓣紧边厚肉,圆头,收根,分窠半硬捧心,如意舌,平肩,细长干,色深绿。咸以“春元”呼之。
  虞梅:上海虞子垞手植。三瓣大头细收,分窠蚕蛾捧心,刘海舌,一字肩,色绿,干长。有谓微嫌脚长者,虽属小疵,无碍大醇⑨。
  清河梅:留下张姓花佣得于桐坞。三瓣短圆,分窠半硬捧心,小如意舌,飞肩,色淡绿,干七八寸。迩归九峰阁。
  翠文:杭城毛荣昌玉器店植。三瓣长脚圆头,形式与虞梅仿佛⑩,但不及虞之紧俏耳。然亦梅形水仙之佳种也。
  笑春:民国己未春,绍兴芝红山王阿堂弟昆  进香杭州小和山,途中忽闻花香,因觅得之。头圆,肉厚,色俏,肩平,干高七八寸。初为吴辅臣所见,以议价不合  ,次早携示九峰阁,需价六十元。如数与之,并赠以十圆一盆。颐道居士诗:“娇花含笑靥留春”,仿佛为此花写照也。
  富华梅;绍人都华林,于富阳山头掘得之,植于九峰阁。三瓣阔大,圆头收根,紧边厚肉,分窠蚕蛾捧,大圆舌,色绿,肩平。惟开老捧微插  ,为美中不足耳。
  同乐(即彩云同乐梅):民国三年,上海陆永生手植。三瓣荷形,质糯肉厚,蚕蛾兜捧心,大铺圆舌,色绿,干长,丰神独绝。惜于民国丁巳年被窃,不知今尚保存否
  翠筠  (即发祥梅):民国癸丑新种。三瓣大头细收,分窠蚕蛾兜捧心,紧边厚肉,舌大,肩平,细长干,青干青花,色光翠绿。
  叠钱(无图):绍人王念益出。三瓣短阔,紧边,头微飘,半硬兜捧心,圆舌微缺,色翠绿。虽系喬皮角门,惟往往开台可称佳种。初为万寿寺至诚和尚手植,民国三年赠九峰阁。
  贺神梅:亦名鹦哥梅。三瓣短圆,收根,分窠观音兜捧心,刘海舌,飞肩。干不甚高,色非净绿为可惜耳。此花杭地种之不易起发,与代梅、龙字及蕙花前上海梅同。
  汤梅:三瓣圆大逾宋梅,紧边,头微飘,分窠半硬兜捧心,飞肩,圆舌,干长七八寸,色淡绿。吴辅臣命钱阿高购诸绍兴汤氏,九峰阁主于花会中见而爱之,复由钱阿高购得四草一花,价照前议,半易以老种兰蕙  。有谓即新老花“奇峰”者,但向见奇峰梅合背、吊舌,三瓣亦较长,或者开品有大小年  之不同,顾看花论花,其佳处固不能掩也。因出自汤氏,故命之曰汤梅。
  紫绶金章(无图):三瓣大头细收,紧边,分窠半硬兜捧心,小圆舌,平肩,长干。所可异者,金黄如菜花,而干则红若朱漆,洵奇种也,亦名金兰。迩惟九峰阁有。
  赛锦旋:亦称桂圆梅,绍兴朱祥保出。三瓣短圆,平边,合背半硬兜捧心,小刘海舌,色亦净绿,肩平。此花箨壳无肉彩,出洞  时须施手术,否则不能开放。
  青钱梅:民国三年落山新种。外三瓣着根结圆,紧边,厚肉,合背大半硬捧心,如意舌,色净绿。
  武林第一梅(无图):即奎字,冯长生出。三瓣圆整,紧边,观音兜捧心,圆舌,色绿,干高。初为茶店阿元手植,后归于陈企兰。毛荣昌得一后龙  梢,至民国六年,发草二十余筒。毛姓日久遗忘,王长有以廉价得之,分售各艺兰家,而毛姓至今尚未知也。
  天兴梅:初为嘉兴许霁楼先生手植。许作古后,久未得见此花。今上海秦采南植一本,开时短脚圆头,质糯肉厚,色绿,肩平,舌大,惟干长不及三寸,为美中不足耳。名下固无虚也。
  萃英梅:绍兴松厦周萃安先生植。三瓣短圆,质糯肉厚,分窠大蚕蛾兜捧心,如意舌,色与鹦哥梅仿佛,一字肩。哲嗣  仲芬现居杭州湖墅保庆桥东首,亦嗜兰。
  延陵梅(无图):民国己未新种。三瓣短圆,质厚如钱,头微缺如黄杨叶,分窠硬蚕蛾捧心,如意舌,飞肩,长干,色净绿。花与秦梅相似,而开品在秦梅之上。
  法华梅(无图):民国四年春,留下  张姓于法华山后山掘得之。三瓣短圆,紧边,厚肉,分窠观音兜捧心,大圆舌,飞肩,细长干,色淡绿,雅静宜人。草极细,与寻常兰草不同。
  祥字:绍兴朱祥保植。三瓣短圆,紧边,分窠半硬捧心,如意舌,细长干,色绿,肩平。童犹香亦植一本。
  翠鹤:上海惠雨亭植。三瓣圆头,收根,蚕蛾捧心,圆拖舌。
  鹤市:民国四年,出苏州窖中。三瓣大头,细收,分头连背捧心,硬如意舌。毕耐庵手植。
  有成梅:民国丁巳出,上海吴有成植,寄养于永生花园。是年夏,与彩云同乐梅被绍人某窃卖于杭州吴辅臣家。涉讼半载,竟未珠还。但吴辅臣购此花时,亦不知来路不明,致受窝藏之嫌疑。且原有之兰蕙,法警检查时适在夜间,半为洋油所伤,亦冤矣哉!
  小凤:民国丁巳出。色翠,三瓣长脚圆头,初开时中有红筋,久则渐脱。花客朱道祺售与杨干卿。曾见俗称凤凰梅者,开品仿佛。
  无双梅:上海徐子麟民国五年所得新种。民国八年,余姚某君以五百金购此花老中草两筒零三片。开品三瓣边均微撟。西湖梅可与相埒  。
  省庵梅:民国庚申,上海朱省庵所得新种。三瓣大头细收,紧边,厚肉,舌大而圆,肩平,干长。如色能净绿,可称尽善尽美矣。
  发扬梅:辛酉落山新种。分窠观音兜捧心,如意硬舌,三瓣长脚圆头,紧边,厚肉,长干,飞肩,色净绿。杭州戚子刚植。
  玉环梅:圆头短脚,蚕蛾捧心,龙吞舌。三瓣收根处背有翠色二须。朱省庵植。
  黎阳申奎:民国壬戌,出上虞大舌埠。
  方字:三瓣短阔,分窠蚕蛾捧心,如意舌,肩平,色绿,干长。

  荣祥梅:民国六年新种,九峰手植。兰客钱鹤龄逐年为之挑种兰泥,壬戌春,赠与一盆,草四五筒,开一花,短圆,紧边,厚肉,分窠蚕蛾捧心,大如意舌。携至沪,某君以番佛五百七十尊得之。可云奇矣。
  [注释]
  ①绿英:英者,花也。以花的特征命名。②台梅:春兰一箭上下两朵,称为开台。台梅,即开台梅瓣花。③未可以一眚而掩众美也:以,因。眚(shng),眼睛长白翳,引申为过错、缺点。不能因个别缺点而否定其它优点。④迩来:近来。⑤筋骨:花瓣质地厚硬,久开不易变形,称为有筋骨。⑥蒲扇棒式浅兜捧心:捧瓣短圆宽大,但背弧小近平,形似蒲扇而得名。⑦新老花:已人工栽培驯化过的下山新种。⑧本:量词,用于花木,在本书中指盆或丛。⑨虽属小疵,无碍大醇:疵,瑕疵,缺点,毛病。醇,含酒精多的酒,美酒,引申为美好的东西。虽有小的缺点,但对整体的完美没有影响。⑩仿佛:类似。  王阿堂弟昆:王阿堂的弟弟王阿昆。议价不合:商议价格未能达成一致。惟开老捧微插:开老,即开久。捧微插,指捧瓣不再前伸合抱蕊柱,而是向前上方挑起。翠筠:筠(yn),原意为竹子的青皮,借指竹子。翠筠,青翠的竹子,以兰花的花色特征命名。  半易以老种兰蕙:(付一半款),另一半用老种兰蕙抵顶。大小年:年,一年中庄稼的收成,收成好称大年,收成差称小年。也常借指其它事物随年份大小而出现的丰欠多寡。  出洞:兰花术语。江浙一带把兰花梅瓣、水仙瓣细种又称为虫种,把兰花花蕾透出贴肉苞壳时形象地称之为(虫)出洞。名下固无虚:名下,某人名义之下,指属于某人或跟某人有关,文中指天兴梅最初是许霁楼艺兰名家亲手栽培的。固:本来,原本。无虚,没有差的。名家亲自培养的肯定没差的。后龙:兰花术语。兰蕙新老兰株前后排列称为龙,前方新兰株称前龙,后方老兰株称后龙。前龙、后龙是相对而言的。哲嗣:哲,聪明,有智慧。嗣,子孙。哲嗣,是对人后代子孙的尊称。本文中指周萃安的儿子。留下:留下镇,地名。  圆拖舌:唇瓣圆大,舒展下挂而不卷者,称“圆拖舌”。  珠还:珠还合浦的简略语,借指美好的东西回到主人手里。  洋油:煤油。  相埒:埒(li),相同。相媲美。  番佛:晚清时对流入中国的外国银元的俗称。过去广东通称外国为“番”。主要指有人头像的西班牙“本洋”。
  新春兰水仙瓣
  武林仙:亦名春翠蟾,周玉卿出。三瓣紧边,厚肉,浅观音兜捧心,大铺舌,飞肩,色净绿。九峰阁手植。
  湖州第一仙(无图):三瓣阔大,平边,软兜捧心,刘海舌,色深绿,肩平。湖州章虎臣出。
  宜春仙:绍兴人阿香出。三瓣质糯肉厚,软观音兜捧心,大圆舌,平肩,色净绿。九峰阁手植。
  洛仙(无图):绍兴人继盛出。三瓣大头细收,质糯肉厚,观音兜捧心,大圆舌,肩平,色淡绿,干细长。此花系白壳出身,故望之若素花。洵飘飘然有凌波仙子①之概。
  雁门第一仙:民国丙辰新种,慈水童莪村②手植。五官端正,惜花开甚小。
  翠一品:三瓣阔大,收根,头微飘,软浅兜捧心,圆舌无缺,红点鲜艳,干细长,肩平,色翠。大约喬皮角兰蕙必是缺舌,此花舌能不缺,所以可贵。俗称“后集圆”者,大致相同,惟兜破舌缺与此有异,宜细辨之。
  长字:三瓣阔大,边紧肉厚,向内紧抱,软蚕蛾分窠捧心,色绿,干长,舌大,所惜者红似平花③耳。
  嘉隆:三瓣收根放角,分窠蚕蛾捧心,大圆铺舌,落一二分肩。
  [注释]
  ①凌波仙子: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洛神。传说系伏羲之女宓妃溺水而死化为洛神。后人又以凌波仙子喻称水仙花。②童莪村:莪,莪蒿,一种水生植物。童莪村,人名。③平花:行花,普通花。
  新春兰荷瓣
  大富贵:宣统元年,上海花窖出。三瓣长八分,阔七分,收根极细,紧边,质厚如钱,短圆捧心①,大刘海舌红如元宝式,肩平,干长,色净绿。倪敬之购归杭州,赠九峰阁。
  郑同荷(无图):双林郑同梅植,形式与大富贵仿佛,惟有时开落肩。或云即是大富贵,因种法有好歹,致开品亦有高下耳。姑并存之,以质高明②。
  翠盖:亦名盖荷。光绪庚子,冯长生出,植于邵芝岩粲花室。三瓣圆短紧边,开磬口式捧心亦圆,大圆舌。草短而中阔。壬寅归九峰阁。
  大魁荷(无图):三瓣短阔,蚌壳捧心。惜色未能净绿,肩未能一字,为可嫌耳。
  高翁台荷(无图):宁波高姓于光绪乙巳所得新种。
  拱宸大荷(无图):拱埠初③组织汇芳花园,建设未齐备,假九峰阁余屋,烘春兰十大缸④,得此大荷。三瓣阔厚如含笑⑤花,蚌壳捧心,舌圆而大,色净绿,宀字肩。若论品概,敦笃⑥莫如大富贵;若论气宇轩昂⑦,则无逾此花矣。
  虎山绿云(无图):三瓣短阔,大落肩。
  宪荷:三瓣短阔,收根,边平,舌圆而大。
  太原荷:民国壬戌春,杭州义记花园出。三瓣圆短,捧心亦圆,舌阔大,肩平,干长。惟色稍浑⑧,瓣上红筋不能全脱耳。
  寰球荷鼎:壬戌年产于上虞大舌埠山中。水银红壳而有白沙,干长三寸余。外三瓣紧边似荷瓣⑨,小刘海舌,色嫩绿。郁孔昭以八百元买入。癸亥春,存草三筒零⑩,经俞致祥、唐驼介绍,转让与秦采南,得价洋六百五十元。
  高荷(目录误排作无名荷):民国十一年春落山新种。余入城于途中遇售粗花者,似系相识,盖仙林寺中所住之紫洪山人,曾至余家卖笋干故也。略为检视,得兰草一块,全者四筒,其余不全者数片,蕊两个,箨壳布满红砂而尖头无肉,花身极短圆,如粗黄豆一粒紧包壳中。知其有异,然决无梅瓣、水仙,姑购归种之。及至开时,三瓣圆短,收根,双捧亦圆,舌大红鲜,且能开花长瓣,故蕊虽极小而花却大小适宜。色净绿,干长,初开肩平,开久稍落一二分。无意中得此团  荷佳种,欣喜累日。癸亥春,唐驼寄示郁孔昭环球荷鼎摄影,却与余去春所得者无甚差异,惟据唐驼函告:该花去年兰客在沪出卖时,号称别无分种,郁君因出重价买入,今年春已将存草让与秦采南。而郁君开示壳色似又与余所得者微有不同。究不知是一是二,必待彼此花开相较后,方能知兰客之言可信与否也。余因此花为高姓掘得,故名之为“高荷”云。
  [注释]
  ①短圆捧心:捧瓣短圆且背弧较大,捧端无白头。②以质高明:质,问,请教。高明:行家。向行家请教,意即请行家定夺。③拱埠初:人名。④烘春兰:古代一种兰花催花技术,缸内盛水,将春兰架铺在水面之上,用火给水加温至适宜温度,促使春兰提前开放,便于挑选。⑤含笑:常绿花卉,花黄白色,芳香,形似兰花荷瓣花。⑥敦笃:敦厚稳重。⑦气宇轩昂:精神饱满的样子。⑧惟色稍浑:浑,指兰花花瓣绿色中来杂紫红色。与文中出现的“昏”同意。⑨荷瓣:此处指荷(莲)花的花瓣。⑩存草三筒零:疑为排版漏字之误,应为“存草三筒零×片叶”。开花长瓣:在花开放的过程中,花瓣放大。团荷:荷瓣花的一种形式,外三瓣短圆而无明显收根放角。
  新春荷素
  大吉祥素:亦名张荷素。瓣极长,大落肩,有时能开台。
  杨氏素荷:三瓣短圆,捧亦端正。陈义室主人①植,民国庚申新种也。
  魁荷素:民国五年,宁波林太和出。陈  寿、童游湘二人合植。
  翠荷素:民国己未新种,无锡杨干卿植。
  [注释]
  ①陈义室主义:宁波杨祖仁。
  奇种
  四喜蝶①:外四瓣均布四面,中三瓣,两边副瓣,半白舌适居中。蝶中异品也。
  和合:民国任戌新种,纫兰室主植。
  蕊蝶②:民国年间新种,杨杏生植。
  素蝶:民国九年出。主瓣荷形,副瓣有粉蝶垂翅飞舞之象,舌净素。陈义室主植。
  [注释]
  ①四喜蝶:原文描述语义不清,只能按照原文直译。据译者观察,四喜蝶外轮四瓣是基本稳定的,而内轮花瓣则常有舌数量增减,捧瓣蝶化轻与重的变化,并非固定不变。②蕊蝶:瓣数没有增减,而捧瓣发生唇瓣化变异,称为蕊蝶,今又称内蝴蝶、三星蝶。如捧心正常,外轮副瓣产生唇瓣化变异,称为外蝴蝶。

  绿蕙新种
  仙绿(无图):亦名宜兴梅,亦名后上海。三瓣长脚圆头,分窠羊角兜捧心①,舌长不卷。贩佣以之冲②前上海梅。
  楼梅(无图):光绪中年,绍兴楼姓出。三瓣大头细收,分窠蚕蛾捧心,舌大不卷,色绿,肩平,干细长,美秀可观。
  极品③:光绪辛丑,杭州公诚花园冯长金出。出身与赤蕙程梅仿佛。三瓣圆头,收根,分窠硬兜捧心,间有根微合者,龙吞大舌,肩平,干粗。九峰阁与陈氏水竹居合购植之。
  翠萼:无锡荣文卿植。三瓣短圆紧边,分窠硬兜捧心,小如意舌,肩平,干高。惟出癃放门,开时须略施手术④,方能平正也。
  翠鸾(无图):三瓣长脚圆头,平边,软浅兜捧心,大圆舌,平肩,细干,官种水仙之佳者。苏州名“后荡字”。杭州惟九峰阁植一本。
  庆华梅(无图):民国元年春,绍人车庆得于华兴旅馆,蕊一枚,草两筒。携至苏、沪,无人过问,回杭草枯蕊萎。九峰阁以值数十金之老花易植之⑤。六年丁巳春,开花六萼,短脚圆头,紧边厚肉,分窠蚕蛾兜捧心,大如意舌,细长干,一字肩。不但老种绿蕙无此梅门精品,即较之时下推重之极品,亦当更上一层。因初由车庆得于华兴旅馆,其时适当民国纪元⑥,故撮合⑦其人其地之名而名之,以志共和之瑞云⑧。
  凝绿梅(无图):民国四年落山新种。包金老八⑨得一蕊于王义记蒌件中,草过少,已不能开。由冯长金介绍,以老种蕙花易植之。戊午三月开花五萼,长脚圆头,紧边,分窠蚕蛾兜捧心,长圆舌,一字肩,色绿而翠,开老不转黄⑩,洵属佳品。
  宪梅:民国六年新种。上海王宪臣、惠雨亭、俞致祥三君合植。曾见前清桐庐拔贡  臧芾伯所植“拔梅”,此花外三瓣与之仿佛,舌亦相似,惟兜则“拔梅”较此更浅而不破耳,亦致  佳品也。
  冠蕙:民国九年出余姚。五瓣分窠,肩平,色翠,舌亦端正。刘振清植。

  [注释]
  ①分窠羊角兜捧心:双捧起兜形似羊角故名。②冲:同“充”,冒充。③极品:就是今天兰界所称老极品者。④手术:指人为措施。⑤易植之:交换来进行培植。⑥纪元:朝代开始的第一年。⑦撮合:从中促成,这里是总合的意思。⑧以志共和之瑞云:志,记,纪念。瑞,祥瑞。云,语气助词。来纪念民主共和这一历史盛事。⑨包金老八:包金,用薄金叶包在首饰外面。老八,人名,可能是排行老八。做包金手艺的老八。⑩开老不转黄:花长时间开放也,不会由绿色变成黄色。  拔贡:科举制度中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清制,初定六年一次,乾隆中改为十二年一次,每府学二名,州、县学各一名,由各省学政从生员中考选,保送入京,作为拔贡。经朝考合格,可充任京官、知县或教职。  致佳品:致,极,很。极佳品种。
  赤蕙新种
  粲花梅:杭州邵芝岩于光绪庚寅年得。三瓣大头细收,紧边,分窠蚕蛾兜捧心,大拖舌①,色绿干细。迩归九峰阁。
  仙蝶:光绪庚子年,绍兴徐阿木出,杭州邵芝岩手植。三瓣长脚圆头,软蚕蛾兜捧心,大如意舌,紧边厚肉,色光淡绿,而小柄微红,丰韵独绝。此花初开微俯,一星期后则气概轩昂矣。迩植于九峰阁。
  江南新极品:民国四年,钱阿禄出,无锡杨干卿植。花式②与绿蕙极品相仿佛,色亦净绿。九峰阁得后龙草三筒,由史阿掌携来。(按:史与钱皆绍人,合资营兰蕙业者)。
  端梅:三瓣头圆,边紧,色绿,肩平,分窠蚕蛾兜捧心,舌大红鲜。民国二年落山,受伤未开,至八年,开花十萼,形式端整,故名之曰“端梅”。杭州卢长寿出,九峰阁植。
  崔梅:杭州崔怡庭出。三瓣大头细收,质糯肉厚,半硬分窠捧心,龙吞舌,色绿,肩平,干长,洵赤蕙中之佳品。迩惟龙兴寺及九峰阁有。
  衢梅:光绪季年③,衢州蓝姓客出。三瓣收根放角,分窠半硬兜捧心,间有根微合者,舌大,肩平,色翠绿,细长干,风神绝佳。九峰阁植。
  浙顶:光绪庚子,九峰阁得于蒌件中。民国庚申,开花十一萼。三瓣如元字,分窠蚕蛾捧心,舌大,肩平,干粗长,色绿,开品甚佳。因踵④关顶、申顶之名而名之曰“浙顶”。清种能开细长干,大如意舌,梅品尤佳。
  虞山梅:出常熟虞山,贩客王长友携以来杭。三瓣大头细收,紧边厚肉,分窠蚕蛾兜捧心,如意舌,色绿,肩平,干细而长。九峰阁以冠春易植之。
  秀字:光绪二十八年春,绍人小阿龙得于湖州骆驼桥行花摊上。三瓣长脚圆头,质糯肉厚,分窠半硬兜捧心,大如意舌,色绿,肩平,干细长。许霁楼先生见之,谓其秀美而文,故命之曰“秀字”。九峰阁植。
  文元梅:民国二年,孙文元得于篓件中。九峰阁以老花易植之。三瓣阔大而厚,分头合背硬兜捧心,龙吞舌,色绿,肩平,干长。开时盆泥宜燥。出癃放门而能如此平正,亦是美种。
  桐坞梅(目录遗漏此名):前清光绪壬寅年,落山新种赤蕙。初为周寅伯所得,余以程梅、关顶各乙盆易归。
  涵碧梅:民国戊午春,绍人刘德林出。三瓣短阔,紧边厚肉,分窠半硬捧,背微合,龙吞舌,干细高二尺余,色如碧玉苍翠鲜艳,赤转绿蕙中无上妙品也。此花出身与翠蟾仿佛,不过有赤绿之异耳。至开品则胜于翠蟾。九峰阁购得时蕊长仅寸余,因水色极佳,爱不忍释,故给以昂价始能成议⑤。
  仙芝:民国九年春,顾桂生出。三瓣短圆,紧边,软蚕蛾兜捧心,大如意铺舌,色净绿,干长。水仙门中之致佳品也。九峰阁植。
  荣梅:民国初年新种,无锡荣文卿植。三瓣长脚圆头,质糯,肉厚,分窠半硬兜捧心,间有合根者,圆舌,色绿,肩平,干粗长。六年冬,王长有携小草两筒至杭,与九峰阁易春兰奎字。
  和字(无图):杭州陈和卿植。三瓣收根放角,平边,分窠半硬兜捧心,圆舌,色绿,肩平,干细长。光绪中年间新种也。
  聚珍:民国辛酉春,落山赤转绿新蕙。三瓣大头细收,紧边厚肉,分窠蚕蛾兜捧心,大铺舌,平肩,细长干,色绿。同时适得一纸本马湘兰白描风雨晴雪兰花长卷⑥,唐驼惠赠珂罗版⑦唐拓十七帖,均属珍品。罗长寿携此蕊来,适逢其会⑧,开花亦致佳品也,即以“聚珍”名之。
  鹤龄仙:宣统元年,钱鹤龄掘得之赤蕙也。分窠软兜捧心,短圆舌,色绿,肩平,干细而长,风神独绝。
  长寿:前清光绪季年间,上海黄某为兰客郭日金排解讼事⑨,郭因赠黄蕙花两篓,开得绿梅一本。黄君时已年逾古稀,故命之曰“寿梅”。其种惜已不传。民国七年春,罗长寿得一新落山赤蕙头子,以番佛耳顺⑩让与绍客王六九。余见而爱之,以价值百数十元之老花相易。开时三瓣紧边,短阔,软蚕蛾兜捧心,舌圆大而短,色绿,肩平,细长干。初名“寿眉”,志所自也  ,摄影寄唐驼。唐为述黄君前事  ,故称“长寿”以别之。
  两宜:民国二、三年间,上海杨杏生等所得,旋萎不传,甚可惜也。
  姑苏梅:民国丙辰,常熟出,毕寅伯植。捧心分头合背,舌微缺,大约总带撟角门也。
  登科梅:民国四年,汪登科得于余姚南庙山。赤花转绿,三瓣长脚圆头,兜舌相配。现归杨祖仁植。
  平江梅:民国庚申新种,出富阳,由花客携至苏。三瓣紧边厚肉,绿色甚俏,蚕蛾兜,如意舌,五官相配。吴兴毕耐庵植。
  元霁梅:民国戊午新种,上海周肇甫植。
  金蟾梅:民国初年新种。戊午春,周肇甫购植一本。三瓣长脚圆头,头均微缺,分头合背捧心,穿腮硬如意舌,绿色甚俏。开品似绿蕙“翠蟾”,故以“金蟾”名之。
  武林文蕙梅:民国壬子新种。三瓣长脚圆头,硬挖耳捧  心,龙吞舌,飞肩,色淡绿。
  申一梅:民国丁巳,卫吉甫所得新种。长脚,宽边,兜舌放宕。
  永思梅:上海查永思得于前清宣统年间。五瓣分窠,如意舌,蕊尖白肉极重,因蒸闷太久,种后日渐枯萎,竟至不能留存,惜哉!半园主人唐驼不忍割爱,民国十二年重为制版列入。
  [注释]
  ①大拖舌:舌长大而下挂不卷者称为大拖舌。②花式:花的形态。③季年:季,指一个时期的末了。季年,也就是末年的意思。④踵:踵,原意为脚后跟,引申为跟随。⑤成议:商量达成一致意见。⑥适得一纸本马湘兰白描风雨晴雪兰花长卷:适,正好。纸本,字画写在或画在纸上的。古代字画有纸本和绢本之分。马湘兰,画的作者。白描,国画的一种画法,纯用线条勾画,不加色彩渲染。⑦珂罗版:印刷上用的照相版的一种,把要复制的字、画的底片,晒制在涂过感光胶层的玻璃片上做成,多用于印制美术品。⑧适逢其会:指三件事正好碰到一块儿。⑨排解讼事:排解,调解。讼事,诉讼纠纷。⑩耳顺:六十。《论语·为政》:六十而耳顺。其意为“耳闻其言,而知其微者”,即话一入耳,就知道说话人的意思了。  志所自也:志,记。所自,来自哪里,在文中指是谁选育的。  唐为述黄君前事:“为”后省略“吾”。黄君前事,指上文中提到的黄某选育“寿梅”之事。唐驼对我讲了先前黄某选育“寿梅”之事。  硬挖耳捧:捧细长而前端起硬兜如耳挖者称硬挖耳棒。  放宕:宕,拖延。放宕,舒展拖延。
  新绿素蕙
  顾氏大魁素(无图):《兰蕙同心录》所载“大魁素”瓣舌俱短,乃据剥视①之蕊而言,非开花也。查苏州顾翔霄所植大魁素,由汪可敬以佛番六百尊,向许霁楼分得者。光绪壬寅秋,顾氏兰蕙皆归九峰阁,内有一盆仅老草两片,据顾氏云即“大魁素”,其前龙大草三筒,翔霄作古后,已由汪可敬仍以六百金购去,此系分下之后龙梢也。携归培植至今已二十一年,发草一大盆,起蕊三。此外,各花凡经开过者皆名实相符。大魁始得起花,因蕊过多,去其一,剥视之,果心素而舌短。迨开时,三瓣放角收根,大逾常花几一倍许②,肩平,干长,品概与寻常素花迥异③,惟舌大而卷,却与《同心录》所载不符。据识者云,凡蕙花除梅瓣外,剥视小蕊舌短者居多。试取行花小蕊剥视三数枚,果如所言。然究不敢以《同心录》为不足信。因此花得于顾翔霄家,故名曰“顾氏大魁素”以别之,是一是二,请质诸得见从前所开大魁素者。
  [注释]
  ①剥视:剥开花苞壳看小花蕾。②大逾常花几一倍许:逾,超过。几,几乎,接近。许,左右。花大超过平常花近一倍左右。③迥异:迥,差得远。迥异,截然不同。
  新赤素蕙
  华林荷素(无图):民国已未春,绍人都华林出,新落山素蕙也。三瓣阔大过金岙,蚌壳捧心,绿胎大卷舌,肩平,色净绿。从前所出褪金素①,无有胜于此者。
  [注释]
  ①褪金素:即赤壳素,又称麻壳素。
  新绿蕙荷花
  碧莲:光绪己丑年春,绍人王胖阿三出,邵芝岩植。三瓣阔大收根,大蚌壳捧心,大铺卷舌,间有不卷者,平肩。绿蕙荷花当以此为最佳。
  玉芙蕖(无图):宣统庚戌年出,九峰阁植。三瓣放角收根,蚌壳捧心,大卷舌,色翠绿,干细而长,风神独绝。
  新蝴蝶蕙
  舞蝶:宣统年间,上海欧阳石芝所得新种。

  本编所集新兰蕙名种小影,除九峰阁存种来岁可望花发外,所缺尚多,列名如下,深望同好诸君于来年花开时摄影惠寄,当补列于甲子集中。
  编校者谨识
  兰之部:
  叠钱、武林第一梅、法华梅、湖州第一仙、洛仙、郑同荷、大魁荷、高翁台荷、虎山绿云。
  蕙之部:
  仙绿、楼梅、翠鸾、庆华梅、和字。

  ●《兰蕙小史》卷下
  种法
  旧花①分栽,须视兰叶有十余管②者,在清明后、谷雨前,天气回暖,将花倾出。用天泉水③洗净,修去残根败叶,置背阴处,俟④其阴干。视叶之可分者,须得五六管,分开方有气力。盆须有窍⑤,旧盆鼎足,敞口⑥为妙。无足者,坐于板上,必用砖石填空,使透风气。盆中之窍,以小蚌壳层层覆叠,再以泥内筛出细石砂铺至一二分厚,再以筛过细泥加上寸许,将兰根安置盆中,盘曲周舒,用泥加至盆口,视花之高低端整,叶之向背合式⑦,方再加泥。泥不可太粗,亦不必过细,细则逢雨必闭⑧。近根之泥,用手指轻轻填实,种兰手法悉在其中。
  盆面之泥,高似馒头形,上种百脚草,再覆薄泥一层。浇以天泉水,约湿至寸余即止。将盆面四围轻轻捺紧,光滑圆整,使盆泥内坚而外松。然后浇透,避于阴处数日。百脚草或翠云草逢雨即活,盆面也自然坚固矣。浇水时,如中间低陷,即时加泥填高,勿使日后积水伤叶。若中低而内空者,非特⑨积水伤叶,且寒天走风受冻,此乃种花不固之故,误者颇多。夏秋乃行根之时,盆面必有裂缝,此其自然之理,不可妄动。须至秋尽冬初,方能拨松填补,此所谓翻盆之要诀耳。(《艺兰新法》)
  [注释]
  ①旧花:指兰蕙传统老种。②管:量词,株。江浙地区也称“筒”,闽粤地区称“枪”或“枝”。③天泉水:指雨水。④俟:等待。⑤窍:(盆底)孔。⑥鼎足敞口:鼎,古代煮东西用的器物,三足两耳。鼎足,文中指兰盆的支撑脚。敞口,指盆口相对于盆底放宽的形状。⑦合式:合乎要求。⑧闭:闭塞,指不透气。⑨非特:不只,不但。
  选盆
  种花之盆,须择旧盆①中间有大窍者,鼎足敞口为佳。盆乃花之宅院,如得上品仙花,必选琼楼玉宇②为其住宅,盆与兰始相称耳。必得旧盆无烟火之气,要视花之大小相当,方种之而易发,切不可大叶种小盆,小叶种大盆,令人视之生厌。且大叶种小盆则不发,小叶种大盆则易烂,栽培之理固如是。若种新落山花③,则以新盆为宜,取浇水后易燥也。(《艺兰新法》)
  [注释]
  ①旧盆:指使用过的兰盆。②琼楼玉宇:传说中神仙居住的房屋,借指华美的住宅。③新落山花:兰花从山下采挖下来称落山,也称下山。新落山花,即刚从山下采下的兰花。
  制架
  兰性喜风,故须架起。不可太高,高则冲阳;尤不可太低,低则隐风,须四、五尺高可矣。地不可旷,旷则日重;亦不宜太狭,狭则蔽气。前面朝南要宽,后背向北宜高,盖欲其通南薰①而障北吹也。右宜近林(西北要墙高),左宜近野(东南要墙低),欲引东日而避西阳也。夏遇炎烈则荫之,冬逢严寒则曝②之。至于插竹引叶之茂,架水绝蚯蚓之伤,禁蚁虫之穴,去其莠草,除其罗网③,助其新葩,剪其败叶,尤当一二留意者也。(《艺兰新法》)
  [注释]
  ①南薰:薰,微风。南薰,南来的微风。②曝:晒。③罗网:指蛛网。
  遮帘
  帘有长短,俱以棕绳为经①。遮兰须用四十经新帘,两边缚晒衣细竹,与芦同长,取重能压风,且卷时圆转如意。再用细棕绳间花编帘,排匀七行,则久经雨旸②,不至散脱落下,然亦不过用二年也。(《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经:织物上纵向的纱或线(跟“纬”相对)。②旸,日出,在本文中指日晒。
  蓄水
  浇花之水,井水河水均不可用,恐其带咸味也。总以天泉水为佳,须多备瓮、缸,贮霉雨①之水,伏天②可以浇花。
  [注释]
  ①霉雨:也叫黄梅雨。春末夏初,江浙一带梅子黄熟时连续下雨,空气潮湿,衣物等容易发霉,这段时间称黄梅季、黄梅天,也称霉雨季、霉雨天。霉雨,本文指霉雨季节的雨水。②伏天:夏秋季三伏(初、中、末伏)的统称。
  肥料
  古法壮水①:用羊鹿粪水、皮角屑水、草汁水、豆壳汁水、豆饼水、血腥水、蚕沙水、浴汤水,皆未试过。想羊鹿粪、血腥、浴汤太秽,秽则霉根;蚕沙②、豆饼、豆壳汁水太热,亦恐伤根;皮角屑、草汁太腻,亦属不佳。惟鸡、鹅毛水,浸烂则可矣。今上海有一味清养③者。
  即欲浇壮水,以燕窝屑拌牛骨粉,稍杂鸡毛,用天泉水合浸一年为度,能陈年者更妙,用大瓮如法浸之。夏秋晒露,冬日霜冰,但不能淋雨,遇雨即盖。须使其烂,不令其霉。用时须审花之老嫩,本之多寡,相体取用。施之上品名花,及新栽柔弱之草,无不如意,正极妙新法也。
  凡兰蕙之素心者,无论好歹,皆不喜肥,肥则无花。若浇壮水,则兰叶必渐萎去。人不得其性,反怨花之不长,未知素心清洁,在本山尚不喜肥,今栽培于盆中,更宜清养为妙。(《艺兰新法》)
  [注释]
  ①壮水:液肥,用有机质沤制的水肥。②蚕沙:桑蚕粪便。③清养:用素土培养,不施肥。
  土性
  种兰之泥,必用山泥。或富阳、临安、余姚管子山、北杆山、军山、虞山、洞庭山,皆可以种兰。或云兰生何处,取本山之泥以栽植之,其性易发,故售兰者必载泥。此笨伯①之谈也。凡用泥之法,先将米筛筛去粗块,再用糠筛筛细,将极细之泥使风扬去,分作二等储用。然泥之性,各山不同。或云泥乃兰之饭食,可将各泥之性,以米比之。富阳泥如常熟米,余姚管子山如糯米,松江北杆、通州军山如籼米,此泥皆可用。惟洞庭山、虞山之泥勿可用。种兰者须究其各土松坚软硬,拼匀而用之,百无一失。以泥性比米性,正极妙之理想②,出人意表③。(《艺兰新法》)
  [注释]
  ①笨伯:蠢人。②理想:合乎道理的想象。③意表:意想之外。
  修剪
  花时,若春兰之蕊,留其壮大,去其瘦小;如蕙花,无论多寡,但留一枝为佳。若令其开尽,则夺来年之花信,而根本亦受伤。春兰开半月摘去,蕙花顶花开足七天后摘去。兰性畏寒,暑天又忌尘垢,如叶上有尘,即当涤去。(《艺兰新法》)
  爱护
  架花之板,必须留心更换,以防风雨日久,花盆重载,易于断折。花叶间忽生白点、黑点谓之虱,此系阴湿所致。用竹片或牙爿①轻轻剔去,如不能尽,可用鱼腥水频洒,或用麻油以羊毫笔新者刷之。花盆常宜向阳透风,则虱不再生。如有蚯蚓,伏天盆面必要干面,燥天,十余天干后,将花置烈日中晒一时许,蚯蚓自出矣。蚁则以腥骨引而弃之。叶过长,势必下垂,以小竹四根,直插盆边,再以细篾作圈,系于小竹上,将叶架起,勿使风摇,其叶不折。或制车棚,避狂风骤雨,以细木就花架装成,用粗厚之布,罩之于架上,须轻灵活动②,易拆易装为妙。如遇烈日当空,霎时雷雨,遮蔽不及,任其淋雨,亦不妨碍。只要雨后无日,再以清水浇透,使盆底之水大泄,热气亦随之而去,否则误甚。所最忌者,乍淋之雨,干湿未透,盆内之热气,蕴纳不泄,数日后,必致损伤无救也。此为艺兰家最当注意者也。(《艺兰新法》)
  [注释]
  ①牙爿:爿,方言,劈成片的竹木等。牙爿,牙签。②轻灵活动:轻巧灵活。
  治腐
  根受暑热,其叶管从根边腐起,先有细白珠,并白筋如网眼样,四面绊满①,若不急治,三四日间,满盆俱腐,最不可救。治法:无论伏天大热,见稍有腐管白珠,即将盆底翻出,看根叶受病者,用利刀割去,洗根风爽一日,换泥复种,浇透置阴凉地一月,其花自活。若不辣手②,断无存者。(《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绊满:缠满。②辣手:指断然措施。
  漂砂
  坑砂①用时,用水漂至两月,取出晒干,研极细末方可用。然必无病之叶始可用,至如中小叶虽则无病,亦以不用为妙。即极发之叶,用时小盆只可一钱,大盆只可五钱,多则有害。每逢春间翻盆之时,用泥拌和,离根种之。如不用坑砂,单换新泥,种后至小暑无病者,用三年后宿粪②,拼之极淡,浓则有害。小暑到白露,俟盆泥不热,雨前浇至三次;如无雨,每清晨用水浇透。他法不合用,用必有伤。(《兰蕙谱》)
  [注释]
  ①坑砂:即尿垢,又称人中白,古时用作兰花基肥。②宿粪:陈年粪土。
  选泥
  几种兰蕙之泥,杭州保俶塔下,已多建筑屋宇,不易往取;富阳之泥,质虽肥而不松;余姚燕窝泥不易得;总以山阴、会稽,或诸暨高山上之浮土为最,盖既肥且松,草易起发也。绍兴泥大篓每篓两元,小篓减半。(余杭鲁散花《艺兰赘言》)
  翻盆
  兰蕙翻盆,最好在中秋以后,大雪以前(天末冻时)。须全用新泥,翻就即用清水淋透,进房时不致受蒸,且春兰开时,花茎必较未翻过盆者,可长一二分。
  大盆兰蕙多至七八筒者,其草往往愈发愈小,翻盆时,须看新草下面必有老根挤紧,以致新根无隙可生,不得土气①,故草亦不能起发。翻盆时,须将老根晾干,将挤住之乱根,理之使直,根若过多,不防剪去数根,俾新根不受害,得以舒畅,易受土气,则草亦渐旺矣。(《艺兰赘言》)
  [注释]
  ①土气:指泥土的营养。
  盆面草
  盆面小翠云草如起白花,不论何时,急须翻盆。否则有一种过湿之毒汁,渍人兰草,其草即腐烂,新草尤甚,务宜加意。(《艺兰赘言》)
  [注释]
  文中所述翠云草开花导致兰草腐烂,译者以为没有必然因果关系。但据当今养兰资料介绍,用干水苔(即翠云草的晒干物)养兰,日久腐烂,酸性很大,易引起兰草腐叶烂根。译者以为当翠云草开花时,必然是翠云草茂盛生长后,翠云草过多过密,部分老翠云草即会干枯腐烂,导致盆土酸性增高,即文中所说“过湿之毒汁”,引起兰草腐叶。所以江浙一带用翠云草铺盆面的,当翠云草长旺时,必要剪除一部分,以防腐草。译者臆测,与兰友共商。
  子草
  兰蕙子草①,间有从后龙夹缝中生出者,此由盆口太肥,阳光太足之故。如不分盆,其根易挤,不得土气,草必不发,惟有赶紧分窝②之一法。(《艺兰赘言》)
  [注释]
  ①子草:新苗。②分窝:分株。
  浇肥
  凡浇肥水,总宜勤而淡,切忌骤而厚。
  验叶
  兰蕙叶黄而薄,则宜上肥;叶黑而焦,则伤于肥;叶干而毛,则宜浇水;叶生白虱,则伤于水;叶显丝路,则根伤矣。必使各叶入手柔润,油然而光,斯为得之。(《艺兰四说》)
  四季种兰蕙法
  正月又是春风月建寅①,暖房安置倍留神。向阳窗格勤宵闭,不使寒侵到向晨②。
  二月杏花春意闹枝头,喜观幽芳日渐抽。檐下避霜更防冻,惜花时动夜寒愁。
  三月清明时节雨如丝,湿透苔痕蕊长时。防闷更移宣爽处,临檐犹禁朔风③吹。
  四月蕙兰开罢又清和,渐觉阳骄奈晒何。整顿护花障帘架,半阴争比竹林窠。
  五月霉雨连朝长翠茎,旧丛又见子芽萌。阴晴天气宜珍护,莫使骄阳漏竹棚。
  六月暑入中庭热不消,重帘晨蔽夜方挑。明年花信胚胎始,谨慎还宜草汁浇。
  七月凉风乍动暑犹熏,泥燥留心灌溉勤。得气蕊应先出土,计时不必定秋分。
  八月桂花蒸后④烈秋阳,干涸防将根本伤。记取时逢菱壳燥⑤,一壶清水即琼浆。
  九月本叶摧残霜暗飞,任他夜露受风微。直看瓦上痕添薄,始置南檐纳曙晖。
  十月岭梅乍放小春回⑥,又恐暄和酿雪来。移至草堂迎爽气,瓦盆高供小窗开。
  十一月广寒⑦月冷仲冬交,天地无晴冻怎熬。旁午拓窗申⑧又闭,周围护雪更编茅。
  十二月九九⑨常防冻不开,窗封更恐雪飞来。倘逢滴水成冰候,炉火能将春唤回。
  (《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月建寅:北斗斗柄所指称为“建”。斗柄旋转所指十二时辰称月建。农历正月称建寅,二月称建卯,依次类推。月建寅,就是指农历正月。本文所说月份都是指农历。②向晨:向,接近。③朔风:北风。④桂花蒸后:南方各省有采摘桂花蒸糕的习俗。桂花蒸后,是诗歌中时间物化的手法,指八月。⑤菱壳燥:艺兰术语。秋天空气干燥,常造成兰花盆土与盆体分离,称菱壳燥。⑥小春回:深秋季节,乍寒还暖,阳光、气温好似春天,称小阳春。⑦广寒:即广寒宫。传说月亮中有广寒宫,为嫦娥居住的地方,后来就以广寒宫代指月亮。⑧申:申时,古代记时,一天分十二时辰,申时相当于下午三、四点钟。⑨九九:从冬至起每九天是一个“九”,从“一九”数起,直到“九九”为止。
  栽新要言
  栽种新花①宜雨天或暖天,时在谷雨之后,浇水亦便。须用新盆,切不可用旧盆,新者取其易燥。泥则宜用翻盆旧泥,种新花最佳。若用新泥栽之,花必不发。盆泥之高低,约齐蒲头为率②,亦不必高似馒头形。落盆之泥,老花欲松,新花宜坚。新种之花如无雨,浇水之后,急闭置花房,以避燥风烈日。遇微雨移出淋之,如雨大仍归花房。待其花杆长至七八寸,再加泥寸许。此时之根叶服土,精神亦足,方可稍受风露。如遇狂风寒冷,仍避花房。初发之花,性畏寒暑,又兼新花新栽,气力不足,若早受风露,必至萎叶败根,无可救药。养花者切宜留意,勿以此言为河汉③也。且花之未栽以前,受闷二十余天,九死一生,及至上盆拥泥,乃久病乍起之时,亟宜调护,断不可使受寒风,复令其受病。若能留心如是,何患花之不发哉。(《蕙花镜》)
  每岁惊蛰有新花到时,莳花者须取其未发蕊杆之箭,在篓中未伤而易于培养者。移归后,先将根拨松,用淡水④浸湿,不可浸及蕊叶。视根须之烂者剪净,以四五枝并为一札,用稻草铺地,将篾栈条做成空圈,插于草上如装米囤形。将蕙草横放其中,根对囤边,叶向囤中,周围砌转,层层叠高,须整齐不令移动。叶上不可喷水,着水则叶黄。面上再盖稻草,以圈匾覆之,使其闷不透风。闷至四日,将根发开再浸水,仍依前法铺盖;再四日又浸,又盖,再浸再盖至五次,花杆必长至六七寸,将要出铃之时,拣其根蒲多者先种。上盆后,遇微雨淋花最妙,至湿透亦无妨。雨后花必长发,根亦易活。如无雨,浇水后即宜置之花房,不令泄风。淋雨之花,天寒时移至花房中为妥。照法补种,须二十天之久,其花次第而开矣。所以种花秘谈有云:“春兰未了蕙花来,觅得之时切莫栽。藏过清明方可种,早种依然花不开。”(《第一香笔记》)
  [注释]
  ①新花:即新落山花,刚从山上采挖下来的兰花。②约齐蒲头为率:蒲头,即芦头,兰花的假鳞茎;率,标准。③河汉:即银河,转而比喻大而无当或不可相信的空话。④淡水:疑为“浅水”之误。
  栽新续说
  栽新之法,前篇已言大略,尚有未尽处,故续详之。
  新花如闷在囤内二十天之久,已经出铃者,亦可先种。在囤内之时,又不宜颠倒多看,恐有损伤之虞。
  初闷至第四天发阅①,根白色干燥者,宜多浸数次。篓中发出之箭杆,曲而不直及囤内提出之曲者,另置栈圈再闷,使花杆直立,久屈者必能复伸。
  已闷二十天尚未发动,箭杆不见变色,仍仿前法置之。待至谷雨依旧不长,即将包壳用铜剪割开,移去外壳,再闷数日,逢雨上盆。其小蕊亦可摘去数枚,仅留一二朵,尚能开放。惜其精力不足,花也不畅,此法试之上品名花。
  上盆后或仍置囤内,遇微雨出淋。延至三四日,渐可移置屋内。待其起发,日间或置于庭檐,晚间仍须进屋闭窗。缘久闷之花,花杆娇嫩,畏寒异常(此恐无花房设置之故)。
  新花受露,须过谷雨二三日,方可断霜②。
  受露后,若得和风吹,花杆始硬,绽花亦不致软落③。盆泥须滋润,不可太湿。日间遮帘,不可对照太阳。
  每日酌量浇水,不可过湿,湿则伤根。
  喷水切宜谨慎,水灌衣壳之内,花杆必致受伤。
  新花最忌手指挑拨,引人多看,恐受鼻中呼吸之气,且指爪有热毒,多看弄使花不发。
  浇水之喷筒,其眼以匀细为妥,眼大则水力太猛。
  以上要言数则,种法虽已详尽,惟天时不能预料,要之随时留心。培植如法,则多栽多成。至于风雷寒暑,变动异常,非人力所能挽回耳。(《第一香笔记》)
  [注释]
  ①发阅:发,揭开;发阅,指揭开圈匾查看。②断霜:指天气不会再下霜。农谚有“清明断雪,谷雨断霜”之说。③受露……不致软落。按原著句读应标点为:受露后若得和风吹花,杆始硬绽,花亦不致软落。文理不通,疑为排版之误。
  种类
  兰蕙有梅瓣、水仙、荷花、素心四种。而素心又有五种,名绿胎素、白胎素、黄胎素,皆属净素;有白舌而红腮者,谓之桃腮素;舌上有隐约淡红点者,曰刺毛素。另有一种全红舌者,名曰朱砂素。若论花品,外三瓣阔大,而捧心无兜者谓之荷;外三瓣短圆,捧心起兜,而舌硬不舒者谓之梅;外三瓣起尖,捧心有兜,而舌下垂者谓之水仙。此四种为上品。五瓣相符,舌、头形相配为佳。若四种内更得素心,世所罕逢。花蕊初出,有大硬壳对抱者,谓之鸡嘴。层层总包细蕊者,谓之大衣壳。兰之衣五层,蕙之衣七层或九层。鳞次含盖小蕊者,名曰小衣壳。小衣渐透,谓之出壳。蕙蕊紧抱花杆,离杆累累如贯珠者,谓之排铃。花柄横出,花心向外,谓之转茎。花柄底有一粒如珠者,谓之命露,又曰兰膏。大瓣交搭,下露舌根,旁露捧心处,谓之凤眼。花背两边瓣盖顶瓣处,谓之上搭,胸下谓之下搭。凤眼大而上搭深,花必阔而有兜,且不落肩。花放时大瓣谓外三瓣,中二瓣谓之捧心,捧心之中谓鼻头,鼻下谓舌。
  蕙花开九朵,或十一二朵者相宜,开五六朵者亦有,更有开至二十余朵者,花必劣种。(《艺兰新法》)
  论蕊
  小蕊头形八法①,萧山沈沛霖前辈,言之甚详,照录于左:
  一、机梭形——蕊尖长,微似紧边者,开硬捧尖舌水仙。
  二、爪锤形②——顶平而下部敛小者,开合背梅,如下部放大者,舌必大。
  三、莲肉形——土下部相等,要肉裹尖上重白头,方能走圆③,若满蕊俱白,开必伸长反撟。
  四、花生肉形——上下部相等,较莲肉形稍长者,开大圆铺舌梅形水仙,如白头肉裹尖重者,亦开梅瓣。
  五、橄榄形——上下小而中部宽长者,开小舌水仙。
  六、圆灯壳形——蕊顶开窍者,开软捧微撟水仙。
  七、净瓶头形——顶收口放者,开小撟水仙。
  八、石榴头形——蕊圆短,项收顶翻者,开大撟角。
  另有如龙眼果形,浑身胖圆而无白头彩壳者,开短圆瓣。或以为瓣虽短,无秀气不大贵。然此花最难得也。(《第一香笔记》)④
  蕙花至小排铃时,头形有五门,分列八式如左:
  巧种门⑤
  蜈蚣钳——开紧边厚肉、合背硬捧心小舌梅者居多,分窠大舌仙者少,软者即分窠大舌梅。此推上品之第一。
  大平切——开平边厚肉、大舌分窠捧心者居多,合硬小舌梅者少,梅仙皆出。此推上品之第二。
  小平切——开平边、长脚圆头、分窠捧心、大舌者居多,合硬小舌者少,多出仙种。此推上品之第三。
  角门⑥
  瓜子口——开宽边文  ⑦,出仙者居多,出梅者少。此推上品之第四。
  石榴头——开宽边武  ⑧,飞捧方缺舌,梅仙皆出。此推上品之第五。
  官种门⑨
  杏仁形——开宽边蒲扇捧春兰舌,是为水仙。此推上品之第六。
  癃放门
  油灰块——花未开先见捧心。所谓油灰块者,捧心合硬如油灰块也。外三瓣开时,卷边皱角,不能舒展,如人有痹癃⑩之疾,故谓之癃放也。捧全合硬者居多,有  硬小舌者,更有分头合背无舌者,其名曰“三瓣一鼻头”。梅仙中最劣之品也。
  行花门
  尖头形——蕙中开梅仙外,尽属此形。上搭深而蕊形短阔,或开荷瓣,否则皆无名粗花而已。
  此外,有倒松子形、茉莉花形、押惊螺形、蜒蝣头形、白果形、砂豆形、蟹钳形、蜜蜂尾形、道袍襟式、橄榄核式、香灯形式、羊角形式、剪刀式、月牙式诸名目,或出异花,无佳品也。
  [注释]
  ①从下文作者专门论述蕙花小蕊头形看,小蕊头形八法,是针对春兰而言。②爪锤形:“爪”疑为“瓜”之误。瓜锤,古代兵器,形似南瓜而有柄。③走圆:走,向某方面发展,有“趋向”之意。走圆,即趋向圆形。④从这段开头说明看,应引自《兰蕙同心录》。⑤巧种门:此门所出品种的共同特点是捧起兜,且有白头。⑥喬皮角门:此门所出的共同特点是外三瓣瓣端后翻呈波状。⑦文喬皮:文,微,柔和,不猛烈。文喬皮,微喬皮,即瓣端微向后翻。⑧武喬皮:武,猛烈,程度重。⑨武喬皮,即瓣端大后翻。官种门:此门所出品种共同特点是捧有轻兜,间或成“滑口”,即不起兜,但捧前端起“白边”。⑩痹癃:中医术语。痹,指由风、寒、湿引起的肢体疼痛或麻木的病。癃,癃闭,指小便不通的病。
  论色
  色以嫩绿为上,老绿次之,赤转绿又次之。其余赤花,若色俏尚可,如色昏且紫者,最为下等。(《兰蕙同心录》)
  论壳
  蕙壳不等,绿、白绿、红紫、淡红、赤绿,均出名种。荷形水仙,俱长衣圆尖荷花壳出居多。若梅瓣,或从鹊口出,或从圆头出,或从鹦鹉嘴出。至于直统筋粗色昏,均非好花。兰白壳明透,绿筋通梢,十有九素。如白壳上添有绿彩,定是素梅瓣,即萧山蔡氏梅素可验。(《兰蕙同心录》)
  论箨
  贴蕊小包衣为肉箨,贵长大不贵短小。凡梅形、荷形水仙,箨上必有浓滑光彩,与寻常花箨迥别。彩重箨厚捧必厚,彩轻箨薄捧亦薄。乃有诸内,斯形诸外也。(《兰蕙同心录》)
  凡兰蕙之箨,一边有彩,一边无彩,开时亦一边有兜,一边无兜,历验不爽。
  论筋
  凡兰蕙细种,壳上纱筋,必根根通梢,细软光润。即箨上亦有细筋到顶,光艳夺目。若筋粗色昏,行花无疑。(《兰蕙同心录》)
  论瓣
  瓣要主瓣与副瓣匀紧圆结、肉厚质糯为贵。若平边、宽边,或主瓣阔、副瓣狭,且薄更撟,均为不取。(《兰蕙同心录》
  蕙花有初开瓣甚狭,逐渐放阔,开至三日始足,较初开阔至二三倍者,最为可贵。惟荷花有此开品。(《蕙花镜》)
  论捧
  捧心总要光洁,以软蚕蛾为上,阔观音兜、僧鞋菊为次;挖耳捧、硬蚕蛾捧再次之;更有豆夹捧、蟹钳捧、滑口捧,皆不贵也。若琵琶头捧,是水仙之最下者。(《兰蕙同心录》)
  论肩
  中为主瓣,两边为副瓣。两副瓣宜左右横平,谓之一字肩,最为上品。副瓣升上者,谓飞肩,可贵也。垂下一二分谓落肩,官种水仙尚可;再落者谓之三角,虽瓣好不足贵也。(《兰蕙同心录》)
  论舌
  舌要圆短,以大如意舌、刘海舌、大圆舌为上;小如意舌、方胜舌、方版舌次之;微缺舌、尖如意舌再次之;若吊舌及狭长舌斯为下矣。凡梅瓣紧边硬捧,尖如意舌、吊舌居多。大如意舌、刘海舌、大圆铺舌,必能放宕,惟水仙兼梅形有之。方胜舌、方版舌,其花必兼小撟,出瓜子口头形无疑。微缺舌,是撟角出身。(《兰蕙同心录》)
  论苔
  舌苔以绿色、白色,沙光①匀细者为佳。若苔粗沙毛,色黄且昏者,非惟不贵,并多变端②。(《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沙光:沙,指舌苔上绒毛状物,沙光,绒毛光泽。②变端:端,项目、因素。变端,变化因素。
  论点
  舌上朱点,蕙花散漫居多,以深红色俏为上,或淡色亦要鲜明。若春兰必要成品,或一点,或元宝,或品字,或大块,均好。若红如行花者,不取也。(《兰蕙同心录》)
  论鼻
  两捧中藏香者谓鼻。鼻宜小,小则捧心窝结,花更得神。若大且粗,名曰“大准头”①,捧必“开天窗”②,时下贱之。(《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大准头:准头,古代相术术语,指鼻子。②开天窗:兰花术语,指两捧上方不紧闭,当中有较大缝隙,露出鼻头,称为“开天窗”。
  论梗
  梗以细长为贵。蕙兰大花细梗,谓之“灯草梗”,一干七八萼,最有丰神。至粗干小花,俗名“木梗”,花或十三四萼,嬲紧①一团,不取也。兰梗亦须高五六寸为贵,若矮脚,虽花好无味。(《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嬲紧:嬲,娆扰,纷乱。嬲紧,纠结纷乱。
  论叶
  叶以收根、细糯、短阔、垂软为上。如大一品者,花在叶面,丰神独绝。大抵性柔肉厚,方得气度从容。黄山谷云:“蕙有士大夫之概”是也。狭长圆叶,亦有秀气。他如上尖下阔,直矗粗硬之叶,花藏叶底,时人名“韭菜簇蝴蜂”,盖讥其乱耳。(《兰蕙同心录》)
  论芽
  子芽出土,凡绿花与素,均白绿色。若白赤及赤绿、水红,均芽尖稍有微红,纯赤者,子芽即有红紫色。春兰白绿芽属素类。大凡发芽,以霉前后①为得气,以伏芽为次,至交秋发芽,名曰秋扦②,总不甚大也。(《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霉前后:霉指霉雨季节。霉前后,指霉雨季节前后这段时间。②秋扦:扦,扦子,金属或竹木等制成的针状物。秋扦,形容兰花秋芽细小。
  论根
  根以圆细为贵,如蕙根粗且方者①,必无佳种。即或得气稍粗,其根头必有分桠两歧,且仍圆样。此是先辈论说,虽验之未必尽然,姑存疑以待考。(《兰蕙同心录》)
  [注释]
  ①如蕙根粗且方者:如,象。不能理解为“如果”。从这段文字的意思看,作者是专门论述春兰根的。有些兰著在引用这句话时,解释为“兰根以圆细为贵,如果蕙兰根粗且方的,必无佳种”,译者以为是错误的。作者是以蕙兰根与春兰根作比赛,言外之意蕙兰根就是粗且方的。

  《兰蕙小史》附卷
  九峰阁艺兰刍言①
  翻种兰蕙,一年之中,春秋冬三时皆可(冬季惟冰冻时不宜)。其法起盆后,先将兰根从凉爽处晾干(根色发白为度),然后在盆底用蚌壳架高(以盆内十分之三四为度),盆底须有大孔一个,若系小孔须两个,蚌壳之上先用粗泥(即细泥所筛出者),约摊一寸厚,其上再加细泥,如宝塔式,其尖高出盆面约二寸许为度(泥以山上浮土为最佳,筛后存一处,随时听用②)。
  当将兰根安下。其安泥之法,必须将根之四面尽行拥护熨贴,故须用手指按插。插好再加细泥,中间高出盆面约二寸,以手重按,切勿空松。四边用手掌轻轻拍弄如馒头式,使泥与根皆安顿适意,而无过松过实之虑。再将笾箕草匀铺妥贴。草上略洒极细之泥,仍轻轻拍好。另用细密喷壶,将清水喷一次,暂摆半小时,再用牛角剔子,或削扁竹片,将盆四边之泥捺下,起一小槽。初种之时,近草之泥,虽已按实,四边尚松,再用扁签一捺,则松者亦实矣。
  翻盆兰蕙,盆面做好,喷水一次。四边捺起小槽后,盆面虽湿,而中间之泥尚燥。如无病之叶,可即浇浓壮水一次。兰用蚌肉所浸之汁一小盅,蕙用鹿粪汁一大杯,均和清水一半,于盆边槽中缓缓浇之。约二三小时后,再用清水淋透,以盆底走水为度。然后安置有风露而无日光之处。如天气风燥,每早须喷水一次,略潮而止,不可太湿。淋时雨后方可见日。如不逢时雨,约两星期后,方可渐渐移置有日光处。
  凡新种好之兰蕙,如见盆边之泥,起有裂缝,与盆相离,其时即须再浇,亦是润泽而止。以后仿此。春夏秋皆喜露水,但盛暑须芦蓬遮之。严寒尤怕,必须入暖室。室内如冻,最好视花房之大小,点高挂之保险灯③二三盏,不冻不必点灯。
  蕙花之肥,或以鹿粪浸淡,或人中白④浸淡为佳。兰则最好将蚌肉满藏于平底腐乳坛内,坛口用泥封固,半年以后启视,皆化清水,和水一半浇之。用肥春夏秋皆可,总宜将晚时,切不可使有热度由肥水带入。见蕊以后用肥宜轻,浇肥切勿近叶,嫩叶尤怕沾肥水,沾着即烂。但入晚用肥,次早必须用清水淋透,使其调和。
  培养芦头之法,将根深入泥内,上面之泥,但将芦头盖没,不可太深。其种法及浇水如上文所说,惟不可用肥。种好后安放阴处,切不可淋大雨长雨。六七日后,移至阳光最重处,使日受和暖之气。泥色如白,宜浇水,但见芽露,即将细泥盖好,再露再盖,两三次后,芽长叶放,则易大矣。
  由蒲芦初种出之子草,必待长大后,始可受微雨。如长雨阵雨须移避,否则必霉烂尽绝,无可补救。
  小草如不见有病叶,不可翻盆;翻则后发之草不能大。且新翻之盆,盆面之泥不固,一经雨点,浮泥沾附草上,草心往往霉烂。老盆面则有苔草遮护,不但子草易大,且可免此病也。
  春兰荷花之草,草面有肉,与他种之草不同。多受阳光,易于焦黑;若淋长雨,每致烂心,历试皆然。最好安置日光少而风露足之处,每日受上午日光两句钟⑤足矣。
  蕙花于四五两月,使受日光,宜较平时为多,能于早晨八点钟晒至午后一时为最好。如此则起草必大,秋间起花也多。至潘绿一种,此两月中尤宜多晒,否则虽满盆大草,不易起花也。
  春兰自谷雨起至中秋止,此数节气中,如有久雨,任淋无碍,因正在生发长养之时,水气虽重,自能吸收。然惟有余姚第一梅一种,总宜搬避,否则隔年新草,往往烂心。若至中秋以后,春兰如淋久雨,无论何种,至冬末春初,叶上必皆起鹧鸪斑矣。慎之慎之。
  久雨初晴,芦帘宜早遮盖,因淋雨过多,叶皆娇嫩,难胜骄阳之烘灼。须逐渐迟遮,迨至⑥四五日后,早辰多晒些时,则无妨矣。春兰尤宜留意。
  选择新花,总以壳上沙晕为凭。有沙有晕,可望梅瓣水仙。然尤以肉彩为最要。所谓肉者,即箨尖上,或花蕊尖上,白如米粞⑦一点者是也;所谓彩者,即箨壳上起有重绿浓厚如花瓣者是也。春兰箨壳上,与蕙花小箨上,如一边起绿彩,一边不起绿彩,开花必一边有兜,一边无兜。至于尖头无白肉一点者,开见行花居多,蕙花中或系撟角梅瓣,必非佳种,屡试屡验。
  [注释]
  ①刍言:刍,喂牲口用的草。刍言,谦词,指自己的言论浅陋。②听用:听,等候。等候使用。③保险灯:也叫马灯,一种手提的带玻璃罩能防风雨的煤油灯。④人中白:尿垢。可入药,也可做肥料。⑤两句钟:      ⑥迨至:等到。⑦米粞:粞,碎米。

  纪  事
  事皆有弊①,兰蕙中谋利者,弊亦莫测。有将像细之蕊赚钱者不足奇,有花已开放而能绐②人者更奇矣。如硫黄薰舌变素,复开仍红;或真花假叶,名曰“插吊”;或真花少叶,以别本拼之,谓之“拼叶”。道光时嘉兴高某,酷喜兰蕙,欲求十全上品。有富阳陆姓者,以金岙素之花,将上海梅之捧心,以鱼胶粘之,售银五百两。给银后始知其伪,寻其人而责之。诡云③:“真者固有,价须倍之。”高某耽花成癖④,竟许之。陆姓复将上海梅之花,金岙素之舌,以鱼胶粘之。当时亦未看出,给银后始知其伪。然黄金已去,香草多空,两次被绐,不胜愤懑,欲返赵家之璧⑤,而其人已去如黄鹤⑥矣。爱花者宜慎之。
  余姚魏君筠谷,坐贾于沪,广植兰蕙。道光时以洋蚨⑦八百,购绿蕙水仙一本,其时适蕊开见,花虽好,惜乎是十景⑧。即此一端,可知其爱花若命矣。
  道光己丑,沪城张姓酷爱兰蕙,佳种颇多。有刘某见而悦之,购之不允,百计图之终不遂。乃密嘱穿窬⑨乘夜窃之,携三十盆去。张鸣于官。官饬⑩捕役查知,即往起赃,判归原主。刘几受责,以爱兰故出此诡计,几至身名俱辱,何贪痴之甚也。
  余姚之老细种,庚申以前,每年多有载往各处求售者。其时富阳张升林,向余姚种户贩兰蕙,往各处发卖,或将假种赚人。购者不察,往往受其欺。匪乱以后,丙寅间,常莲元往余姚,载细种来沪,后黄阴齐载细种至沪,价则较前三倍。盖以别处细种皆断,惟余姚携出避匪乱,故其种独茂,彼故以奇货居之。近年愈种愈多,不但仍复旧价,较前更贱。余姚素无超品之种,嘉兴枫泾,超品最多,兵燹后尽遭毁伤。惜哉!
  洪某寓沪,所植兰蕙,种于竹饭箩内,逢春则换新箩。此非法,徒骇人耳目。
  四明周行芳寓沪。己巳春购得上海梅、关顶梅、金岙素三种。携归后,将花本全行出盆,就庭前空地起一高垒,将花种于顶,并植千年运、吉祥草之类。至冬霜雪交加,尽行冰坏。此爱之适以害之也。
  同治庚午,沪城蒋姓花铺,有赤蕙一本,在窖烘受热,其色变黄,遂自以为金蕙。其时沪城内园有蕙会,蒋欲居首位。司事云“此花因受热而黄,复花时当仍绿,”抑末也。蒋怒,即于园内茶肆庭中,设一高台供之,盆中插尖角旗,大书“金蕙”两字,未几萎矣。
  同治戊辰,有昌化人寓沪城客栈。有异品素心兰一本,遍贴招纸。余往观之,白色方形,其叶如兰,竟无人能辨其真伪。惟常连元前曾见过,云“此是马头兰,甚平常”。亦未知是否。旋因无问津者,即徙去。
  朱君积山在沪,于同治初年起种兰蕙。于春间必购新蕙四五百篓,而抉择细种。虽有一二种,卒不得佳品。甚矣,佳品之可遇而不可求也。(以上袁忆江《兰言述略》)
  [注释]
  ①事皆有弊:事,做事,职业。弊,作弊。各行各业都有作弊骗人的。②绐:,欺哄。③诡云:诡,欺诈。云,说。④耽花成癖:耽,沉溺,入迷。癖,癖好,特别的爱好。⑤赵家之璧:赵,指赵国,璧,指和氏璧。语出《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本文借指被骗去的钱。⑥去如黄鹤:唐·崔颢作《黄鹤楼》诗中“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去如黄鹤”,比喻一去不见踪影。⑦洋蚨:蚨,青蚨,传说中的虫名,古代指铜钱。洋蚨,即晚清时流入中国的外国银元。⑧十景:又称什锦,十样锦,十样景。本是一种多年生草木植物的名称,花色繁富。艺兰者借指兰花中每朵各不相同的品种。⑨穿窬:窬,从墙上爬过去。穿窬,指偷窃者。⑩官饬:饬,饬令,上级命令下级。  刘几受责:责,杖责,古代的一种刑罚,即俗称“打板子”。
  匪乱:指太平天国起义。兵燹:燹,战火。兵燹,因战争而造成的焚烧破坏等灾害。窖烘:把带花苞的兰蕙放在窖中加温催花。招纸:即招贴,贴在街头或公共场所,以达到宣传目的的文字、图画。
  余姚以莳兰蕙为业者,不下数十家。如莳有名贵之种,天井上面必罩以铁丝网,防偷窃也。其无力装置铁丝网者,往往妇女轮流守夜。相传莳花之家,如产有男女小孩,必将所植兰蕙各种,分莳一盆。迨起发后逐年分售,售得之款,即储为男女长成时婚嫁之需。是以家人妇子,皆视兰蕙如此珍重也。
  杭州湖墅魏敦甫,性嗜兰蕙,手植佳种甚夥①。春素荷一种,尤为珍爱。光绪壬辰冬十一月,严寒旬余。敦甫将此素荷藏诸枕边,以为不致受冻。不料至春初已根空叶萎矣,其他佳种,亦竟片叶无存。大哭一场,如丧考妣②,真花痴矣。
  嘉兴许霁楼云:“艺兰而不能亲手浇灌翻种者,其好必不专,而种亦不久。”盖许时年已七十余,于兰蕙之浇灌翻种,尚不假手于人也。同时,杭州邵芝岩与许有同好,事必躬亲,而年亦相若。步后尘者③又有陈和卿,亲手培养,几四十年矣。此外,苏、沪、宁、绍各地,凡真有兰癖者,均有同情④,否则未有不旋作旋辍也。
  杭城顾晴岚,每于春日必购名种兰蕙数盆,以供玩赏。落剪后交佣奴浇灌。但虽满盆大草,至次年皆不起花。年年购买,年年如此。后经识者审视,所植均行花之草。盖为佣奴易换去矣。其所以不开花者,于起蕊时佣奴早经拔去,因顾但识花而不识草也。是后顾亦不复购莳,而三四年来所费,也数千金矣。
  光绪中年,苏州顾翔霄爱兰成癖。每当春日,闻得某处出有佳种,不问路之远近,必雇舟往看,且不惜重金购买。有绍郡花贩某,故意住于乡僻之区,以初开大一品,将花罩于大竹筒中,用硫磺薰之变成净素,然后往告顾,顾即刻雇舟前往。绍人则藏于密篓中,奉为至宝。顾启视之,果素梅也。论价再三,以千金购归。次日,不但舌已转红,而花亦枯萎。往寻花贩,已杳如黄鹤矣。
  光绪辛丑四月,杭州艺兰家举蕙花会于城隍山海会寺。桐庐臧芾伯拔贡,携绿蕙一种来会。三瓣头极阔大,而收根甚细,紧边厚肉,分窠浅软兜捧心,大圆舌,干细而长,乃官种水仙之绝佳者。草似金岙而较细,满盆约二十余筒,每筒需价二百元。是年适绿花极品⑤落山,众皆注意新花,且以臧氏需价太昂,致无人过问。臧见到会各花草皆阔茂,怪而询问,或以壅缸砂⑥对,臧亦不再细询。次年春,臧复来杭,同人问以上年到会之花曾否携来。臧云:“一式四盆,因壅缸砂,皆枯萎矣。”盖臧闻壅缸砂之说,而未详询如何壅法,竟于返桐时买得一斤,分壅四盆。宜乎⑦其腌死也。同人咸惜之。
  光绪壬寅四月念⑧三夜,余所莳之兰蕙,尽为宵小⑨窃去。次早龚文漱为余至梅花碑“化三千”处测一字。启纸卷视之,盖“飞”字也。询何问,以失窃对。“化三千”云:贼非一人,失物殆甚巨,当有万金之值,然现已在逃,必待逢九破案。当将飞字拆写于水板上,云:飞,飞添习辶即成逃字,然拖辫而逃必易抓着;内升字,分为“十千”字,故知值万金也;  去撇去直成九字,故破案必逢九,但或于失窃之日数起,在一九、二九、三九日,或逢月之初九、十九、念九日,将来必有验。后果于六月初九日破案于湖州,将花取归。不但日期逢九,且距失窃时,亦“五九”四十五日也。术也神矣。
  民国七年戊午春,漓渚人某某等,肩来蕙花大块二十八个,分三担,花均大开。据云皆是细花。余细视之,外瓣、捧心皆短而圆,舌头亦短,大壳小箨,均无彩色。盖于初出铃时,蕊尖为蜒蚰⑩蚀去,故开时如此短圆,其实皆行花也。某某等不信余说,携至沪,由某花园主介绍,以番佛四百二十尊售与某艺兰家。言明次年复出,如系行花,加利还洋。不料年终严寒,冻死多数,仅留一盆,次年开出,竟是行花。漓渚人某某等已避匿不出,由某花园主偿还某艺兰家番佛二百尊了事。
  卖蕙花头子,俗称“夏拐子”。故余素不喜买。民国戊午正月,漓渚刘德林携一头子来,云系绿梅。小包衣已见,亦是深绿色,肉彩甚厚,余视之,乃赤绿壳也,因小包衣上隐约现红沙耳。顾再三审视,知其开品必佳,因以番佛一百二十尊购得之。兰客钱鹤林见余以如此重价买一头子,代虑掷诸虚牝。迨至开花,果式式俱好,而颜色尤佳,即取名“涵碧”者是也。鹤林亦代欣喜。是年十二月,冯长金约余看一新落山绿蕙头子,余因事不果  往。念七日,鹤林来,云与王鹿石、王长友合买一新种绿梅瓣,即前在冯长金处者,价英洋  二百八十元。草八九筒,蕊三个,已剥视其一,捧心起兜不合,大圆舌,惟外瓣仅见一顶瓣,圆短而不喬皮出,两副瓣因剥损未见。余询以外壳之长短,云系半长壳出身。余笑谓之曰:“汝等看余买头子得佳种,学步后尘,今着拐矣  。大凡大圆舌之花,乃荷花水仙,必是长梢壳出身,而半长壳出身之花,梅瓣居多,必是龙吞舌或硬如意舌,未有大圆舌者。且喬皮与不喬皮,必须看两副瓣,但看顶瓣不能辨识。今据汝所说,则此花开时,三瓣必喬皮,舌必圆缺无疑。因其外壳与裹身不符而决定者也。”鹤林不信余言。次年正月上旬,王长友携上年所买之花来余家。余视之,果是半长壳,小包微露,尖细无肉,因谓之曰:“前已剥视,行花可无虑,然赶速卖去,如能逃本幸矣。”迨后开时,果喬皮角缺舌,方信余言之不谬也。
  民国三年正月上旬,友人寄一兰照来,云购得之新老花,草三筒,计洋九十元。余审视壳上筋路,乃是十圆。不数日,兰客王长有来。余询以近得见新花否,渠云:客腊由苏趁轮赴申,船中遇友人携一新老花,据云本年春间落山,伏盆得一花,惜借春开。取视之色嫩绿,花品极佳,干长七八寸,草三筒。许以英饼  六十番,不肯见让,后闻以九十元售去。至今思之,甚为可惜。余因取照片示之,询以是否如此花样,若果是此花,汝即许以九十元,或再多些,亦不让与汝也。渠闻之不解所谓。余云:“此乃老花十圆,于窖中烘出,故正月初即开,如果借春开之花,有干长七八寸者乎汝与彼为同道中人,虽得价不肯相让,恐异日之费口舌也。”长有初尚不信,迨后访问,洵如余言。
  老种兰蕙,伏于山中,谓之山伏。及起蕊,冲作新花售卖,骗得大价。此是兰客惯技,嗜兰蕙者稍一不慎,即受其欺。上年谷雨前后,有上江  花客,携一绿蕙至汇芳花园,已经小排铃,草两筒,需价六百元。汇芳邀余往观,余谓:“此种‘潘绿’,余家甚多,不过在盆中起花,与此在山中起花不同耳。”渠一言不答,即携花而去。
  近数年中,莳兰家时有被窃之事。民国五年,无锡荣文卿家;六年,宁波童  香家;七年,沪上陆永生家;十年,无锡杨六笙家。此皆大宗失窃,有信四处通知,托为查访者。去年沪上惠雨亭家被窃,亦颇不少,竟不追查。其余被窃一二盆者,亦时有所闻。推其原故,或则得有佳种,不允恳让;或则受贩客怂恿,以昂价购买佳种空草,但其价必较有花者低廉二三成,且说明如假包退包换,实则所买均是假草,不一二年恐其起花看破,故设法尽行偷去,以灭证据,免得赔偿。盖由人类不齐,贩客中规矩者固多,而奸猾者亦间有。平时与此辈交接  ,不可不慎也。
  紫绶金章一种,朱干黄花,春梅中奇品也。仅为余有。光绪癸卯春,兰客华佯僧,得一新蕙花头子极佳。因分草三筒,与之相易。二十年来,余处分留之草,竟未开花,而是否存在,因盆口过多,亦无从辨识,大概已无有矣。盖春兰未有种至二十年不开花者也,至为惋惜。不料去冬无意中易回一盆,计草三筒,欣慰万分。从知得有兰蕙佳种,如真有同嗜者,宜乎分让,以广流传;如过事珍秘,吝不予人,而人事天时难以逆料  ,万一枯萎,不但难得再飨眼福  ,而且使天地虚生此珍品乎!
  民国十二年二月,编成《兰蕙小史》两卷,尚余素纸,因将半生闻见之关于兰蕙者,拉杂书之,附于纪事之后,藉博同嗜者一粲焉  。
  淳白吴恩元识
  [注释]
  ①甚夥:夥,多。甚夥,很多。②如丧考妣:丧,失去,考妣,父母。如同死了父母一样,极言悲痛。③步后尘者:后尘:走路时后面扬起的尘土。跟在别人后面走的人,指追随、效仿的人。④同情:同样情况。⑤绿花极品:即老极品。⑥缸砂:即坑砂。⑦宜乎:差不多,几乎。⑧念:“廿”的大写,二十。⑨宵小:盗贼昼伏夜出谓之宵小。⑩蜒蚰:蛞蝓,一种软体动物,象蜗牛而无壳,为害植物花、叶,又叫鼻涕虫。头子:即花苞。虚牝:牝,鸟兽的雌性,与牡相对。虚牝,指溪谷。古代以丘陵为牡(阳),以溪谷为牝(阴)。不果:未能实现。英洋:英国银元。着拐:着,使接触,受。着拐,被骗。逃本:收回本金。渠:同“佢”,方言,他。客腊:客,过去。去年腊月。趁轮赴申:乘轮船到上海。  借春开:冬天气温较高,兰花提前开花,称借春开。英饼:饼,银元。英饼即英国银元。上江:清代安徽、江苏两省称上下江,上江指安徽,下江指江苏。交接:交往接触,打交道。宜乎:应该。逆料:预料。  再飨眼福:飨,用酒食等款待。再饱眼福。藉博同嗜者一粲焉:藉,同“借”。粲,粲然。笑时露出牙齿的样子。同嗜者,有共同爱好的人。借以博得有相同爱好的人一笑。

  唐驼校雠《兰蕙小史》竟①,特将上海惠君雨亭今年第二次失窃兰蕙事附志之,以冀专事窃兰者,良心改善,无负惠君之盛意也。
  民国十二年夏历癸亥二月初九日,点春堂春兰会,惠君雨亭独不至。询知惠君昨又被窃去兰蕙四十六盆。十六日余特往访,深怪惠君第一次被窃时未追究,致有再窃事发生。惠君慨然曰:“君言固是,但我有大不忍事在,故宁牺牲我数千元,免累数百卖兰绍兴人生计之困苦。自余初八晚被窃兰蕙后,捕探即有来询问者,余力白②无此事。盖捕房深恶数百绍兴卖兰人,自冬及春,沿街叫喊,无处不到,且均无租界照会者。我一报捕,捕房必先从卖兰人,着手追查。不数日,租界卖兰人,定可全被捕去,果是窃我兰蕙者罪固应尔,而无妄被累者,情实可悯。且捕房从此征收照会捐,则绍兴卖兰人,每年受无形损失数百元矣。此等玩好之物,我本浮云视之,设再三次窃我,我即尽弃之耳。”
  噫!惠君之言,仁人之言也。使嗜兰蕙者,人人如惠君,则兰蕙无销路,窃人亦无所施其伎矣。彼窃者之由来,安知非好以重价收买兰蕙者之有以启之乎③彼窃兰者,不能明惠君之用意,恐且益神其伎而日出不穷。特记始末于此,深愿我同好诸君,有以善其后也。
  [注释]
  ①唐驼校雠《兰蕙小史》竟:雠,校对文字。竟,结束,完成。②力白:白,说。极力说明。③安知非好以重价收买兰蕙者之有以启之乎:好以重价,喜欢用重金。启,开导,在本文中有唆使之意。这句话的意思是:怎么知道不是那些喜欢用重金收买兰蕙的人唆使的呢?

  光绪辛丑、壬寅之际,余与九峰①及萧君世麟,从黄丈柳桥游②。黄丈酷嗜兰蕙,三人受其陶染,亦各植名种二三十盆,并购《蕙花镜》、《第一香笔记》、《同心录》等书,日夕揣摩。每当冬末春初,或买头子,或购篓件,悉本前人壳色沙晕之说,精心拣选,冀得佳种。而平时翻栽、浇灌则又恪守成法,毋敢或违。顾老花虽尚起发,而新种则梦寐颠倒③,竟无一遇。不数年,黄丈与萧君先后作古。余亦牵于俗累④,兼以病魔缠扰,所植兰蕙,位置失宜,灌溉不时,亦尽枯萎。惟九峰则乐此不疲,迄今二十余载中,老花之生发,除每年分赠亲友嗜此者不计外,积增至四五百盆。至逐年所得兰蕙新花,弃其粗者,留其精者,亦有百十余种之多。大江以南,无论识与不识,言及兰蕙老花之培植,新花之拣选,无有不钦慕其至善至精,窃议谓别得秘术。今读所编《兰蕙小史》三卷,大都采集众说,撷其菁华。若刍言所记选择新花之诀,寥寥数语,尤为扼要,以视《蕙花镜》、《第一香笔记》等著,壳色沙晕逐条评论,反不若斯之明白易晓。至其“自序”所谓:“随时随地以意消息之,务无戾乎物性之自然”,洵足为艺兰家之金针⑤。推是说也,小而持身涉世,大之极于家国天下,能消息乎阴阳盛衰之理,各顺其性之自然而培养之,而化裁⑥之,以几于⑦有利而无病,则修齐治平⑧之道在是矣。兰蕙云乎哉!因濡笔而书于后。
  民国癸亥天中节⑨,同里谱兄⑩汝梅孙人杰识
  [注释]
  ①九峰:吴恩元植兰处名九峰阁,以处所名代人名,指吴恩元。②从黄丈柳桥游:丈,古代对老年男子的尊称。游,交游,结交朋友。与黄柳桥前辈结交。③梦寐颠倒:梦寐以求,神魂颠倒。④牵于俗累:为世俗所累。⑤金针:针灸用针的美称,借喻至理名言。⑥化裁之:化,消除;裁,削减。指成功解决养兰中的各种问题。⑦几于:近于。⑧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简略语。修齐治平是儒家的入世思想。⑨天中节:端午节的别称。⑩同里谱兄:同里,同乡。谱兄,族兄。

  吾国人于植物类,对于兰蕙,若有特殊感情者,无论男女老幼,见之无不色喜。而江浙人士之艺兰蕙者,又甚于其他各省。有清以来①,著有专书,各尽其品题②培养之法。余幼时好兰蕙,又甚于他人。新年所获押岁资③,必蓄以买兰蕙;赁庑不足三楹④,年必植数十盆。然不过嗅其香泽,兼供亲友家妇女饰髻,不知有梅、荷、水仙之品别也。吾邑有名前北岸者,位常城之东北隅,有土地祠。祠有老僧植兰蕙、月季,花时陈列祠门,护以木栅,盆几极精雅。所植之兰,盆叶不过三两管,花无过两朵者。其瓣圆短阔狭,与余所植不类,骇为奇事。询诸老僧,又以我为童騃⑤,不足语此。怅恨之余,惟有每日徘徊栅外,对花嗟叹。如是者,约历数年。及年渐长,出外谋食,暂住之所,遇兰开时,亦必植数盆以自娱。庚子以后,来沪就中国图书公司事,由林丈景周介绍于艺兰专家俞君致祥,遇兰蕙会必到。于是沪上之同好者,相识日多,而兰蕙之品第,亦渐相习⑥矣,遂有增辑《兰蕙谱》兼制标本之意。十数年中,摄照有名兰蕙影片,不下百数十种。所制标本亦三数十种,嗣⑦闻浙江艺兰最富有者,杭州有吴孝廉淳白,余姚有张孝廉星枢。己酉夏,去杭访淳白,恂恂⑧儒雅,一见倾心。其所植兰蕙,多至四百余盆,躬亲翻种,不假人手;所持论议,亦不偏执一隅;相与谋增辑《兰蕙谱》事,吴君亦欣然。后晤张君星枢于沪上,立论亦与吴君相等,并告我新旧花影必慎选,余始不敢贸然从事。国体改革⑨后,余就文明书局事。四年十月,该局不戒于火,历年所集影片标本,尽付一炬,懊丧万状。幸吴君所植者,积照影片日多,爰⑩于去年会商属草。吴君本其经验所得,著成《兰蕙小史》三卷,搜罗宏富,考订详明。浅见寡闻如余者,岂能妄参末议  ,遂自任校订之役。今春开始排印,因余向各同好征集照片,又杂他事稽延  ,直至今日方始蒇事  ,深负吴君急切编纂之劳,并烦同好盼望之殷,良用歉仄。而我少壮好兰之癖,今竟能观此书之成,亦非徘徊于土地祠前时之所能梦想及之也。吴君真益我哉!
  中华民国十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校订者
  武进唐驼谨跋
  [注释]
  ①有清以来:有,结构助词。清朝以来。②品题:评论。③押岁资:压岁钱。④赁庑不足三楹:庑,正房对面及两侧的小屋。借指普通房屋。楹,堂屋前面的柱子。⑤童騃:騃傻。童騃,不懂事的孩子。⑥相习:习,对某事物常接触面熟悉,相,指一方对另一方。相习,熟悉的意思。⑦嗣:后来。⑧恂恂:形容诚实的样子。⑨国体改革:指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推翻清封建王朝统治,建立中华民国。⑩爰:于是。属草:撰写,起草。末议:自谦的话,意同前句所谓“浅见寡闻”。稽延:拖延。蒇事:蒇,完成。做完这件事。歉仄:仄,心里不安。歉疚不安。  谨跋:谨,郑重。跋,一种文体,写在书的后面,起评介、说明的作用,与序相同,但序是写在书前面的。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