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促织经》[宋]贾似道编

  促织经卷之上

  论赋

  促织论

  论曰:天下之物,有见爱于人者,君子必不弃焉。何也?天之生物不齐,而人之所好亦异也。好非外铄,吾性之情发也。情发而好物焉,殆有可好之实存于中矣。否则匪好也,岂其性之真哉况促织之为物也,暖则在郊,寒则附人,若有识其时者。拂其首则尾应之,拂其尾则首应之,似有解人意者。甚至合类额颃,以决胜负,而英猛之态甚可观也。岂常物之微者若是班乎?此君子之所以取而爱之者,不为诬也。愚尝论之:天下有不容尽之物,君子有独好之理。独促织曰莎鸡.曰络纬,曰蛩,曰蟋蟀,曰寒虫之不一其名。或在壁,或在户,或在宇,或入床下,因时而有感。夫一物之微,而能察乎阴阳动静之宜,备手战斗攻取之义,是能超于物者也甚矣!促织之可取也远矣!盖自唐帝以来.以迄于今,于凡王孙公子,至于庶人、富足、豪杰,无不雅爱珍重之也。又尝考其实矣,每至秋冬,生于草土、垒石之内,诸虫变化.隔年遗种于土中,及其时至方生之时,小能化大也,大亦能化小也。

若夫白露渐旺,寒露渐绝,出于草土者,其身则软;生于砖石者。其体则刚;生于浅草,瘠土、砖石、深坑、向阳之地者,其性必劣。赤黄,其色也。大抵物之可取者,白不如黑,黑不如赤,赤不如黄。赤小黑大,可当乎对敌之勇;而黄大白小,难免夫侵凌之亏。愚又原夫入色之虫:赤黄色者,更生头项肥、脚腿长、身背阔者为首也。黑白色者,生之头尖、项紧、脚瘦、腿薄者,何足论哉!或有花麻头、水红花牙、青灰项、白肋翅、阔翼、单尾、秃须、歪线额、弯尾、翘翅、龟背、虾脊、促织身相螳螂状、土狗形、蝴蝶头、尖夹翅,此数者,叉皆为虫之异象者也。紫头偏有勇有敌;艳色定虚华无情。则是铜头有准,却是枣核牙长,色样俱佳,未尝不勇;伤残独腿,及于欠足之虫,总为不全,却有可观之处者也。惟有四病,若犯其一,切不可托之,何也?仰头,一也;卷须,二也;练牙,三也;踢腿,四也。若两尾高低,曾经有失;两尾垂萎,并是老朽者也,其亡也可立而待。若有热之倦怠。与夫冷之伤惶者,又且不可缓其调养之法也。使调养之法缓,情性之欲拂,则物之救死,而且恐不赡矣,何暇勇于战斗,期于克捷,而能超乎群物者哉?故曰:君子之于爱物也,知所爱。知所爱,则知所养也。知所养,则何患乎物之不善哉!是为论。

  蟋蟀论

  序属三秋,时维七月,禀受肃杀之气,化为促织之虫。述其奥妙之玄机,乃作今时之赌赛。千般调养,皆遵昔日之规模;数句言辞,可教后来之子弟。盆须用古,器必要精。如遇天炎,常把窝儿水浴;若交秋冷,速将盆底泥填。下盆须食白花草,则泥泻出;然后必飧黄米饭,可长精神。食不宜多,休要缺水。嚼牙狭食,暂喂带血蚊虫;内热慵鸣,聊食豆芽尖叶。落胎粪结,必吃虾婆;失脚头昏,川芎茶浴。如若咬伤,速用童便、蚯蚓粪调和,点其疮口,禁齿,须将牵草用苍蝇头血染成,如是良医。敌疲体与水,斗处切傍饥。游栅沿墙,藏之暗所。隔盆鸣叫,速使相离。每至未申,便当下食;但临子丑,且听呼雌。浑身好似一团花,红铃难托;遍体却如三段锦,白肋无成。腿长有胜无输,身狭少赢多败。头粗难壮,何人与我敢争锋牙细翅宽,必定知他难受口。麻头、秀项、销金翅,名播他乡;虾脊、蛾身、橄榄形,声扬别郡。尾短终无力,牙长必有功。看来有妙必藏,莫与他人频睹矣。黑白多输,青黄多胜。狭长有失,匾阔迷痴。尾焦便可弃之,毋为后悔;铃脱休寻争斗,免使嗟吁。是虫也,自露旺生,寒露渐绝。草土中则软,砖石内则刚。背阴必娇,向阳必劣。深砖厚石,其色青黄;浅草薄泥,其颜黑白。若爱其才,必相其色。得之于心,用之于手。虽以微虫,慎匆轻视。然赌赛有千般之变化,调理有万种之功夫。未尽片言,再词于后。

  又论

  蟋蟀者,秋虫也,名促织,亦名孙旺,虎丘人曰趱织者。昔日无名氏曾作《育养蟋蟀调理方》一篇,子弟一生所爱其物,亦作《论生化之原》,相虫儿之风鉴,故作是言也。夫促织者,草土中虫之变化,或隔数年,放子于土中,生小化大。白露旺生,寒露暂绝。草土中必嫩,砖石中必刚。浅草薄土,其色黑白;厚砖深坑,其色赤黄。背阴必娇,向阳必劣。白不如黑,黑不如赤,赤不如黄,黄不如青。赤小黑大可对,黄大白小是亏。赤黄色者,更生得头大、项肥、腿长、身阔者,皆可观也;黑白更若头尖、项细、脚小、体轻,皆不中也。既爱其才,必相其色。作诗一首,断句三思。形相绝好者,可胜言哉!其余歹者,皆不足观也。

  月夜闻虫赋

  太虚君幽居味道,莫知物移岁改。优游多暇,谩观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久怀,不怡终夜。乃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垣。临浚壑而怨遥,登崇蚰而伤远。于时斜汉左界,北陆南躔。白露暖空,素娥流天。凉飔飙袂,蛩韵延连。顾乃沉吟唐章,殷勤豳篇。抽毫进牍,以命空玄。空玄跪而称曰:臣东鄙幽介,长自丘樊,味道懵学,孤奉明恩。臣闻沉潜既义.高明既经。寒暑相催,往来弗停。四运忽其代序,万物纷以回薄。览花莳之时育,察盛衰之所托。沕穆不已,胡可胜喥。嗟哉秋之为气也,愀时之可衰,将无愁而不尽。庭树槭以洒落.劲风戾而逐绅。天晃朗以弥高,日悠扬雨渐逡。野栖归燕,隰集翔椒。阶灢玉露,水泛芦莼。何微阳之短晷,觉良夜之方伸。擅扶光于东沼,嗣若英于咸津。引玄兔于帝台,集素娥于后宸。方今气霁地表,云敛天空。木叶微脱,始波洞庭。鞠散芳于山椒.鸿流哀于江滨。斯时也,野虫入宇,接光荣以将呻;败壁疏窟,附蕞躯而比邻。既侵户扃之怯寒,再窥床下之来亲。或称斯螽而动股,或名促织以催紃。或呼莎鸡而振羽,或云蟋蟀以秋吟。唧焉啾焉,扬清音之悠悠;喓喓嘒嘒,敷素韵之缤缤。羡蜩螓于善鸣,难彷佛其断续。知莺簧于巧好,何拟状其声频。载听其声也,轻清以远.将皋禽之莫例;高达以宏,乃阳乌而难臻;声哀以思,泣婺妇于舟中;声怨以怒,感羁旅而生嗔。今夕何夕,聆此轻音。仰见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柔衹雪凝,圆灵水镜。袂沾露膏,周除蛩赓。清高哀怨,曲尽人情。太虚君乃厌晨欢,乐霄宴;收妙舞,弛清悬;去烛房,即虫捍;芳酒登。鸣琴按。乃若良夜自凄,风篁成韵,亲懿莫从,羁孤递进。睹月华之夕辉,听促织之秋引。于是弦桐练响,音容选和。徘徊房路之曲,惆怅阳阿之奏。林声虚簏,沦池灭波。郁结纡轸,情其何托。愬感虫鸣,啸而长歌。歌曰:时将际兮英声揭,消永夜兮共明月。临风羡兮将焉歇,霜枫落兮音尘阙。歌音未终,余景就毕。满堂变容,回遑如失。又称歌曰:月既没兮露将晞,时方晏兮无与归。良期可以还,微露沾人衣。太虚君谓空玄子曰:善!乃命执事,献平原千金之寿,修楚襄百只之壁,敬佩玉音,服之无斁。

  促织歌

  新虫调理要相当,残暑盆窝须近凉。渐到秋深畏风冷,不宣频浴恐防伤。养时盆罐须宽阔,下食依时要审详。水食调匀蛩必旺,看时切莫对阳光。水时并尽方堪斗,不可伤饥患饱忙。盆内土须蚯蚓粪。相宜盖为按阴阳。如此宿虫无骺色,仍将宿水换新浆。假如草叶供虫啮,齿软仍知牙更僵。过笼窝罐安排固,行动提携总不妨。酒后切忌将来看,壮气冲伤走跳狂。误放橘橙克食物,食之虫腹反为殃,安顿必须清净处,油烟熏掼不刚强。过期未斗频频看,仍复收拾用意藏。倘或打食口齿漫,必须医损接前方。不察强弱当场斗,必是遭输笑不良。盖盆谨慎休留隙,免使奔逃意下慌。看取调养依斯谱.虫体无伤齿更刚。堪怜一种清幽物,岁岁二秋声韵长。

  拜星月慢

  海燕东归,金风西起,湛湛浓露于澌。蟋蟀秋兴,识畋壁荒苑。笑相寻,须将玉罐金笼拼。谩昕清音啭。赤黄蟹壳,总平生稀见。画堂中,曲养情何厌性歉爽,好把情波泛。展转轻盈遒健。奋鹰扬,对敬无双战,经百场,谁闻败北叹怎奈他,三秋气老,英雄事方断。

  济颠和尚瘗促织鹧鸪天

  促织儿,王彦章,一根须短一根长。只固全胜三十六,人总呼为王铁枪。体烦恼,莫悲伤,世间万物有无常。昨宵忽值严霜降,好似南柯梦一场。

  又把火文

  这妖魔本是微物,只窝在石岩泥穴。时当夜静更深,叫彻风清月白。直聒得天涯游子伤心,寡妇房中泪血,不住地只顾催人织.空费尽许多闲气力。又非是争夺田园,何故乃尽心抵敌。相见便怒尾张牙,扬须鼓翼,斗过数交,赶得紧急。赢者搧翅高声。输者走之不及。财物被人将去,只搭得些儿食吃。纵有金玉雕笼,都是世情虚色。倏忽天降严霜,彦章也熬不得。今朝归化时临,毕竟有何奇特伎此无明烈火,耍判本来面目。

  咦!托生在功德池边,却相伴阿弥陀佛。

  又撒骨文

  一夜青娥降晓霜,东蓠菊蕊似金妆。昨宵稳贴庄周梦,不听虫吟到耳旁。大众万物。有生皆有死,鸟雀昆虫亦如此。今朝促织已身亡,火内焚尸无些子。平生健斗势齐休,彻夜豪吟还且住。将来撤在玉湖中,听取山僧分付汝:冤与孽,皆消灭。

  咦!一轮明月浸波中,万里碧天光皎洁。

  济公念毕,把灰向湖中一丢,一阵清风过处,现出一个青衣童子,合掌当胸,曰:感谢我师点化,弟子已得超升。言讫,风息不见。噫!亦知微物之有感化者,故并入以备观赏。

  捉促织法

  凡捉促织,必将着竹筒过笼。初秋时,于绿野草莱处求之;中秋时,须在园圃垣墙之中侧耳昕其声音,然后觅其门户。果是促织所在,用手启其门户,以尖草掭求其出。若不肯出窝者.或将水灌于窝中。跃出,然后纵目辨其雌雄好歹。如果具足、二尾、上色、体阔、身全者.急忙捕捉,收拾过笼之中。其余三尾、残疾、不入色样者不取。

  收买秘诀

  头圆牙大兮腿尚长,项宽毛臊兮势要强,色要憔老兮翅无迹,形身阔厚兮能登场。水红花牙兮人所忌,猪肝牙色兮皆不祥。腿脚穷细兮非上品,织钳赤爪兮虫之王。

  看法

  一促织有红白麻头、青项、金翅、金银丝额,上等也。黄麻头次之。紫金、黑色又次之。促织诸般色样易得,独有紫黄色上无一个,谓之足色,正当此虫之形,光滑轻凝。紫带滑色尤难得,佳者如可遇之,必然超乎其余之类也.有头大、腿长、背阔、齿强者,必定好爭斗,有勇力,更无商量,即当收之。但诸色麻头线路必须细直分明,寥发爽亮,不要曲并撅头,第一嫌路租,线额亦要细直,不欲肥曲,又为一样发。麻头满目,如柏枝叶,细布在头上,不足道。路直细中发云好。

  早秋看法

  夫养虫者如养兵.选虫如选将。看虫者.须用多畜古旧大盆,早秋之时.择取头大、腿脚圆长。身子阔厚、生像方幅,票定颜色,下盆徐徐养之,不可便斗,恐有出世先后,元气未足,颜色未变,身柔口弱.或有不斗者,交锋便走者,此皆元气未足之故也。须用下盆数日,身口坚硬,现出颜色:重色变轻色,为之并打;若轻色变重色、便可弃之,才可对并,如下门硬擸善斗者,选为上将。但以一、二个试之可矣,切勿多斗,有伤于虫也。

  中秋看法

  夫中秋促织,如人中年,观虫者亦须推度。须用起落三尾,不可共盆,恐其昼夜呼雌起翅,过损蛩体,更有意外疏失。度之!度之!

  晚秋看法

  晚秋之吋,虫将衰老,喂养尤难。须合食荤腥,安于藏风温暖之处,勿使受冷。窝用纸衬,或用一木窝。食用羊眼豆,煮熟去壳,与饭捣细喂之,或用栗子煮酥喂之;或用生芝麻嚼细,和饭喂之;或用熟菱白心和饭喂之;或用生冬瓜穰、瓜仁和饭喂之。最后须用熟虾,并熟蟹脚中肉、热鳗鱼脊上肉食之,忌有油处,养体助力。若不吃食,不可当场斗矣。此必衰老、有病、将亡之故也。

  论形

  观促织形像

  钳像蜈蚣钳,嘴像狮了嘴,头像蜻蜓头,腿像蚱蜢腿.颜色要相当,毛燥斯为美。

  头色美者

  红头黄麻路要细丝透顶。黄头白麻路要细丝透顶。淡黄麻头、嫩黄麻头、红麻头、青金麻头、紫麻头、白麻头、栗麻头、柏叶麻头、黑湾麻头、半红麻头、三尖麻头、竹乌麻头,都要麻路细丝透顶,一样生者,皆正色数也。

  头色恶者

  如头艳色,麻路不透顶.或成片者,顶滑如油,脚腿细穷,肉色班黑,俱不中也。却有柿子头、玛瑙头、蟹凶头还可观,却是不济.凡麻路半截肥路,头上并艳色,似点儿一般,切莫用也。

  各色不看

  红、黄、赤、白、黑麻路不透顶,翅薄短,腿脚细穷,不堪用。如头不圓,牙不长,并不红不白,项如明晃者,不可用。

  论头

  大头圆结菢,脑搭浅无多.丝路根根透,光明亮不摩。(上)

  昏小脑搭重,路粗半节儿。棠梨三角额,此等不须题。(下)

  论脸

  五色诸虫脸,锄弯注地长。再如锅底黑,此物号强良。(上)

  酒醉猫儿脸,花花白路纹。此般生像者,弃物不须论。(下)

  论顶

  顶似蜻蜓样,毛丁又起班。更兼形色正,打遍世无双。(上)

  紧隘花班顶,无毛黑漆光。纵有完颜勇,终须受祸殃。(下)

  青项堆青钿,白毛根闪青。朱砂火盆底,桃皮等类形。白腐冬瓜大,宽臊垒起星。毛丁有胳瘩.入手不当轻。(上)

  鳖小更短促.无毛一片光。这般生像者,不养又何妨?(下)

  论翅

  紫翅青金翅,木翅与油单。黑色全如墨,梅花两辦攒。松阔偕长短,蓑衣得更难。遮身不见节,薄绉另相看。(上)

  膏药积不绉,松短阔长同.金紫须长翅,其余只在中。(下)

  论腿

  大腿圆长健,小脚粗铁线。班白黄色真,此名金不换。(上)

  短鳖兼穷细,屁勋青黑同。只好留墙壁,何须问主公。(下)

  论肉

  紫黑苍黄肉,青白胜鹅梨。黑青肉亦白,淡黄白亦宜。(上)

  肉色欠纯正,腰上多红铃。月头红白间,百战不能赢。(下)

  论蝴蜂形

  貌若蝴蜂腿脚纤,细腰项紧两头尖。遍身黄色金纹理,百口之中一口钳。

  论蝼蟈形

  蝼蝈之形最难相,牙长腿短头尖亮。尾豁过肩三二分。正是雌头拖肚样。

  论蜘蛛形

  身材局促似蜘蛛,且喜牙长六足铺。羽冀不长肩盖尽,等闲觅得夜明珠。

  论螳螂形(二首)

  首短身长何足用,羽翅好是航船■<舟同>。若还六足尽尖长,此是螳螂最堪用。

  又

  身狭牙尖大肚皮,脚前乔立仰头窥。此蛩不问青黄色,斗到深秋必定输。

  论蚱蜢形

  头大肩尖腿脚长,秀钉模样最难当。侧生身分高而厚,斗到秋深赢满场。

  论玉蜂形

  尖翅名呼是玉蜂,千中难遇实难逢。如君遇着须不避,不比寻常是毒虫。

  论枣核形

  身如枣核两头尖,左右观来是块砖。往来千遍无辞口,一秋咬败万千千。

  论灶鸡形

  头尖项细肚皮拖,白翅生来满背铺。腿脚不长身懒拥,当头金线叫喽罗。

  论蟑螂形

  易名宽翅号蟑螂,翅阔头尖牙用长。身要匾摊脚要细,只许英雄三二番。

  论蝴蝶形

  头尖肚大像蝴蜂,两翅含开腿脚穷。此虫只好无钱斗,当真必害主人翁。

  论虾脊龟形

  龟形虾脊不宜红,腿脚俱长力不庸。色黑体肥毛白项.金丝金线绝伦虫.

  论龟鹤形

  头如蚕嘴肚如琴,两翅啾啾叫不鸣。识者若逢此促织,这般号作大将军。

  论土狗形

  头粗项阔肚低拖.翼翅生来半背铺。脚腿壮肥身巨团,当头起线叫如锣。

  论土蜂形

  尖翅名呼是土蜂,紫黄色者实难逢。这般色样如君得,不比常虫是毒虫。

  土蜂解

  此虫子中难遇.紫黄色者,上也。余色亦好,次之。号为光翅蜂,无有敌手。

  论枣枝形

  身如枣核两头尖,仔细观来却是舡。文锋便见强中口,咬退诸虫不敢前。

  论蟹踞形

  蛩身弓起如蟹踞,不拘五色或麻头。任人观看则不怕,此是名虫何处求。

  论虾青形

  龟背虾青不宜红,腿脚俱长斗不慵。色黑貌凡非物类,金丝透顶绝伦虫。

  促织经卷之下

  论色

  总论看法色样有五等

  红头、青项、翅金色者,一绝也。

  麻头透顶、青项、金翅、白腿、头后相应,二绝也。

  白麻头透顶、青项、毛子厚、银翅者,三绝也。

  紫头白露、青项浓厚、紫翅又带皱纹者,四绝也。

  黑漆头、金线或银额青项带毛、黑金翅、白肚皮、白大腿脚者,五绝也。

  大凡看法,须要钳像蜈蚣钳,嘴象狮子嘴,头像蜻蜒头,脚像蚱蜢脚。头大腿长,不用商量。若头大项宽,身厚又阔,虽色不全,此虫能吃口、使口知趣者,当于言外得之。

  论真红色

  眼如椒子遍身红,腿脚如霜须尾同.若逢敌手君休怕,数番咬死又成功。

  论真青色

  青金头像菩提子,头上毛青靛染成。若还钳得芝麻白,请君斗尽莫疑生。

  论真黄色

  翅金肉白顶红麻,项糁毛青腿少瑕。更有一双牙似墨,这般相貌最为佳。

  论真黑色

  黑者须当头似漆,仔细看来无别色。于中牙肚白如银,到作将军为第一。

  论真白色

  白头白项翅如银,上手观来一似冰。枣红牙齿如针利,总无骨肉似将军。

  论真紫色

  紫者须当要色浓,更兼肋腿与身同。头雌腰阔阴阳翅.贏尽场中独请功。

  论水红色

  水红须尾水红衣,白肚团员模样奇.班点一些浑不染,傍人号作杜公儿。

  论深青色

  颜色深沉似污泥,紫头青项尽相宜。齿长腹肚兼华白,斗到秋深花带归。

  论淡青色

  头紫葡萄项掺青,正身厚阔似鸦明。壳纹淡薄轻银翅,斗着交锋速便赢。

  论紫青色

  紫头青项背如龟,青不青兮紫不绯。仔细看来茄子色,更兼腿大最为奇。

  论灰青色

  颜色深沉不好看,灰头灰项不新鲜。只因翅皱长牙齿,斗相凶顽必抢前。

  论淡黄色

  肉白红头项掺青,头粗脚壮齿如针(墨者妙)。这般虫子非容易,九遍交锋十次蠃。

  论河蟹色

  赤色却如河蟹色,麻头秀项极难得。枣红牙齿尽相宜,只恐项光头又黑。

  论虾青色

  有等名为虾壳青,比似青来翅不金。不问牙钳白不白,须看项上带毛丁。

  论油丹色

  黑头青项翅油丹,腿脚牙长似雪霜。相貌这般无觅处,斗时绝胜岂寻常。

  论乌鸦色

  黑色明如黑漆光,白牙绣项皂罗裳。肚皮腿脚皆如五,内相将军不可当。

  青麻头

  掺青皱翅紫麻头,肚白身肥牙似钩。毛项花牙长腿脚,腿鸡生相斗三秋。

  真青麻头

  线项麻头纹理明,蜻蜓头翅顶浑青。侧生身分高而厚,斗着交锋速便赢。

  白麻头

  黄色辉光耀似金。枣红牙齿利如针。更有葡萄毛肉体,日交三度也还赢。

  白牙膏

  紫头银线项青毛,银牙白脚绝伦高。可奈秋风消索处,自然勇力不相饶。

  拖肚黄

  头顶焦黄身黑粗,更兼腿大及臀拖。若还牙齿尖而厚,日斗数番也不多。

  红头

  红如血点项朱砂,人手观来一朵花。一朝二广交锋胜,到底终须不恋家。

  真青(箔明)

  青色头如菩提子,顶上毛青靛染成.牙铃更得芝麻白。任君尽斗足欢情。

  青者曰解

  此虫号真青,头要青金样,白麻路,细丝透顶,金箔明亮,翅腿圆团长白是也。亦有头如官蜻蜓头样,此二等为上,亦有红头青,俱不桔人。

  紫青(明安)

  琥珀头尖项紫青,翅如苏叶肉还青。天生一付牙红紫,交锋一口立黄金。

  黑青(明印)

  黑者须当黑似漆,仔细看来无别色。更兼牙肚白如银,名号将军为第一。

  淡青(明声)

  淡青生来牙要红,头麻顶阔翅玲珑。更生肉肚如雪白,赢尽秋虫独奏功。

  虾青(明白)

  麻头青顶翅如金,肉腿生来白似银。钳更细长苏木色,此虫名号是虾青。

  蟹青(音明)

  此虫名称湖蟹青,腿脚班黄翅不金。不看牙钳红与白,须观项上有毛丁。

  蟹形曰解

  头如蟹壳青,细丝透顶,身背腕大.腿腕上如血,红牙者是也。

  青麻(箔哑)

  麻头青项有毛丁,翅绉肉白腿脚长.更生一付牙钳黑,三秋得胜喜非常。

  青金翅(声明)

  麻头青项翅如金,肉腿如同银打成。牙钳更生如漆黑.蠃尽诸人匣内金。

  真黄(天黄)

  天生金色遍身黄,肉腿如同金箔装。更生一付乌牙齿,敌尽诸虫不可当。

  黄者曰解

  此虫身黄,鸣时声哑,翅如金箔黄色,两翅玲珑,牙黑湾尖,此样生来是也。

  红黄(明令)

  头似珊瑚顶班红,翅如金箔肉带黄。腿脚■<口内昆字>长如玉色,秋虫见了自慌张。

  紫黄(轻明)

  头似樱珠顶似金,肉脚如同金裹成。牙钳不问何颜色,诸虫咬着便昏沉。

  深黄(明哑)

  黄者生来金箔黄,腿脚班黄腰■<口内昆字>长。若生一付乌牙齿,三秋饶大莫商量。

  淡黄(箔明)

  淡黄生来腿脚白,三样头尖如琥珀。初秋斗间最迷痴,末后逢强绝口敌。

  狗蝇黄

  麻头黄项翅铺金,腿脚班黄肉蜜色。牙钳若是黑如灰,敌尽场中为第一。

  真紫(应响)

  紫者如同着紫袍,头浓刚性项如毛。钳更细长如血色,独占场中第一豪。

  紫者曰解

  此虫号紫,生来头尖顶阔,要生毛丁,身阔厚,牙紫红色,或阴阳翅是也。

  红头紫(飞天)

  红头紫勇敌刚强,项赤红班腿■<口内昆字>长。翅紫牙湾如桑剪,此虫名号促织王。

  纯红(青天)

  眼如椒核遍身红,尾项如朱腿亦同。若逢敌手君休怕,数番咬死又成功。

  深紫(厚响)

  紫者当头要紫浓,更兼翅胁与身同。头红项阔阴阳翅,赢尽场中有大功。

  黑紫

  黑紫生来似茄皮,腿脚兼黄赤肚皮。钳若生来紫黑色,早秋赢到雪花飞。

  淡紫(明净)

  名为淡紫遍身明。项如青靛齿紫红。头上三尖腰要阔,战得场中不敢逢。

  紫麻(声撤)

  头麻顶路透金丝,项毛翅绉腿班狸。四脚兼黄肉带赤。秋虫见影不相持。

  紫金翅(叫一声)

  紫头青项翅如金,腿脚兼黄肉带蜜。必须生有紫黑钳,咬杀秋虫人失色。

  纯白(清花)

  白头白项白丝攒,翅似铺银肉似霜。乌牙黑脸肚如粉,此物正是促织王。

  白者曰解

  此虫号白,头白明亮,细麻头路透顶,毛项,身如蝶翅,黑牙是也。

  淡白(明乐)

  白头白项翅铺银,人手观来却似冰。此虫异众称奇白,总无颜色是将军.

  白麻头

  麻头白面白如银,细丝透顶根根明.更加青项长肥腿,战斗之时必定赢。

  乌青(明象)

  乌青生来似定墨,腿脚班狸肉带黑。钳若细长似血红,合战交锋如霹雳。

  黑者曰解

  此虫肚黑牙红,自来无敌。得遇此虫,须细细详观,依此样者,真了虫也。

  乌麻(声撒)

  乌麻头路透银丝,项阔毛班肉带黑。更若翅乌牙钳赤,得遇此虫真有益。

  乌头金翅

  乌头青项翅金黄,腿脚班狸肉带苍。牙钳更生乌紫色,诸虫见了岂能当。

  红麻头

  红麻秉性敌刚强,赤项红班脚■<口内昆字>长。翅紫牙湾如桑剪,诸虫交口便难当。

  黄麻头

  麻头黄项翅金色,腿脚班黄肉带蜜。牙钳若是炭样乌,斗胜叫鸣闻四壁。

  紫麻头

  麻头顶上透金丝,项毛翅绉腿班狸.脚亦微黄肉带赤,秋虫见了怎支持。

  乌麻头

  乌麻头路透银丝,项阔毛臊肉带梨。更若翅乌牙钳赤,得遇此虫真是奇。

  黑色白

  此虫千中难遇一二,翅如海蛳搔样,不宜饶大,只宜两平。若落口,便赢。

  杂相

  锦蓑衣

  翅宽翅急最为低,识者当场便敢欺。生得两边如鸟翅,名传天下锦蓑衣。

  肉锄头

  黑牙黑面不堪收,此等虫儿莫去求。若得面肥头脚大,杜家名号玉锄头。

  金束带

  十个红铃九个败,脱却红铃休赌赛。红铃若得满腰生,常胜号为金束带。

  齐膂翅

  中秋齐膂最为英,头项宽舒翅皱文。敦厚牙长兼脚大,金风才动不堪闻。

  梅花翅(二首)

  翅似梅花蜘蛛形,身上如同梅花片。如此之虫亦怪哉,满场斗胜真堪羡。

  其二

  翅似梅花口似刀,番来覆去咬千交。总然赢得他每者,只好看盆无二遭。

  琵琶翅(三首)

  壳翅琵琶不用青,若还紫色也相应。要知斗处关张勇,头小牙长体似金。

  其二

  琵琶项上带销金,又看须长六足明。若是黑青全没用,腿长肉厚满场赢。

  其三

  哂哂连叫两三声,此虫便是灶鸡形。玉腿白牙赢到底,黄牙项细是输名。

  长衣

  长衣须养青金翅,腿脚玲珑尾要齐。总然口似青锋剑,只宜口快不宜迟。

  噉色头

  黑头红项背身跎,更兼大腿及捶拖。牙齿赤红如钳样,连赢数阵不为多。

  青黄二色(二首)

  黄头青项销金翅,二色俱全便为最。若还三件一齐生,斗到秋深绝无对。

  其二

  青黄二色翅项明,此等生来何处寻。初秋斗到深秋后,百度交锋百度赢。

  青黄白

  青黄白要金线细丝透顶,早秋斗涧,深秋斗口,决胜。

  油纸灯〔二首)

  头圆腿壮遍身黄,翅滑如油肉带苍。牙钳一对如红色,此物虫中是霸王。

  其二

  头混腿脚一身黄,翅滑牙红促织王。易名叫做油莉挞,赌花管取满头装。

  阴阳牙

  此虫生来两个牙,一红一白实堪夸。不拘五色麻头者,一见诸虫不怕他。

  真三段

  紫头青项有毛长,金翅生来肉带苍。两腿圆长班白色,红牙一对没入当。

  草三段(二首)

  麻头青项白毛丁,金翅绉绉肉带青.腿脚班黄牙似炭,当场健战众皆惊。

  其二

  满头白粉紫葡萄,并无纹理项青毛。更兼淡薄轻银翅,三段之名亦似高.

  三段锦

  麻头青项翅销金.体白牙长六足明。更有异常腰背阔,蜀川三段锦花名。

  两头抢

  须无尾短最堪伤,虫大终须不是强。两尾腿长还倒插,闻名尽说两头枪。

  绣花针

  小能敌大果然强,虫小赢多必是良。累胜上肩魁大者,这般虫小也非常。

  红头颤

  红头虽然似花枝,早秋虽胜未为奇。再来得胜亦不可,胜少输多何必疑。

  红铃月头颤

  虫名月额及红铃,来往交锋暂或赢。纵然得胜终难久,赢得钱来不可行。

  香师肩铃

  香师红额共肩铃,只好三番两次赢。卸却红铃难保久,总然赢得也无情。

  月头线额

  线额空纹彩更良,月头堪惜不久长。应是腿寒终不耐,奈何脚小便寻常。

  红铃(二首)

  红肩红胁不为奇,连连赢得也防虞。今铃落了终难复,无情去斗却成灰。

  其二

  红肩红肋及红铃,止有三场两次赢。脱下红铃休要斗,总然赢得也无名。

  阔翅

  阔翅之虫识亦难.臀长匾薄也应凡。要知才貌青黄色,头小牙长两腿班。

  独脚

  独脚全凭绰茨功,助帮其拐可成功。切须休要饶他大,两腿俱全力不同.

  残疾

  不问青黄赤白黑,不拘大小与残疾。秃须秃尾小无爪,此物见之不足惜。

  呆物〔二首)

  定知黑白全无用,须信青黄不可欺。若是狭长终有失,身形厚阔最迷痴。

  其二

  头昏顶紧有何奇.腿脚花斑黑肚皮。翅上更有膏药积,只好将来去喂鸡。

  滑紫三呼

  一呼梨■<扌连>采;二呼油纸灯;三呼沿盆子。

  淡黄白

  淡黄白头生三尖.琥珀色,身圆厚,牙红细长,奇也。

  飞促织

  在树者为妙,土中者不佳。山中者为山令子。飞促织打下,当喂带血活物,安于静处,莫与人闻。又怕风透,切避蛩吟。有人辏合,交口便赢。

  飞虫能斗体轻盈,拔翅成疮斗负疼。可用剪刀裁内翅,自然百战百番赢。

  促织论赋

  促织斗时人要主,贪财饶大虫辛苦。总然赢得巳着伤,当场必误下锋主。

  论养

  养法十二条

  盆须用古不须新,盆热天炎色要昏。养过重阳九月九,旧盆不用换新盆。

  养到天寒霜降时,附子煎汤冷浴伊。常把盆中围得密,此时方用水窝儿。

  下食须当过日中,若还不准是场空。水清无要如冰冷,须要安些蜀地铜。

  喂食还须只一件,莫信旁人教你换。鸡豆菱肉尽非宜,不及朝朝黄米饭。

  配合(三尾必须白露前收畜)

  呼雌之法与君知,不贴之时便换雌。一个不贴又一个,若还呼久太非宜。

  蛩声不发莫添双,呼叫连绵情性狂。三尾黑头须是小,剪须去爪正相当。

  禁忌

  硫黄橘气最难当,煎药须教莫近旁。顿处常教遮得暗,切须休露太阳光。

  养胎

  虫腹怀胎号产魔,落胎全仗水虾婆。切须养办心休急,斗者之时败者多。

  浴雌

  喂食三尾时时铃,免使虫儿咬失伤。常将三尾频频浴,解使呼雌有彩光。

  防微

  朝晨出宿看虫形,须交提出斗盆听。撚聒叫声观喜怒,蛩喜如同虎啸声。

  养嫩子(用大盆,傍日影晒之。到中秋,下土盆为妙)

  瓦儿常要湿,窠儿常要干,盆中休宿水,天热莫常观。

  辨虫老嫩

  要知促织与苍雏,秘诀分明在两须。贴齿老黄生日久、悬牙如玉离泥初。头高必定无心斗,埋首人称老野狐。有此秘方劳记取,十场罕有一场输。

  浴虫法

  斗胜下盆,须用浮萍草捣烂,绞汁浴之,付水虾三二个与虫吃。吃须隔退三尾子。

  三秋养蛩法

  一说凡促织遇早秋,戳底凉盆,放润湿处养之。中秋,下土盆养之。深秋,用纸覆盆盖及底。促织畏冷不食,可用带血蚊虫三两个与之食之。此乃三秋养促织之法也。

  喂养诀法

  初秋惧热,盆窝要凉。秋深怕冷,风冷有伤。盆宜古大,上食宜瓤。喂食有准,休对日光。

水不可缺,食不可忘。蚯蚓之粪,土细性凉。隔宿去垢,须换水浆。莫上草菜.齿软牙伤。

赃水油饭,食之不祥。窝盖稳实,携动无妨。酒后休玩,冲气颠狂。养手大忌,橘麝诸香。

安顿之处,莫近油缸。比匣厨柜,木香要防。未斗之日,且须闭藏.谨慎安置,免致逃亡。

秘密之法,用意参详。

  赵九公养法

  鳜鱼、茭肉、芦根虫、麻根虫、胡刺母虫、断节虫、跳虾虫、蚊虫、扁担虫,俱可喂之。

  杂人养法

  椒叶研碎,和饭喂之。草内蜘蛛,蜜和喂之。

  戈千公养法

  用黄桑叶作末,纯粳米作糕,晒干浸汁,又临下食研碎,和饭均喂之。

  苏胡子养法

  用篱落经上断节虫,未至霜降,每喂五日,用匾担虫并和之,研碎喂之,有益于虫也。

  王主簿养法

  用粟子煮熟喂之,或方蒂柿子、鳗、鸡、鹅、蟹、鱼、虾,煮熟和饭喂之。

  积食不清化诀

  积食不化甚堪嗟,水畔红虫是可佳。研细任君分两处,喂毕斗胜是谁家。

  论斗

  斗法八条

  比头比项比身材,若大分毫便拆开。尾短更兼须又秃,强将他斗不担财。

  其二防敌

  左右不离常夹牵,临斗之时多少变。他若回身牵杆遮,踢着之时必伤面。

  其三择牵

  牵头要长杆要直,落牵不要如弩力。牵头急落栅儿中,便是青天遭霹雳。把牵犹如人把舵,舵若横时身受祸。牵头须取白露前,好牵就中金宝货。

  其四接力

  五日方容斗一场,若还频斗损牙关。虫儿不食因何事,咬损牙关服食准。

  其五六不斗法

  荡胲无后芡,不食又延笼。啮牙并炼齿,终须落下锋。

  八不斗法:

  长不斗阔,黑不斗黄,薄不斗厚,嫩不斗苍,好不斗异,弱不斗强,小不斗大,有病不斗寻常。故云:无敌会斗虫,输却人之过。若要稳稳赢,养尽莫饶大。

  促织三拗:

  赢叫输不叫,一也;雌上雄背,二也;过蜑有力,三也。

  其六审势

  他若无情休要斗,分斗开时向面点。你若频撚必酸牙,焰头过了形多变。

  其七惜才

  雄师百战百番赢,不可交他出阵频。身弱难禁生力对,一时托大误虫身。

  其八斗败

  此番不比寻常败,饱食泥盆待一旬。临日带饥将出斗,依然还做上将军。

  古云:三口五口,隔宵乃斗。一二十口.三日方斗。一咬一口虽然胜,亦须推度好安排。当斗之日,须观虫之喜斗,方可与人比合,所论:一口斗赢休道好,干交输了反为奇也。

  慎此以往,则尤前失,焉有后悔乎?

  斗不可频

  论曰:促织斗后,可隔三五日,方用登场。如斗经三二十口者,可歇六七日,须看下口轻重。若斗口重、费力着伤者,须隔去三尾二三日,方可下之。过十日,观虫有性,见芡不得,鸣声响亮,方可合对。若懒慢无情,则不可斗。百口赢者不为奇,一口赢者胜百口。又要知一口赢者,用力反倍于数十口赢者也,尤当调息。若因其斗口少,便以为不打紧,即与人斗,至于有失,真可惜也。

  交锋论法

  夫交锋如虎争斗,彼此投降,看蛩者密察其大小,细看貌色,不可强也。颜色两停.方可相合。既已议定,鼓噪聒鸣,两下芡各存道理,不许过绷,如横即点正,不许挑拨。起闸,待其自见。有一口赢者,有三口咬触者,有一递一口者,有双做口,有黄头儿滚颠、番掳折腿脚,有两下口咬昏触赢者。忽上芡之后,太重太早,自误牙跟,疼痛无休,满笼延走,不可下芡。可将湿纸搭盖,待疼已定,方可下芡挑之,不可合牙,等下锋回报,才可调熟,交锋自见,斗口无失。盆中莫斗,斗有屈輸;笼内输赢有准。

  初对芡法

  对定议定,鼓噪聒鸣,各觑下芡。先讨其尾,次时其小脚。有情,方撚牙口一芡,左提右调。如虫性起,再扫牙口一芡,看虫势旺,鼓翼数声。待翅收闭,才可拖领到闸口,各待回报,方可提起正闸。两架芡不许过棚,如横点正,不许挑拨,动各存礼法。

  上锋芡法

  斗胜,当监棚手喝明下闸.分其上下。胜者,收提上锋,领至中闸,即将湿纸搭盖,常常调拨,使其斗性常存,不宜扫牙,不可失其斗性。只宜频频点插,待下锋回报,才可再调。不宜繁絮,只宜数芡。领正起闸,两架芡勿容扑,恐惊误走。善斗者详之。

  下锋芡法

  促织用芡,古者存法。芡不用繁,脉知有略。芡其咶鸣,扫其咶絮,诱虫知觉,待其行动,徐徐芡之,微微芡其头背,共其腰尾。次拂拐头,并左右背胁,引诱其情。如不动,再讨小脚,并左右胁肋。若虫惹芡,即讨胲抓,有情就撚牙口一芡。待虫停息,再讨其尾。如有情,即撚其牙口一芡,观其收牙关闭,不练无伤。熟调脚腿,挑拨有情,鼓翼数声。待翅收闭,才可再调。务必取虫性旺,拖领数番,绝可回报.提起正闸,两架芡,自见则斗无失,胜之妙也。

  斗胜养法

  斗胜后,以浮萍捣汁浴之。再用河水浴过,即将童便、清水各半饮之。用青色跳虾虫二个,捣碎与虫食之.隔退三尾二三日,自然四肢无病。

  交锋策论

  大蛩有斗口者,有斗间者。斗间者忽改为斗口,来虫不敌故也。斗口者改为斗间,则来虫之狠可知矣。

  比合对论

  先比头.次比腿,再比浑身无后悔。脚长终久失便宜,高厚方幅斯为美。黑白饶他大,青黄不可欺。阔长终有失,匾阔最痴迷。头大终为大.翅松未足奇。铜铃三额角,三者让些儿。

  论病

  蛩有四病

  一仰头,二练牙,三卷须,四撼腿。若尾参差高下,必然曾失水食。两尾并垂,虫已老朽,旦夕将亡。四者之中有一于是,便要调理精细.四者皆备,况可斗乎?

  治虫身热

  或身热,叫雌不着,青草擂碎绞汁,入沙糖水调匀浴之,后以河水过之,免致虫身悚栗。

  医伤损方

  如斗胜下来,两牙长短,身有损伤,且勿下食。纵下,只宜些须,即取童便、清水和匀,将水槽盛之,不可用水。调养旬日,自然复旧。

  去飞翅法

  虫生浮翅,便能飞腾。欲去时,以手提翅,放虫水中。一挣即脱,虫亦无伤。过六七日,仍可斗并。

  用三尾贴法歌

  蛩吟三尾莫添双,呼叫连绵怕性狂。三尾黑头须用小,尖头独脚始相当,喂交三尾时常饱,免致虫吟误损伤.更将三尾频频浴,解使雌雄有彩光。

  下三尾法

  到秋先收白露前三尾养之,三五日浴一次,过蛆后,虫身体健,交锋有性,斗之必胜。

  白花草诀(又名旱莲草)

  此草池边出,子弟皆不识。尖叶开白花,叶梗俱绿色.连头摘下来,水净与他吃,泻出腹中土,就将饭补力。必使时时饱,饥伤必有失。此只论炎天,深秋亦不必。

  虾娑诀

  虾娑河内出,跳子捉不得。将盆连水拿,拍死喂促织。性冷不宜多,若过必有失。消却热与炎,方始得安逸。

  总言三首

  莫言促织正奇能,养者须当耐性情。只宜漫斗无疏失,不可忙忙去斗频。交锋一口停三日,大斗须还隔一旬。不依此法随心好,撞了齐肩必定倾。

  其二

  其中奥妙细谈推,依此之中必作魁。三分之中晓得一,常常得胜带花回。

  其三

  虫性分悲喜,世人难得知。嚼牙能斗口.鼓翅得赢时。须识蝇头牵,傍危则自知。总然虫禁齿,如病遇良医。

  题促织二首

  玉绳低转过南楼,人在冰壶夜色幽。湛湛露华凉似洗,啾啾蛩韵巧如讴。絮叨高下恣情诉,断续悠扬不肯休。叫彻五更寻隐处,自封门户共雌俦。

  玉罐金笼喂养频,王孙珍爱日相亲。争雄肯负东君意,决胜宁辞一芥身。鼓翼有声如唱凯,洗钳重搦似生嗔。大哉天地生群物,羡尔区区志不伦。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