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藝術

《鼓琴训论》

  尝谓“琴者,禁也”。禁邪归正,以和人心。是故圣人之制,将以制身,育其情性,和其天倪,抑乎淫荡,去乎奢侈,以抱吾道。此琴之所以为乐也。

  凡鼓琴必择净室高堂,或升层楼之上,或于林石之间,或登山巅,或游水湄,值二气高明之时,清风明月之夜,焚香净坐,心不外驰,气血和平,方可与神合灵,与道合妙。

  不遇知音则不弹也。如无知音,宁对清风明月、苍松怪石、颠猿老鹤而鼓耳,是为自得其乐也。然如是鼓琴,须要解意。知其意则有其趣,则有其乐。不知意趣,虽熟何益,徒多无补。先要人物风韵标格清楚,又要指法好,取声好,胸中要有德,口上要有髯,肚里要有墨,六者兼备,方无忝于琴道。

  如欲鼓琴,先须衣冠整肃,或鹤氅,或深衣,要如古人之仪表,方可雅称圣人之器。然后盥手焚香,方才就榻。以琴案近座,第五徽当对其心,则两手指法俱便。置于膝亦然。其身必欲正,无得左右倾欹,前后仰合。其足履地,若射步之状。目宜左顾徽弦,不宜右视其手。手腕宜低平,不宜高昂。左手要对徽,右手要近岳。指甲不可长,只留一米许,甲肉相半声不枯、清润得宜。打令断弦,按令入木。擘、托、抹、挑、勾、剔、吟、猱、触、撞、锁、历之法,皆令极尽其力,不宜飞舞作势轻薄之态。欲要手势花巧以为好看,莫若推琴而舞。若要声音艳丽以为好听,莫若弃琴而弹筝。此为琴家之大忌也。务使轻重疾徐卷舒自若,体态尊重,方能心与妙会,神与道融。故曰:德不在手而在心,乐不在声而在道,兴不在音而在趣,可以感天地之和,可以合神明之德。又曰。左手吟猱绰注。右手轻重疾徐。更有一般难说。其人须是读书。

  ——《风宣玄品》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