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药征药征

  自序

  书曰:若药弗瞑眩,厥疾弗瘳。《周官》曰: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共医事。由是观之,药毒也,而病毒也,药毒而攻病毒,所以瞑眩者也。而考本草,有毒者有焉,无毒者有焉,为养者有之,不养者有之。于是人大惑焉,世远人泯经毁,虽欲正之,末由也已,今之所赖也,天地人耳。夫有天地,则有万物焉,有万物,则有毒之能也,有人则病与不而有焉,是古今之所同也。从其所同,而正其所异也,孰乎不可正哉!扁鹊之法,以试其方也,药之瞑眩,厥疾乃瘳,若其养与不养邪,本草之云,终无其验焉。故从事于扁鹊之法,以试其方,四十年于兹,以量之多少,知其所主治也。视病所在,知其所旁治也。参互而考之,以知其征,于是始之所惑也,粲然明矣。凡攻疾之具,则药皆毒,而疾医之司也。养精之备,则辨有毒无毒,而食医之职也。食者常也,疾者变也,吾党之小子,常之与变,不可混而为一矣。而本草也,混而一之,乃所以不可取也。不可取乎,则其方也。规矩准绳,是故扁鹊之法,以试其方之功,而审其药之所主治也。次举其考之征,以实其所主治也。次之以方之无征者,参互而考次之,以古今误其药功者,引古驯而辨之,次举其品物,以辨真伪,名曰《药征》也。犹之一物也,异其用,则异其功,是以养其生者,随其所好恶;攻其疾者,不避其所好恶。故食医之道,主养其精也。故撰有毒无毒,而随其所好恶也。疾医之道,主攻其疾也。故药皆毒而不避其所好恶也,而为医者不辨之,混而为一,疾医之道,所以绝也。

  夫古今不异者,天地人也。古今异者,论之说也。以其不异,以正其异,不异则不异,异则异也。譬如人君用人,率材则功,达材则无功矣。一物无异功,用异则功异,用养生乎?用攻疾乎?养生随其所好恶,攻疾不避其所好恶,不知其法,焉得其正?其法既已建,而后以其不异,以正其异,不异则不异,异则异。《诗》曰: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是之谓也。

  盖今之为医之论药也,以阴阳五行,疾医之论药也,唯在其功耳。故不异则不异,异则异。

  然则治疾如之何,匪攻不克;养生如之何,匪性不得。吾党之小子,勿眩于论之说,以失其功实云尔。

  明和八年中秋之月日本艺阳吉益为则题

  卷上

  石膏

  主治烦渴也,旁治谵语、烦躁、身热。

  考 证白虎汤证曰:谵语遗尿。

  白虎加人参汤证曰:大烦渴。

  白虎加桂枝汤证曰:身无寒、但热。

  以上三方,石膏皆一斤。

  越婢汤证曰:不渴、续自汗出、无大热。(不渴,非全不渴之谓。无大热,非全无大热之谓也,说在外传中)。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证不具也。(说在《类聚方》)

  以上二方,石膏皆半斤。

  大青龙汤证曰:烦躁。

  木防己汤,证不具也(说在《类聚方》)

  以上二方,石膏皆鸡子大也。为则按,鸡子大,即半斤也,木防己汤,石膏或为三枚,或为十二枚,其分量难得而知焉。今从旁例,以为鸡子大也。

  上历观此诸方,石膏主治烦渴也明矣。凡病烦躁者,身热者,谵语者,及发狂者,齿痛者,头痛者,咽痛者,其有烦渴之证也,得石膏而其效核焉。

  互 考《伤寒论》曰:伤寒脉浮、发热无汗,其表不解者,不可与白虎汤。渴欲饮水,无表证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为则按,上云不可与白虎汤,下云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上下恐有错误也。于是考诸《千金方》,揭《伤寒论》之全文。而白虎汤加人参汤,作白虎汤是也。今从之。

  《伤寒论》中,白虎汤之证不具也,《千金方》举其证也备矣,今从之。

  辨 误《名医别录》言:石膏性大寒,自后医者怖之,遂至于置而不用焉。仲景氏举白虎汤之证曰:无大热。越婢汤之证亦云。而二方主用石膏。然则仲景氏之用药,不以其性之寒热也可以见已。余也笃信而好古,于是乎为渴家而无热者,投以石膏之剂,病已而未见其害也。

  方炎暑之时,有患大渴引饮而渴不止者,则使其服石膏末,烦渴顿止。而不复见其害也。石膏之治渴而不足怖也,斯可以知已。

  陶弘景曰:石膏发汗,是不稽之说。而不可以为公论。仲景氏无斯言,意者陶氏用石膏,而在下则下。于是乎有非吐剂而吐,非下剂而下,非汗剂而汗者,是变而非常也。何法之为?譬有盗于梁上,室人交索之。出于右,则顺而难逃。逾于左,则逆而易逃。然则虽逆乎?从其易也,毒亦然。仲景曰: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陶氏所谓石膏发汗,盖亦此类也已。陶氏不知,而以为发汗之剂。不亦过乎?后世以石膏为峻药,而怖之太甚,是不学之过也。仲景氏之用石膏,其量每多于他药;半斤至一斤,此盖以其气味之薄故也。

  余尝治青山候臣蜂大夫之病。其证平素毒着脊上七椎至十一椎,痛不可忍,发则胸膈烦闷而渴,甚则冒而不省人事,有年数矣。一日大发,众医以为大虚,为作独参汤,贴二钱,日三服;六日未知也。医皆以为必死。于是家人召余诊之。脉绝如死状,但诊其胸,微觉有烦闷状,乃作石膏黄连甘草汤与之。一剂之重三十五钱,以水一盏六分,煮取六分,顿服,自昏至晓,令三剂尽,通计一百有五钱,及晓,其证犹梦而顿觉。次日余辞而归京师,病客曰:一旦诀别,吾则不堪。请与君行,朝夕于左右,遂俱归京师。为用石膏如故,居七八十许日而告瘳。石膏之非峻药而不可怖也,可以见焉尔。

  品 考石膏 本邦处处出焉。加州、奥州最多。而有硬软二种。软者上品也。《别录》曰:细理白泽者良。雷 曰:其色莹净如水精。李时珍曰:白者洁净细文,短密如束针。为则曰:采石药之道,下底为佳,以其久而能化也。采石膏于其上头者,状如米糕。于其下底者,莹净如水精,此其上品也。用之之法,唯打碎之已。近世火 用之,此以其性为寒故也。臆测之为也,余则不取焉。大凡制药之法,制而倍毒则制之。去毒则不,是毒外无能也。诸药之下,其当制者,详其制也,不制者不,下皆效之。

  卷上

  滑石

  主治小便不利也,旁治渴也。

  考 证猪苓汤证曰:渴欲饮水、小便不利。

  以上一方滑石一两。

  上此一方,斯可见滑石所主治也。滑石白鱼散证曰:小便不利。蒲灰散证曰:小便不利。

  余未试二方,是以不取征焉。

  互 考余尝治淋家,痛不可忍而渴者,用滑石矾甘散,其痛立息。屡试屡效,不可不知也。

  品 考滑石和、汉共有焉,处处山谷多出之也。软滑而白者,入药有效。宗 曰:滑石今之画石,因其软滑,可写画也。时珍曰:其质滑腻,故以名之。

  卷上

  芒硝

  主软坚也。故能治心下痞坚、心下石硬、小腹急结、结胸、燥屎大便硬。而旁治宿食腹满、小腹肿痞之等诸般难解之毒也。

  考 证大陷胸汤证曰:心下痛、按之石硬。

  以上一方,芒硝一升,分量可疑。故从《千金方》大陷胸丸。作大黄八两、芒硝五两。

  大陷胸丸证曰:结胸,项亦强。

  以上一方。芒硝半斤、分量亦可疑,故从《千金方》作五两。

  调胃承气汤证曰:腹胀满。又曰:大便不通。又曰:不吐不下心烦。

  以上一方。芒硝半斤、分量亦可疑。今考《千金方》、《外台秘要》,此方无有焉。故姑从桃核承气汤,以定芒硝分量。

  柴胡加芒硝汤证,不审备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芒硝六两。

  大承气汤证曰:燥屎。又曰:大便硬。又曰:腹满。又曰:宿食。

  大黄牡丹汤证曰:小腹肿痞。

  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证曰:心下痞坚云云。复与不愈者。

  以上三方,芒硝皆三合。

  大黄硝石汤证曰:腹满。

  以上一方。硝石四两。

  橘皮大黄朴硝汤证曰: 食之在心胸间不化、吐复不出。

  桃核承气汤证曰:少腹急结。

  以上二方,朴硝、芒硝皆二两。

  硝矾散证曰:腹胀。

  以上一方,硝石等分。

  上历观此数方,芒硝主治坚块明矣,有软坚之功也。故旁治宿食腹满,少腹肿痞之等诸般难解者也。

  互 考柴胡加芒硝汤,是小柴胡汤而加芒硝者也。而小柴胡汤主治胸胁苦满,不能治其块,所以加品 考硝石 和、汉无别;朴硝、芒硝、硝石,本是一物,而各以形状名之也,其能无异,而芒硝之功胜矣,故余家用之。

  卷上

  甘草

  考 证芍药甘草汤证曰:脚挛急。

  甘草干姜汤证曰:厥,咽中干,烦躁。

  甘草泻心汤证曰:心烦不得安。

  甘姜甘草汤证曰:咽燥而渴。

  桂枝人参汤证曰:利下不止。

  以上五方,甘草皆四两。

  芍药甘草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甘麦大枣汤证曰:藏躁喜悲伤欲哭。

  以上二方,甘草皆三两。

  甘草汤证曰:咽痛者。

  桔梗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桂枝甘草汤证曰:叉手自冒心。

  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证曰:烦躁。

  四逆汤证曰:四肢拘急厥逆。

  甘草粉蜜汤证曰:令人吐涎、心痛发作有时,毒药不止。

  以上六方,甘草皆二两。

  上八方,甘草二两三两,而亦四两之例。

  苓桂甘枣汤证曰:脐下悸。

  苓桂五味甘草汤证曰:气从小腹上冲胸咽。

  小建中汤证曰:里急。

  半夏泻心汤证曰:心下痞。

  小柴胡汤证曰:心烦。又云:胸中烦。

  小青龙汤证曰:咳逆倚息。

  黄连汤证曰:腹中痛。

  人参汤证曰:逆抢心。

  旋复花代赭石汤证曰:心下痞硬、噫气不除。

  乌头汤证曰:疼痛不可屈伸。又云:拘急不得转侧。

  以上十方,甘草皆三两。

  排脓汤证。阙。(说在桔梗部)

  谓胃承气汤证曰:不吐、不下、心烦。

  桃核承气汤证曰:其人如狂。又云:少腹急结。

  桂枝加桂汤证曰:奔豚,气从少腹上冲心。

  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汤证曰:惊狂、起卧不安。

  以上五方,甘草皆二两。

  上历观此诸方。无论急迫,其他曰痛、曰厥、曰烦、曰悸、曰咳、曰上逆、曰惊狂、曰悲伤、曰痞硬、曰利下,皆甘草所主。而有所急迫者也,仲景用甘草也;其急迫剧者,则用甘草亦多。不剧者,则用甘草亦少。由是观之,甘草之治急迫也明矣。古语曰:病者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其斯甘草之谓乎?仲景用甘草之方甚多,然其所用者,不巡前证,故不枚举焉。

  凡征多而证明者,不枚举其征,下皆效之。

  互 考甘草汤证曰:咽痛者,可与甘草汤。不差者,与桔梗汤。凡其急迫而痛者,甘草治之。

  其有脓者,桔梗治之。今以其急迫而痛,故与甘草汤。而其不差者,已有脓也。故与桔梗汤,据芍药甘草附子汤,其证不具也。为则按其章曰:发汗病不解,反恶寒。是恶寒者,附子主之。而芍药、甘草,则无主证也。故此章之义,以芍药甘草汤。脚挛急者,而随此恶寒,则此证始备矣。为则按:调胃承气汤、桃核承气汤,俱有甘草。而大小承气汤、浓朴三物汤,皆无甘草也。

  汤证曰:或如狂、或少腹急结,是虽有结实。然狂与急结,此皆为急迫,故用甘草也。大小承气汤、浓朴三物汤、大黄黄连泻心汤,俱解其结毒耳。故无甘草也,学人详诸。

  辨 误陶弘景曰:此草最为众药之主。孙思邈曰:解百药之毒。甄权曰:诸药中,甘草为君,治七十二种金石毒,解一千二百般草木毒,调和众药有功。呜呼?此说一出,而天下无复知甘草之本功,不亦悲哉?若从三子之说,则诸凡解毒,唯须此一味而足矣!今必不能,然则其说之非也可以知已。夫欲知诸药本功,则就长沙方中,推历其有无多少。与其去加,引之于其证。则其本功,可得而知也。而长沙方中,无甘草者居半,不可谡众药之主也,亦可以见已。古语曰:攻病以毒药,药皆毒,毒即能。若解其毒,何功之有?不思之甚矣。学人察诸。夫陶弘景、孙思邈者,医家之俊杰,博治之君子也。故后世尊奉之至矣。而谓甘草众药之主,谓解百药之毒,岂得无征乎?考之长沙方中,半夏泻心汤本甘草三两,而甘草泻心汤更加一两,是足前为四两,而误药后用之,陶、孙盖卒尔见之,谓为解药毒也。呜呼?夫人之过也,各于其党。故观二子之过,斯知尊信仲景之至矣。向使陶、孙知仲景误药后,所以用甘草,与不必改其过何也?陶、孙诚俊杰也,俊杰何为文其过乎?由是观之,陶、孙实不知甘草之本功也,亦后世之不幸哉!东垣李氏曰:生用则补脾胃不足,而大泻心火;炙之则补三焦元气,而散表寒。是仲景所不言也。五藏浮说,战国以降,今欲为疾医乎?则不可言五藏也。五藏浮说,战国以降,不可从也。

  品 考甘草 华产上品,本邦所产者,不堪用也。余家唯锉用之也。

  卷上

  黄

  主治肌表之水也。故能治黄汗、盗汗、皮水。又旁治身体肿或不仁者。

  考 证芍桂枝苦酒汤证曰:身体肿、发热汗出而渴。又云:汗沾衣、色正黄加 汁;防己黄汤证曰:身重、汗出恶风。

  以上二方,黄 皆五两。

  防己茯苓汤证曰:四肢肿,水气在皮肤中。

  黄 桂枝五物汤证曰:身体不仁。

  以上二方,黄 皆三两。

  桂枝加黄 汤证曰:身常暮盗汗出者。又云:从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腰 弛痛、如有物在皮中状。

  以上一方,黄 二两。

  黄 建中汤证,不具也。

  以上一方,黄 一两半。

  上历观此诸方,黄 主治肌表之水也。故能治黄汗、盗汗、皮水。又能治身体肿或不仁者,是肿与不仁,亦皆肌表之水也。

  互 考芍桂枝苦酒汤、桂枝加黄 汤,同治黄汗也。而 芍桂枝苦酒汤证曰:汗沾衣,是汗甚多也。桂枝加黄 汤证曰: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是汗少也。以此考之,汗之多少,即用黄 多少,则其功的然可知矣。

  防己黄 汤、防己茯苓汤。同治肌肤水肿也。而黄 有多少。防己黄 汤证曰:身重汗出。防己茯苓汤证曰:水气在皮肤中,此随水气多少,而黄 亦有多少。则黄 治肌表之水明矣。故 芍桂枝苦酒汤、桂枝加黄 汤,随汗之多少,而用黄 亦有多少也。

  黄 桂枝五物汤证曰:身体不仁。为则按:仲景之治不仁,虽随其所在,处方不同。而历观其药,皆是治水也。然则不仁,是水病也。故小腹不仁、小便不利者,用八味丸以利小便,则不仁自治。是不仁者,水也。学人思诸。

  防己黄 汤,《金匮要略》载其分量与《外台秘要》异。为则夷考其得失,《外台秘要》古,而《金匮要略》不古矣。故今从其古者也。

  辨 误余尝读本草载黄 之功。陶弘景曰:补丈夫虚损、五劳羸瘦、益气。甄权曰:主虚喘,肾衰耳聋,内补。嘉谟曰:人参补中,黄 实表也。余亦尝读《金匮要略》,审仲景之处方,皆以黄 治皮肤水气,未尝言补虚实表也。为则尝闻之,周分置医,职四焉:曰食医、曰疾医、曰疡医、曰兽医。夫张仲景者,盖古疾医之流也。夫陶弘景尊信仙方之人也。故仲景动言疾病,而弘景动论养气,谈延命,未尝论疾病。后世之喜医方者,皆眩其俊杰,而不知其有害于疾医也。彼所尊信而我尊信之,滔滔者天下皆是也。岂不亦悲哉?夫逐奔兽者,不见大山。嗜欲在外,则聪明所蔽。故其见物同,而用物之异。仲景主疾病者也,弘景主延命者也;仲景以黄 治水气,弘景以之补虚。夫药者,毒也。毒药何补之为,是以不补而为补,以不补而为补,是其聪明为延命之欲所蔽也。古语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夫古所谓虚实者,以其常而言之也。昔者常无者,今则有之,则是实也。昔者常有者,今则无之,则是虚也。邪者,常无者也;精者,常有者也。故古所谓实者,病也。而虚者,精也。因病而虚,则毒药以解其病毒而复其故也。非病而虚,则非毒药之所治也,以谷肉养之。故曰攻病以毒药,养精以谷肉果菜。今试论之。天寒肌肤粟起,当此时服黄 而不已也。以衣衾则已,以衣衾而不已也,啜粥而已,无他。是非病而精虚也。若乃手足拘急恶寒,是与衣衾而不已也,啜粥而不已也,与毒药而已也。无他,是邪实也。呜呼?仲景氏哉?信而有征,此孔子所以非法言不敢道也,甄权、嘉谟不言疾医之法言也,抑亦弘景祸之矣。言必以仙方,必以阴阳,此 功之所以不着也。

  品 考黄 汉土、朝鲜、本邦皆产也。汉土出绵上者,以为上品,其他皆下品也。其出朝鲜、本邦者,亦皆下品也。今华舶之所载而来者,多是下品,不可不择也。凡黄 之品,柔软、肉中白色,润泽味甘,是为上品也,锉用。

  卷上

  人参

  主治心下痞坚、痞硬、支结也。旁治不食呕吐、喜唾、心痛、腹痛、烦悸。

  考 证木防己汤证曰:心下痞坚。

  以上一方,人参四两。

  人参汤证曰:心中痞;又曰:喜唾、久不了了。

  桂枝人参汤证曰:心下痞硬。

  半夏泻心汤证曰:呕而肠鸣、心下痞。

  生姜泻心汤证曰:心下痞硬、干噫食臭。

  甘草泻心汤证曰: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又曰:不欲饮食、恶闻食臭。

  小柴胡汤证曰: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又云:胸中烦。又云:心下悸。又云腹中痛。

  大半夏汤证曰:呕而心下痞硬。

  茯苓饮证曰:气满、不能食。

  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证曰:食入口即吐。

  桂沉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六物黄芩汤证曰:干呕。

  白虎加人参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生姜甘草汤证曰:咳唾涎沫不止。

  以上十四方,人参皆三两。

  柴胡桂枝汤证曰:心下支结。

  干姜人参半夏丸证曰:呕吐不止。

  四逆加人参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三方,其用人参者,或一两半,或一两,而亦三两之例。

  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黄连汤证曰:腹中痛、欲呕吐。

  旋复花代赭石汤证曰;心下痞硬、噫气不除。

  大建中汤证曰: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

  以上四方,人参皆二两。

  上历观此诸方,人参主治心下结实之病也。故能治心下痞坚、痞硬、支结。而旁治不食、呕为则按:人参、黄连、茯苓三味,其功大同而小异也。人参治心下痞硬而悸也,黄连治心中烦而悸也,茯苓治肉 筋惕而悸也,不可不知矣。

  互 考木防己汤条曰:心下痞坚,愈复发者,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主之;是人参芒硝,分治心下痞硬之与痞坚也。于是乎可见古人用药不苟也。盖其初,心下痞坚犹缓,谓之痞硬亦可,故投以人参也。复发不愈,而痞之坚必矣,故投以芒硝也。半夏泻心汤,脱硬字也。甘草泻心汤,此方中倍甘草。生姜泻心汤,加生姜之汤也。而共云治心下痞硬,则此方脱硬字也明矣。吴茱萸汤、茯苓饮、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六物黄芩汤、生姜甘草汤,皆人参三两。而云治咳唾涎沫、呕吐下利,不云治心下痞硬。于是综考仲景治咳唾涎沫,呕吐下利方中,其无人参者,有居八九。今依人参之本例,用此五汤施之于心下痞硬,而咳唾涎沫呕吐下利者,其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其证不具也。其云:发汗后身疼痛,是桂枝汤证也;然则芍药、生姜、人参之证,阙也。说在《类聚方》。

  白虎加人参汤四条之下,俱是无有人参之证。盖张仲景之用人参三两,必有心下痞硬之证。

  半夏丸,依本治之例,试推其功。心下有结实之毒,而呕吐不止者实是。主之大抵与大半夏汤之所主治也大同小异,而有缓急之别。

  四逆加人参汤,其证不具也。恶寒脉微而复利,是四逆汤之所主;而不见人参之证也。

  此方虽加人参仅一两,无见证,则何以加之?是脱心下之病证也明矣。附子汤证不具也。此方之与真武汤,独差一味。而其于方意也,大有迳庭。附子汤,术、附君药,而主身体疼痛,或小便不利,或心下痞硬者。真武汤,茯苓、芍药君药,而主肉 筋惕,拘挛呕逆,四肢沉重疼痛者。

  旋复花代赭石汤,其用人参二两,而有心下痞硬之证,此小半夏汤加减之方也。二两疑当作三两也。

  辨 误甄权曰:参补虚。误矣,此言一出,流毒千载。昔者张仲景之用参也,防己汤莫多焉。

  其证曰:支饮喘满、心下痞坚、面色黧黑。未尝见言补虚者也。又曰:虚者即愈,实者三日复发。复与而不愈者,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主之。此其所由误者乎?则有大不然。盖汉以降,字诂不古者多矣,则难其解。古语曰:有为实也,无为虚也,故用防己汤。而心下痞坚已,虚而无者,则即愈也,虽则即愈也,心下痞坚,犹实而有者,三日复发,复与防己汤而不愈者,非特痞硬,即是坚也,非参之所主,而芒硝主之,故参如故,而加芒硝、茯苓。由是观之,不可谓参补虚也。孙思邈曰:无参,则以茯苓代之,此说虽误,然参不补虚,而治心下疾也,亦足以征耳。盖参补虚之说, 于甄权。滔滔者天下皆是,本草终引广雅五行,记是参之名义,而岂参之实乎,学人详诸。余读本草,至参养元气,未尝不发书而汉也。曰:呜呼,可悲哉,人之惑也。所谓元气者,天地根元之一气也,动为阳,静为阴,阴阳妙合,斯生万物,命其主宰,曰造化之神也。而人也者,非造化之神也,故人生于人,而神不能生人,况于元气乎?夫人之元气也,免身之初,所资以生,医家所谓先天之气也。养之以谷肉果菜,所谓后天之气也。虽然,元气之说,圣人不言,故经典不载焉。战国以降,始有斯言。冠子曰:天地成于元气。董仲舒《春秋繁露》曰:王正则元气和顺。扬雄解嘲曰:大气含元气。孔安国《虞书注》曰:昊天谓元气广大。《汉书·律历志》曰:大极元气,函为一。班固《东都赋》曰:降烟 ,调元气。此数者,皆言天地之元气,而非人之元气也。《素问》曰:天之大气举之,言系地于中而不坠也。又曰:三焦者,原气之别使。言皮肤毫毛之末,温缓之气也。此犹可言也。然论说之言也,于疾医何益之有?又曰:养精以谷肉果菜,是古之道也,未闻以草根木皮,而养人之元气,盖其说出于道家,道家所雅言延命长寿,故立无气以为极也。秦汉以降,道家降盛,而阴阳五行元气之说,蔓延不可芟,医道湮晦,职此之由,岂可不欢哉!夫医术人事也,元气天事也,故仲景不言矣。养精以谷肉果菜,而人参养元气,未尝有言之。由此观之,其言养元气者,后世之说也,不可从矣。

  东垣李氏曰:张仲景云:病患汗后,身热亡血、脉沉迟者,下利身凉、脉微血虚者,并加人参也。古人之治血脱者,益气也。血不自生,须生阳气。盖阳气生,则阴长而血乃旺也。

  今历考《伤寒论》中曰: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李氏其据此言乎?然而加人参仅仅一两也。四逆加人参汤,更加茯苓,此为茯苓四逆汤,而不举血证,则人参之非为亡血也,可以见已。且也仲景治吐血、衄血、产后亡血,方中无有人参,则益足证也,李氏之说妄哉!自后苟有血脱者,则不审其证,概用人参,亦益妄哉!或问曰:吾子言仲景用人参治心下痞硬,而大黄黄连泻心汤之属,无有人参,岂亦有说乎?曰:有之。何子读书之粗也?大黄黄连泻心汤曰:心下痞,按之濡。其于人参,则诸方皆曰心下痞硬。硬濡二字,斯可以见其异矣。

  品 考人参 出上党者,古为上品,朝鲜次之。今也,上党不出,而朝鲜亦少也。其有自朝鲜来者,味甘,非其真性。故试诸仲景所谓心下痞硬,而无效也,不可用矣。源顺和名抄云人参,此言久末乃伊芳。盖本邦之俗,谓熊胆为久末乃伊芳,而亦号人参,则以其味名也。由是观之,本邦古昔所用者,其味苦也亦明矣。今试取朝鲜之苗,而树艺诸本邦者,其味亦苦也。

  然则其苦也者,是人参之正味。而桐君雷公之所同试也,乃今余取产于本邦诸国者用之,大有效于心下痞硬。其产于本邦诸国者,五叶三 ,其于形状也,亦与所产于朝鲜同矣。产于本邦诸国者,于和州金峰者最良。去土气而锉用,谨勿杀苦也。

  卷上

  桔梗

  主治浊唾肿脓也,旁治咽喉痛。

  考 证排脓汤,证阙。

  桔梗白散证曰: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

  桔梗汤证曰: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

  排脓散,证阙。

  以上四方,其用桔梗者,或三两、或一两、或三分、或二分。

  上四方者,皆仲景之方也,而排脓汤,以桔梗为君药也,不载其证。今乃历观其用桔梗诸方,或肺痈、或浊唾腥臭、或吐脓也。而以桔梗为君药者,名为排脓,则其排脓也明矣。

  互 考排脓汤之证虽阙,而桔梗汤观之,则其主治明矣。桔梗汤证曰: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

  仲景曰:咽痛者,可与甘草汤,不差者,与桔梗汤也;是乃甘草者,缓其毒之急迫也。而浊唾吐脓,非甘草之所主,故其不差者,乃加桔梗也。由是观之,肿痛急迫,则桔梗汤;浊唾吐脓多,则排脓汤。

  辨 误排脓汤及散,载在《金匮》肠痈部。桔梗汤及白散,亦有肺痈之言。盖肠痈肺痈之论,自古而纷如也。无有明辨,欲极之而不能也。人之体中,不可见也。故谓无肺痈肠痈者妄也,谓有肺痈肠痈者亦妄也。凡吐下臭脓者,其病在胸也,而为肺痈。其病在腹也,而为肠痈,其亦可也。治之之法,不为名所拘,而随其证,是为仲景也。

  品 考桔梗 处处出焉。药铺所鬻者,淅而白洁,脱其气味也,不可不择焉。唯去其土泥,而不杀

  卷上

  术

  主利水也。故能治小便自利、不利、旁治身烦疼、痰饮、失精眩冒、下利、喜唾。

  考 证天雄散,证阙(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术八两。

  桂子附子去枝加术汤证曰:小便自利。

  麻黄加术汤证曰:身烦疼。

  越婢加术汤证曰:一身面目黄肿、其脉沉、小便不利。

  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四方,术皆四两。

  桂枝去桂加苓术汤证曰:小便不利。

  人参汤证曰:喜唾。

  桂枝人参汤证曰:利下不止。

  茯苓泽泻汤,证不具也。(说在《类聚方》)

  茯苓饮证曰:心胸中有停痰宿水、自吐出水。

  以上五方,术皆三两。

  甘草附子汤证曰:小便不利。

  真武汤证曰: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

  苓姜术甘汤证曰:小便自利。

  苓桂术甘汤证曰:小便自利。

  苓桂术甘汤证曰:心下有痰饮,又云头眩。

  泽泻汤证曰:其人苦冒眩。

  枳术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茯苓戎盐汤证曰:小便不利。

  以上七方,术皆二两。

  五苓散证曰:小便不利。

  以上一方,术十八铢,而三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无论小便之变。其他曰饮、曰痰、曰身烦疼、曰喜唾、曰冒眩、亦皆水病也。凡小便不利而兼若证者,用术而小便通,则诸证乃治。由是观之,术之利水也明矣。

  互 考天雄散。《金匮要略》载在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条后,而不载其证。而李时珍作《本草纲目》曰:此仲景治男子失精之方也。然则旧有此证,而今或脱也。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下当云:天雄散亦主之。以余观之,时珍之见,而岂以术、附为治失精梦交乎?此则观于本草,可以知耳。夫失精梦交,水气之变也,故以术为主药也。

  《金匮要略》白术附子汤,即《伤寒论中》桂枝附子去桂加术汤,而分量减其半也。盖术别苍白,非古也。故今称方名,从《伤寒论》焉。《外台秘要》术附汤,亦同方。而分量非古也,皆不可从焉!附子汤证,不具也。此方之于真武汤,倍加术、附,以参代姜者也。而真武汤证,有小便不枳术汤、桂姜枣草黄辛附汤,二方《金匮要略》所载。同其因与证,而不可别焉;今审其方剂,桂姜枣草黄辛附汤,其方合桂枝去芍药,及麻黄、附子、细辛也。而桂枝去芍药汤,主为则按:所谓少阴病者,恶寒甚者也,故用附子。附子主恶寒也。依二汤之证推之,心下坚大而恶寒,发热上逆者,桂姜枣草黄辛附汤主之。术主利水也,是以心下坚大而小便不利者,枳术汤主之。夫秦张之治疾也,从其证而不取因矣。因者,想像也,以冥冥决事,秦张所不取也,故其能治疾也。在方中其证矣,斯不知其方意,则未能中其证也。其知其方意,在知药能也,能知药能,而后始可与言方已。

  辨 误《本事方》许叔微曰:微患饮 三十年,后左下有声、胁痛、食减、嘈杂、饮酒半杯即止,十数日必呕酸水数升,暑月止右边有汗,左边绝无。自揣必有 囊,如水之有科臼,不盈科不行。但清者可行,而浊者停滞,无路以决之,故积至五六日必呕而去。脾土恶湿,而水则流湿,莫若燥脾以去湿,崇土以填科臼,乃悉屏诸药,只以苍术麻油大枣丸,服三月而疾除。自此常服,不呕不痛,胸膈宽利,饮啖如故。为则按:仲景用术治水,而不云去湿补脾也;许氏则以术为去湿补脾,而不云其治水。何其妄哉?许氏之病水变,故得术能治也。

  人云许氏能治其湿痰,余戏之曰:非许自能治其病,而术能治许病也。何则?许氏之所说,以不可见为见,而以不可知为知也。空理惟依,古人则不然,有水声吐水,则为水治之。是可知而知之,可见而见之实事。惟为此谓知见之道也,故有许氏之病者,用术、附以逐其水,其效如神。呜呼!仲景之为方也,信而有征。由是观之,许之病已也,非许之功,而术之功也。

  品 考术 宗 曰:古方及《本经》,止单言术,而未别苍白也。陶隐居言有两种,而后人往往贵白术而贱苍术也。为则曰:华产两种,其利水也,苍胜于白,故余取苍术也。本邦所出,其

  卷上

  白头翁

  考 证白头翁汤证曰:热利下重。又曰:下利欲饮水。

  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证曰:下利。

  以上二方,白头翁皆三两。

  夫仲景用白头翁者,特治热利,而他无所见矣。为则按:若热利渴而心悸,则用白头翁汤也,加之血证,及急迫之证,则可用加甘草阿胶汤也。

  品 考白头翁 和、汉无别。

  卷中

  黄连

  主治心中烦悸也。旁治心下痞、吐下、腹中痛。

  考 证黄连阿胶汤证曰:心中烦、不得卧。

  以上一方,黄连四两。

  黄连汤证曰:胸中有热、腹中痛、欲呕吐。

  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证曰:吐下。

  葛根黄连黄芩汤证曰:利遂不吐。

  白头翁汤证曰:下利欲饮水。

  以上四方,黄连皆三两。

  大黄黄连泻心汤证曰:心下痞、按之濡。

  泻心汤证曰:心气不足。

  附子泻心汤证曰:心下痞。

  以上三方,黄连皆一两,而亦三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黄连治心中烦悸也明矣。故心中烦悸而痞者、吐者、利者、腹痛者,用此皆治也。此外用黄连一两方多,其比余药分量差少,但举心胸之微疾,不足取而征焉!故不枚举也。

  互 考张仲景用黄连。其证与人参、茯苓,大同而小异。说在人参部。

  黄连阿胶汤证曰:心中烦。此方黄连为君,而有心中烦之证,斯可以见其主治矣。泻心汤证曰:心气不足,而吐血衄血者,泻心汤主之。既云不足,又云泻心,此后世论说之所由起也;然《千金方》不足作不定,斯仲景之古也。而不定者,烦悸之谓也。凡病心中烦悸、心下痞、按之濡者,用此汤皆治也。由是观之,所谓不定者,烦悸之谓也。

  辨 误夫万物生于天也,故天命之谓性。性唯一也,其能亦唯一也,谓之良能。然其有多能者,性之所枝而岐也,非性之本也,谓之蠃能。人之眩蠃能,而谓性多能者多矣。余尝读本草,举其主治甚多。夫主治也者,性之能也。一物一性,岂有此多能哉!今近取譬于人之多能乎?夫人之性也,有任焉者,有清焉者,有和焉者,有直焉者,虽圣人不可移易也;而有多能焉,有无能焉,多能非求于天性之外而成焉,无能非求于天性之中而无焉。人其性而用之,则多能也,是善于用其性者也,非由天性而多能也,故天性任焉者,用而多能,则尽其性之任而已。任之外,无有其能也。清则清,和则和,直则直,从性之一而贯之,不可移易也。亦有学而修之,以成其多能者,若天性然,然非去性而然,亦与性成者也。此所以论于人之道,而非所以论于草根木皮也。夫善于用人性之能者若彼,而况于草根木皮乎?性之外,无有多能,而一草何多能之有?夫黄连之苦,治心烦也,是性之为能也,张仲景用焉,而治心下痞呕吐,下利之证也,是性之所枝而岐也,故无心烦之状者,试之无效。如心烦者,其应如响。仲景治心下痞,呕吐下利,其方用黄连者甚多,斯亦可以征也。由是观之,黄连主治心烦也,本草之谬也明矣。黄连之能多乎哉,不多也。

  品 考黄连 处处出焉,出于本邦越中者,为上品,世所谓加贺黄连是也。贪利之贾,成以郁金色之,不可不择也,锉用。

  卷中

  黄芩

  治心下痞也,旁治胸胁满、呕吐、下利也。

  考 证黄芩汤证曰:自下利。

  六物黄芩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证曰:吐下。

  小柴胡汤证曰:胸胁苦满。

  大柴胡汤证曰:心下痞硬、呕吐而下利。

  柴胡姜桂汤证曰:胸胁满、微结、心烦。

  葛根黄连黄芩汤证曰:利遂不止。

  半夏泻心汤证曰:呕而肠鸣、心下痞。

  以上八方,黄芩皆三两。

  柴胡桂枝汤证曰:微呕、心下支结。

  泻心汤证曰:心下痞。

  附子泻心汤证曰:心下痞。

  以上三方,黄芩或一两,或一两半,而亦三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黄芩主治心下之病也。若呕吐者,若下利者,有心下痞之证也,则得黄芩即治矣。其无此证者,终无效焉。无他,治心下痞也。

  互 考六经之言,则后人所搀入焉,故不取焉。以他例推之,心下痞、腹强急而下利者,此汤主之。

  为则每对若证,即用此汤,其应如响,学人审诸。

  六物黄芩汤,其证不具也。此方半夏泻心汤,而去黄连、甘草加桂枝者也。张仲景用人参、黄芩也,于心下痞而硬者也。然则心下痞硬干呕下利者,此汤主之。其无此证,则终无效也。学人审诸。

  辨 误世医笃信本草。以芩、连为寒药,其畏之也如虎野狼焉,不思之甚矣。夫本草论药之寒热温凉,终不一定。彼以为温,则是以为热;甲以为寒,则乙以为凉。果孰是而孰非乎?盖医者之于用药也,譬犹武夫用兵,武夫而畏兵,不可以为武夫也。医亦然,毒药各有其能,各主一病,苟有其证者而不用之,则终不治也。所以不畏焉,此而畏之,则何以医为也?张仲景用黄芩也,治心下痞而已,无有他能。故心下痞,而呕吐下利,则用之即治矣。世医不深察,妄以为呕吐下利之主药,可悲也夫!品 考黄芩 处处出焉。出汉土者,此为上品也;出朝鲜者次之。出本邦者,下品也。锉用。

  卷中

  柴胡

  主治胸胁苦满也。旁治寒热往来、腹中痛、胁下痞硬。

  考 证小柴胡汤证曰:胸胁苦满、往来寒热。又云:腹中痛。又云:胁下痞硬。

  柴胡加芒硝汤证曰:胸胁满。

  柴胡去半夏加栝蒌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柴胡姜桂汤证曰:胸胁满、微结。又云:往来寒热。

  大柴胡汤证曰:心下急、郁郁微烦。又曰:往来寒热。又曰:心下满痛。

  以上五方,柴胡皆八两。

  柴胡桂枝汤证曰:心下支结。

  以上一方,柴胡四两而八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柴胡主治胸胁苦满也。其他治往来寒热、或腹中痛、或呕吐、或小便不利,此一方之所主治。而非一味之所主治也。为则按:《伤寒论》中,寒热、腹痛、呕吐、小便不利,而不用柴胡者多矣。胸胁苦满而有前证,则柴胡主焉。此可以见柴胡之所主治也。

  互 考柴胡去半夏加栝蒌汤,其证不具也。以渴,故代半夏以栝蒌也。今试诸世所谓疟疾,胸胁苦满而渴者,甚有效焉。其无有胸胁苦满证,则终不知也。然则胸胁苦满证,其脱也明矣。

  辨 误《本草纲目》柴胡部中,往往以往来寒热为其主治也。夫世所谓疟疾,其寒热往来也剧矣;而有用柴胡而治也者,亦有不治也者。于是质之仲景氏之书,其用柴胡也,无不有胸胁苦满之证。今乃施诸胸胁苦满而寒热往来者,其应犹响之于声。非直疟也,百疾皆然。无胸胁苦满证者,则用之无效焉。然则柴胡之所主治,不在彼而在此。

  品 考柴胡 处处出焉。本草以产于银州银县者为上品也。本邦药铺所鬻者有二品。曰镰仓柴胡,曰河原柴胡也。盖河原柴胡者,非柴胡之种也,不可用焉。镰仓柴胡者尤佳,去须及头,以粗布指拂拭之,锉而用焉。雷 、陈子承,称柴胡香气甚矣。而本邦之产,比诸产汉土者,形状则同,气味则薄,因稽诸说。嫩则香美也,老则不也。张元素曰:气味俱清,故今用镰仓柴胡也。

  卷中

  贝母

  主治胸膈郁结、痰饮也。

  考 证桔梗白散证曰:时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

  以上一方,贝母三分。

  仲景氏用贝母也,特此一方已然。考之本草,古人用贝母,主治郁结痰饮,旁治咳嗽、乳汁不下也。乃与仲景氏治浊唾腥臭,其归一也已。其功于桔梗,大同而小异也。

  品 考贝母 用自汉土来者也,锉用焉。今本邦间亦出焉,不异于汉土产也。

  卷中

  细辛

  主治宿饮停水也。故治水气在心下而咳满、或上逆、或胁痛。

  考 证小青汤证曰: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

  苓甘五味姜辛汤证曰:咳、胸满。

  以上二方,细辛皆三两。

  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大黄附子汤证曰:胁下偏痛。

  桂姜草枣黄辛附汤证曰: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杯。

  以上三方,细辛皆二两。

  上历观此诸方。其咳者,上逆者,胸满者,胁痛者,心下坚大者,胸胁心下宿饮停水而所致也,用细辛则水饮去,而其证已。可以见其所主治也。

  互 考麻黄附子细辛汤条,特云少阴病反发热,而不举余证。为则按:六经也者,是后人之搀入,而非仲景之古也。所谓少阴病者,蜷卧、小便清利也。蜷卧者,恶寒甚也。恶寒者,水病也;仲景氏之治恶寒也,其用附子者居多。又其言曰: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气也。由是观之,恶寒之为水气也明矣。其喘而恶寒,有痰饮之变者,此方主之。桂姜草枣黄辛附汤证,不具也。说在术条下,故不复赘焉。

  辨 误今之为医者,其用药也,瞑眩则栗,遽转其方,何无特操之甚也。书曰:若药弗瞑眩,厥疾弗瘳。余每读书到于此,未尝不废书抵掌而欢。圣哲之言,信而有征也。仲景之为方也,亦有征矣!请举其一二。苓甘五味姜辛夏汤条曰:咳满即止,而更复渴、冲气复发者,以细辛干姜也。而仍用细辛干姜,此非审知此毒,而治此疾者,孰能之为?呜呼!仲景哉!术附汤条曰:其人如冒状,勿怪。即是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气,未得除故耳,此亦瞑眩之谓也。夫欲为仲景氏者,其要在知药之瞑眩,而疾乃瘳焉。而后就其方法,审其药功而已。为则从事于此,审试诸药,本草所谓大毒者,其不彻疾也,不瞑眩。所谓无毒者,亦中肯綮也,必瞑眩。瞑,眩也,疾斯瘳也;余未见药弗瞑眩,而疾之为瘳者也。呜呼!圣哲之言,信而有征哉!学人思诸。

  品 考细辛 本邦称云:真细辛者,即是也,洗去尘土,锉而用之,药铺间以杜衡充细辛也。

  不可不辨矣。

  卷中

  当归芎

  仲景之方中,用当归、芎 者,其所主治,不可的知也。今不敢凿从成方而用焉,是阙如之义也。

  辨 误本草以当归、芎 治血,为产后要药。为则按:仲景氏治血方中,无此二药者多。而治他证之方中,亦有此二药。如奔豚汤、当归羊肉汤、酸枣仁汤类是也。由是观之,不可概为治血之药也。

  品 考当归 江州伊芳 山所产。其味辛、同汉土所产。而和州所产味甘,此以粪土培养之者也,不可用矣。孙思邈曰:无当归,以芎 代之。今试尝和州当归,其味大不似芎 也。伊芳 当归则似焉,故用之也。

  芎 出本邦丰后州者上品也。

  卷中

  芍药

  主治结实而拘挛也。旁治腹痛头痛、身体不仁、疼痛腹满、咳逆下利肿脓。

  考 证桂枝加芍药汤证曰:腹满时痛。

  小建中汤证曰:腹中急痛。

  桂枝加大黄汤证曰:大实痛。

  以上三方,芍药皆六两。

  枳实芍药散证曰:腹痛烦满。

  排脓散,证阙。(说在类聚方)

  以上二方,芍药一方等分,一方六分。

  芍药甘草汤证曰:脚挛急。

  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新加汤证曰:身疼痛。

  芎归胶艾汤证曰:腹中痛。

  以上三方,芍药皆四两。

  芍药甘草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芍药三两,而亦四两之例。

  小青龙汤证曰:咳逆。

  大柴胡汤证曰:心下满痛。又曰:呕吐而下利。

  附子汤证曰:身体痛。

  真武汤证曰:腹痛。又云:沉重疼痛、自下利。又云:咳。

  桂枝汤证曰:头痛。又曰:身疼痛。

  乌头汤证曰:历节不可屈伸疼痛。又曰:拘急。

  黄 桂枝五物汤证曰;身体不仁。

  以上七方,芍药皆三两。

  黄芩汤证曰:自下利。

  柴胡桂枝汤证曰:肢节烦疼。

  以上二方,用芍药,或二两,或一两半。而亦三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曰腹痛、曰头痛、曰腹满、曰咳逆、曰下利、曰排脓、曰四肢疼痛、曰挛急、曰身体不仁,壹是皆结实而所致也。其所谓痛者,拘急也。若夫桂枝加芍药汤、小建中汤、桂枝加大黄汤,皆以芍药为主药,而其证如此。由是观之,主治结实而拘挛也明矣。

  互 考小建中汤,《伤寒论》不备其证。是以世医不获方意,以为补剂,故其所施也,竟无效焉?为则按:此方出自芍药甘草汤,故主治诸病腹拘急而痛者也,学人正焉。芍药甘草附子汤,其条特举恶寒之证,此附子之所主也,而脱芍药、甘草之所主治也。其用甘草者,治毒急迫也。其用芍药者,治拘挛也。然则拘挛急迫而恶寒者,此汤主之。

  真武汤、附子汤,特有生姜、人参之异。而所主治,则颇异也。真武汤,苓芍为主。而附子辨 误朱震亨曰:产后不可用芍药,以其酸寒伐生发之气也。李时珍曰:白芍药益脾,能于土中泻木,产后肝血已虚,不可更泻,故禁之。夫酸寒之药,盖不少矣。何独避芍药之为?世医雷同其说,不思之甚矣。诸药皆毒,毒而治毒,毒而不用毒,何治之有?《金匮要略》曰:产后腹痛,枳实芍药散主之。《千金方》曰:产后虚羸、腹中刺痛、当归建中汤主之。此皆芍药主药,而用之于产后也。且也张仲景芍药甘草汤、芍药甘草附子汤、桂枝加芍药汤,皆以芍药为主,而于血证无毫关涉焉,特治结实而拘挛已。若乃酸寒伐生发之气,及泻木之说,此凿空之论,而非疾医之用也。

  品 考芍药 其种有二:曰木芍药也,曰草芍药也。木芍药是其真也,花容绰约,亦可爱也,余取之矣;服食家言,白花胜赤花,尝试其功,赤白惟均也。服食家之说,不可从矣。草芍药,世所谓宇多芍药也,不可用矣。

  卷中

  牡丹皮

  仲景之方中,桂枝茯苓丸、八味丸、大黄牡丹皮汤,以上三方,虽有牡丹皮,而不以为主药也。如此之类,皆从其全方之主治而用之,如征姑阙焉,以俟之后君子也。

  品 考牡丹皮 和、汉同。

  卷中

  茵陈蒿

  主治发黄也。

  考 证茵陈五苓散证曰:黄胆。

  茵陈蒿汤证曰:心胸不安、久久发黄。

  以上二方茵陈蒿,一方六两,一方十分。

  上观此二方,茵陈蒿治发黄也明矣。

  互 考或问曰:发黄之证,治之之方,其不用茵陈蒿者,间亦有之,如何?答曰:发黄、小便不利、或渴无余证者,茵陈五苓散主之。发黄、大便不通者,茵陈蒿汤主之。若乃一身尽黄、腹胀、大便必黑、时溏者,硝矾散主之。发黄、心中懊 ,柏子大黄豉汤。发黄、腹满、小便不利,大黄硝石汤。发黄、头痛恶风自汗出,桂枝加黄 汤。发黄呕逆,小半夏汤主之。

  发黄、胸胁苦满,小柴胡汤主之。发黄、腹中拘急,小建中汤主之。此皆随证而异方也;仲景氏之于茵陈蒿,特用之于发黄,无他病者而已。

  辨 误世之医者,论黄胆为湿热,其以黄为土色也。无益于治,此不可从矣。

  品 考

  卷中

  艾

  仲景之方中,芎归胶艾汤用艾,而非君药也。是以其所主治也,不可得而知矣。芎归胶艾汤,主治漏下下血也,今从其成方而用之。

  辨 误《名医别录》曰:艾可以灸百病。后人不审其证之可灸与否,一概行之,故罹其害也,盖不鲜矣。医者见之,以为不候寒热之过也,不审可否,则固已失之矣。论寒热,亦未为得也。灸者所以解结毒也,若夫毒着脊上,药之不知,下之不及,就其所着而灸之,其毒转而走腹,而后药之为达也。临其可灸之证也,我不终问其寒热,而未有逢其害焉。有灸而发热,是毒动也,世医以为灸误,非也。余于若证,灸而不止,其毒之散也,其热亦止,此即所谓瞑眩而瘳者也。凡艾之为用也,灸之与煎,其施虽异,而以其一物也。偶尔言及焉,灸家言,禁穴颇多,余家不言之,一从《灵枢》,以结毒为 也。大凡灸不止一日,乃至五日七日,以多日为有效矣。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我未见其能治者也。

  品 考艾 处处出焉。所卖者,杂它物可正焉。

  卷中

  麻黄

  主治喘咳、水气也。旁治恶风、恶寒、无汗、身疼骨节痛、一身黄肿。

  考 证麻黄汤证曰: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

  甘草麻黄汤证曰:里水。

  麻黄醇酒汤证曰:黄胆。

  以上三方,麻黄四两,或三两,而为君药。

  大青龙汤证曰: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

  越婢汤证曰:恶风、一身悉肿。

  越婢加术汤证曰:一身面目黄肿。

  越婢加半夏汤证曰:其人喘、目如脱状。

  以上四方,麻黄皆六两。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证曰:汗出而喘。

  牡蛎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二方,麻黄皆四两。

  葛根汤证曰:无汗恶风。

  小青龙汤证曰:心下有水气、咳而微喘。

  乌头汤证曰:历节疼痛。

  以上三方,麻黄皆三两。

  麻黄附子甘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二方,麻黄二两。

  上历观此数方。麻黄主治喘咳、水气也明矣;故其证而恶风恶寒、无汗身疼、骨节痛、一身黄肿者,用麻黄皆治也。

  互 考甘草麻黄汤、麻黄醇酒汤。唯云里水黄胆,而不审其证。为则按:黄家兼有喘咳。恶寒骨节痛之证者,麻黄之所主治也。

  牡蛎汤,此甘草麻黄汤而加牡蛎蜀漆方也;牡蛎治动气,蜀漆主逐水,然则世所谓疟疾,动麻黄附子甘草汤、麻黄附子细辛汤二方,其条所谓少阴病者,恶寒甚也,而有无汗之证,故用麻黄也。

  辨 误甚矣世医之怖麻黄也。其言曰:吾闻之麻黄能发汗,多服之则漉漉汗出不止,是以不敢用焉。恶是何言也?譬怯者之于妖怪,足未尝踏其境,而言某地真出妖怪也。为则尝试麻黄之效,可用之证而用之,汗则出焉。虽当夏月而无漉漉不止之患,仲景氏言服麻黄后,覆取微似汗,宜哉,学人勿以耳食而饱矣。

  品 考麻黄 本邦之产未闻,而亦有形状相似者,是木贼而非麻黄也。朱震亨、李时珍言其与麻黄同功,则学人试可乃已。甄权曰:根节止汗,试之无效也,不可从矣。仲景氏曰:先煮麻黄去上沫,今汉舶所载而来者,煮之无上沫,共诸药煮之而可也。

  卷中

  地黄

  主治血证及水病也。

  考 证八味丸证曰:小腹不仁。又曰:小便不利。

  以上一方,地黄八两。

  芎归胶艾汤证曰:漏下。又曰:下血。

  以上一方,地黄六两。

  三物黄芩汤证曰:在草蓐自发露、得风、四肢苦烦热。

  以上一方,地黄四两。

  上历观此三方,主治血及水、而不及其他也。

  互 考芎归胶艾汤、三物黄芩汤、八味丸,皆以地黄为君药。而二方言血证,一方言小便不利。

  胶艾汤方中,除地黄之外,有阿胶、当归、芎 ,均是治血药也。三物黄芩汤,去地黄,则其余无治血药品也。由是观之,古人用地黄,并治血证水病也,核焉,且也施治之法不别血之与水亦明矣。

  辨 误夫水之与血,其素同类也。亦唯赤则谓之血,白则谓之水耳。余尝读《内经》曰:汗者,血之余也。问曰:血之余,而汗白者何也?答曰:肺者,主皮毛也,肺色白也,故汗白也。

  此本于阴阳五行,而有害于疾医之道也。疾医之道,殊乎亡也?职斯之由,可悲也哉!夫汗之白也,血之赤也。其所以然,不可得而知也。刃之所触,其创虽浅,血必出也。暑热之酷,衣被之浓,汗必出也。壹是皆历皮毛而出者,或为汗、或为血、故以不可知为不可知,置而不论,唯其毒所在而致治焉,斯疾医之道也。后世之医者,以八味丸为补肾剂,何其妄也?张仲景曰:香港脚上入,少腹不仁者,八味丸主之;又曰:小便不利者;又曰:转胞病,利小便则愈;又曰: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壹是皆以利小便为其功。书云:学于古训乃有获。呜呼!学于古训,斯有获药功矣。

  品 考地黄 本邦处处出焉。其出和州者最多,而与出汉土者无异也,充实为佳。藏器曰:《本经》不言生干蒸干。《别录》云:生地黄者,乃新掘鲜者是也;李时珍曰:熟地黄,乃后人复蒸晒者,诸家本草,皆谓干地黄为熟地黄。而今本邦药铺,以干地黄为生地黄,非也。干者,燥干之谓,如干姜是也。生者,新鲜之名,如生姜是也。故古人言生地黄,则必言汁,言之顺也,岂有干而有汁者哉?仲景氏之所用,生干二品而已。其熟云者,后世之为也,不可用矣。

  卷中

  葶苈

  主治水病也,旁治肺痈结胸。

  考 证葶苈大枣汤证曰:肺痈、胸满胀、一身面目浮肿。

  以上一方,葶苈捣丸如弹丸大。

  大陷胸丸证曰:结胸。

  以上一方,葶苈半升。

  己椒苈黄丸证曰:肠间有水气。

  以上一方,葶苈一两。

  大陷胸丸,则水利而疾愈,然则葶苈之治水也明矣。

  互 考或问曰:葶苈大枣汤、桔梗汤、桔梗白散,同治肺痈,而异其方,何也?为则答曰:用桔梗之证,浊唾腥臭,久久吐脓者也。用葶苈之证,浮肿清涕,咳逆喘鸣者也。故因其见证而处方,不为病名所绊,斯为得也。

  《淮南子》曰:葶苈愈胀。为则按:胀是水病也。

  品 考葶苈 有甜苦二种。而甜者不中用焉,本邦未出苦葶苈也。或曰:关以东间有之。

  卷中

  大黄

  主通利结毒也,故能治胸满、腹满、腹痛。及便闭、小便不利,旁治发黄、瘀血、肿脓。

  考 证大陷胸汤证曰: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

  以上一方,大黄六两。

  小承气汤证曰:腹微满、大便不通。

  浓朴三物汤证曰:痛而闭者。

  大黄甘遂汤证曰:少腹满、如敦状、小便微难。

  大承气汤证曰:腹满痛者。

  大黄硝石汤证曰:黄胆、腹满、小便不利。

  桃核承气汤证曰:少腹急结。

  大黄牡丹汤证曰:少腹肿痞。

  大黄甘草汤,证不具也。

  调胃承气汤证曰:腹胀满。又曰:大便不通。

  以上九方,大黄皆四两。

  大黄附子汤证曰:胁下偏痛。

  抵当汤证曰:少腹硬满。

  大黄黄连泻心汤证曰:心下痞、按之濡。

  桂枝加大黄汤证曰:大实痛。

  以上四方,大黄或三两、或二两、一两。而亦四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张仲景氏用大黄者,特以利毒而已。故各陪其主药,而不单用焉。合浓朴、枳实,则治胸腹满。合黄连,则治心下痞。合甘遂、阿胶,则治水与血。合水蛭、虻虫、桃仁,则治瘀血。合黄柏、栀子,则治发黄。合甘草,则治急迫。合芒硝,则治坚块也。学者审诸,仲景方中用大黄者,不止于兹,而以其用之之征,显然着明于兹,故不复游赘也。

  辨 误世医之畏大黄也,不啻如蛇蝎。其言曰:凡用大黄者,虽病则治乎损内而死。切问而无其人,此承本草之讹而吠声者也,非耶!仲景氏用下剂,其亦多矣。可见大黄,攻毒之干莫也。今也畏其利,而用铅刀,宜哉不能断沉 也。虽大下之后,仲景氏未尝补也,亦可以见损内之说妄矣。凡药剂之投,拔病之未及以断其根,则病毒之动,而未能爽快,仍贯其剂也。

  毒去而后爽快,虽千万人亦同。世医素畏下剂,故遽见其毒未去也,以为元气虚损,岂不亦妄哉?品 考大黄 汉土产,有两品,黄色而润实者为良,所谓锦纹大黄也,本邦近者有称汉种大黄者也

  卷中

  大戟

  主利水也,旁治掣痛咳烦。

  考 证十枣汤证曰:引胁下痛。又曰:咳烦。

  互 考淮南子曰:大戟去水。

  品 考大戟 汉产有两品,绵大戟为良也,本邦之产,其效较劣。

  卷中

  甘遂

  主利水也,旁治掣痛咳烦、短气、小便难、心下满。

  考 证十枣汤证曰:引胸下痛、干呕、短气。又曰:咳烦。

  大黄甘遂汤证曰:小便微难。

  甘遂半夏汤证曰:虽利、心下续坚满。

  大陷胸汤证曰:短气躁烦。又曰:心下满而硬痛。

  以上四方,其用甘遂,或三枚,或二两,或一钱也。

  为则按:芫花、大戟、甘遂,同是利水,而甘遂之效最胜矣。

  品 考甘遂 汉产为胜,本邦所产,其效较劣。

  卷中

  附子

  主逐水也;故能治恶寒、身体四肢及骨节疼痛,或沉重,或不仁,或厥冷,而旁治腹痛、失精、下利。

  考 证大乌头煎证曰:绕脐痛,若发,则自出汗、手足厥冷。

  乌头汤证曰:历节疼痛、不可屈伸。

  乌头桂枝汤证曰:腹中痛、逆冷、手足不仁。

  以上三方,乌头皆五枚而为君药也。

  桂枝附子汤证曰:身体疼痛、不能自转侧。

  桂枝附子去桂加术汤证曰:前证而小便不利。

  大黄附子汤证曰:胁下偏痛。

  天雄散,证阙。(说在术部)

  以上四方,附子皆三枚。

  桂枝甘草附子汤证曰:疼烦不得伸屈。

  附子汤证曰:背恶寒。又曰:身体痛、手足寒、骨节痛。

  以上二方,附子皆二枚。

  四逆汤证曰: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又曰:手足厥冷。

  真武汤证曰:腹痛。又曰: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

  桂枝加附子汤证曰:四肢微急、难以伸屈。

  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证曰:恶寒。

  附子粳米汤证曰:切痛。

  麻黄附子甘草汤,证不具也。(说在麻黄部)

  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不具也。(说在细辛部)

  附子泻心汤证曰:恶寒。

  桂姜草枣黄辛附汤,证不具也。(说在术部)

  以上九方,附子皆一枚。

  上历观此诸方,其证一是皆水病也。桂枝附子去桂加术汤条曰:一服觉身痹;半日许再服,三服都尽,其人如冒状,勿怪;即是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气,未得除故耳。乌头桂枝汤条曰:初服二合,不知,即服三合,又不知,复加至五合。其知者,如醉状。得吐者,为中病也。此二者,言附子逐水瞑眩之状也。凡附子中病,则无不瞑眩。甚者脉绝色变,如死人状。

  顷互 考凡附子、大戟、甘遂之类,同逐水气。而其用之也,随毒所在。附子主水气,而骨节及身体桂枝加附子汤,附子一枚。桂枝附子汤,附子三枚。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用附子一枚。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者,用附子三枚。随其痛剧,易附子亦有多少。则附子之功,可得而知也。

  《本草纲目》曰:天雄散,治失精。其说曰:暖水脏益精,误矣。仲景以天雄逐水耳。

  精也辨 误《本草纲目》曰:附子性大热。又云:大温。夫味之辛酸苦甘咸,食而可知也。性之寒热温凉,尝而不可知也。以不可知也为知,一测诸臆,其说纷纷,吾孰适从。夫仲景用附子以逐水为主,而不拘热之有无也。若麻黄附子细辛汤、大黄附子汤,其证岂得谓之无热乎?学人察诸。

  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有是哉?今所谓中风者,非古所谓中风也。仲景氏曰:头痛发热、恶风有汗者,名曰中风。今所谓中风,则肢体不遂者而其说 于《金匮要略》及《千金效也,而设一论。更建曰:类中风。盖类也者,类似也。而《金匮》、《千金》之所谓中风,岂类《伤寒论》之所谓中风乎?不类也,宜其不得其治也。为则朝夕苦思,参考仲景氏之方,今所谓中风者,身体疼痛不仁,而往往附子之证也,今举一二而征焉。乌头桂枝汤证曰:手足不仁、身疼痛也。去桂加术汤证曰: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桂枝加附子汤证曰:四肢微急、难以屈伸。今有此证而用此方,无一不中。中则瞑眩,疾乃瘳。吾故曰:今所谓中风者,非古所谓中风。而仲景氏用附子剂者也,不可不知矣。

  品 考附子 今用本邦之乌头也。出于奥州南部津轻松前者,是为上品。今汉客来鬻者,盐藏而非自然之物也,其功能不与古人所论同也。李时珍曰:及一两者难得,但得半两以上者皆良。今汉客来鬻者,大及二两,小不下半两。本邦之乌头,与时珍所说,其轻重只同;而其效与古人之所用,亦只同也。于是乎吾不用彼而用此也。《博物志》曰:乌头、附子、天雄,一物也。《广雅》曰:奚毒附子也。一年为侧子,二年为乌喙,三年为附子,四年为乌头,五年为天雄。为则按:其效皆同,而后世辨别之不可从矣。锉用。

  卷中

  半夏

  主治痰饮呕吐也。旁治心痛、逆满、咽中痛、咳悸、腹中雷鸣。

  考 证大半夏汤证曰:呕吐。

  以上一方,半夏二升。

  小半夏汤证曰:呕吐、谷不得下。

  小半夏加茯苓汤证曰:呕吐。又云:眩悸。

  半夏浓朴汤证曰:咽中如有炙脔。

  以上三方,半夏皆一升。

  半夏泻心汤证曰:呕而肠鸣。

  生姜泻心汤证曰:胁下有水气、腹中雷呜。

  甘草泻心汤证曰:腹中雷鸣。又云:干呕。

  小柴胡汤证曰:呕。又云:咳。又云:心下悸。

  大柴胡汤证曰:呕不止。

  小青龙汤证曰: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又曰:吐涎沫。

  葛根加半夏汤证曰:呕。

  黄芩加半夏生姜汤证曰:干呕。

  越婢加半夏汤证曰:咳。

  苓甘姜味辛夏汤证曰:呕。

  栝蒌薤白半夏汤证曰:心痛。

  黄连汤证曰:欲呕吐。

  附子粳米汤证曰:腹中雷鸣。又云:逆满呕吐。

  小陷胸汤证曰: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

  以上十四方,半夏皆半升。

  半夏苦酒汤证曰:咽中伤生疮。

  甘遂半夏汤证曰:心下续坚满。

  以上二方,半夏十四枚,或十二枚,近半升。

  半夏散证曰:咽中痛。

  半夏干姜散证曰:干呕吐逆、吐涎沫。

  半夏麻黄丸证曰:心下悸。

  以上三方,半夏诸药等分。

  上历观此诸方,半夏主治痰饮呕吐也明矣;其余诸证,呕而有痰者,一是皆半夏治焉。

  互 考呕者,生姜主之。呕而有痰者,半夏主之。

  小半夏汤、五苓散,其所治大同而小异。小半夏汤治呕吐有痰饮者,五苓散治呕吐而小便不利也。

  大半夏汤证,其载《金匮要略》者,盖非古也。今从《外台秘要》之文。

  辨 误余尝读《本草纲目》半夏条曰:孕妇忌半夏,为其燥津液也;不思之甚矣。古语有之曰:有不得用其药。悲夫!夫妊娠者,人为而天赋也,故仲景氏无有养胎之药。娩身之后亦然。故方其有疾而药也,不建禁忌。故妊娠呕吐不止者,仲景氏用干姜人参半夏丸。余亦尝治孕妇留饮掣痛者,与十枣汤数剂,及期而娩,母子不害也。古语所谓有故无损者,诚然诚然,孕妇忌半夏,徒虚语耳。

  品 考半夏 和、汉无别。锉用焉。世医姜汁掣之。此因本草入毒草部。而恐畏其毒,遂杀其能者

  卷中

  芫花

  主逐水也。旁治咳掣痛。

  考 证十枣汤证曰:引胁下痛。又曰:咳。

  张仲景氏用芫花,莫过于十枣汤也。为则试服芫花一味,必大泻水。则其逐水也明矣。

  辨 误本草芫花条。慎微曰:《三国志》云:魏初平中,有青牛先生常服芫花,年百余岁,常如五六十。时珍曰:芫花乃下品毒物,岂堪久服,此方外迂怪之言,不足信也。为则曰:方外迂怪之说,固无论于疾医之道也。下品毒物,岂堪久服,时珍过矣!时珍过矣!有病毒而毒药以攻之,岂不堪久服邪?学人勿眩焉。

  品 考芫花 汉产为良。本邦亦出焉。本邦所产,今之所鬻者,颇多伪也,不可不正矣。本邦俗称志计武志,是真芫花也。

  卷中

  五味子

  主治咳而冒者也。

  考 证小青龙汤证曰:咳。

  苓桂五味甘草汤证曰:时复冒。

  以上二方,五味子皆半升。

  上观此二方。则五味子所主治也,咳而冒者明矣。

  互 考五味子、泽泻,皆主治冒者,而有其别。五味子治咳而冒者,泽泻治眩而冒者也。

  辨 误余尝读本草,有五味子收肺补肾之言,是非疾医之言也。原其为说,由五脏生克而来也。

  夫品 考五味子 朝鲜之产,是为上品,汉次之。本邦之产,其品稍劣,锉用。

  卷中

  栝蒌实

  主治胸痹也,旁治痰饮。

  考 证小陷胸汤证曰:结胸。

  栝蒌薤白白酒汤证曰:胸痹、喘息咳唾。

  栝蒌薤白半夏汤证曰:胸痹、不得卧。

  枳实薤白桂枝汤证曰:胸痹。

  以上四方,栝蒌实皆一枚。

  上历观诸方。其治胸痹及痰饮也明矣;所谓胸痹者,胸膈痞塞是也。

  互 考枳实薤白桂枝汤条曰:胸痹云云。枳实薤白桂枝汤主之,人参汤亦主之。《金匮要略》,往喘息咳唾,则枳实薤白桂枝汤主之。胸痹而心下痞硬,则人参汤主之。此所以不可相代也,学人思诸。

  品 考栝蒌实 颂曰:其形有正圆者,有锐而长者,功用皆同。今用世所谓玉章者,李时珍曰:栝

  卷中

  葛根

  主治项背强也。旁治喘而汗出。

  考 证葛根黄连黄芩汤证曰:喘而汗出。(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葛根半斤。

  葛根汤证曰:项背强。

  葛根加半夏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桂枝加葛根汤证曰:项背强。

  以上三方,葛根皆四两。

  为则曰:葛根主治项背强急也。葛根汤及桂枝加葛根汤,皆足以征焉。

  互 考葛根黄连黄芩汤,其用葛根最多,而无项背强急之证,盖阙文也。施诸下利喘而汗出者,终葛根加半夏汤条曰:太阳与阳明合病,此须疾医之言也,不取焉。葛根汤证而呕者,此方即主之也。

  品 考葛根 和、汉无异种。药铺所谓生干者,是为良也。锉用。

  卷中

  防己

  主治水也。

  考 证木防己汤证曰:支饮。

  防己茯苓汤证曰:四肢肿。

  防己黄 汤证曰:身重。又曰:肿及阴。

  以上三方,防己皆四两。

  己椒苈黄丸证曰:肠间有水气。

  以上一方,防己一两。

  上历观此诸方,其治水也明矣,未见施诸他证者也。

  互 考木防己汤,人参为君,故治心下痞坚而有水者。防己茯苓汤,茯苓为君,故治四肢聂聂动而水肿者。防己黄 汤,黄 为君,故治身重汗出而水肿者。仲景氏用防己,未见以为君药者也,而其治水也的然明矣。

  品 考防己 有汉木二种。余家用所谓汉防己者也。为则按:木防己,出汉中者,谓之汉防己,譬如汉术辽五味子也。后世岐而二之,其茎谓之木防己,可谓误矣。余试用所谓木防己者,终无寸效。而所谓汉防己者,能治水也,于是断乎用之。陶弘景曰:大而青白色虚软者好,墨点木强者不佳。李当之曰:其茎如葛蔓延,其根外白内黄,如桔梗,内有黑纹,如车辐解者良。颂曰:汉中出者,破之文作车辐解,黄实而香,茎梗甚嫩、苗叶小类牵牛。折其茎,一头吹之,气从中贯,如木通然。它处者青白虚软,又有腥气,皮皱,上有丁足子,名木防己。苏恭曰:木防己,不任用也。

  卷下

  香豉

  主治心中懊 也。旁治心中结痛及心中满而烦也。

  考 证枳实栀子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栀子大黄豉汤证曰:心中懊 。

  以上二方,香豉皆一升。

  栀子豉汤证曰:心中懊 。又曰:胸中窒。又曰:心中结痛。

  栀子甘草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栀子生姜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三方,香豉皆四合。

  瓜蒂散证曰:心中满而烦。

  以上一方,香豉一合。

  上历观此诸方,其主治心中懊 也明矣。

  互 考枳实栀子豉汤条,无心中懊 证。为则按:栀子大黄豉汤,此枳实栀子豉汤而加大黄者,而其条有心中懊 之证;心中懊 ,固非大黄所主治也。然则枳实栀子豉汤条,其脱心中懊之证也明矣。栀子甘草豉汤、栀子生姜豉汤,是栀子豉汤加味之方也。故每章之首。冠以若字焉。心中懊 而少气者,栀子甘草豉汤。心中懊 而呕者,栀子生姜豉汤,斯可以知已。

  辨 误栀子豉汤方后,皆有一服得吐止后服七字,世医遂误以为吐剂,不稽之甚。为则试之,特治心中懊 耳,未尝必吐也。且心中懊 而呕者,本方加用生姜其非为吐剂也,亦可以见矣。《伤寒论集注》曰:旧本有一服得吐止后服七字,此因瓜蒂散中有香豉,而误传于此也。

  今品 考香豉 李时珍曰:造淡豉法,用黑大豆二三斗,六月中淘净,水浸一宿,沥干,蒸熟,取出摊席上,候微温,蒿覆;每三日一看,候黄衣上遍,不可大过,取晒簸净,以水拌之,干湿得所,以汁出指间为准。安罐中,筑实,桑叶盖浓三寸,密封泥,于日中晒七日,取出,曝

  卷下

  泽泻

  主治小便不利冒眩也。旁治渴。

  考 证泽泻汤证曰: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

  五苓散证曰:小便不利、微热消渴。

  以上二方,以泽泻为君药。泽泻汤,泽泻五两,五苓散一两六铢半。

  茯苓泽泻汤证曰:吐而渴欲饮水。

  以上一方,泽泻四两。

  八味丸证曰:小便不利。又曰:消渴、小便反多。

  以上一方,泽泻三两。

  猪苓汤证曰:渴欲饮水、小便不利。

  以上一方,泽泻一两。

  牡蛎泽泻散证曰:从腰以下有水气。

  以上一方,用泽泻与余药等分。茯苓泽泻汤以下四方,以泽泻为佐药也。

  上历观此诸方,泽泻所主治也,不辨而明矣。

  互 考泽泻、五味子,同治冒而有其别也。说见于五味子部中。

  辨 误陶弘景曰:泽泻久服则无子。陈日华曰:泽泻催生,令人有子。李时珍辨之,其论详于《本草纲目》。夫怀孕,妇人之常也,而有病不孕,故其无病而孕者,岂其药之所能得失乎?三子不知此义,可谓谬矣。余尝治一妇人,年三十有余,病而无子,有年于兹。诸医无如之何,余为诊之。胸膈烦躁、上逆而渴,甚则如狂,乃与石膏黄连甘草汤,并以滚痰丸服之。

  周岁,诸证尽愈。其父大喜,以语前医。前医曰:治病则可,而不仁也。曰:何谓也?曰多服石膏,无子也,是绝妇道也。非不仁而何?其父愕然,招余诘之。余答曰:医者掌疾病者也。而孕也者,人为而天赋,医焉知其有无哉?且彼人之言,子何不察焉?彼人疗之十有三年,而不能治之,彼岂豫知其来者乎?其父曰:然。居顷之,其妇人始孕也。弥月而娩,毋子无品 考泽泻 本邦仙台所出者,是为良也。锉用。

  卷下

  薏苡仁

  主治乳肿也。

  考 证薏苡附子散,证不具也。

  以上一方,薏苡仁十五两。

  薏苡附子败酱散证曰:腹皮急、按之濡、如肿状。

  以上一方,薏苡仁十分。

  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证不具也。

  以上一方,薏苡仁半两。

  互 考薏苡附子散,证不具也,而薏苡附子败酱散,言如肿状,则主治浮肿明矣;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亦就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而去石膏加薏苡,则用之于咳喘浮肿可也。

  品 考薏苡仁 和、汉无别,田野水边,处处多有焉,本交趾之种,马援载还也,本邦有二,其壳浓,无芽,以为念经数珠,不中用药也。有芽尖而壳薄,即意苡也,俗传其种弘法师之所将来也,因号弘法麦。

  卷下

  薤白

  主治心胸痛而喘息咳唾也,旁治背痛、心中痞。

  考 证栝蒌薤白白酒汤证曰:喘息、咳唾、胸背痛。

  枳实薤白桂枝汤证曰:胸痹、心中痞。

  以上二方,薤白皆半升。

  栝蒌薤白半夏汤证曰:心痛彻背。

  以上一方,薤白三两。

  上历观此三方,薤白所主治也,不辨而明矣。

  品 考薤白 有赤白二种,白者为良。李时珍曰:薤叶状似韭,韭叶中实而扁,有剑脊,薤叶中空,似细葱叶而有棱,气亦如葱,二月开细花,紫白色,根如小蒜,一本数颗,相依而生;五

  卷下

  干姜

  主治结滞水毒也。旁治呕吐嗽、下利厥冷、烦躁腹痛、胸痛腰痛。

  考 证大建中汤证曰: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

  苓姜术甘汤证曰:身体重、腰中冷。又云:腰以下冷痛。

  半夏干姜散证曰:干呕吐逆、吐涎沫。

  以上三方,干姜或四两,或诸药等分。

  人参汤证曰:喜唾。又曰:心中痞。

  通脉四逆汤证曰:下利清谷。又曰:手足厥逆。又云:干呕。

  小青龙汤证曰:心下有水气、干呕。又云:咳。

  半夏泻心汤证曰:呕而肠鸣。

  柴胡姜桂汤证曰:胸胁满。又云:心烦。

  黄连汤证曰:腹中痛欲呕吐。

  苓甘五味姜辛汤证曰:咳胸满。

  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证曰:吐下。

  六物黄芩汤证曰:干呕下利。

  以上九方,干姜皆三两。

  栀子干姜汤证曰:微烦。

  甘草干姜汤证曰:厥,咽中干、烦躁吐逆。

  干姜附子汤证曰:烦躁、不得眠。

  以上三方,干姜二两、一两,而四两之例。

  四逆汤证曰:下利清谷。又曰:手足厥冷。

  以上一方,干姜一两半,而三两之例。

  桃花汤证曰:下利。

  干姜人参半夏丸证曰:呕吐不止。

  以上二方,干姜一两,而三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其呕吐者,咳者、痛者、下利者之等,壹是皆水毒之结滞者也。

  互 考孙思邈曰:无生姜,则以干姜代之。以余观之,仲景氏用生姜、干姜,其所主治,大同而小异;生姜主呕吐,干姜主水毒之结滞者也,不可混矣。

  辨 误本草以干姜为大热,于是世医皆谓四逆汤方中,姜、附热药也,故能温厥冷,非也。按厥冷者,毒之急迫也,故甘草以为君,而姜、附以为佐,其用姜、附者,以逐水毒也。何热之有?京师二条路白山街,有嘉兵卫者,号近江铺,其男年始十有三,一朝而下利,及至日午,无知其行数,于是神气困冒,医为独参汤与之。及至日晡所,手足厥冷,医大惧,用姜、附益多,而厥冷益甚,诸医皆以为不治。余为诊之,百体无温、手足擗地、烦躁而叫号、如有腹痛之状、当脐有动、手不可近。余乃谓曰:是毒也!药可以治焉。知其死生,则我不知之也;虽然,今治亦死,不治亦死,等死,死治可乎?亲戚许诺。乃与大承气汤,(一帖之重十二钱)一服。不知,复与,厥冷则变为热、三服而神色反正,下利减半。服十日所,诸证尽退。由是观之医之于事知此药,解此毒耳。毒之解也,厥冷者温,大热者凉。若以厥冷复常为热药,则大黄、芒硝,亦为热药乎?药物之寒热温凉不可论,斯可以知已。

  品 考干姜 本邦之产有二品,曰干生姜、曰三河干姜。所谓干生姜者,余家用之。所谓三河干姜者,余家不用之。

  卷下

  杏仁

  主治胸间停水也。故治喘咳,而旁治短气结胸、心痛、形体浮肿。

  考 证麻黄汤证曰:无汗而喘。

  以上一方,杏仁七十个。

  苓甘姜味辛夏仁汤证曰:形肿者,加杏仁。

  以上一方,杏仁半斤。

  茯苓杏仁甘草汤证曰:胸中气塞短气。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证曰:喘。

  桂枝加浓朴杏子汤证曰:喘。

  以上三方,杏仁皆五十个。

  大青龙汤证曰:咳喘。

  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证不具也。(说在《类聚方》)

  以上二方,杏仁四十个,二两而五十个之例。

  大陷胸丸证曰:结胸者,项亦强。

  走马汤证曰:心痛。

  以上二方,杏仁诸药等分。

  上历观此诸方,杏仁主治胸间停水也明矣。

  互 考杏仁、麻黄,同治喘,而有其别。胸满,不用麻黄。身疼,不用杏仁。其二物等用者,以有胸满身疼二证也。《金匮要略》曰:胸痹云云,茯苓杏仁甘草汤主之,橘枳姜汤亦主之。

  为则按:胸痹短气、筋惕肉 、心下悸者,茯苓杏仁甘草汤主之。胸痹呕吐呃逆者,橘皮枳实生姜汤主之。二方治一证,非古之道也。栝蒌实条,既辨明之,今不赘于兹也。

  品 考杏仁 和、汉无异品也。制之之法,去皮不去尖。

  卷下

  大枣

  主治挛引强急也。旁治咳嗽、奔豚、烦躁、身疼、胁痛、腹中痛。

  考 证十枣汤证曰:引胁下痛。又曰:咳烦、胸中痛。

  葶苈大枣汤证曰:咳逆上气、喘鸣迫塞。又曰:不得息。

  以上二方,以大枣为君药,一则十枚,一则十二枚。

  苓桂甘枣汤证曰:欲作奔豚。

  越婢汤,证不具也。(说在《类聚方》)

  生姜甘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三方,大枣皆十五枚。

  甘麦大枣汤证曰:脏躁、喜悲伤。

  以上一方,大枣十枚。

  小柴胡汤证曰:颈项强。又云:胁痛。

  小建中汤证曰:急痛。

  大青龙汤证曰:身疼痛、汗不出而烦躁。

  黄连汤证曰:腹中痛。

  葛根汤证曰:项背强。

  黄芩汤,证不具也。(说在《类聚方》)

  桂枝加黄 汤证曰:身疼重、烦躁。

  吴茱萸汤证曰:烦躁。

  以上八方,大枣皆十二枚。

  上历试此诸方。皆其所举诸证,而有挛引强急之状者,用大枣则治矣,不则无效也。且也十枣汤,大枣为君药,而有引痛证,斯可以为征已。

  互 考甘麦大枣汤条,有喜悲伤证,此毒之逼迫也,故用大枣以治挛引强急,用甘草、小麦以缓迫急也。

  苓桂甘枣汤条,有奔豚证,此其毒动而上冲,有挛引强急之状者,故用大枣也;生姜甘草汤证曰:咳唾涎沫不止。为则按:若之人患,胸中有挛引强急之状,故用大枣居多也。

  为则按:仲景氏用大枣、甘草、芍药,其证候大同而小异,要在自得焉耳。

  辨 误大枣养脾胃之说,非古也,不取焉。古人云:攻病以毒药,养精以谷肉果菜。夫攻之与养,所主不同,一物而二义。如曾晰之于羊枣,好而食之是养也。如十枣汤,用大枣,恶而不避,是攻也。无他嗜好之品,而充食用,则为养也。而充药物,则为攻也。十枣汤,大枣为君,而治挛引强急,岂以为养哉?品 考大枣 汉种者为良。其品核小而肉浓也,不去核而锉用之。

  卷下

  橘皮

  主治呃逆也。旁治胸痹停痰。

  考 证橘皮竹茹汤证曰:哕逆。(哕者呃之谓也)

  以上一方,橘皮二斤。

  橘皮枳实生姜汤证曰:胸痹。(说在杏仁部中)

  以上一方,橘皮一斤。

  橘皮汤证曰:哕。

  以上一方,橘皮四两。

  茯苓饮证曰:心胸中有停痰。

  以上一方,橘皮二两半。

  上历观此诸方,主治呃逆也明。胸痹者,停痰者,其有呃逆之证,则橘皮所能治也。

  品 考橘皮 近世间以柑子代橘皮,非也,可选用焉。真橘树者,余观之于和州春日祠前,于远州见附驿也。

  卷下

  吴茱萸

  主治呕而胸满也。

  考 证吴茱萸汤证曰:呕而胸满。

  以上一方,吴茱萸一斤。

  品 考吴茱萸 无赝物。

  卷下

  瓜蒂

  主治胸中有毒,欲吐而不吐也。

  考 证瓜蒂散证曰:胸中痞硬、气上冲咽喉、不得息者。

  又曰:心中满而烦、饥而不能食者,病在胸中。

  以上一方,瓜蒂一分。

  品 考瓜蒂 宗 、时珍,以为甜瓜蒂。试之,无寸效也。又有一种,名柿瓜。其种殊少,而其形如柿。又有一种,如柿瓜而皮上有毛者,其始皆太苦,而不可食也。及熟,则尤甜美,其蒂甚苦,有效可用。三才图会,所谓青瓜也,本邦越前之产,是为良也。

  卷下

  桂枝

  主治冲逆也,旁治奔豚头痛、发热恶风、汗出身痛。

  考 证桂枝加桂汤证曰:气自少腹上冲心。

  以上一方,桂枝五两。

  桂枝甘草汤证曰: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

  桂枝甘草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苓桂甘枣汤证曰:欲作奔豚。

  苓桂五味甘草汤证曰:气从少腹、上冲胸咽。

  桂枝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五方,桂枝皆四两。

  桂枝汤证曰:上冲。又曰:头痛发热、汗出恶风。

  苓桂术甘汤证曰:气上冲胸。

  以上二方,桂枝皆三两。

  上历观此诸方,桂枝主治冲逆也明矣。头痛发热之辈,其所旁治也。仲景之治疾,用桂枝者,居十之七八,今不枚举焉。

  互 考桂枝甘草汤证曰:其人叉手自冒心。为则按:叉手冒心者,以悸而上冲故也;桂枝甘草附子汤条,无上冲证。为则按:此方桂枝甘草汤,而加附子者也。桂枝甘草汤条,有上冲证。

  然桂枝附子汤,用桂枝多于桂枝加附子汤,而无上冲证,盖阙文也。桂枝加附子汤条,犹有桂枝之证,况于此汤,而可无桂枝之证乎?辨 误范大成桂海志云:凡木叶心皆一纵理,独桂有两道如圭形,故字从之。陆佃《埤雅》云:桂犹圭也,宣导百药,为之先聘通使,如执圭之使也。为则按:制字之说,范为得之,盖以其所见而言之也。陆则失矣,盖以臆测之,而强作之说也。不可从矣!《伤寒论》曰:桂枝本为解肌,非仲景氏之意也。不取,此盖注误入本文者也。

  宗 曰:汉张仲景,以桂枝汤治伤寒表虚。是不善读《伤寒论》之过也。《伤寒论》中间说表里虚实,非疾医之言也,盖后人所搀入也。凡仲景之用桂枝,以治上冲也。桂枝汤条曰:上冲者,可与桂枝汤,若不上冲者,不可与之。桂枝加桂汤条曰:气从少腹上冲心。又按去桂加术汤条曰:小便自利。由是观之,上冲则用桂,下降则否,斯可以见已。且虚实之说,仲景所言,不失古训,而后人所搀入,则不合古训。宗 不善读书,而妄为之说,过矣!品 考桂枝 气味辛辣者,为上品也。李杲以气味浓薄分桂枝、肉桂。遂构上行下行之说,是臆测也,不可从矣。桂枝也,肉桂也,桂心也,一物而三名也。桂心之说,陈藏器、李时珍得之。

  卷下

  浓朴

  主治胸腹胀满也。旁治腹痛。

  考 证大承气汤证曰:腹胀满。又曰:腹中满痛。

  浓朴三物汤证曰:痛而闭。

  浓朴七物汤证曰:腹满。

  浓朴生姜甘草半夏人参汤证曰:腹胀满。

  以上四方,浓朴皆半斤。

  枳实薤白桂枝汤证曰:胸满。

  栀子浓朴汤证曰:腹满。

  以上二方,浓朴皆四两。

  半夏浓朴汤证曰:咽中如有炙脔。

  以上一方,浓朴三两。

  小承气汤证曰:腹大满不通。

  以上一方,浓朴二两。

  上历观此诸方,浓朴主治胀满也明矣。

  互 考浓朴三物汤条,无腹满证。此汤即大承气汤,而无芒硝者也。然则有腹满证,也可知己。

  其辨 误张元素曰:浓朴虽除腹胀,若虚弱人,宜斟酌用之,误则脱人之元气也。为则曰:是无稽之言也。古语曰:攻病以毒药,方疾之渐也,元气为其所抑遏,医以毒药攻之,毒尽而气旺,何怖之有?请举其征。大承气汤,浓朴为君,而有此汤之证者,多有不能食、神气不旺者,于是施以此汤,则毒除也。毒除能食,能食气旺,往往而然也。浓朴脱人之元气,徒虚语耳!品 考浓朴 汉产为良。本邦所产,非真浓朴也,不堪用矣。或云本邦之产,有二种,其一则冬月叶不落,是与汉土所产同,比睿山有之。

  卷下

  枳实

  主治结实之毒也。旁治胸满胸痹、腹满腹痛。

  考 证枳实汤证曰:心下坚大如盘。

  以上一方,枳实七枚。

  枳实芍药散证曰:腹痛烦满。

  以上一方,枳实诸药等分。

  桂枝枳实生姜汤证曰:心悬痛。

  大承气汤证曰:腹胀满。

  浓朴三物汤证曰:痛而闭。

  浓朴七物汤证曰:腹满。

  栀子大黄豉汤证曰:热痛。

  以上五方,枳实皆五枚。

  大柴胡汤证曰:心下急、郁郁微烦。

  枳实薤白桂枝汤证曰:胸满。

  栀子浓朴汤证曰:心烦腹满。

  以上三方,枳实皆四枚。

  小承气汤证曰:腹大满不通。

  枳实栀子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橘皮枳实生姜汤证曰:胸痹。

  以上三方,枳实皆三枚。

  上历观此诸方,枳实主治结实之毒也明矣。

  互 考仲景氏用承气汤也,大实大满,结毒在腹,则大承气汤,其用枳实也五枚;唯腹满不通,则枳实栀子豉汤,其证不具也。为则按:栀子香豉,主治心中懊 。而更加枳实,则其有胸满之证明矣。

  品 考枳实 本邦所产称枳实者,不堪用也。汉土之产,亦多赝也,不可不择焉。《本草纲目》诸家,岐枳实、枳壳而为之说,非古也。吾则从仲景氏也。

  卷下

  栀子

  主治心烦也,旁治发黄。

  考 证大黄硝石汤证曰:黄胆。

  栀子柏皮汤证曰:身黄。

  以上二方,栀子皆十五枚。

  栀子豉汤证曰:烦。

  栀子甘草豉汤,证不具也。(说在香豉部中)

  栀子生姜豉汤,证不具也。(说在香豉部中)

  枳实栀子豉汤,证不具也。(说在枳实部中)

  栀子浓朴汤证曰:心烦。

  栀子干姜汤证曰:微烦。

  茵陈蒿汤证曰:心胸不安、久久发黄。

  以上七方,栀子皆十四枚。

  栀子大黄豉汤证曰:黄胆。

  以上一方,栀子十二枚。

  上历观此诸方,栀子主治心烦也明矣。发黄者,其所旁治也,故无心烦之证者而用之,则未见其效矣。

  互 考栀子大黄豉汤,栀子十二枚。为则按:当作十四枚,是栀子剂之通例也。

  为则按:香豉,以心中懊 为主,栀子则主心烦也。

  辨 误本草诸说,动辄以五色配五脏。其说曰:栀子色赤,味苦入心而治烦。又曰:栀子治发黄,黄是土色,胃主土,故治胃中热气。学人取其然者,而莫眩其所以然者,斯为可矣。

  品 考栀子 处处出焉。锉用。

  卷下

  酸枣仁

  主治胸膈烦躁、不能眠也。

  考 证酸枣仁汤证曰:虚烦,不得眠。

  (为则按:虚烦当作烦躁。)

  以上一方,酸枣仁二升。

  辨 误时珍曰:熟用不得眠,生用好眠,误矣!眠与不眠,非生熟之所为也。乃胸膈烦躁,或眠或不眠者,服酸枣仁,则皆复常矣。然则酸枣仁之所主,非主眠与不眠也。而历代诸医,以此立论误也,以不知人道也。夫人道者,人之所能为也。非人之所能为者,非人道也。学圣人之道,然后始知之。盖眠者寤者,造化之主也,而非人之为也。而烦躁者,毒之为而人之造也,酸枣能治之。故胸膈烦躁、或寤而少寐、或寐而少寤,予不问酸枣之生熟,用而治之,则烦躁罢而寤寐复故。呜呼悲哉!圣人之世远人亡。历代之学人,其解圣经,往往以天事混之于人事,故其论可闻,而行不可知也。人而不人,医而不医,吾党小子慎之!勿混造化与人事矣。

  品 考酸枣仁 和、汉共有焉。汉产为良也。

  卷下

  茯苓

  主治悸及肉 、筋惕也。旁治小便不利、头眩烦躁。

  考 证苓桂甘枣汤证曰:脐下悸。

  茯苓戎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茯苓泽泻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三方,茯苓皆半斤。

  防己茯苓汤证曰:四肢聂聂动。

  茯苓四逆汤证曰:烦躁。

  以上二方,茯苓皆六两。

  茯苓杏仁甘草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茯苓三两,而亦六两之例。

  苓桂术甘汤证曰:身为振振摇。又云:头眩。

  苓桂五味甘草汤证曰:小便难。

  苓姜术甘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证不具也。(说同上)

  小半夏加茯苓汤证曰:眩悸。

  半夏浓朴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六方,茯苓皆四两,此外苓桂剂颇多,今不枚举焉。

  茯苓甘草汤证曰:心下悸。

  以上一方,茯苓二两,而亦四两之例。

  茯苓饮,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栝蒌瞿麻丸证曰:小便不利。

  葵子茯苓散证曰:头眩。

  真武汤证曰:心下悸、头眩、身 动。

  附子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桂枝去桂加茯术汤证曰:小便不利。

  以上方六,茯苓皆三两。

  五苓散证曰:脐下有悸、吐涎沫而癫眩。

  以上一方,茯苓十八铢。

  猪苓汤证曰:小便不利、心烦。

  桂枝茯苓丸证曰:胎动。(说在互考中)

  以上二方,茯苓诸药等分。

  上历观此诸方。曰心下悸、曰脐下悸、曰四肢聂聂动、曰身 动、曰头眩、曰烦躁,一是皆悸之类也。小便不利而悸者,用茯苓则治。其无悸证者而用之,则未见其效。然则悸者,茯互 考茯苓戎盐汤、茯苓泽泻汤,各用茯苓半斤,以为主药,而不举茯苓之证。苓桂甘枣汤,亦用茯苓半斤,而有脐下悸之证。其他用茯苓为主药者,各有悸眩 动之证。况于二方多用茯苓,而可无若证乎?其证脱也必矣。

  茯苓杏仁甘草汤方,是苓桂术甘汤去桂术加杏仁者也,然则其脱茯苓之证也明矣。

  茯姜术甘汤,有身为振振摇证,此非桂之主证,而苓之所能治也,然则苓姜术甘汤条,脱此证也明矣。

  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方,是防己茯苓汤,以黄 、甘草代人参、芒硝者。而防己茯苓汤,有四肢聂聂动之证,是非黄 、甘草之主证,而茯苓之所主治也。由是观之,此汤脱四肢 动之证也明矣。

  半夏浓朴汤,是小半夏加茯苓汤,更加浓朴、苏叶者也。然则其脱眩悸之证也明矣。

  茯苓甘草汤方,是苓桂术甘汤,去术加姜者也。可以前例而推之。

  茯苓饮,以苓为主,而不举其证,以他例推之。心悸下而痞硬、小便不利、自吐宿水者,此附子汤方,是真武汤去姜加参者也;真武汤条,有心下悸、头眩、身 动之证,然则此汤之条,脱若证也明矣。

  桂枝茯苓丸证曰:胎动在脐上。为则按:盖所谓奔豚也,而不可臆测焉。以旁例推之,上冲人参茯苓黄连,其功大同而小异,说在人参部中。

  品 考茯苓 和、汉无异也。陶弘景曰:仙方止云茯苓,而无茯神。为疗既同,用之应无嫌。

  斯言得之,赤白补泻之说,此臆之所断也,不可从矣。

  卷下

  猪苓

  考 证猪苓汤证曰:渴欲饮水、小便不利。

  猪苓散证曰:思水者。

  以上二方,猪苓诸药等分。

  五苓散证曰:小便不利、微热消渴。

  以上一方,猪苓十八铢。

  上历观此三方,猪苓所主治渴而小便不利也明矣。

  品 考猪苓 和、汉共有焉,汉产实者为良也。

  卷下

  水蛭

  主治血证也。

  考 证抵当汤证曰:少腹硬满云云。又曰:经水不利下。

  抵当丸证曰: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者,为有血也。

  以上二方,水蛭或三十个、或二十个。

  上观此二方,则水蛭之所主治也明矣。为则按:诊血证也,其法有三焉。一曰少腹硬满,而小便利者,此为有血,而不利者,为无血也;二曰病患不腹满,而言腹满也;三曰病患喜妄,屎虽硬,大便反易,其色必黑,此为有血也。仲景氏诊血证之法,不外于兹矣。

  品 考水蛭 苏恭曰:有水蛭、草蛭。大者长尺许,并能咂牛马人血。今俗多取水中小者,用之大效。

  卷下

  龙骨

  主治脐下动也。旁治烦惊失精。

  考 证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汤证曰:惊狂、起卧不安。

  以上一方,龙骨四两。

  桂枝加龙骨牡蛎汤证曰:失精、少腹弦急。

  天雄散,证阙。(说在术部中)

  蜀漆散,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三方,龙骨三两,或诸药等分。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曰:烦惊。

  以上一方,龙骨一两。(说在外传中)

  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证曰:烦躁。

  以上一方,龙骨二两,而亦四两之例。

  上历观此诸方,龙骨所治惊狂烦躁失精也。无容疑者,为则每值有其证者,辄用之而间有无效者,于是乎中心疑之。居数岁,始得焉。其人脐下有动而惊狂、或失精、或烦躁者,用龙骨剂,则是影响。其无脐下动者而用之,则未见其效。由是观之,龙骨之所主治者,脐下之动也。而惊狂失精烦躁,其所旁治也。学人审诸。

  互 考蜀漆散条,所谓疟者,是寒热发作有时也;而其有脐下动者,此散所主治也;无脐下动者,而用之,则未见其效。

  辨 误龙骨之说,或曰毙也,或曰石也,诸说终无有一定也。为则按:譬如人物乎,父精母血,相因为体,人人而所知也。虽然,果然之与,不孰究论之龙骨亦然。究论何益之有?至如其效用,则此可论也可择也,不可不知也。

  品 考龙骨 以能化者为上品也。有半骨半石之状者,是未化也。取龙骨法,如取石膏法也。

  打碎用之。

  卷下

  牡蛎

  主治胸腹之动也,旁治惊狂烦躁。

  考 证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汤证曰:惊狂、起卧不安。

  以上一方,牡蛎五两。

  牡蛎汤,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牡蛎四两。

  牡蛎泽泻散,证不具也。(说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牡蛎诸药等分。

  柴胡姜桂汤证曰:微烦。

  以上一方,牡蛎三两。

  以上一方,牡蛎二两,而亦四两之例。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曰:烦惊。

  以上一方,牡蛎一两半。(说在外传中)

  上历观此诸方,牡蛎所治惊狂烦躁,似与龙骨无复差别。为则从事于此也久之,始知牡蛎治胸腹之动矣,学人亦审诸。

  互 考牡蛎黄连龙骨同治烦躁,而各有所主治也。膻中黄连所主也,脐下龙骨所主也,而部位不定、胸腹烦躁者,牡蛎所主也。

  牡蛎汤条曰:疟。牡蛎泽泻散条曰:有水气。其所举之证,盖不具也。以他例推之。喘急息迫,而胸中有动者,牡蛎汤主之也。身体水肿、腹中有动、渴而小便不利者,牡蛎泽泻散主之也。学人审诸。

  品 考牡蛎 壳之陈久者为良也。余家今用出于艺州者也。坊间所鬻者,不堪用也。

  跋

  盖古书之贵于世,以施诸今而有征也。其古虽并于诗书,言之与实背驰,则不足贵矣。

  本草之书,传于世也虽邈焉。凿说之甚,辨折以胸臆,引据以神仙,其言巧而似。于是其理达而远乎实,游断谍谍,不异赵括之论兵也。先考东洞翁,于是作《药征》,考校效验,订绳谬误,揣权宜,精异同。虽颇穷经旨,未尝有如本草说多能者。然循其运用之变,奏异功则殆如天出,而俏性多能,是方之功,而非一物之能也。夫阳燧取火于日,方诸取露于月,而浮云盖其光,则水火忽不可致也。而终日握阳燧不得温手,终夜舐方诸不能止渴。方诸阳燧,虽致水火,责之以其能而不获者,非自然之能也。自然之能出乎天,而不假他力,法用之功成之可以据,载籍虽古,岂足尊信哉?行考之于《药征》也,主治颇详明,不道阴阳,不拘五行,以显然之证。征于长沙之法,推功之实,审事之状,阐众之所未发,以烛乎冥行之徒。诚扁鹊之遗范也。其书之已成,受业者奉之,屡请刊行。翁喟然欢曰:过矣!刊行何急?世所刊之书,后欲废者,往往有之,皆卒然之过也。药论者,医之大本,究其精良,终身之业也。今刊未校之书,传乎不朽,为人戮笑,宁蠹灭于椟中,终不许焉。翁卒暨于今十有二年,遂命剞劂之师,利行之于世矣。

  天明甲辰之冬十一月朔男猷谨题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