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三百七十二

外科浸淫疥癣门

    金匮要略 【汉 张机】

     浸淫病脉证治

  浸淫疮,从口流向四肢者可治,从四肢流来入口者不可治。
  浸淫疮,黄连粉主之。

    千金方 【唐 孙思邈】

     疥癣

  凡疮疥,小秦艽散中加乌蛇肉二两主之。黄芪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亦大效。
  凡诸疥癣,皆用水银、猪脂,研令极细涂之。
  凡诸疮癣初生时,或始痛痒,即以种种单方救之,或嚼盐涂之。又以谷汁敷之。又以蒜墨和敷之。【《千金翼》蒜作酥。】 又以姜黄敷之。又以鲤鱼鲊糁敷之。又以牛李子汁敷之。若以此救不瘥,乃以诸大方治之。

    丹溪心法 【元 朱震亨】

     用药法

  脓窠,治热燥湿为主,用无名异。干疥,开郁为主,用茱萸。虫疮如癣状,退热杀虫为主,芜荑、黑狗脊、白矾、雄黄、硫黄、水银。杀虫,樟脑、松香,头上多加之;黄连、方解石、蛇床,定痒杀虫。松皮炭主脓。若肿多者,加白芷开郁;痛多,加白芷、方解石;虫多,加藜芦、螌蝥;痒多,加枯矾;阴囊疮,加茱萸;湿多,香油调。干痒出血多,加大黄、黄连,猪脂调。红色加黄丹,青色加青黛,虫多加锡灰、芜荑、槟榔。在上多服通圣散,在下多须用下。若脚肿出血,宜分湿热用药。
  疮有三种。脓泡疮,治热为主。

     诸疮证治

  春天发疮疥,宜开郁为主,不宜抓破敷。
  诸疮痛不可忍者,用苦寒药加黄连、黄芩,详上下根梢用,及引经药则可。又云:诸疮以当归、黄连为君,连翘、甘草、黄芩为佐。
  诸痛痒疮疡属火。若禀受壮盛,宜四物加大承气汤下之。
  若性急面黑瘦血热之人,因疮而痛,宜四物加黄连、黄芩、大力子、甘草,在下者加黄蘗。若肥胖之人生痛,乃毖湿热,宜防风、荆芥、白芷、连翘,取其气能胜湿。
  此虽皮肤小疾,不足为害,然疮有恶疮,癣有玩癣,疥痨囋肤,尤为烦扰,甚至经年累月,不能脱洒。凡病此者,不当专用外敷药,须内宣其毒可也。升麻和气饮、消毒饮、四顺清凉饮、犀角饮,皆可用。
  疮如牛皮模样,痒甚不可忍又疼者,用黄连、木香、黄蘗皮、杉木节二个,明矾少许。以上各等分研末,用好真油调敷,必效。

     瘙痒

  痒证不一:疥癣作痒,当求之疮疥证。血虚皮肤燥痒者,宜四物汤加防风七钱;如以四物汤半贴,水二盏,调消风散一钱亦可。妇人血气,或通身痒,或头面痒,如虫行皮中,缘月水来时,为风所吹,不然则是产蓐中食动风物致之,亦宜如前四物汤调消风散。有脾虚身痒,本无疥癣,素非产蓐,洁然一身,痒不可任,此乃脾虚所因。经云:诸痛为实,诸痒为虚。又云:脾主身之肌肉。宜实脾为先,四兽饮去草加藿香、厚朴、川芎、当归各半钱,姜枣煎服,名增损资胃饮。

    医学入门 【明 李梴】

     五疥证治

  五疥,干湿虫砂脓也,由五脏蕴毒而发,属足三阴者尤多。
  疮有遍体,难分经络,必凭外证以断虚实。焮肿作痛,便秘硬,发热者,为风毒湿热。漫肿痒痛晡热,或时寒熟,体倦少食,便顺利者,为血虚风热。
  干疥,瘙痒,皮枯屑起,便闭者,为心肝火郁于肺,四顺清凉饮、古荆黄汤、搜风顺气丸;久者,天门冬膏。便利者,为相火郁于肺,活血顺燥生津饮,或四物汤加黄芩、连翘、天门冬;久者肾气丸。久虚,古乌荆丸。如素有肺风,面上多粉刺者,桦皮散。
  湿疥,焮肿作痛,久则水流如黑豆汁,便秘,为脾郁湿热毒,防风通圣散,俱酒蒸;或炒大黄,另用酒煨炒三次,加木鳖子;或升麻葛根汤加天麻、蝉蜕、荆芥,复元通气散。湿胜者,除湿丹。便利者,为脾虚湿热,补中益气汤,量加黄芩清热,芎芷燥湿。胃火作渴者,竹叶黄芪汤。脾郁盗汗不寝者,归脾汤。溺濇胀腹者,胃苓汤加黄连;久者,二妙苍蘗丸。湿胜,单苍朮膏。脾肺风毒者,何首乌散。
  砂疥,如砂子细个,或痛或痒,抓之有水,焮赤,乃心血凝滞。便秘者,当归丸,或凉膈散合四物汤。久者,酒蒸黄连丸。胸次多痰者,牛黄清心丸。心烦口干,小便不利者,连翘饮。便利者,活血四物汤。久者,当归饮。
  火盛生虫,即腐草为萤之意也。虫疥,痒不知痛,延蔓易于传染。便闭者,肝风热甚,芦荟丸或败毒散,磨羚羊角汁刺之。久者,古苦皂丸。便利者,肝经火郁,逍遥散,磨羚羊角汁刺之。久不愈者胡麻散。但诸疮久则生虫,虫须兼外治敷洗。
  含浆稠脓色厚,焮痛便秘者,为湿热,五香连翘汤、升麻和气饮,或竹叶石膏汤合四物汤。含浆脓清色淡,不痛便利者,为肾经虚火,八味逍遥散,或四物汤加知母、黄蘗,或四生散、肾气丸。
  上体多兼风热,下体多兼风湿。肥人多风湿,瘦人多血热。瘦弱虚损,肾枯火炎,纵有便秘发热作渴等证,只宜滋阴降火,略加秦艽、苍耳、连翘之类。决不可纯用风药凉血伤胃,因皮肤之疾而坏脏腑者有之。通用连归汤。气虚,四君子汤;血虚,合四物汤;风,合消毒饮;湿,合平胃散。
  开毒郁,须辛温,吴萸、白芷之类。退肌热,须苦寒,芩连、大黄之类。杀虫,须水银之类。此丹溪外治三法也。干疥,吴茱萸散;或黄连、大黄为末,猪胆汁调搽。湿疥,一上散。砂疥,剪草散。虫疥,硫黄饼。脓窠,三黄散。通用摩风膏。洗药用荆芥、黄蘗、苦参等分煎汤,痒加蛇床子、川椒,肿加葱白。
  疥癣皆血分热燥,以致风毒克于皮肤。浮浅者为疥,深沉者为癣。疥多挟热,癣多挟湿。疥发手足遍身;癣则肌肉瘾疹,或圆或斜,或如莓苔走散。风癣即干癣,搔之则有白屑。湿癣如虫行,搔之则有汁出。顽癣全然不知痛痒。牛癣如牛颈,皮厚且坚。马癣微痒,白点相连,又曰狗癣。
  诸风湿虫癣与疥疮大同,初起有可下者,打脓散去黄连、金银花、穿山甲、芒硝,加赤芍、白芍,水酒各半煎,临熟入大黄,露一宿,五更服。有可汗者,四物汤加荆芥、麻黄各五钱,浮萍一两,葱豉煎服,取汗。一切癞癣皆效。经久不敢汗下者,只用防风通圣散去硝黄加浮萍、皂刺,水煎服。久年不愈体盛者,兼吞顽癣丸,或古龙虎丹,用何首乌、白芷、苏木等分,入猪油及盐少许,浸酒送下。体虚者不可妄用风药。气虚者,何首乌散、消风散。血燥者,四圣不老丹,或肾气丸。久服自效。有虫者,俱宜间服蜡矾丸。外治:干癣用狼毒、草乌各二钱半,螌蝥七枚,生为末,津唾调搽。湿癣用枯矾、黄连各五钱,胡粉、黄丹、水银各二钱为末,用猪脂油二两,夹研,令水银星散尽,磁罐收贮搽之。牛癣用旧皮鞋底烧存性,入轻粉少许为末,麻油调敷。马疥癣用马鞭草,不犯铁器捣自然汁半盏,饮尽,十日即愈。通用麻油二两,入巴豆蓖麻子各十四粒,螌蝥七枚,熬煎三味枯黑,去滓,却入白蜡五钱,芦荟末三钱,搅匀,磁罐收贮,刮破涂之。或用川槿皮、浙剪草、木鳖子等分为末,酢调敷。洗药用紫苏、樟脑、苍耳、浮萍煎汤。
  血风疮,乃三阴经风热郁火血燥所致,瘙痒不常,抓破成疮,脓水淋漓,内证晡热,盗汗恶寒,少食体倦,所以不敢妄用风药。大概肝风血燥寒热作痛者,当归饮加柴胡、山栀。痛痒寒热者,小柴胡汤加山栀、黄连。夜热讝语者,小柴胡汤加生地。肝脾郁火,食少寒热者,八味逍遥散。脾虚晡热,盗汗不寐者,归脾汤加山栀、熟地。肾虚有热作渴咳痰者,肾气丸。通用:遍身者,四物汤加浮萍、黄芩等分,甚者紫云风丸、换骨丸、三蛇丹。两足痛痒者,当归拈痛汤。如因饮酒后遍身痒如风疮,抓至血出又痛者,用蝉退、薄荷等分为末,每二钱水酒调服。凡身发痒者,通用外治摩风膏、大马齿膏。

    薛氏医案 【明 薛己】

     疮疥

  瘙痒或脓水浸淫者,消风除湿。痒痛无脓者,祛风润燥。焮痛或发寒热者,表散之。搔痒或疼,午后尤甚者,降火益阴。焮痛,大便闭塞者,滋阴泻火。搔起白屑,耳作蝉声者,祛风清热。
  疥疮属脾经湿毒积热,或肝经血热风热,或肾经阴虚发热。其体倦食少为脾经湿热,用补中益气汤。饮冷作痛,为脾经积热,用清热消毒散。搔痒发热,为脾虚风热,用人参消风散。搔痒作痛为风热,用当归饮子。便秘作痛为热毒,用升麻和气饮。热渴便利为脾肺虚热,用竹叶黄芪汤。内热晡热,或时寒热,属肝经血虚风热,用加味逍遥散、六味丸。体倦少食,或盗汗少寝,为脾气郁结,用加味归脾丸、逍遥散、地黄丸。若发热盗汗,或吐痰口干者,为肾经虚热,用六味丸料煎服。

    证治准绳 【明 王肯堂】

     总论证治

  夫疥癣者,皆由脾经湿热及肺经风毒,客于肌肤所致也。风毒之浮浅者为疥,风毒之深沉者为癣。盖癣则发于肺之风毒,而疥则兼乎脾之湿热而成也。久而不愈,延及遍身,浸淫溃烂,或痒或痛,其状不一,二者皆有细虫而能传染人也。疥有五种:一曰大疥,焮赤痒痛,作疮有脓;二曰马疥,隐起带根,搔不知痛;三曰水疥,(疒咅)(疒畾)含浆,摘破出水;四曰干疥,痒而搔之,皮起干痂;五曰湿疥,薄皮小疮,常常淫汁是也。癣之状,起于肌肤瘾疹,或圆或斜,或如莓苔走散,内藏汁而外有匡,其名亦有六焉:一曰干癣,搔则出白屑,索然雕枯;二曰湿癣,搔则多汁,浸淫如虫行;三曰风癣,搔则痹顽不知痛痒;四曰牛癣,其状如牛领之皮,厚而且坚;五曰狗癣,时时作微痒,白点相连;六曰刀癣,则轮郭全无,纵横不定是也。治法当以杀虫渗湿消毒之药敷之,内服和脾清肺除风散湿之剂,庶绝其根。又面上风癣,初起(疒咅)(疒畾),或渐成细疮,时作痛痒,发于春月,名吹花癣,女人多生之。此皆肺经蕴积风熟,阳气上升,发于面部,或在眉目之间,久而不愈,恐成风疾。治法当清心火散肺经之风热,然后以消毒散热之药敷之,则自愈矣。
  严子礼云:夫痂疥之为病虽苦,不害人,然而至难可者多矣。《素问》云:诸痛痒疮疡,皆属于心。多由心气郁滞,或饮食不节,蕴毒于肠胃,发见于皮肤。古方有所谓马疥、水疥、干疥、湿疥,种类不一。生于手足,乃至遍体,或痒或痛,或焮或肿,或皮肉隐嶙,或抓之凸起,或脓水浸淫。治宜内理心血,祛散风热;外则加以敷洗,理无不愈。
  夫痂疥者,皆由风热而生,遍体搔痒,搔之皮起,或血出,或水出,结作干痂,其中有虫,人往往以针头挑出,状如水内瘑虫。此盖由肌肉之间,深受风邪热气之所致也。
  干疥者,但搔之皮起作干痂,此风热气深在肌肉间故也。
  湿疥者,起小疮,皮肤常有黄水出,此风热毒气入皮肤间故也。
  夫瘑疮者,由腠理虚,风湿之气,入于血气结聚所生也。多着手足,递相对生,如新生茱萸子,痛痒爬抓成疮,黄汁出,浸淫生长圻裂,时瘥时发,变化生虫,故名瘑疮也。
  夫瘑疮积久不瘥者,由肤腠虚则风湿之气停滞,虫在肌肉之间生长,则常痒痛,故经久不瘥也。
  《病源论》云:癣发之状,皮肤瘾疹有如钱文,渐渐增长,或圆或斜,痒痛有匡阑,癣内生虫,搔之有水,此由风湿邪气客于腠理,复值寒湿与血气相搏,血气闭濇则发此疾。
  风癣者,是恶风冷气,客于皮肤,折于血气所生,亦作圆文匡阑,但抓搔顽痹,不知痛痒,内亦有虫。
  又有逸风疮,生则遍体,状如癣疥而痒,此由风气逸于皮肤,因名为逸风疮也。
  干癣者,但有匡阑,皮枯索痒,搔之白屑起是也。亦是风湿邪气,客于腠理,复值寒湿与血气相搏所生。究其患则风毒气多,湿气少。盖风沉入深,故无水而为干癣,中亦有虫。
  又有白癣,其状白色而痒,此由腠理虚而受风,风与气并,血濇而不能荣肌肉故也。
  湿癣者亦有匡阑,如虫行浸淫,赤湿痒,搔之多汁成疮。盖风毒气浅,湿气偏多而为湿癣,中亦生虫。
  癣在颈项间后延上至耳,成湿癣,他治不应,以芦荟一两,甘草末半两和匀,先用温浆水洗癣,拭干敷之,神妙。

     浸淫疮

  浸淫疮者,浅搔之蔓延,长不止。搔痒者,初如疥,搔之转生汁相连着是也。仲景云:从口流向四肢者可治,从四肢来流入口者不可治。
  运气淫浸,皆属火。经云:岁火太过,甚则身热肤浸淫是也。

    外科正宗 【明 陈实功】

     疥疮

  夫疥者,微芒之疾也。发则令人搔手不闲,但不知其何以生者?疥曰:吾不根而生,无母而成,乃禀阴阳气育,湿热化形,常列以王侯掌上,每亲于士庶之身,可使文人阁笔,绣女停针,无分贵贱,一例施行。医问曰:不生于身,独攻于手者,又何也?疥曰:手掌乃太阴湿土所主,手心又少阳相火所司,土能生我,火能化我。此生皆赖湿土阳火所化,故生者必自出于手掌。医曰:然哉!但其形知动而不知静,能进而不能退,自非清气所化也。又脾主消纳,胃主传化,人之饮食,未有不爱厚味者,厚味之中,湿热并化,致生此疮。又清气随脉循行,浊气留滞不散,停留肌肤,积日不解,随后生热发痒。故痒热之中,湿火混化为虫,形随湿化,动随火化,此无情而之有情也。既化之后,潜隐皮肤,展转攻行,发痒钻刺,化化生生,传遍肢体,近则变为疥癣,久则变成顽风,多致皮肤枯槁,浸淫血脉,搔痒无度,得汤方解。外以绣球丸搽擦,堪为止痒杀虫;内服消风散,亦可散风凉血。必得兼戒口味,辛热莫啜;忌洗热汤,其烦自脱。

     顽癣

  顽癣乃风热湿虫四者为患,发之大小圆斜不一,干湿新久有殊。风癣如云朵,皮肤娇嫩,抓之则起白屑。湿癣如虫行,搔之则有汁出。顽癣抓之则全然不痛。牛皮癣如牛项之皮,顽硬且坚,抓之如朽木。马皮癣微痒,白点相连。狗皮癣白斑相簇。此等总皆血燥风毒,克于脾肺二经,初起用消风散加浮萍一两,葱豉作引,取汗发散。久者,服首乌丸、蜡矾丸。外擦土大黄膏、川槿皮散,选而用之,亦可渐效。

    石室秘箓 【清 陈土铎】

     治法

  人生疮生疥,用苍耳草半斤,苦参四两,生甘草、金银花、荆芥、防风各一两,生黄芪三两,水煮汤一大锅,乘热熏之;外用席二条,裹住,身上用衣盖之,使气不散;俟稍凉浴之,必至渴寒而后已。次日再浴,将滓再煎,如前浴之,三日疮疥必全愈也。
  疥疮不必用汤药,用轻粉、苏叶末、防风末各一钱,核桃肉不去油、猪板油各三钱,白薇末二钱,捣成丸如弹子大,擦患处,一日即愈。
  黄水疮:凡毒水流入何处,即生大水泡疮,即为黄水疮,手少动之即破,此热毒郁于皮毛也,当以汤洗之即愈。方用雄黄、防风各五钱,水十碗,煎数沸去滓,洗疮上即愈。
  顽癣治之亦易,用楝树皮、白薇、杜大黄根各一两,轻粉、蜗牛火焙干各三钱,冰片、生甘草各一钱,共为细末,先以荔枝壳扒碎其癣皮,而后以此药末用麻油调搽之,三日即结靥而愈。

    方

  当归饮子 治疮疥风癣湿毒燥痒。
  当归 川芎 白芍药 生地 防风 白蒺藜 荆芥各一钱半 何首乌 黄芪 甘草各一钱
  右作一服,水二锺,煎至一锺,食远服;或为末亦可。

  除湿散 大治一切风毒疥癣癞痒,状如风癞。
  苦参 何首乌 荆芥穗 蔓荆 薄荷各一两 白芷 天麻 川芎 防风并生用 乌蛇酒浸一宿,焙干,各半两
  右为细末,每服三钱,茶酒任调下,无时,日进三服。六日一浴,令汗出,血气宣通。六日,肤泽如故。

  苦参丸 治遍身瘙痒疥癣疮疡。
  苦参四两 元参 黄连 大黄銼碎炒香 独活 枳壳炒 防风各二两 黄芩 栀子 菊花各一两
  右为细末,炼蜜和捣千余下,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后浆水下,日进三服;茶酒任下亦得。

  神效散 治干湿脓窠诸种疥癣。
  槟榔 蛇床子各一两 全蝎半两 倭硫黄一两五钱
  右,化开硫黄,入荆芥末三钱,滚数沸,候冷加轻粉二钱,冷再碾末,加三柰半两炒,共为细末。先将小油滚过,候冷调上药,擦疮上;仍以两手搓药,闻药气神效。

  香疥药 治风癣疮,黄水疮,疥疮,牛皮癣疮。
  轻粉 水银 樟脑各三钱 大枫子去壳 川椒各四十九粒 桕油烛一对 杏仁少许
  右为细末,疥用绢包裹疮上熨,黄水疮掺上。此药功效如神。

  八仙散 治游风肿痒疥癣疮,或因洗头游风,搔痒生疮。
  细辛 荆芥 白芷 黄芩 川芎 防风 地骨皮 甘草各等分
  右共为粗末,每用药二两,水二碗,煎十沸,去滓,热拓患处。
  又方 治一切男子女人浑身疥癣,一家染易,经年搔痒不效者。
  百部半两,碎切 乱发 木香碎切 槟榔捶碎 苦参碎切。各一两 鲫鱼一个,不要见水,切成片 川椒三铢
  右以油五两,煎前药得所,去药,却用麝香一分,腻粉十钱,硫黄、雄黄各半两,同研令匀,入在油内,更煎搅五七沸,泻出,磁器盛之,非时使也。

  五龙膏 治疥癣。
  硫黄 白矾 白芷 吴茱萸 川椒各等分
  右为细末,煎油调涂之。

  枫实膏 治风疮燥痒疥癣。
  大枫子肉半两 轻粉 枯矾各些少
  右捣为膏,以擦疮上。

  消毒散 【《局方》】
  防风去芦,一两 甘草二两 荆芥穗三两 鼠粘子四两
  右为粗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渣,食后温服。

  枳壳散 治痂疥瘙痒麻痹。
  枳壳麸炒,二两 白蒺藜子半升 蔓荆子 苦参各一两
  右为细末,每服三钱,温酒调下,不拘时,日进二服。

  枳壳丸 治一切风热生疮疥。
  枳壳麸炒,四两 苦参八两
  右为细末,炼蜜和捣二三百下,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后温酒送下。

  苦参丸 治痂疥搔痒。
  苦参一斤,为末 皂角二斤
  右用皂角,将水一斗浸,揉浓汁,滤去渣,用汁熬成膏子,和苦参末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煎荆芥酒送下,或薄荷酒亦得,不拘时候。

  赤小豆散 治干湿疥。
  赤小豆二合,炒干,内酢中,如此七次 升麻 薏苡仁 黄芪銼,各七钱半 人参 白蔹 瞿麦穗 当归切 黄芩 猪苓 甘草炙 防风各半两
  右为细末,每服三钱匕,空心粥饮调下,日二夜一。

  脂调散 治疥疮脓窠疮,神效。
  蛇床子二两 (艹闾)茹 草乌头 荆芥 花椒 苦参各一两 雄黄 硫黄 明矾各半两
  右为细末,猪油调搽。

  扫疥散 治诸疥疮热疮,遍身疮疖,神效。
  大黄 蛇床子 黄连 金毛狗脊 黄蘗 苦参各五钱,同研为极细末,入后药 硫黄 水银茶末杀之,各四钱 轻粉一钱 雄黄 黄丹各二钱五分 大枫子去壳 木鳖子去壳,各五钱,同前六味细末杵擂匀
  右用生猪脂调,洗浴后搽疮上,此药宜晒合之,不见火。涂疮疥,效如神,故名扫疥。

  秘传一擦光 治疥疮及妇人阴蚀疮,漆疮,天火丹诸般恶疮,神效
  蛇床子 苦参 芜荑各一两 枯矾一两二钱 硫黄三钱 轻粉 樟脑各二钱 大枫子肉 川椒 雄黄各五钱
  右为细末,生猪油调敷。

  一上散 治诸般疥疮,或痛或痒,或喜汤火烘洗者。
  蛇床子炒 雄黄别研 黑狗脊 寒水石别研 白胶香铜铫熬镕过,倾干石头上,放冷研,各一两 白矾 黄连各半两 硫黄另研,二钱五分 螌蝥十四枚,去翅足 吴菜萸三钱
  右为细末,香油调敷。治疥疮,先用苍耳草,或羊不食草藤,浓煎汤,洗去疮痂,然后用前药敷,可一次愈。 一方无白胶香、白矾、黄连、吴茱萸。肿多加白芷开郁,痛多加白芷、方解石,痒多加枯矾,阴囊疮加吴茱萸,湿多香油调。干痒出血多,加大黄、黄连,猪脂调。虫多,加芜荑、锡灰、槟榔、藜芦、螌蝥。欲红色加黄丹,青色加青黛。

  (艹闾)茹散 治疥经年不瘥。
  水银一钱 好茶二钱 (艹闾)茹三钱 轻粉少许
  右为细末,每用不拘多少,麻油调涂之。

  本事方 治疥疮不问新久。
  白芜荑一两 槟榔 吴茱萸各半两 硫黄二钱,另研
  右为末,麻油调,抓破揩之。
  又方 治疥癞疮。凡春大发焦疥,开郁为主,不宜抓破。
  白矾 吴茱萸 蛇床子各二钱 黄蘗 大黄 硫黄各一钱 寒水石二钱半 樟脑五分 轻粉十盝 槟榔一个
  右为末,猪油调搽。

  丹砂膏 治一切恶疮疥,瘙痒不止,宜用此药杀虫。
  朱砂 雄黄 雌黄并研细 乱发 白蜡 松脂研末,各一两 (艹闾)茹为末,二两 巴豆十粒 猪脂二斤
  右件药,先以猪脂煎乱发,令消尽;次下巴豆、白蜡、松脂,煎十余沸,用绵滤去渣,候稠即入雄黄、朱砂等末,搅令匀,磁盒内盛,不拘时候,用少许摩涂之,以瘥为度。

  巴豆膏 治一切疥疮有虫,时作搔痒。
  巴豆七粒 芜荑 硫黄研细 白矾枯,各半两 猪脂三两
  右为细末,炼猪脂成油,入前药末,调和令匀,每用莲子大,于手掌内搓涂之。

  神异膏 治一切疮疥。
  雄黄 蛇床子各三钱 巴豆七粒 皂角一定 轻粉半字 全蝎七枚 黄蜡半两 清油一两
  右,先用皂角、全蝎、巴豆煎油变色,去了三味,入黄蜡化开,取出冷,入雄黄、蛇床子末、轻粉,和匀成膏。先用苦参汤温洗,却以药擦疮疥上,神效。

  白矾散 治一切疥。
  蛇床子七钱 白矾枯 硫黄 雌黄并细研 胡粉 黄连各一两
  右为细末,研令匀,以猪膏和稀面糊,每以盐浆水洗拭干涂之

  苦参散 治一切疥及风瘙痒,搔之成疮。
  苦参 丹参各四两 蛇床子半斤
  右为细末,先以温水洗疮,拭干敷之。

  苦参汤 治诸疮着白痂复发。
  苦参 蛇床子 荆芥穗 白矾各等分
  右(口父)咀,煎汤放温洗。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三百七十三

外科浸淫疥癣门

    方

  一笑散 治浑身疥癞,搔痒生恶疮。
  槟榔 槁本 硫黄 蛇床子 枯矾 五倍子 白胶香各等分
  右为细末,湿者干敷,干者香油调敷。如头上疮便搽上,不用剃。甚者不过三五次,平复如故。

  神捷散 治诸疥疮。
  吴茱萸 白蒺藜各一两 芜荑 轻粉各半两 赤小豆四十九粒 石硫黄少许,研
  右为细末研匀,每用半钱匕,生油调于手心内摩热后,遍揩周身有疥处,便睡,睡觉其疥自愈。

  杀疥药
  羊蹄根生切,一两 草乌头一个 硫黄一钱 白矾半钱 生姜一分
  右以米泔水淹一宿,研极细,入酽酢和匀,入浴时,抓破疮敷之,迟顷以温汤洗去,妙。
  又方 治疥神效。
  狼毒 细辛 水银各一钱 轻粉半钱
  右为细末,油蜡和剂,作两丸,绵裹两手,将于周身疥多处擦之。
  又方
  信石 雄黄 硫黄 牙硝 花椒各二钱 蛇床子四钱 枯矾三钱 大枫子二十一个 巴豆六分
  右共为末,以茶子油调搽。
  又方
  大枫子肉 蛇床子 水银各三钱 槟榔 樟脑 雄黄各二钱 木鳖子七个
  右共为末,烛油调搽。
  又方
  枯矾半斤 牙硝四两 硫黄八钱 胆矾三钱 信石二钱
  右共为末,以茶子油调搽。

  擦掌丹
  枯矾 樟脑各二钱 水银一钱 信石三分 大枫子肉三个 核桃肉五钱
  右共研末作丸,放于掌心擦,鼻内闻香。

  一上散 治风痒裂坼燥疮。
  苦参一两 白芷 焰硝 枯矾各半两 白芨 荆芥穗各三钱 寒水石二两,煅
  右为末,油调搽。

  秦艽丸 治遍身生疥干痒,搔之皮起。
  秦艽 黄芪 苦参 大黄各二两 漏芦 防风 黄连各一两半 乌蛇肉
  右为细末,炼蜜和捣三百下,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后温酒送下。

  皂角膏 治皮肤风热,生疥干痒。
  猪牙皂角 巴豆去皮 乌头生 吴菜萸 硫黄 腻粉 白矾枯 黄蜡各二钱半
  右为细末,研令匀,先入清油三二合,以慢火消蜡了,搅和令匀,日用二三次涂之
  又方 治疥疮生干痂,搔痒不止。
  硫黄二钱半,为细末 巴豆 黄蜡各半两 猪脂一斤
  右,先煎猪脂令沸,入巴豆煎候黄,次下蜡镕开,方下硫黄末,搅令匀,盛于磁盒内,日三五度涂之。

  乌头散 治湿疥常有黄水,搔痒不绝。
  川乌头 藜芦 马蔺根 石菖蒲 杏仁 苦参 硫黄研细 腻粉 白矾枯,各半两
  右为细末,研令匀,用时先以桃汤洗,拭干后,以油浆水和涂之,三日一涂,不过三两上瘥。

  黄连散 治湿疥,有黄水,皮肤搔痒。
  黄连二两 蛇床子半两 赤小豆 糯米 胡粉各一两 水银一两半
  右件为细末,以生清油和研,候水银星尽如膏,旋取涂之。
  又方 治湿疥遍身。
  黄蘗 绿矾 腻粉 硫黄细研,各等分
  右为细末,研令匀,用生油调涂之。

  治癣方
  浮萍一两 苍耳 苍朮各二两 苦参一两半 黄芩半两 香附二两半
  右为末,酒调服,或酒糊丸。

  何首乌散罗氏 治脾肺风毒攻肿,遍身癣变成瘾疹,搔之成疮,或肩背拘急,肌肉顽痹,手足皴裂,风气上攻,头面生疮,及治紫癜白癜顽痹等风,并宜服之。
  荆芥穗 蔓荆子 威灵仙 何首乌 甘草炙 防风 蚵蚾草各等分
  右捣罗为末,每服一钱,食后温酒调下。

  白蒺藜散 治一切癣及疥风痒瘑疮等疾。
  蒺藜 秦艽 枳壳麸炒 独活 防风各二两 人参 苦参 元参 丹参 沙参 甘菊花 栀子仁 黄芩 茯神去木 茱萸 细辛 麻黄去节,各二钱半 乌蛇四两,酒浸取肉
  右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温酒调下。

  苦参丸 治一切癣,皮肤搔痒。
  苦参一斤半,銼 菖蒲四两 乌蛇八两,酒浸取肉
  右为细末,炼蜜和捣三五百下,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九,熟水送下,不拘时候。

  三神丸 治一切癣。
  蒺藜炒 海桐皮銼 草乌头盐炒熟,去盐不用,各一两
  右为细末,面糊和丸如菉豆大,每服十丸,加至十五丸,温酒盐汤送下。

  胡粉散 治一切癣疮,搔痒甚者。
  胡粉另研 雄黄另研 硫黄另研,各一钱半 大草乌三钱,生用 螌蝥一钱 蝎梢三钱 麝香三分 砒五分
  右为细末,先用羊蹄根蘸酢擦动,次用药少许擦患处。

  银粉散 治一切顽癣。
  轻粉 黄丹 白胶香 沥青各等分
  右为细末,麻油调,拭净或抓破,竹篦挑搽,二次便干,数次剥去壳也。治牛皮癣如神。

  八宝散 治风癞松皮顽癣久不愈者。一乡人患此疾,数年不愈,后得此方,试用有效。
  藿香 破故纸 槟榔 大腹皮 雄黄 轻粉 硫黄 白矾枯,各一两
  右为细末,小油调擦,日上三五次,痒则擦之。

  五倍子散 治癣久不瘥。
  五倍子一两,火烧烟尽 黄蘗銼炒 腻粉 漏芦 白矾煅,各一分
  右为细末,先用盐浆水洗,拭干敷之。

  丁香散 治一切癣。
  丁香研 虾蟆灰各一两 麝香研,二钱半 白矾熬令汁枯研 五倍子研 腻粉研,各半两
  右研匀,干敷癣上,以瘥为度。

  水银膏 治一切癣。
  水银二钱半 芜荑仁研末 姜黄研末,各半两 酥二两
  右先将酥和水银,以柳槌研搅,候水银散,即下芜荑姜黄搅匀,磁盒盛,旋取涂癣上,日二三次。

  定粉膏 治干湿癣风癣,不拘年月。
  定粉 水银 芜荑 胭脂各一分
  右同研匀,用陈猪脂一两同研成,先用汤洗,后以膏子临卧涂之,一上便瘥。本法,猪脂须用三年以上者,今若无,但陈者亦可。仍用后方淋洗。

  淋洗方
  楝实半斤,如无实即以根皮代之 楝叶及嫩枝细銼 凌霄花及藤细銼,各一升 枳壳 蛇床子 地榆 丹参 皂荚 苦参并细銼,各三两
  右同煎浓汁,热洗患处。

  黄连膏 治一切久癣,积年不瘥,四畔潜侵,复变成疮,疮疱赤黑,痒不可忍,搔之出血。
  水银一钱 黄连 黄蘗 豉细研 蔓菁子 杏仁汤浸去皮尖双仁细研,各半两
  右先以水银于掌中唾研如泥,次入乳钵内,下生油一合和匀,次入药末,同研成膏,磁盒盛,日三五度,涂疮上。
  又方 治癣。
  芦荟 大黄 轻粉 雄黄 蛇床子 槿树皮 槟榔
  右先刮破癣,用酢调末涂之。
  又方
  绿蓠根不拘多少 花椒一两 信些少 防风 白芨 百部 白蔹各半两 江子十五粒
  右各为末,和绿蓠根捣熟成团,将药于癣上擦之,候痛过洗浴。

  砒霜散 治诸癣不问干湿,积年不瘥。
  砒霜二钱半,研 硫黄研 密陀僧研 腻粉研,各七钱半
  右件同研令匀。如癣干,即用生油调涂;若癣湿,即用药掺之。
  又方 治癣疥疮痒不可忍。
  皂角三锭,煨去皮子 黄连半两 腻粉二钱半
  右将皂角、黄连,别为末,用米酢二大盏,入皂角末同煎如稀钖,用绵滤去渣,入黄连末,腻粉调令匀,候癣发时恶水出,便可先用槿树白皮,搔破后涂药,三两上便愈。

  鲫鱼膏 治诸癣疮,或干或湿,痒痛不可忍。
  鲫鱼中者一尾 乱发鸡子大二枚 猪脂半斤 雄黄一两半 硫黄一两
  右件药,先煎猪脂令沸,即下鱼煎令烟尽,次下发令消,滤去渣,下雄黄、硫黄末,搅令匀,于甆器中盛不拘时候,以瘥为度。

  凌霄花散 治风湿兼热,生诸癣久不愈。
  凌霄花 黄连 白矾各二钱半 天南星 雄黄 羊蹄根各半两
  右为细末,抓破,用生姜汁调药擦之。如癣不痒,只用清油调药,立效。

  昨叶荷草散 治一切癣,无问风湿气血,与夫相染而生,并宜用之。
  昨叶荷草一两,即瓦上晒干 枯白矾一钱 雄黄半钱
  右为细末,用羊蹄菜根,先蘸酢擦癣上,令痒破,即用药末乘湿涂敷,不过两三次即愈。

  是斋方 治诸癣。
  贯众 吴茱萸 官桂各等分
  右为细末,先用手抓破,用药擦之,米酢调敷亦得。

  乌蛇丸 治一切风癣,多年不瘥者。
  乌蛇酒浸去骨 白附子炮 附子小便浸一宿 天麻各二两 苦参十两 槐花半斤 全蝎炒 羌活 乳香 僵蚕炒,各一两半
  右为细末,用生姜汁一斤,蜜一斤,二味同熬成膏,入药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四十丸,空心用温酒送下,夜晚荆芥汤送下。

  白花蛇丸 治风癣疮,皮肤搔痒久不瘥。
  白花蛇三两,酒浸 苦参二两 麦门冬一两半 黄芩 防风 白藓皮 甘草炙 枳壳麸炒 栀子仁 赤芍药 大黄 苍耳子 羌活 黄芪銼 白蒺藜各一两
  右件为细末,炼蜜和捣三五百下,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后薄荷酒送下。

  雄黄膏 治风毒疥癣。
  雄黄细研 腻粉研 白矾枯 川椒 藜芦各二钱半 附子半两,炮去皮脐
  右为细末,入乳钵内再研如粉,用炼了腊月猪脂半斤,黄蜡二两,净铛内慢火煎,候蜡销,倾于磁盒内,入雄黄等末,搅匀,每日四五度,取少许敷涂之。

  丹参汤 治风癣瘙痒洗浴。
  丹参 蛇床子各三两 苦参五两 白矾研,二两
  右除白矾外,筛为粗散,用水三斗,煎至二斗,滤去渣,入白矾搅令匀,乘热于避风处洗浴,用水冷为度,拭干了,用藜芦末粉之,相次用之,以瘥为度。

  罗氏柏脂膏 治干癣。
  柏油一斤 黄蜡半两 杏仁四十五粒,銼碎 (石卜)硝一抄
  右件相和于铁器内,用老生姜、葱白三根,一顺搅五七次,煎沸,滤过成膏,于疮上搽之。

  一抹散 治干癣不瘥。
  天南星 草乌头各一枚,生用
  右为细末,用羊蹄根捣绞,取汁调涂,不过三上瘥。

  黄连散 治湿癣痒不可忍。
  黄连 黄蘗 胡粉各一两,研细 雄黄半两,研细
  右为细末,同研令匀,先用温浆水洗疮,然后取药敷之,不过四五度即瘥。
  又方
  黄连 明矾煅,各半两 胡粉 黄丹 水银各二钱
  右为细末,用猪脂油一两夹研,令水银星尽散,磁盒收用。

  螺壳散 治湿癣痒不可忍。
  螺壳一两 乱发灰 龙脑 胡粉研,各半两
  右为细末研匀,以油淀和涂之。

  荆芥散 治多年湿癣。
  荆芥穗不拘多少,以瓦罐盛,盐泥固济,只留一窍,用炭火烧,候出青烟,便去火用湿纸塞了窍,放冷取出研细末,半两 麝香一钱 腻粉五钱
  右研匀,先以口含盐浆水,抓洗疮,令破,帛子搵干了,以生油调药敷之。

    单方

  年深疥癣,遍身廷蔓:用硫黄艾叶研匀作捻,浸油点灯于被中熏之,以油涂,口鼻耳目露之。【《集元方》】

  干湿二癣:取东壁土敷之极效。

  赤黑丹疥,或燥或痒,不急治,延及遍身即死。白磁末,猪脂和涂之。【《总录》】

  牛皮血癣:用烟胶、寒水石各三钱,白矾二钱,花椒一钱半为末,腊猪脂调搽。【《积德堂方》】

  一切顽癣:用铜绿七分研,黄蜡一两化熬,以厚纸拖过表里,别以纸隔贴之出水,妙。亦治杨梅疮、臁疮及虫咬。【《笔峰杂兴》】

  虫癣瘙痒:水银、胡粉等分研敷。
  又方:水银、芜荑,和酥敷之。【《外台》】

  牛皮恶癣:五更食炙牛肉一片,少刻以轻粉五分,温酒调下。【《直指方》】

  疮癣有虫:银朱、牛骨髓、桐油调搽。【《医方摘要》】

  疥癣有虫:石灰淋汁洗之数次。【《千金方》】

  下体癣疮:艌船灰、牛粪烧烟熏之,一日一次即愈。【《摘元》】

  疥癣有虫:硫黄末,以鸡子煎香油调搽极效。【《救急良方》】

  牛皮癣疮:石榴皮蘸明矾末搽之,切勿用酢,虫即沉下。【《直指方》】

  癣疮作痒:螺蛳十四个,槿树皮末一两,入碗内蒸熟,入红矾三钱,捣匀搽之。【《集效方》】

  疥疮熏法:熟蕲艾一两、木鳖子三钱、雄黄二钱、硫黄一钱为末,揉入艾中,分作四条,每以一条安阴阳瓦中,置被里烘熏后,服通圣散。【《摘要》】

  癣疮作痒:刺蓟叶捣汁服之。【《千金》,下同。】

  血热生癣:地黄汁顿服之。

  身面恶癣:蛇含草入生矾研敷二三次,断根。【《直指方》】

  积年顽癣,天阴即痒,搔出黄水:狼把草捣末掺之。

  干湿虫疥:狼毒不拘多少捣烂,以猪油、马油调搽患处,方睡,勿以被蒙头,恐药气伤面目。【《经验方》】

  积年疥癞:狼毒一两,半生研半炒研,轻粉三合,水银三钱,以茶末少许,于瓦器内,以津液擦化为末,同以清油浸药,高一寸,三日,待药沉油清,遇夜不见灯火,蘸油涂疮上,仍以口鼻于药盏上吸气取效。【《永类方》】

  积年干癣生痂,搔之黄水出,每逢阴雨即痒:用狼毒末酢调涂之。【《圣惠》】

  疥疮瘙痒:(艹闾)茹末入轻粉香油调敷之。 【《多能鄙事》】

  癣疮有虫:猫儿眼睛草晒干为末,香油调搽之。【《易简方》】

  恶癣有虫:莨菪根捣烂,蜜和敷之。【《千金翼》】

  疥癣虫疮:藜芦末,生油和搽涂。

  疥癣满身不可治者:何首乌、艾叶等分,水煎浓汤洗浴,甚能解痛,生肌肉。【《博济方》】

  疥癣虫疮:山豆根末,腊猪脂调涂。【《备急方》】

  经年顽癣:羊蹄根捣三钱,入川百药煎二钱,白梅肉擂匀,以井华水一盏,滤汁澄清,天明空心服之,不宜食热物,其渣抓破擦之,三次即愈。

  细癣:用羊蹄根五升,桑柴灰煮四五沸,取汁洗之,仍以羊蹄汁和矾末涂之。【《千金》】

  湿癣,浸淫日广,痒不可忍,愈后复发,出黄水:羊蹄根捣,和大酢,洗净涂上一时,以冷水洗之,日一次。

  疥疮有虫:羊蹄根捣,和猪脂入盐少许,日涂之。【《秘要》】
  风癣有虫:菖蒲末五斤,酒渍,釜中蒸之,使味出,先绝酒一日,每服半升或一升。【《千金》】

  癣疮作痒:雀儿草即酸母草擦之,数次愈。【《永类方》】

  风疽疮疥,凡脚腨及曲(月秋)中痒,搔则黄汁出者是也。以青竹筒三尺,着大豆一升在内,以马屎糠火烧熏,以器两头取汁擦之,先以泔清和盐洗之,不过三度极效。【《千金》】

  浸淫癣疮:瓦雀屎以酱瓣和研,日涂之。【《千金翼》】
  又方:韭根炒存性,捣末,猪脂和涂之,数度愈。【《经验方》】

  疥疮痛痒:煮薤叶捣烂涂之。【《肘后方》】

  疥癣湿疮:松胶香研细,少入轻粉,先以油涂疮,掺末在上,一日便干,顽者二三度愈。【《鬼遗方》】

  疮癞:端午日午时,采翻白草,每用一握煎水洗之。

  虫癣:清晨采露水丝瓜叶七片,逐片擦七下,如神。忌鸡鱼发物。【《摄生众妙方》】

  身面癣疮:日午捣桃叶取汁搽之。【《千金》】

  一切癣:鹿梨根刮皮,捣烂酢和,麻布包擦之,干者为末,以水和捣。【《经验方》,下同。】

  头面癣疮:生白果仁切断频擦,取效。

  疥疮瘙痒:油核桃一个,雄黄一钱,艾叶杵熟一钱,捣匀绵包,夜卧裹阴囊,历效,勿用洗。【《集简方》】

  癣蔓延成湿疮:用芦荟一两,炙甘草半两,研末,先以温浆水洗癣,拭净敷之,干便瘥,真神奇方也。

  风癣有虫:海桐皮、蛇床子等分为末,以腊猪脂调搽之。【《如宜方》】

  积年疥疮:猪肚内放皂角,煮熟去皂角食之。【《袖珍方》】

  癣疮不愈:以川槿皮煎汤,用肥皂去核及内膜,浸汤,时时搽之。【《简便方》】

  脓泡疥疮:猪油二两,水银二钱,樟脑五钱同研,频入唾津,不见星乃止。以温汤洗净疮,以药填入。【《经验方》】

  疥疮瘙痒:巴豆十粒,炮黄去皮心。
  右顺手研入酥少许,腻粉少许,抓破点上,不得近目并外肾上。如熏目着肾,则以黄丹涂之甚妙。【《千金》】

  荷钱癣疮:巴豆仁三个,连油杵泥,以生绢包擦,日一二次,三日全好。【《经验方》】

  癣疮湿痒:捣楮叶敷之【《圣惠》】

  疥疮有虫:猪膏煎芫花涂之。【《肘后方》】

  牛皮癣:旧皮鞋底烧灰存性,轻粉少许,麻油调搽。【《直指方》,下同。】

  眉炼癣疮,生眉中者:穿山甲前髆炙焦为末,清油和轻粉调敷。

  头面钱癣:槿树皮为末,酢调重汤顿如胶,敷之。【《经验方》】

  牛皮风癣:川槿皮一两,大枫子仁十五个,半夏五钱銼,河水井水各一碗,浸露七宿,入轻粉一钱,入水中,秃笔扫涂,覆以青衣,数日有臭涎出,妙。忌浴澡。夏月用尤妙。【《扶寿方》】

  牛皮风癣:牛蹄甲、驴粪各一两,烧存性研末,油调,抓破敷之,五七日即愈。【《经验方》】

  一切癣疮:五倍子去虫,白矾烧过,各等分为末,搽之;干则油调。【《简便方》】

  牛皮风癣:生驴皮一块,以(石卜)硝腌过烧灰,油调搽之,名一扫光。 【《李楼奇方》】

  积年癣疮:用螌蝥半两,微炒为末,蜜调敷之。【《外台》】
  又方:用螌蝥七个,酢浸,露一夜搽之。【《永类》】

  疮疥:以狨脂涂之妙。【藏器】

  疮癣痛痒,初生者:嚼盐频擦之,妙。【《千金冀》】

  浸淫湿瘑疥疮:胡燕窠大者,用托子处土为末,以淡盐汤洗拭,干敷之,日一上。【《小品方》】

  人疥马疥:马鞭草不犯铁器,捣自然汁半盏饮尽,十日内愈,神效。【《集验方》】

  湿瘑疮癣:荆木烧取汁,日涂之。

  头上疮癣:蜂房研末,腊猪脂和涂之,效。【《圣惠》】

  两脚癣疮:白犬血涂之,立瘥。【《良方》】

  浸淫恶疮有汁,多发于心,不早治,流至周身则杀人。熬秫米令黄黑,杵末敷之。【《肘后方》】

  浸淫诸疮:猪牙车骨年久者,捶破烧令脂出,乘热涂之。【《普济方》】

  湿瘑浸淫:新羊屎绞汁涂之,干者烧烟熏之,效。【《总录》】

  治癣积年不瘥者:用螌蝥一个,去头翅足,以针札灯焰上烧,米酢内淬成黑灰,存性,研为细末;用红枣一个,汤泡剥去皮核,与螌蝥一处同研烂,先以手抓洗疮令破,搵干,生油调敷之。

  牛皮癣:用清香油一两,入全蝎七枚、巴豆二十枚、螌蝥十枚同熬,候色焦者先去之,去了,入黄蜡一钱,候镕收起,朝擦暮愈,不损皮肉。
  又方:绿蓠根去粗皮,取细皮贴肉者捣烂,用酢调涂癣上,立愈。

  治癣:用藜芦细捣为末,生油调敷。

  治癣神效方:藜芦根半两,轻粉二钱半,右为细末,凉水调,搽癣上。

  癣疥久不瘥:取鲜羊蹄根捣绞取汁,用腻粉少许调如膏,涂敷患处,三五遍即瘥。如干,即用猪脂调和敷之。
  又方:取楮皮枝中白汁,涂癣甚妙。

  治癣湿痒:用楮叶半斤,细切捣敷癣上。

  五种疮癣:以韭根炒存性,旋捣末,以猪脂调敷之,三五度瘥。

  治一切癣:半夏散。以半夏三两,捣为末,以陈酱汁调和如糊,摩涂癣上,日两三度即瘥。

  癣疮:取蟾蜍烧为末,用猪脂和敷之。

  疮如牛皮模样,痒甚不可忍者,又疼:用黄连、木香、黄蘗皮、杉木节二个,明矾少许,以上各等分为末,用好真香油调涂,大效。
  又方:螌蝥五月五日取十枚,麝香半钱,同研为细末,酢调癣上,出少黄水瘥。
  又方:生川乌二枚,干蝎五个,为细末,油调作膏涂之。

  有人患遍身生热毒疮,痛而不痒,手足尤甚,至颈而止,粘着衣被,晓夕不得睡,痛不可忍,有下俚教以菖蒲三斗銼,日干之,舂罗为末,布席上,使病疮人恣卧其间,仍以衣被覆之,既不粘衣被,又复得睡,不五七日,其疮如失,应手神效。

  疥疮:取楝根去外皮切、皂角去皮子等分,下筛脂和,搔疥去痂涂之护风。勿使女人鸡犬见。

  瘑疥湿疮,浸淫日久,痒不可忍,搔之黄水出,瘥后复发:取羊蹄根去皮细切,熟熬,以大酢和,先洗净敷上一时,再以冷水洗之,日一敷瘥,若为末敷,尤妙。【《千金翼》】 生布擦动癣,然后搽药,不可侵好肉,恐有毒。

  沙疮:用水莴苣烧灰存性,香油调敷立愈;湿者干敷。
  又方:生韭一握切研,用温酢五合,浸良久,以布绞取汁涂疮上,日三四度用之。

  干瘑湿瘑疥癣:取连根生葱白猪脂和捣涂之。
  又方:伏龙肝、乱发烧各七钱半为末,猪脂和涂。
  又方:以鸡冠血和黄连末涂之。

  香瓣疮方:治面上耳边生浸淫疮,有黄水出,久不愈。羖羊须、荆芥、干枣去核各二钱。
  右烧灰存性研匀,入腻粉半钱,同研极细,每用少许,清油调涂。先以温汤净洗拭干,涂药三二次,效。亦治两吻生疮。

  卒得浸淫疮,不早治则繞身周匝,能杀人。《外台》云:浸淫疮转广,有汁,多起于心,用雄鸡冠上刺血敷之,日三五度,并治燥癣作痒。

  浸淫疮,痛不可忍,发寒热者:刺蓟末水调,敷疮上,干即易之。
  又方:鲫鱼一尾长三寸者,豆豉一合,杵如膏涂之。亦疗马鞍疮。
  又方:苦瓠一两,蛇蜕烧半两,露蜂房微炙半两,梁上尘为末,油调涂。

    针灸

  《甲乙经》曰:疥癣,阳溪主之。
  《医学纲目》曰:手疥,灸劳宫、大陵。
  疮疥顽癣,取绝骨、三里各寸半,泻;间使、解溪各五分;血郄三寸。
  浑身生疮疥,取曲池、合谷、三里、绝骨、行间、委中。
  《证治准绳》曰:灸法,日中时灸病处影上三炷。灸之,呪曰:癣中虫,毛戎戎,若欲治,待日中。
  又法:八月朔日日出时,令病人正向东面户内长跪,平举两手,持胸两边,取肩头小垂际骨解宛宛中灸之,两火俱下,各三壮或七壮,十日愈。

    医案

  《儒门事亲》曰:货生药焦百善云:有荛夫来买苦参,欲治疥,不识药性缓急,但闻人言可治,浓煎一碗服之,须臾大吐涎一盆,三二日疥作痂矣。

  一女子年十五,两股间湿癣长三四寸,下至膝,发痒时爬搔,汤火俱不解,痒定,黄赤水流,痛不可忍。灸焫熏渫,硫黄、(艹闾)茹、白僵蚕、羊蹄根之药,皆不效。其人姿性妍好,以此病不能出嫁,其父母求疗于戴人。戴人曰:能从余言则瘥。父母诺之。戴人以(金非)针磨令尖快,当以痒时,于癣上各刺百余针,其血出尽,煎盐汤洗之,如此四次,大病方除。此方不书以告后人,恐为癣药所误。湿淫于血,不可不砭者矣。

  蔡寨成家童子十岁,病满腹胸湿癣,每爬搔则黄水出,已年余矣。戴人先以苦瓜蒂末作丸上涌,涌讫;次以舟车丸、浚川散下三五次;次服凉膈散加(石卜)硝,煎成时时呷之,不数日而愈。

  颍皋韩吉卿自胛至足生湿(上匿下虫)疮,大者如钱,小者如豆,痒则搔破,水到则浸淫,状类虫行褲袜,愈而复生,瘢痕成凹,十余年不瘥。戴人哂之曰:此湿(上匿下虫)疮也,由水湿而得,故多在足下。以舟车、浚川大下十余行,一去如扫。

  《薛己医案》曰:一妇人患疮疥作痒,脓水不止,脉浮无力,以消风散四剂少愈,更以四生丸月余而平。

  一男子痒少痛多,无脓水,以芩、连、荆、防、山栀、薄荷、芍药、归梢治之而愈。

  一男子焮痛发热,脉浮数,以人参败毒散四剂少愈,更以当归饮子数剂而愈。

  一男子焮痛寒热,便秘,脉数有力,以防风通圣散三剂少愈,更以荆防败毒散加黄芩、山栀四剂而愈。

  一妇人作痒,午后尤甚,以当归饮子数剂少愈,更以人参荆芥散数剂而安。

  一男子久不愈,搔起白屑,耳作蝉声,以四生散数服痒止,更以当归饮子数剂而瘥。

  一男子下体居多,焮痛,日晡尤甚,腿腕筋紫而胀,就于紫处刺去瘀血,以四物汤加芩连四剂而安。患在上体,若臂腕筋紫胀,亦宜刺去其血,以前汤加柴胡、黄芩即愈。

  一男子搔痒成疮,日晡痛甚,以四物加芩、连、荆、防,数剂而止;更以四物加蒺藜、何首乌、黄芪,二十剂而愈。稽勋李龙冈遍身患此,腿足为甚,日晡益焮,口干作渴,小便频赤,此肾经虚热,用补中益气六味丸而痊。

  一儒者患在臂脚,日晡或痒或胀,形体倦怠,自服败毒散,痛处发肿,小便赤濇,此肺肾阴虚,余用补中益气汤加五味子、麦门冬而愈。

  一儒者患此,误用攻伐之剂,元气虚而不能愈,用补中益气汤加茯苓,其疮顿愈。又因调养失宜,日晡益甚,用八珍汤加五味、麦门,五十余剂而愈。

  一男子色黯作痒,出黑血,日晡益甚,其腿日肿夜消,余以为气血虚而有热,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加味逍遥散而愈。

  一男子时疫愈后,所患如之,用前药补养而愈。有同患用砭法,出血而死。此因阴虚血热,色黑作痒也,何乃反伤阴血哉?

  一妇人久不愈,食少体倦,此肝脾亏损而虚热,先用补中益气汤加川芎、炒山栀,元气渐复;更以逍遥散而疮渐愈。若夜间讝语,此热入血分,用小柴胡汤加生地黄治之。血虚者,四物合小柴胡汤。热退却用逍遥散,以补脾胃,生阴血。亦有寒热如疟,亦治以前药。

  《医学纲目》曰:智化寺一僧患疮疥,自用雄黄、艾叶等药,燃于被中熏之,翊日遍身焮肿,皮破水出,饮食不入,余投以解,药不应而死。盖药毒熏入腹内而散真气,其祸如此。

  一儒者善嚏患痒,余以为内有湿热,腠理不密,外邪所搏也。与补中益气汤加白芷、川芎治之,不从。自服荆防败毒散,盗汗发热,作渴焮痛,脓水淋漓。仍用前汤,倍加参、芪、五味而痊。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