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四百五十

小儿疟门

    幼科全书 【元 朱震亨】

     疟疾

  治疟有二法:新疟先截后补,久疟先补后截。凡治疟之法,要分早晚治之。如午前作者,此邪在阳分气位也,先用平胃散加常山、草果治之,后以平疟养脾丸调之。午后作者,此邪在阴分血位也,轻者或以四物汤加桂枝,或以桂枝汤加桃仁、红花,发出血中寒邪;甚者以小柴胡汤加常山、草果截之;略愈,则以平疟养脾汤调之。
  如疟来热多寒少者,俱以白虎汤加常山、草果截之;如疟来寒热相半者,俱以柴胡汤加常山、草果截之,后用平疟养脾汤调之。如大人,以补中益气汤调之。
  以上数证,皆先截后补者。
  凡久疟缠绵不退,或二日一次,或三日一次,其邪已深,不可妄用截药,只以平疟养脾丸调之。有汗要无汗,无汗要有汗,其疟易退。再要避风寒,禁鸡、鱼或冷水。如犯此戒,虽九转灵丹,亦不可治。
  凡疟疾后转作痢疾者,此疾多得于夏末秋初,因内有伏阴,多伤坐冷故也。当从虚治,不可妄用通利之药。如单下痢者,以香连丸,陈米汤吞下;如疟痢并作者,以平疟养脾丸、橘皮和中丸治之。
  如疟后面目遍身浮肿者,此因汗后受风故也,以胃苓丸,用五加皮灯心长流水煎汤治之。外用浴法,于日当午时,向背风处以温水拂拭遍身,略睡一时,以被盖之,微汗为度。日日依此法行之,甚效。
  如疟后腹胀或气喘,或气不喘,此因伤生冷脾肺俱病故也。盖胀属脾,喘属肺。治法以塌气丸消胀,以葶苈丸定喘,后以集圣丸调之。
  如疟后腹中有痞者,此疟母也。因多饮冷水所致,亦有热极而成者。治以月蟾丸主之。
  凡疟后形体黄瘦且虚热者,只用集圣丸调之自愈。袓传治疟之法,以斩鬼丹截之,以胃苓汤调之。余常用平胃散加常山、草果为末,每服一钱,于临发时,五更用桃枝七根煎汤送下。
  西江月
  疟疾来时寒热,内伤外感生痰。初时截法似神仙,不可养虎贻患。外感小柴饮子。内伤平胃为先。内加草果与常山,桃柳枝煎引面。
  截后才调脾胃,只消清疟养脾。袪邪补正作良医,不让仲阳钱乙。疟久若生痞块,面黄腹胀消肌。月蟾集圣是根基,此个方儿秘记。
  如是小儿久疟,或于午后来潮。又于间日及三朝,截法不宜急躁。只用养脾清疟,相兼集圣和调。神仙斩鬼不轻饶,发时五更分晓。
  久疟多成坏证,脾焦肚大青筋。头干脚细减元神,饮食全然不进。面目虚浮怯弱,四肢无力难行。不须医治枉劳心,九死一生之证。
  疟痢如逢并作,其间凶吉须知。大都饮食如平时,胃气完全可治。若是不思饮食,强将脾胃持支。胃苓丸子莫差迟,间以香连止剂。

    婴童百问 【明 鲁伯嗣】

     疟证

  巢氏云:疟疾者,由夏伤于暑,热结皮肤,至秋因劳动血气,腠理虚而邪气乘之,动前暑热,正邪相击,阴阳交争,阳盛则热,阴盛则寒,阴阳更盛更虚,故发寒热;阴阳相离则寒热俱歇;若邪动气至,交争复发。小儿未能触冒于暑而亦病疟者,乃乳母持抱解脱,不避风寒者也。夫风邪所伤,客于皮肤,而痰饮积于脏腑,致令血气不和,阴阳交争。若真气胜则邪气退,邪气未尽,故发疟也。邪气虽退,阴血尚虚,邪干于真气,脏腑热气未散,故余热往来也。其病正发,寒热交争之时,热气乘脏则燥而渴,留饮停滞成癖,结于胁下,故瘥后胁下结硬也。若引饮不止,小便濇者,则变成癖也。寒热往来,而热乘五脏,气积不泄,故烦满。寒热相搏而虽于脏气,故腹痛也。寒多热少无汗者,桂枝麻黄各半汤。有汗多者,柴胡桂枝汤。汗多渴者,白虎加桂汤。小便赤热多而渴者,小柴胡汤。疟未散者,鬼哭散止之。寒少热多者,可服清脾汤、养胃汤。治脾胃冷弱者,四兽饮亦可服。其截疟丸子,切不可用砒霜者。但可服有常山者、有阿魏者,真能散痞癖也。热多汗出而渴,腹疼者,大柴胡汤加葛根可也。其疟后加之冷证痞癖结块者,木香丸主之。烦渴者,五苓散。有热甚者,白虎汤或加桂或加人参。时行壮热者,柴胡石膏汤亦可服。头疼甚者,葱白加甘草,亦可服知母麻黄汤,治疟之奇剂也。

    古今医统 【明 徐春甫】

     疟疾

  经曰:夏伤于暑,秋必痎疟。盖伤之浅者近而暴,伤之重者远而为痎。痎者久疟也。是知夏伤暑气,闭而不能发泄于外,邪气内行,至秋而为疟也。良由乳母抱时解脱,不避风寒,又因触冒暑温,致令邪气客于皮肤,痎积于脏腑,阴阳偏胜,邪正相攻,而作往来寒热也。若阳盛则热,阴盛则寒。先寒而后热者,阳不足也;先热而后寒者,阴不足也;寒多而热少者,阴胜阳也;热多而寒少者,阳胜阴也;寒热相半,阴阳交攻也;寒热相间,阴阳乍离他。大抵小儿皆自饮食上得之者为多,须先消导,然后随其得病所由而调理之,斯为良法。

    保婴撮要 【明 薛铠】

     疟

  疟证当分六经五脏,及痰食劳暑鬼瘴之不同,邪中三阴之各异。如足太阳之疟,令人腰痛头重,寒从背起,先寒后热,熇熇暍暍然,热止汗出难已。足少阳之疟,令人身体解(亻亦),寒不甚,热不甚,恶见人,见人心惕惕然,热多汗出。足阳明之疟,令人先寒久乃热,热去汗出,喜见日月光火气乃快然。足太阴之疟,令人不乐,好太息,不嗜食,多寒热,汗出病止则善呕,呕已乃衰。足少阴之疟,令人呕吐甚,多寒热,热多寒少,欲闭户而处,其病难已。足厥阴之疮,令人腰痛腹满,小便不利如癃状,非癃也,数便,意恐惧,气不足,腹中悒悒。此六经疟也。肺疟者,令人心寒,寒甚热,热间善惊,如有所见者。心疟者,令人心烦甚,欲得清水,反寒多不甚热。肝疟者,令人色苍苍然太息,其状若死者。脾疟者,令人寒,腹中痛,热则肠中鸣,鸣已汗出。肾疟者,令人洒洒然,腰脊痛宛转,大便难,目眴眴然,手足寒。胃疟者,令人病善饥而不能食,食而支满腹大。此五脏疟也。

    证治准绳 【明 王肯堂】

     疟

  治小儿疟疾,多与大人同法,以出汗为瘥,宜桂枝、柴胡、麻黄、参、苓等辈。又视其病食、病痰,以意消息之。大抵多是饮食失节得之,须以消导为先可也。
  《内经》疟论:痎疟皆生于风而发作有时,何也?岐伯曰:夏伤于暑,秋必病疟。谓腠理开而汗出遇风,或得于澡浴,水气舍于皮肤,因卫气不守,邪气并居,其疾始作,欠伸寒栗,腰背俱痛,骨节烦疼,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疼而渴,乃阴阳二气交争,虚实更作而然。阴气独盛则阳虚,故先寒战栗,腰背头项骨节皆痛;阳气独胜则阴虚,故先热。发时不嗜食善呕,头疼腰痛,小便不利,阴盛阳虚则内外皆寒,阳盛阴虚则内外俱热。此外感六淫或内伤七情,蕴积痰饮,病气与卫气并居,故病日作。卫气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得阳而外出,得阴而内薄。内薄五脏,病气深入,不能与卫气俱出,则间日而作。当卫气所至,病气所在则发。在阳则热,在阴则寒。经曰:亢则害,极乃反。俟阴阳各衰,卫气与病气相离,则病休;阴阳相搏,卫气与病气再集,则病复。各随其卫气之所在,与所中邪气相合而然也。先寒后热者,先伤寒而后伤风,名曰寒疟。先热后寒者,先伤风而后伤寒,名曰温疟。但热不寒者,名曰瘅疟。身重寒热骨节痛,腹胀满,自汗善呕,名曰湿疟。但寒不热者,名曰牝疟。盖疟之为病,为证非一,故处方之制,随其阴阳虚实,脉病证治,汗吐下温,对证施治,以平为期。然百病中人,必因其正气之虚,感受邪气,留而不去,其病为实,自表传里,先汗后下,古今不易。故治疟之法,必须先表,用百解散,水姜葱煎投;次小柴胡汤加桂,水姜枣煎服,以和解表里之邪,自然有效。若表里实,用当归散、五和汤,或乌犀丸、六圣丸下之,匀气散止补,后以藿香饮加草果、良姜,水、姜、枣煎投,正胃气,去寒邪,则自平复。
  解表后,寒热往来,以二仙饮截之。寒热既除,用平胃散加茴香汤和匀,盐汤空心调服。温胃燥脾,进美饮食,使中州之土既实,则外邪不战而自屈,此为明论。
  有寒多热少,经久不愈,致脾胃弱,饮食减,神色变,二姜丸及清脾汤为治。
  经曰:夏伤于暑,秋必痎疟。其证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痛如破,渴欲饮冷。盖邪气并于阳则阳胜,并于阴则阴胜。阴胜则寒,阳胜则热。阴阳上下交争,虚实更作,故寒热间发也。有一日一发、二日一发、三日一发,有间一日连二日发,有日与夜各发,有上半日发、下半日发,及发于夜者,有有汗,有无汗,此其大略也。以详言之,当分六经五脏,及痰食劳暑鬼瘴之不同,邪中三阴之各异。痰疟者,胸膈先有停痰,因而成疟,令人心下胀满,气逆烦呕是也。食疟者,是饮食伤脾,其人噫气吞酸,胸膈不和是也。劳疟者,久而不瘥,表里俱虚,客邪未散,真气不复,故疾虽间,遇劳即发是也。暑疟者,其人面垢口渴,虽热已退,亦常有汗是也。鬼疟者,进退无时是也。瘴疟者,感山岚瘴气,其状寒热休作有时是也。作于子午卯酉日,为少阴疟;作于寅申已亥日,为厥阴疟;作于辰戌丑未日,为太阴疟。此所谓三阴各异也。久而不愈,名曰痎疟。痎疟,老疟也。老疟不愈,结癖于两者之间,名曰疟母。此先失于解散,或复外感风寒,内伤饮食,故缠绵不已也。治法,风暑之邪从外而入,宜解散之;解表后即宜扶持胃气。故丹溪曰:无汗要有汗,散邪为主;有汗要无汗,固正气为主。骤发之疟宜解表,久发之疟宜补脾。寒疟宜温,温疟宜和,瘅疟宜清。挟痰则行痰,兼食则消食。劳疟宜安,暑疟宜解。鬼疟宜袪,瘴疟宜散。此亦其略也。更以详言之,则热多寒少者,小柴胡汤;寒多热少者,清脾饮子;无汗者,桂枝麻黄各半汤;有汗者,柴胡桂枝汤;汗多渴者,白虎汤;渴而小便不利者,五苓散;小便赤热多而渴者,小柴胡汤;热多汗出,腹满便秘者,大柴胡汤;渴加葛根。痰疟者,二陈汤加柴胡、黄芩,甚者加枳实;食疟者,先用大安丸,次用异功散;劳疟痎疟,并用补中益气汤;暑疟者,十味香薷饮;鬼疟者,鬼哭散;瘴疟者,四兽饮;疟母者,鳖甲饮。凡脾胃虚而患疟者,不拘有汗无汗,三阴六经,悉以六君子汤为主。热多加柴胡、山栀,寒多加干姜、肉桂;有汗加黄芪、浮麦;无汗加苍朮、葛根;元气下陷及肝木乘脾,并加升麻、柴胡为善。若用青皮、草果、常山等药,以为攻截良法,正气益虚,邪气益深,是多延绵不止而为劳热者有矣。若乳母七情六欲,饮食不调,或寒热似疟,肝火炽盛,致儿为患者,又当治其乳母,斯无误矣。
  《全生指迷论》曰:寒热之病,或塞已而热,或热已而寒。若寒热战栗,头痛如破,身体拘急数欠,渴欲饮冷,或先寒而后热,或先热而后寒,或晬时而发,或间日而作,至其时便发,发已如常,此谓之疟。疟脉自弦,弦数多热,弦迟多寒,此皆得之于冬中风寒之气,藏于骨髓之中,至春阳气大发,邪气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而与邪气相合而发。寒多者宜温之,与姜桂汤;热多者宜解之,与瓜蒌汤;寒热等者宜调之,与鳖甲汤。
  凡小儿疟疾,若寒从背起,冷天如手不甚战栗,似欲发热而汗出,或即头痛,吐呕时作,其脉迟小,此由脾胃虚弱,因风寒而收聚,水谷不能克化,变而成痰,伏痰在内,阴上乘阳,阳为阴所乘,所以作寒逼而成汗,宜服旋覆花丸、半硫丸。

    小儿卫生总微论方 【宋 撰人未详】

     寒热论

  小儿寒热者,由风邪外客于腠理,痰饮内渍于脏腑,致血气不足,阴阳更胜而作也。阳胜则发热,阴胜则发寒。阴阳交争,邪正相干,则寒热往来,时发时止。然此证与疟相似,而发寒不致战栗,发热不致闷乱,所以异也。

    方

  恒山汤 【《千金方》】  治小儿温疟。
  恒山切,一两 小麦二合 淡竹叶切一升
  右三味,以水一升半,煮取五合服。

  平胃散 【《幼科全书》,下同】  治湿,燥脾。
  苍朮米泔水浸,一钱五分 厚朴去皮,一钱 陈皮二钱 甘草一钱

  四物汤 此药性平,治血不足之圣药。
  当归 川芎 芍药 地黄
  右,水煎服。

  桂枝汤 此发散风邪之药也。
  桂枝 芍药 甘草
  右用姜、枣为引,水煎服。

  小柴胡汤 此药性平,故用之清表里。
  柴胡 人参 甘草 半夏 黄芩
  右,姜、枣煎服。

  白虎汤 此药性寒,故用之治热,但不可轻用,恐反伤人。
  知母 石膏 甘草
  右,粳米为引,煎服。以上三方,截疟必用常山、草果,盖此二味截疟圣药也。

  补中益气汤 此补气不足之药。
  黄芪 人参 甘草 柴胡 升麻 白朮 当归 陈皮
  右,煎服。有汗加白朮,无汗加苍朮,治疟加青皮。

  平疟养胃丸
  白朮 柴胡 黄芩各钱半 白茯 陈皮 青皮 归身 人参 南星炮 草果仁各一钱 炙甘草五分
  右为末,水糊丸黍米大,竹叶炒米汤吞下。

  加减胃苓汤 此渗利之药。
  猪苓不去皮 泽泻 赤茯连皮 白朮 官桂 苍朮 厚朴 陈皮 木通 甘草 五加皮 大腹皮 防己 防风
  右,生姜皮、灯心为引,长流水顺取煎服。

  月蟾丸
  木香 人参 黄芪 当归 桔梗 黄连 枳实 绿矾 三棱炮 莪朮煨 鳖甲酥炙 虾蟆烧 使君子实 苦楝根皮 诃子肉 夜明砂
  右为末,醋糊丸,陈米汤送下。

  斩鬼丹 【《片玉心书》】  治小儿大人疟疾。
  黄丹一两,飞过晒干 独蒜大者,七个,捣烂
  右和丹为丸,取端午日修合,菉豆大,勿令妇人鸡犬孝服见之。每服发疟日五更,用桃枝长流水煎汤,面向东方,服一丸,其效如神。

  桂枝麻黄各半汤 【《婴童百问》,下同】  治发热,自汗或无汗。
  桂枝一两 芍药 生姜 甘草 麻黄各半两 杏仁去皮尖,十二个 大枣二个
  右銼散,每服三钱,水一小盏,煎八分,去滓,量大小加减温服。

  白虎加桂汤 治小儿疟发渴。
  知母三两 甘草一两,炙 石膏八两,另研 粳米三合 桂枝五分
  右銼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煎至六分,米熟为度,去滓温服。《圣惠方》加干葛。

  柴胡桂枝汤 治疟身热多汗。
  柴胡八钱 黄芩二钱 半夏二钱半 芍药 甘草 桂枝各三钱
  右銼散,每服三钱,姜三片。枣一枚煎,食前服。

  鬼哭散 止疟疾。
  常山 大腹皮洗净 白茯苓 鳖甲醋炙 甘草炙,各等分
  右除鳖甲、甘草炙外,三件不得见火,用桃柳枝各七寸,同煎。临发略吐涎不妨。只用常山、白茯苓、甘草亦效。

  清脾汤 治瘅疟,脉来弦数,但热不寒,或热多寒少,膈满不能食,口苦舌干,烦渴饮水,小便黄赤,大便欠利。
  青皮 厚朴姜制炒 白朮 草果 柴胡 茯苓 半夏汤炮七次 黄芩 甘草炙,各等分
  右銼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生姜二片,煎六分,去滓,温服,不拘时。

  四兽散 治五脏气虚,喜怒不节,劳逸兼并,致阴阳相胜,给聚痰饮,与卫气相搏,发为疟疾。兼治瘴疟,最有神效。常服温中快膈。
  半夏 白茯苓 人参 白朮土炒 草果 橘红各等分 甘草减半
  右銼散,每服三钱,乌梅姜枣各一,水一盏煎服。

  胡黄连散 治小儿疟。
  人参 胡黄连 草果煨 槟榔 甘草炙 柴胡各等分
  右銼散,水一盏,煎三分服。

  养胃汤 治外感风寒,内伤生冷,温中快膈,能辟山岚瘴气,寒疟,脾胃虚寒。
  厚朴 苍朮制 半夏泡,各一两 藿香叶 草果仁 白茯苓 人参各半两 炙甘草 橘红各二钱半
  右銼散,每服三钱,水一盏,姜七片,乌梅一个,煎六分,去滓热服。兼治冷饮伤脾,发为疟疾,或中脘虚寒,呕逆恶心。寒疟加桂。
  又方
  陈皮三钱半 炙草 厚朴炙 半夏各三钱 人参 草果各二钱 白茯四钱 藿香七钱 青皮 三棱煨 蓬朮煨 大腹皮各一钱半 苍朮 乌梅各五钱
  右銼散,每服三钱,姜、枣煎服。

  经效疟丹 治疟母结癖,寒热无已。
  真阿魏 雄黄各二钱半 朱砂一钱半
  右,沸汤泡,阿魏研散,雄、朱和之,稀面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一丸,人参汤候冷,空心服。瘴疟,桃枝煎,冷服。临发磨一丸,敷鼻头口畔。

  大柴胡汤
  半夏汤泡七次切焙,二钱半 枳实麸炒,半钱 柴胡八钱 黄芩 赤芍药各三钱
  右(口父)咀,姜、枣煎,加减服之。欲下,加大黄半两。

  木香丸
  木香 蓬朮 砂仁 青皮去白 朱砂细研 代赭石研,各二钱 丁香一钱 巴豆去油
  右为细末和匀,飞白面糊丸麻子大,风干,每服二三丸。乳伤,乳汁下。食伤,米饮下。

  五苓散
  泽泻二两半 猪苓 白朮 茯苓一两半 桂一两
  右为细末,每服二钱,热汤调下,不拘时服。多饮热汤,有汗出,即愈。又治湿热在里,身发黄疸,煎茵陈汤下,食前服。疸病发渴及中暑引饮,亦可用水调服。小儿加白朮末少许。如发虚,加绵黄芪、人参末少许。

  柴胡石膏汤
  桑白皮 黄芩 荆芥穗各三两 石膏 前胡 赤芍药 干葛 柴胡各五两 升麻二两半
  右为粗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生姜二片,淡豉十粒,煎至七分,去滓稍热服。小儿分作三服,量大小加减,不拘时候。无汗,加麻黄、五味子、半夏。

  葱白汤 治头疼不止,身痛热渴,小便赤黄,脉浮数无汗。
  葛根 芍药 知母各半两 川芎一两
  右銼散,每服二钱,水一盏,生姜三片,葱白三寸,煎至七分,去滓,热服出汗。如有汗,温服加甘草。治小儿夹惊伤风,并治发疟头痛,加石膏服。呕者加半夏。

  知母麻黄汤 治伤寒差后,或十数日,或半月、二十日,终不惺惺,常昏沉似失精神,语言错谬,又无寒热,医或作鬼祟,或作风疾,多般治之不瘥,或朝夕潮热颊赤,或有寒热,似疟一般,发汗不尽,余毒心包络间所致。
  黄芩 知母 麻黄 甘草炙 芍药各半两 桂枝去皮,盛暑可减半
  右銼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滓温服,令微汗。若心烦不眠,欲饮水,当稍稍与之,令胃气和即愈。未汗,须再服。大小加减。

  瓜蒌汤 【《全生指迷》,下同】
  瓜蒌八个 柴胡去苗,四两 人参 黄芩 炙草各三两
  右为粗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生姜三片,枣一枚劈破,煎至一盏,去滓温服。

  姜桂汤
  干姜 牡蛎煅 炙草各二两 柴胡八两 肉桂去粗皮,三两 黄芩二两,《活人书》三两 瓜蒌根四两
  右为粗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温服。

  草果饮 【《证治准绳》,下同】  治寒多热少,手足厥冷,遍身浮肿,肚腹疼痛。
  厚朴姜制 青皮 草果 藿香 甘草炙 丁皮 神曲 良姜 半夏曲
  右等分(口父)咀,姜、枣煎,空心服。

  清脾汤 治诸疟久不瘥者,脾胃虚弱,形容憔悴。
  厚朴去粗皮姜汁酿一宿炒干,一两 乌梅去核 半夏汤煮透滤銼焙干 良姜銼用东壁土炒 青皮各半两 炙草三钱 草果炮去壳,二钱半
  右件(口父)咀,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二片,煎七分,未发前三服。仍忌生冷油腻时果毒物。

  二姜丸 治疟疾往来寒热,经久不愈者。
  白姜一两,銼片,巴豆九粒去壳,同炒微黄,去巴豆 良姜一两,銼片东壁土炒
  右为细末,用豮猪脂汁和水,煮面糊丸麻仁大,就带润以朱砂为衣,热多用温汤,早晨面北,空心送下;寒多亦于清旦用温酒,面南空心咽服;若寒热相停,用阴阳汤,以一半冷水,一半热汤参和是也,不拘面南北投服。

  张涣桃仁汤
  桃仁去皮尖双仁麸炒 鳖甲酥炙微黄,各一两 桂心 黄芩 赤茯苓 川升麻各半两
  右为粗散,每服一钱,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温服,量儿大小加减。

  全生指迷旋覆花丸
  旋覆花 桂心 枳实麸炒 人参各五分 干姜 芍药 白朮各六分 茯苓 狼毒 乌头炮去皮 礜石煅一复时,各八分 细辛 大黄纸裹煨 黄芩 葶苈炒 厚朴姜汁炙 吴萸炒 芫花炒 橘皮各四分 甘遂炒,三分
  右用细末,炼蜜和丸如梧子大,米饮下三丸,未知加至七丸。小儿黄米大二丸。

  半硫丸
  半夏汤洗七次,三两 硫黄二两,研飞
  右为末,生姜汁煮面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米饮下,不拘时候。小儿黍米大,三五丸。

  张涣知母丹 治小儿发疟热甚者。
  知母微炒 鳖甲酥炙 川大黄细銼微炒 赤茯苓 朱砂细研水飞,各一两 川芒硝 川升麻各半两 龙脑一钱,研
  右件同拌匀,炼蜜和丸如黍米大,每服五粒至七粒,生姜汤下,大便利下即愈,量儿大小加减。

  活人方 治疟疾但热不寒者。
  知母六两 炙草二两 石膏一斤 粳米二合 桂去皮,三两
  右銼如麻豆大,每服五钱,水一盏半,煎至八分,去滓服。

  十味香薷散
  香薷一两 人参 白朮 黄芪 橘红 扁豆 木瓜 厚朴姜制 白茯 炙草各半两
  右为细末,每服一钱,不拘热汤或冷水调下。

  千金大补汤 治小儿时行后变成瘴疟。
  桂心一两二钱半 远志 桔梗 川芎各二两 茯苓 芍药 人参 白朮 熟地黄 当归 黄芪 甘草各三两 淡竹叶五两 半夏 麦门冬各一斤 生枸杞根 生姜各一斤 大枣二十枚
  右十八味,以水三斗,煮竹叶、枸杞取二斗,内诸药,煮取六升,分六服,一日一夜令尽之。小儿量大小加减,以一合至二合,渐服至一升而止。

  圣惠犀角散 治小儿热瘴气为疟。
  犀角屑 炙草 川大黄銼微炒 知母各半两 鳖甲一两,涂醋炙黄 柴胡 常山各七钱半
  右捣罗为粗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温服,日三四服,量儿大小加减。

  三圣丸 治诸疟不抱远近。
  穿山甲浸透,取甲銼碎,同热灰铛内慢火焙令焦 鸡骨常山 鸡心槟榔各一两,薄銼晒干
  右件再晒为末,水煮糯米粉为糊丸菉豆大,就带润以红丹为衣,阴干,每服三十丸至五十丸,未发前,隔晚用酒空心投一服,重者二服。经久不瘥,下袪疟丹。

  二仙饮
  青蒿去根,五月五日采,晒干用,二两 桂枝半两
  右二味,俱銼焙为细末,每服一钱,寒热未发前,用凉酒调服,或先隔晚以酒调下。加香薷叶二两、好茶
  芽半两,合研成末,又名斩邪饮,治证同前。疗暑疟尤胜,服法同前。

  袪疟丹 治疟经久不瘥。
  常山细銼,二两 乌梅一两 红丹好者,半两
  右除乌梅,屋瓦别焙,常山或晒或焙,仍同乌梅、红丹研为细末,糯米粉煮糊丸麻仁大,每服三十丸至五十丸,未发前,凉酒空心送下,或隔晚酒下。重者二服,轻则一服。忌鸡面羊生冷饮食毒物。

  鳖甲饮子 治疟久不愈,腹中结为症瘕,名曰疟母。
  鳖甲醋炙 白朮 黄芩 草果 槟榔 芎藭 橘红 甘草 厚朴 白芍药各等分
  右为(口父)咀,水一锺,姜三片,枣一枚,煎服。

  经效疟丹 治疟母结癖,寒热无已。
  真阿魏 雄黄各二钱半 朱砂一钱半
  右沸汤泡阿魏研散,雄、朱和之,稀面糊丸桐子大,每服一丸,人参汤候冷空心服。瘴疟,桃枝汤冷服。临发,磨一丸,敷鼻头口畔。

  疟母丸
  鳖甲醋炙,二两 三棱 莪朮各醋浸透煨,各一两
  右为细末,神曲糊丸如菉豆大,每服二十丸,白汤下,量儿大小加减,俟癖消一半即止。

  消癖丸
  芫花陈久者,好醋煮十数沸,去醋,水浸一宿晒干 朱砂另研水飞,各等分
  右为末,蜜丸,二百日儿黍米大二丸,日二服,不知稍加之。

  大腹皮汤 治小儿疟疾,用药太早,退热变作浮肿,外肾肿大,饮食不进。
  大腹皮 槟榔 三棱 蓬莪朮各五钱 苍朮 枳壳各二两 甘草三钱
  右銼散,每服三钱,生姜皮、萝卜子、椒目同煎。

  青皮汤 治小儿疟后浮肿,兼寒热不退,饮食不进。
  白朮 茯苓 厚朴 青皮 陈皮 半夏 腹皮 槟榔 三棱 木通 甘草 莪朮各等分
  右(口父)咀,每服三钱,姜水煎。按上方皆克泄元气之药,若病久脾虚而作肿者,当以钱氏异功散为主,少佐以五皮汤,误用此,必致不救。

  断疟饮 【《寓意草》】  治久疟二十四味。
  常山酒炒 草果 槟榔 知母酒炒 陈皮 青皮 川芎 枳壳 柴胡 黄芩 荆芥 白芷 人参 紫苏 苍朮 白朮 半夏 良姜 茯苓 肉桂 葛根 甘草 杏仁 乌梅各等分
  右(口父)咀,每服二两,水二盏,姜三片,枣一枚,煎八分,发日早服。

    单方

  治小儿温疟:鹿角末,临发时先服一钱匕。
  【《千金方》,下同】
  又:烧鳖甲灰,以酒服一钱匕,至发时服三匕,并以火灸身。
  又:烧鸡(月坒)胵中黄皮为末,和乳与服。男雄女雌。

  婴儿寒热:冬瓜炮熟,绞汁饮。 【《子母秘录》】

  小儿疟疾有癖块:用生地、芍药各一钱,陈皮、川芎、炒黄芩、半夏各一钱,甘草三分,加姜煎,调醋炙鳖甲末,效。【《医门法律》】

  小儿邪疟:以麝香研墨,书去邪辟魔四字于额上。 【《经验方》】

  小儿瘅疟,壮热不寒:黄丹二钱,蜜水和,新汲水冷服。 【《鬼遗方》】

  婴儿疟疾,无计可施:代赭石五枚煅醋淬,朱砂五分,砒霜一豆大,同以纸包七重,打湿煨干,入麝香少许为末,香油调一字,涂鼻尖上及眉心四肢,神应。【《保幼大全》】

  小儿夏末秋初患疟:用京芍药、苏叶、粉葛、陈皮、羌活各三分,甘草一分,姜、葱同煎。若寒热不退,用赤茯苓、猪苓、泽泻、白朮、青皮【气弱者不用,】 陈皮、半夏各三分,草果去壳膜炒存性,生姜三片同煎。 【《穷乡便方》,下同】

  截疟:用常山二钱,黑豆水煮过,槟榔二钱,尖者一钱,圆者一钱,丁香五分,生姜二片,煎用水二分,酒一分,煎露一宿,次早未发时,五鼓向东服。

    针灸

  《千金方》曰:小儿温疟,灸两乳下一指,三壮。
  《古今医统》曰:小儿久疟,灸足大指次指外间陷中,各一壮。
  《水鉴》仙人百日儿疟歌曰:疟是邪风寒热攻,直须术治免成空。常山刻作人形状,钉在孩儿生气宫。如金生人,金生在巳,即钉巳上;木生人,钉亥上;火生人,钉寅上;水土生人,钉申上也。

    医案

  《幼科发挥》曰:吾婿李中庵一儿未周岁,因伤食发疟,间一日一发,在子丑时疟发,搐亦发也。发时咬牙呻唤,大便黄录,努黄而出,用口吮母,口得乳即止。疟后汗出,心下跳,腹中鸣,退后顶上有小热。其父母爱惜之,心疟退搐退则喜而称愈,疟搐俱发则忧惧不胜。其母又不禁口,病未十日成疳矣。面色晃白,顖陷发疏,儿渐羸瘦。请余治之。余曰:此儿先受暑湿,暑则为疟,湿则为痰;又伤饮食,助其暑湿之邪。暑则伤心,湿则伤脾,暑生热,湿生痰,脾土一衰,肝木随旺,疟曰食疟,疳曰食疳,当从虚治。且大哭手撒,皆肝胆之病。子时属胆。咬牙者心肝俱热也,肝木心火,子母病也。大叫哭者肝病也,呻唤者肾病也,肾水肝木,母以子病也。肝者厥阴风木也,心肾者少阴君火也,水火相搏则内作搐,故大便努黄而出。用口吮母之口,此内热作渴也。儿口不能言,得乳自解。汗出者,初发之时邪气拂郁,及其退而有汗,此真气外泄也。故治疟之法,无汗要有汗,散邪为主;有汗要无汗,养正为主。此儿汗泄于外,便泄于内,心下跳,腹中鸣,皆火盛证也。肝胆从火治,此其法也。退后顶热,见顶山颠,亦厥阴肝经之脉也。余制一方两治之,于平肝止搐方中加治疳之药,于补脾消疟方中加止搐之药。调理五日,疟搐俱止,儿亦渐肥而疳瘦除矣。

  《保婴撮要》曰:一小儿因停食腹痛,服峻厉之剂后患疟,日晡而作。余以为元气下陷,欲治以补中益气汤。不信,泛行清热消导,前证益甚,食少作泻。余朝用前汤,夕用异功散加当归,月余而愈。

  一小儿每午前先寒后热,久不愈,用六君子加炮姜,丸芡实大,每服一丸,旬余而愈。

  一小儿患疟,兼便血盗汗年余矣,审乳母素有郁怒寒热便血,早用加味归脾汤,夕用加味逍遥散;儿以异功散酒炒芍药为末,每服三四分,米饮下,月余母子并痊。

  一小儿疟发热,服消导之剂,腹胀作呕,四肢浮肿,先用五味异功散加木香,诸证顿退,饮食顿进。后因饮食过多作泻,用补中益气汤加木香,又用五味异功散而痊。

  一小儿疟后腹胀,咳嗽倦怠,属肝肺气虚,用补中益气汤、茯苓、半夏寻愈;后伤食发热如疟,服寒凉之剂,更加便血,用四君,升麻、柴胡,便血顿止;又用补中益气汤而愈。

  一小儿疟将愈,饮食过多,腹胀发热,大便不通,用消积丸、保和丸、异功散寻愈;后饮食不节,寒热吐泻,用异功散、柴胡、升麻而愈。

  一小儿疟后,少思饮食,便血发热,腹胀,属脾虚不能统血,先用异功散加升麻、柴胡而血止;又补中益气汤,饮食顿进;仍用异功散而痊。

  一小儿疟后腹胀,用五味异功散、四味肥儿丸而渐愈,用补中益气汤而愈。后伤食腹胀,大便不实,小便不利,用五味异功散、加减金匮肾气丸而愈。

  一小儿愈后便濇,用补中益气汤加山栀而小便通;因劳发热不食,小便不利,用补中益气汤、五味异功散加升麻、柴胡而痊。后每劳心,寒热如疟,用补中益气汤;饮食失节如疟,用五味异功散随愈。

  一小儿十四岁,疟后肚腹膨胀,小便不利,属脾肾虚寒,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金匮加减肾气丸而痊。毕姻后朝寒暮热,肌体消瘦,服滋阴之剂,更痰甚发热,腹中作胀,小便不利,余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金匮加减肾气丸而愈。

  一小儿疟疾将愈,饮食过多,腹胀发热,大便不通,用消积丸、保和丸、异功散,调理脾胃而愈。后饮食不节。寒热吐泻,先用胃苓散,吐泻止;又用异功散、柴胡、升麻,寒热愈。

  一小儿十五岁,疟后发热吐痰,余谓脾气所变,不信,反服黄药、知母之类,诸证悉具。谓余曰:胃火盛而滋水,其证益甚,何也?余曰:证在脾阴,土喜温和而想寒湿,前所用药,悉属沉阴,复伤其生气,故病愈甚也。先用六君、柴胡、升麻、木香四剂,诸证顿愈;乃佐以异功散加柴胡、升麻,元气渐充;又朝用补中益气汤,夕用异功散而愈。毕姻后发热如疟,用补中益气汤,寒热益甚,手足并冷,另用清热等药,大便去则小便牵痛,小便去则大便先出,余谓此阴精已耗而复伤耳,乃肾气虚寒之危证也。用大剂补中益气汤、八味地黄丸,喜其远帏幕而得生。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