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青囊秘诀 清 傅山

  序

  石道人传《青囊秘诀》,余阅之,未知其果效与否?而其议论纯正,望之而知为异书也。因挥汗抄录,带入都门,试之对口、痔漏等症,无不应手而愈。虽扁卢神术,无逾乎此。潘子原本,失其姓氏,书传而人不传,是谁之咎?余闻君子不没人善,异日者当以《无名氏青囊秘诀》弁其眉而付诸梓头。

  大清雍正元年岁次癸卯巧月帆川王大德撰于金堂之旅次。

  河南怀庆济源庙道张士学秘藏

  全文以抄本《青囊秘诀》为底本,参校山阴朱华子陈士铎洞垣秘笈之洞天奥旨。

  七情六欲六淫论:

  七情者喜伤心,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惊伤胆、悲伤魄。六欲者,耳听声音、眼观物色、鼻闻香臭、舌贪滋味,心离天地,意幄万方。六淫者:风乃四时不正之气,寒乃节候不调、疾风暴雨、冰雪严寒及口贪生冷之味,暑乃元阳酷日烁火,流金热气薰蒸,湿则坐卧久阴卑湿之地或骤临风雨潮气之所,燥乃阴虚内热烁津液,不能滋润脏腑,以致皮肤枯槁、大便燥结,火为生于心绪、烦扰、醇酒膏梁、房欲不节之事。

  痈疡总歌:

  初生外如粟,可内以容谷,外面小如麻,内里大如瓜。

  起势高且大,终可保无害,未老先白头,无脓顿陷休。

  疮从疙瘩起,有脓方可喜,根高顶又高,不药也逍遥。

  焮肿易腐烂,任大终无恙,疮高热焮疼,虽苦必长生。

  疮软无神气,速补乃可济,肉肿疮不肿,必竟生疑恐。

  疮色猪肝紫,无脓必定死,脓秽不进食,一泻便费力。

  仰卧不知疼,阴症命当倾,腐尽有败气,笑里终有泪。

  根散疮平塌,神仙无法治,久病目露神,必竟命难存。

  醢气不瀹气,此病多生气,眼眶黑气浓,病人怕此逢。

  房中无秽气,上病终为利,疮热身微热,轻症何须说。

  阴阳须认真,下药必然灵,虚实与凝滞,医观仔细论。

  疮毒有五善:

  毒成后动止饮食如常者,此一善也。

  大小便如常无热闭塞者,此二善也。

  肌肉好恶分明不苦痛者,此三善也。

  精神如常声音更清亮者,此四善也。

  形体和平内外无杂症者,此五善也。

  疮毒有五恶性:

  毒未溃而先臭、鼻干而脉滞者,此一恶也。

  口渴烦躁、腹痛泄泻或秘淋者,此二恶也。

  气喘神昏目不正视、瞳仁上吊者,此三恶也。

  眼眶黑陷肩背强直、四肢肿硬者,此四恶也。

  肉色臭烂焮肿甚痛、脓血大溅者,此五恶也。

  上卷

  背痈论

  人有背心间先发红瘰,后渐红肿,此发背之兆也,最为可畏。古人云:“外大如豆,内大如拳,外大如拳,内大如盘”;言其外小而内实大也。然而痈疽等毒,必先辨其阴阳:有先阴而后阳者,有先阳而后阴者,有先后俱阴者,有先后俱阳者。阳症虽重而实轻,阴症虽轻而实重。先阴而变阳者生,先阳而变阴者死。病症既殊,而何以辨之也?阳症之形,必高突而肿起;阴症之形,必低平而陷下。阳症之色必纯红,阴症之色必带黑。阳症之初起必痛,阴症之初起必痒。阳症之溃烂必多脓,阴症之溃烂必多血。阳症之收口,身必轻爽;阴症之收口,身必沉重。至于变阴变阳,亦以此消息之,断断不差矣。倘见红肿而高突者,乃阳症之痈也,乘其内毒初起,毒尤未化,急以败毒之药治之,可随手而解也。发背而至于横决者,皆因循失治,以至于破败而不可救,阳变阴者多矣。救痈如救火,宜一时扑灭,否则延烧屋庐,不尽不止,切勿见为阳症无妨,而轻缓治之也。

  方用急消汤:

  忍冬藤(二两)紫花地丁(一两)天花粉(三钱)桔梗(三钱)青蒿(三钱)甘草(三钱)茜草(三钱)甘菊花(三钱)贝母(二钱)黄柏(一钱)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又轻,三剂全消,不必四剂也。此方消阳毒之初起者最神,既无迅烈之虞,大有和解之妙。世人不知治法,谓阳毒易于祛除,孟浪用虎野狼之药,虽毒幸消散,而真元耗损于无形,往往变成别病,乃医者成之也。何若此方王霸并施,有益无损之为妙哉。

  秘诀:

  背痈急消两地丁,花粉三钱与桔梗,

  蒿草茜菊同上用,忍冬二两齐煎冲,

  贝母二钱钱黄柏,初起三剂见奇功。

  方用神散阳痈汤亦效:

  车前子(五钱)贯众(五钱)甘草(五钱)天花粉(五钱)赤茯苓(五钱)生地(一两)柴胡(一钱)羌活(二钱)黄芩(三钱)紫菀(三钱)水煎服,一剂消大半,二剂全消矣。

  秘诀:

  神散阳痈阳疽用,急投车前与贯众,

  甘粉赤苓各五钱,生地一两柴钱攻,

  羌活二钱芩菀三,服止两剂可奏功。

  人有背心发瘰痒甚,已而背肿如山者,隐隐发红晕如盘之大者,此阴痈初起之形象也,最为可畏,非前症阳痈可比。盖阳症有可救之术,而阴岂无可生之理,亦在救之得法否耳。盖阴痈之症,必正气大虚,邪得而入之也。设正气不虚,邪将安入?故救阴痈之症,必须大用补气补血之药,而佐之散郁散毒之品,则正旺而邪自散矣。

  方用变阳汤:

  金银花(八两)人参(二两)黄芪(二两)附子(一钱)黑荆芥(三钱)天花粉(五钱)甘草(五钱)白芍(一两)柴胡(二钱)水十碗,煎汁二碗,先服一碗后,少缓,再服一碗,服后阴必变阳而作痛;再一剂而痛亦消,再服一剂而痊愈,竟消灭于无形也。然而世人不致皮破血流,断不肯信,谁能用此等之药,以治发背之阴痈乎?无论病患不肯服,即医生亦不肯用。或医生知用此治疗,而病患之家亦不肯信,往往决裂溃烂,疮口至如碗大而不可收拾,始追悔参之迟用,晚矣!余所以既论此证,又多戒辞,劝人早服此方,万不可观望狐疑,以丧人命也。盖阳毒可用攻毒之剂,而阴毒须用补正之味。此方用人参、黄芪以补气,气旺则阴幽之毒,不敢入心肺之间。而金银花性补,善解阴毒,得参而其功益大。然非得附子则不能直入阴毒之中,而又出于阴毒之外。毒深者害深,又益以甘草以解其毒。然而毒结于背者,以气血之壅也,壅极者,郁之极也,故加柴胡、荆芥、白芍、天花粉之类,消其痰而通其滞,开其郁而引其经,自然气宣而血活,痰散而毒消矣。

  秘诀:

  变阳阴疽初起方,银八参芪二附钱,

  荆芥三钱炒黑用,花粉五钱同在甘,

  白芍一两柴二钱,变阳三剂自无难。

  此症用锦庇汤亦效:

  茯苓(一两)甘草(一两)黄芪(三两)黑荆芥(三钱)天花粉(三钱)肉桂(三钱)贝母(二钱)锦地罗(五钱)水煎服,一剂而散大半,三剂痊愈。

  秘诀:

  气血壅滞用锦庇,苓草一两芪三两,

  荆芥粉桂各三钱,贝母二钱研去心,

  地罗五钱同煎服,三剂阴毒去十分。

  人有背痈溃烂,洞见肺腑,疮口黑陷,身不能卧,口渴思饮者,人以为阳症之败坏也,谁知是阴虚而不能变阳乎?夫背痈虽有阴阳之分,及至溃烂之后,宜补内而不宜消外,则阴阳之症一也。溃烂而至于肺腑之皆见,此乃从前失补之故,使毒蕴而延烧,将好肉尽化为瘀肉耳。肉瘀自必成为腐肉,而腐则必洞见底黑,此等症候,九死一生之兆也。倘胃气健而能食者,犹可救疗;倘见食即恶者,断无生理。虽然,能用参、、归、熟,亦往往有可生者,正不可弃之而不救也。

  方用转败汤:

  金银花(四两)白术(四两)肉桂(三钱)远志(三钱)茯苓(三钱)熟地(二两)人参(二两)黄芪(二两)麦冬(二两)当归(一两)山茱萸(二两)五味子(一钱)水煎服,一剂而胃气大开者,即可转败为功也。倘饮之而稍能健饭,亦在可救。惟饮之而杳无应验者,是胃气已绝也,不必再治之矣。或饮之而饱闷,少顷而稍安者,亦有生机。此方补其气血,而更补其肺肾之阴。盖阴生则阳长,阴阳生长,则有根易于接续,而后以金银花解其余毒,则毒散而血生,血生而肉长,肉长而皮合,必至之势也。倘日以解毒为事,而不补气血之阴阳,则阴毒不能变阳,有死而已,可胜悲叹哉!

  秘诀:

  背痈危症转败汤,银花白术四两尝,

  桂志茯苓各三钱,二两熟地参与黄,

  麦冬山萸量同上,归两味钱一剂良。

  此症方用变阳汤亦可效:

  黄芪(三两)当归(二两)山药(二两)肉桂(五钱)半夏(三钱)人参(一两)茯苓(一两)锦地罗(五钱)水煎服,四剂愈。

  秘诀:

  阴毒不起变阳汤,三两黄芪二两当,

  二两山药五钱桂,三钱半夏草同尝,

  一两参苓五钱锦,四剂毒化病自康。

  人有背痈将愈,而疮口不收,百药敷之,绝无一验者,人以为余毒之未尽也,谁知是阴虚而不能济阳乎?夫痈疽初起则毒盛,变脓则毒衰,脓尽则毒化矣。疮口之不收者,乃阴气之虚,非毒瓦斯之旺也。世人不知治法,尚以败毒之药攻之,是已虚而益使之虚也,欲求肌肉之长,何可得乎?然亦有用补法治之而未效者,何也?以但用阳分之药以补其阳,而不用阴分之药以补其阴故也。盖独阴不长,而独阳亦不生也。凡痈疽至脓血已净,则阴必大虚。若止补其阳,则阳旺阴虚,阴不能交于阳矣。虽阳有济阴之心,而阴无济阳之力,所以愈补阳而阴愈虚,则疮口愈难合矣。治之法,必须大补其阴,使阴精盛满,自然能灌注于疮口之中,不用生肌外敷之药,而疮口之肉则内生矣。

  方用生肤散:

  人参(五钱)焦白术(五钱)熟地(二两)肉桂(一钱)忍冬藤(一两)麦冬(一两)当归(一两)山茱萸(一两)水煎服,二剂而肉自长,又二剂而疮口自平,又二剂而痊愈矣。此方补阴之药多于补阳,使阴胜于阳也。然而补阳之药,仍是补阴之助,以其能入于阴之中,而交于阳之内也。忍冬藤非特其能解余毒,尚取其能领诸药至于疮间也。

  秘诀:

  疮口不收生肤散,人参焦术整五钱,

  二两熟地一钱桂,忍冬麦归一两山,

  水煎连来六剂服,生肌长肉自不难。

  此症方用收肌饮亦效

  白术(二两)熟地(二两)人参(一两)山茱萸(一两)麦冬(一两)当归(一两)甘草(三钱)肉桂(三钱)菊花(三钱)花粉(三钱)水煎服,切戒房事一月,否则变生不测矣。

  秘诀:

  收肌二两术熟地,一两参萸麦当归,

  草桂菊花各三钱,花粉三钱服四剂。

  人有背痈长肉,疮口平满,忽然开裂流水者,人以为疮口之肉未坚也,谁知是色欲恼怒之不谨乎?大凡疮痈之症,最忌者房事,其次者恼怒也。犯恼怒者,新肉有开裂之虞,犯房事者,新肉有流水之患,然此犹些小之疮节也。其在背痈,犯恼怒者不过疾病,而犯房事者必致死亡!其疮口开裂者,必然色变紫黑;而流水者,必然肌肉败坏矣。当是时,必须急补气血,万不可仍治其毒。盖前毒未尽,断难收口,既经收口,复至朽坏,实新肉不坚,而自决裂也。况发背新愈之后,其精神气血,尽皆空虚,所以交合泄精,遂至变出非常,舍补气血,又安求生再活乎?然而即补气血,以些小之剂,欲收危乱之功,无异大厦倾颓,岂一木所能支哉?故又须大剂补之而后可。

  方用定变回生汤:

  人参(四两)黄芪(三两)山茱萸(一两)茯苓(一两)忍冬藤(二两)麦冬(二两)白术(二两)当归(二两)五味子(三钱)肉桂(二钱)水煎服,一剂而肉不腐,二剂而肉生,三剂而皮合,四剂而疮口平复矣。切戒再犯,再犯无不死者,即再服此方,亦无益也,可不慎乎?此方实救疮疡坏症之仙丹,不止疗发背愈后犯色怒之败腐也。人疑泄精以致决裂,宜用熟地以大补之,何故反置而不用?以熟地补阴最缓,而症犯实急,所以舍熟地而用气血之药,急拯其危,非熟地不可用而轻弃之也。此方服数剂之后,各宜减半,而多加熟地,以为善后之计可耳。

  秘诀:

  怒欲疮裂回生方,人参四两芪三两,

  萸苓一两桂二钱,忍冬麦术二两当,

  五味三钱四平复,再犯色戒定不长。

  此症汤用补缝饮亦佳:

  人参(二两)熟地(二两)白术(二两)当归(一两)麦冬(一两)山药(五钱)肉桂(二钱)附子(一钱)白芍(五钱)五味子(三钱)水煎服,十剂愈。

  秘诀:

  前方既用服此药,参术熟地二两着,

  归麦一两药五钱,桂二附一五钱芍,

  惟有五味用三钱,服之十剂可安乐。

  人有夏月生背痈,疮口不起,脉大无力,发热作渴,自汗盗汗,方用参大补之剂,更加手足逆冷,大便不实,喘促呕吐者,人以为火毒太甚也,谁知是元气太虚,补不足以济之乎?夫痈分阴阳,疮口不起者,乃阴症而非阳症也。脉大似乎阳症,大而无力,非阴而何?发热作渴,此水不足以济火,故随饮随汗也。既是阴症似阳,用参阳药以助阳,正气足以祛阴而返阳矣,何以愈补而反作逆冷呕吐之状也?此阴寒之气甚盛,而微阳之品力不能胜耳。非助之以附子辛热之品,何能斩关入阵,以涤荡其阴邪哉!

  方用助阳消毒汤:

  人参(八两)黄芪(一斤)当归(四两)白术(四两)附子(五钱)陈皮(五钱)水煎成膏,分作两次服,凡自汗盗汗、逆冷呕吐诸症,俱可顿除。连服数剂,疮起而溃减半,又用数剂而愈。此方非治痈之法也,然以治痈之法而轻治此等之症,鲜不立亡,可见治痈而不可执也。大约阳痈可服消毒化疾之药,而阴痈不可用消毒化痰之药,舍痈从症,实治痈之变法,医者不可不知也。

  秘诀:

  夏月喘促背生疮,盗汗冷逆方无阳,

  急取消毒参八两,一斤黄芪四两当,

  白术亦四附五钱,陈皮二剂分服康。

  此症方用起陷丹亦效:

  人参(二两)白术(二两)熟地(二两)附子(一钱)当归(一两)麦冬(一两)五味子(三钱)肉桂(二钱)山药(五钱)白芍(五钱)水煎服,连服十剂愈。

  秘诀:

  补虚起陷用参术,二两熟地一钱附,

  归麦一两味三钱,肉桂二钱山芍五,

  若能一连服十剂,疮口下陷患自除。

  人有背生痈疽,溃烂之后,或发热,或恶寒,或作痛,或脓多,或流清水,自汗盗汗,脓成而不溃,口烂而不收,人以为毒瓦斯之未尽也,谁知是五脏亏损,气血太虚之故乎?凡人气血旺盛,阴阳和平,何能生毒?惟其脏腑内损,而后毒瓦斯得以内藏,久之外泄,及至疮痈发出,其毒自不留内。然而脏腑原虚,又加流脓流血,则已虚而益虚矣。观其外而疮口未敛,似乎有余;审其内而气血未生,实为不足。治之法,当全补而不宜偏补,恐脏腑致有偏胜之虞也。方用十全大补汤最妙,以其合气血而全补之耳。然而用之往往不救者,非方之不善也,乃用方之不得其法耳。夫背痈何等之症,岂寻常细小之剂所能补之乎?故必须多其分两,大剂煎服,始克有应验之效。

  余因酌定一方,以求正于同人:

  人参(一两)当归(一两)黄芪(二两)熟地(二两)白芍(五钱)茯苓(五钱)白术(五钱)肉桂(二钱)川芎(三钱)甘草(三钱)水煎服,一剂有一剂之效也。世疑此方绝不败毒,如何化毒而生肉也?不知痈疽未溃之前,以化毒为先;既溃之后,以补正为急。即有余毒未尽,不必败毒也。盖败毒之药,非寒凉之品,即消耗之味也。消耗则损人真气,寒凉则损人胃气。真气损则邪气反盛,胃气伤则谷气全无,何能生肌长肉哉?惟十全大补汤专补真气,以益胃气,故能收全效耳。且此方不特治背痈之未溃,即疮疡之已溃者,皆宜用之,惜世人未知之也。

  秘诀:

  还有人参一两当,黄芪熟地整二两,

  白芍茯苓术五钱,桂二芎草三钱当,

  此是十全大补剂,自然毒化气血刚。

  此症或疑十全大补汤无化毒之品,又有加减十全大补汤亦可用,备载于后。

  人参(一两)白术(一两)当归(一两)熟地(一两)麦冬(一两)甘草(三钱)五味子(三钱)锦地罗(三钱)茯苓(五钱)黄芪(二两)水煎服。

  秘诀:

  加减大补亦妙方,参术归地麦两襄,

  甘味地罗俱三钱,茯苓五钱芪二两。

  肺痈论

  人有胸膈之间作痛,咳嗽之时,更加痛极,手按痛处,尤增气急者,人以为肺经生痈也,谁知是肺热以成痈乎?夫肺为娇脏,药石之所不能到者也,故为治甚难。肺受热害,既已成痈,将何法以疗之乎?治之法,似宜泻火以救肺,然而肺药不可入,而肺之母为脾,脾经未尝不受药也,肺之克为肝,肺之贼为心,二经未尝不受药也。补其脾经之土,则土能生金也。平其肝经之木,则金不能克木也。清其心经之火,则火不来刑金也。三经皆有益于肺而无损乎金,则肺气得养,而后以消毒之品,直解其肺中之邪,何患肺痈之不治乎?

  方用完肺汤:

  金银花(五两麦冬(二两)玄参(三两)甘草(五钱)天花粉(三钱)茯苓(三钱)白芍(三钱)水煎服,一剂而痛减,二剂而内消矣。大凡肺痈之症,必须内消,而不可令其出毒。内消之法,总不外脾、肝、心三经治之,而别无求消痈之道也。或曰:肺之子肾也,独不可治肾以消痈乎?不知肺痈之成,虽成于火烁肺金之液,实因肺气之自虚也。补肾虽能使肺气不来生肾,惟是肺肾相通,补肾之水恐肺气不降,而火毒反不能速散,不若止治三经,使肺气得养,自化其毒,不遗于肾之为妙也。

  秘诀:

  肺金生痈五两金,麦冬二两三玄参,

  甘草五钱三花粉,苓芍亦然痈自泯。

  此症方用地罗甘桔玄参汤亦效:

  麦冬(二两)玄参(二两)甘草(一两)锦地罗(一两)桔梗(五两)贝母(五钱)水煎服,二剂愈。

  秘诀:

  又有二两麦玄参,一两甘草一两锦,

  桔梗贝母五钱研。二剂毒化妙如神。

  人有胸膈作痛,咳嗽吐痰,更觉疼痛,手按痛处,痛不可忍,咽喉之间,先闻腥臭之气,随吐脓血,此肺痈不独已成,而且破矣。夫肺痈未破者易于消,已破者难于治,以脓血未能遽消耳。然治之得法,亦不难也。盖肺之所以生痈者,因肺之火不散也。然肺火之来,因肺气之虚也。肺虚而后火留于肺,火盛而后肺结为痈,不补虚而散火,而未成形者何以消,已成形者何以散,既溃烂者又何以愈哉?是虚不可不补,而补虚者将补何脏乎?必须补肺气之虚,而肺不能直补其气,补脾胃之虚,则肺气自旺矣。今痈已破矣,多吐脓血,则肺气愈虚,虽毒瓦斯犹存,不可泻其毒瓦斯,于补气之中而行其攻散之法,则毒易化而正气无伤也。

  方用完肺汤:

  金银花(二两)人参(二两)玄参(二两)天花粉(三钱)蒲公英(五钱)甘草(三钱)桔梗(三钱)黄芩(一钱)水煎服,一剂而脓必多,二剂而脓渐少,三剂而痛轻,四剂而又轻,五剂而疼痛而脓血亦止也,六剂而奏全功矣。此方补胃中之气,而即泻胃中之火,胃气旺而肺气自不能衰,胃火衰而肺火自不能旺,所以既能败毒,又能生肉耳。虽诸药不单走胃,然入胃者十之八,入肺者十之二,仍是治胃以治肺也。或问:“肺痈已破,病已入里,似不宜升提肺气,喻氏(《辨证录》作“南昌喻嘉言”)谓宜引之入肠,而先生仍用桔梗以开提肺气,恐不可为训”。嗟乎!余所用之药,无非治胃之药,药入于胃,有不下引入肠者乎?然而肺气困顿,清肃之令不行,用桔梗以清肺,上气通而下行更速,是则上之开提,下之迅速,可断言矣。

  秘诀:

  肺痈已破银花参,玄参二两粉三钱,

  蒲公五钱甘桔三,黄芩一钱一同煎,

  二剂三剂脓渐止,服至六剂痈自痊。

  方用肺痈救溃汤亦神效:

  玄参(一两)蒲公英(一两)金银花(四两)紫花地丁(五钱)菊花(五钱)甘草(五钱)陈皮(五钱)黄芩(三钱)桔梗(三钱)款冬花(三钱)水煎服,七剂愈。

  秘诀:

  消痈救溃参蒲银,地丁菊甘五钱陈,

  芩桔款冬三钱入,水煎七剂痈回春。

  人有久嗽之后,肺管损伤,皮肤黄瘦,咽喉雌哑,自汗盗汗,卧眠不得,口吐稠痰,腥臭难闻,惟闻喘急,毛悴色焦。喘嗽之时,必须忍气须臾,轻轻吐痰,始觉膈上不痛,否则大痛难堪,气息奄奄,全无振兴之状者,人以为肺中痈也,谁知是肺痿而生疮乎?此等之症,不易解救,然治之得法,调理又善,亦有生者。夫肺痈与肺痿不同,肺痈生于火毒,治之宜速,肺痿成劳伤,治之宜缓。大约火毒当补中而用泻,劳伤宜补中而带清。泻与清不同,而补亦不同。惟是泻中用补,可用大剂;清中用补,当用小剂,勿忘勿助,若有若无,始能奏功也。

  方用养肺去痿汤:

  麦冬(三钱)金银花(三钱)紫菀(五分)百部(五分)甘草(五分)生地(二钱)百合(二钱)天冬(一钱)款冬花(一钱)贝母(一钱)白薇(三分)水煎服,服十剂而膈上痛少轻者,便有生机矣。再服十剂而更轻,再服十剂而渐愈,共服五十剂,而始痊愈也。此方不寒不热,养肺气于垂绝之时,保肺痿于将弃之顷,实有奇功。倘求捷效于一旦,必至轻丧于须臾,宁忍耐以全生,切勿欲速而送死也。

  秘诀:

  养肺救痿麦三银,紫菀百部草五分,

  生地百合二钱着,天冬一钱款贝存,

  白薇三分水煎服,服五十剂病回春。

  起痿延生丹亦效:

  款冬花(五分)百部(五分)白薇(五分)山豆根(五分)甘草(一钱)桔梗(一钱)生地(五钱)天花粉(五钱)麦冬(五钱)玄参(二钱)天冬(一钱)水煎服,连服十剂愈。

  秘诀:

  起痿延生款五分,百部白薇山豆根,

  甘桔一钱生地粉,麦冬五钱二玄参,

  天冬一钱劳伤去,连服十剂渐回春。

  世有膏粱子弟,多食浓浓气味,燔炙煎炒之物,时时吞嚼,或美酝香醪,乘兴酣饮,逐至咽干舌燥,吐痰吐血,喘息膈痛,不得安眠者,人以为肺经火热也,谁知是肺痿已成疮乎?夫肺为五脏之盖,最喜清气之熏蒸,最恶燥气之炎逼。今所饮所食,尽为辛热之物,则五脏之中,全是一团火气。火性炎上,而肺金在上,安得不受其害乎?肺既受刑,不能下生肾水,肾水无源,则肾益加燥,势必取资于肺金,而肺金又病,能不已虚而益虚,已燥而益燥乎?况各经纷纷来逼,火烈金燥,肺间生痈,必然之势也。治之法,化毒之中益以养肺,降火之中济以补肾,庶几已成者可痊,未成者可散也。

  方用扶桑清肺散:

  金银花(一两)熟地(一两)阿胶(三钱)桑叶(五钱)紫菀(二钱)甘草(二钱)人参(三钱)贝母(三钱)百合(三钱)杏仁(十枚)款冬花(一钱)犀角末(五分)水煎服,调犀角末服,数剂可奏功也。此方肺肾同治,全不降火。盖五脏之火,因饮食而旺,乃虚火上升而非实火也。故补其肾而肺气坚,肾水足而虚火息矣。况补中带散,则补非呆补,而火毒更易解也。

  秘诀:

  肺痿扶桑清肺散,银熟一两阿胶三,

  桑叶五钱菀草二,参贝百合用三钱,

  杏仁十枚款钱重,犀角五分冲服安。

  方用银花甘桔汤亦效:

  丹皮(一两)金银花(一两)生地(一两)玄参(一两)甘草(三钱)桔梗(三钱)贝母(三钱)水煎服,四剂痛减,再用减半药料,服数剂而痛乃止。

  秘诀:

  银花甘桔丹皮金,生地一两与玄参,

  甘桔贝母三钱服,四剂减半再留心。

  肝痈论(原缺秘诀,今仿之)

  人有素多恼怒,忽然两胁胀满,恶寒发热,已而至胁痛不可忍,人以为肺火之盛也,谁知肝亦能生痈乎?而灵素诸书亦未言及者,以其肝经生痈世不常有,所以略而不言,但古今运气不同,而痈毒之生长不一,而肝之生痈,岂可缺而不论。盖肝因恼怒,则肝叶无安贴之日矣。况恼怒后必然动火,怒越多而火越甚,必烁肝津血,无血养肝,则易发怒,怒气频繁,欲不郁积而成痈,其可得乎。若肝痈生于内,亦可辩之于外,凡生肝痈者,胁痛必在左而不在右,胁之皮必现红紫之色,而舌必现青色也治疗之法,必以平为主而佐以泻火去毒之药,不可因循时日,令其溃烂而不救。

  方用化肝汤:

  白芍(三两)当归(三两)炒栀子(五钱)生甘草(三钱)金银花(五两)水煎服,一二剂而痛轻,三剂而不痛矣,减半再服数剂全愈。此方归芍直入肝中以滋肝血,肝血旺则可解肝气之燥,又得甘草以缓其急,栀子清其火,金银花解其毒,安得不效乎。盖毒火既盛,肝血大亏,若不用如此大剂,是徒然也,倘不识肝痈之肝火之旺,单用归芍发治胁痛,必误也。

  秘诀:(仿造)

  金花五两须准量,芍归三两各相当。

  栀子五钱亦羽党,甘草三钱救肝亢。

  此症用锦草汤亦效:

  白芍(一两)锦地罗(一两)生甘草(五钱)栀子(三钱)水煎服,一剂可止痛。

  秘诀:(仿造)

  锦草救肝最称良,地罗白芍各一两,

  甘草五钱栀子三,定叫痈毒遁无藏。

  人有四肢之间或左胁疼痛,手按之更甚,人以为胁痛而不知亦是肝痈也。夫肝生痈得于恼怒为多,然亦有生于忧郁者,但因恼怒而得者其痛骤,因于忧郁者其痛缓。若初之时大剂逍遥散煎服,其痛可止,何至于成痈乎?盖因失于速治,而肝郁不能宣,乃血亦因之结而不通,遂化脓而成痈,其毒以最骤,世有胁痛数日而死者,亦生痈毒败坏而死耳,岂胁痛可死人者?

  方用宣郁化毒汤:

  柴胡(二钱)白芍(一两)香附(三钱)薄荷(二钱)当归(一两)阵皮(一钱) 枳壳(一钱)天花粉(三钱)金银花(一两)生甘草(三钱)水煎服,二剂痛减,四五剂全愈。

  秘诀:(仿造)

  宣郁化毒解忧伤,金银芍归一两当,

  更须柴荷二钱商,三钱天花附草香。

  陈皮枳壳各一钱,调肝化怒志气昂。

  此症用金银平怒散亦效:

  金银花(二两)白芍(五钱)柴胡(一钱)白芥子(三钱)生甘草(三钱)栀子(三钱)丹皮(三钱)水煎服,一二剂为要而安。

  秘诀:(仿造)

  金银平怒二两正,芥子国老丹栀臣。

  各般三钱皆要清,柴胡一钱作卒兵。

  无名肿毒论

  人有头面无端,忽然生小疮甚痒,第二日即头重如山,第三日即面目青紫,人多不知此症,乃至险至危,若不急救,数日内必然一身发青而死。但青不至胸者,尚可治疗。因其人素服房中热药,热极而变为毒也。(原文脱衍)结于阴之部而成痈,结于阳之部而成毒。出于头面者,乃阳之部位也,较之生于阴之部位者,更为可畏,非多用化毒之药,安能起死回生者哉?

  方用回生丹:

  金银花(八两)甘草(五钱)玄参(三两)蒲公英(三两)天花粉(三钱)川芎(一两)水煎服,一剂而头轻,青紫之色淡矣。再服一剂青紫之色尽消而疮亦愈,不必三剂也。此方犯毒而不耗气,败毒而不损阴,所以建功甚奇也。此毒原系水亏之极,而泻毒之药,无不有损于阴阳。惟金银花攻补兼妙,故用以为君,若少用其味单而力薄,多用则味重而力浓,又加玄参以去火,甘草以泻毒,蒲公英以清热,天花粉以消痰,川芎以散结,自然相助而奏效也。

  秘诀:

  无名肿毒回生丹,银花八两草五钱,

  玄参蒲公三两整,花粉三钱芎两添,

  一剂肿毒尽消去,二剂痊愈效如仙。

  方用花锦散亦效:

  锦地罗(八两)金银花(八钱)当归(二钱)天花粉(五钱)甘草(五钱)水煎服,一剂效,再续服。

  秘诀:

  花锦散用锦地罗,银八二当粉五挪,

  五钱同粉有甘草,一剂回生效无讹。

  人有无名肿毒,生于思虑不到之处,而情势凶恶,有生死之关,皆可以无名肿毒名之,不必分上中下也。前条止言头面,而在身之左右前后,与手足四肢尚未言也。不知得其治法,无不可以通治;不得其法,不可妄治;失其治法,则害大矣。然在上者不可以治中,在中者不可以治下,在下者不可以上中也。大约上中下之生毒,多起于淫欲无度之人,加之以气怒忧愤,火乘其隙而蕴,故一发而不可制。所以言无名肿毒者,尽阴症而绝无阳症也。然则治法,宜用解阴毒之药矣。惟是解阴毒之药,多半消烁真阴,因虚而结毒,复因解毒而亏阴,宁有阴乎?世之患是症者,往往不救,职是故也。余得异人之传,仍于补阴之中而行其散郁之法,少佐解毒之品而微助其引经之味,是以多收奇功。余不敢秘,传之书册,以救万世之人也。

  方用黑虎汤:

  玄参(一斤)甘草(一两)柴胡(三钱)三味煎汤,十碗为善。若头面肿毒者,加川芎一两、附子二钱;生于身前后左右者,加当归一两、菊花一两、附子三分;生于手足四肢者,加白术二两、茯苓二两、附子五分。入药汤中,再煎汁取三碗,二日服完。未破者立消,已破者生肌,不必二剂也。此方名黑虎汤,言恶毒得之尽散也。玄参能退浮游之火,得甘草之助,能解其迅速之威;得柴胡之辅,能舒其郁结之气。且又各有引经之味,引至结毒之处,大能为之祛除。妙在玄参一斤则力量更大,又妙在补中带散,则解阴毒而不伤阴气,所以奏功最神。万勿惊其药料之重,而不敢轻试也。若些小之症,又非阴毒,俱不必用此重剂,则又不可不知也。

  秘诀:

  黑虎汤中一两甘,三钱柴胡一斤玄,

  若是头面肿毒者,川芎一两附二钱,

  生身前后左右者,归菊一两附子添,

  手足四肢术二两,茯苓二两附五煎。

  方用七圣汤亦治之:

  蒲公英(四两)紫花地丁(四两)金银花(四两)锦地罗(四两)当归(三两)天花粉(五钱)甘草(四钱)水煎服。

  秘诀:

  七圣汤用蒲地丁,银锦四两归三从,

  粉五甘草四钱入,阴毒轻症急煎攻。

  对口疮论

  人有对口之后,忽生小疮,先痒后痛,随至溃烂,人以为至凶之痈也。然而痈生正对口者犹轻,生于偏对口者乃重。盖颈项之上,乃肾督脉之部位也,其地属阴,所生痈疽,多属阴痈,而非阳疽也。以阳症必高寸许,其色红肿发光,疼痛呼号。而阴症则不然,色必黑暗,痛亦不甚,身体沉重,困倦欲卧,呻吟无力,其疮口必不突起,或现无数小疮口,人皆不知从何处觅头。然阴阳二毒,皆可内消,何必令其皮破肿溃而后治之哉。至于内消之法,初起之时,不须分别阴阳,可俱用三星汤。惟既破溃肠,阴阳不分,而漫投药饵,则祸生顷刻矣。若阳症溃烂,仍以三星汤治之;若阴症溃烂者,则须用神效汤(按:本方《辨证奇闻》、《辨证录》俱改名为七圣汤)。

  三星汤:

  金银花(二两)蒲公英(一两)甘草(三钱)水煎服,未破者,服之可消。已破者,三剂脓尽而肉生矣。

  秘诀:

  三星汤可治阳痈,二两银花一两英,

  甘草三钱服三剂,自然脓尽好肉生。

  神效汤:

  当归(一两)黄芪(一两)人参(一两)金银花(二两)白芍(一两)肉桂(一钱)荆芥(三钱)水煎服,一剂而血止,二剂而肉生,三剂而口小,四剂而皮合,再服二剂而痊愈矣。此方治各处痈毒,凡低陷不作脓而不能收口者,急服此药,无不神效,不止治对口之阴毒,善能收功也。诚以阳症可以凉泻,阴症必须温补故耳。

  秘诀:

  神效汤中归芪参,一两白芍二两金,

  桂一荆三水煎好,阴痈六剂可回春。

  方用三花汤亦效:

  川芎(一两)紫花地丁(一两)当归(二两)菊花(五钱)天花粉(三钱)水煎服,二剂愈。

  秘诀:

  痈不作脓三花汤,芎紫一两二两当,

  甘菊五钱三花粉,止服二剂妙无双。

  对口有偏、正之不同:发于正者是督脉所生,偏者乃太阳膀胱所司。督脉行于下,而贯脊行于上,毒瓦斯得之,反能冲突高起,邪毒不致下流,乃为外发,故易治。由膀胱发者难治,以膀胱之脉起于巅顶,贯脊两旁,顺下而行,与痈毒交会下流,故疮多平塌难起,不发红肿溃烂,易流注于两肩而作肿,十五日无脓者,必然变阳归阴,故多难治也。

  脑疽论

  属性:人有生痈疽于头顶者,初名脑疽,又名偏正对口,而非真正痈疽也。此症九死一生,然治之得法,亦可救也。大约生此症者,皆因肾火沸腾也。盖脑为髓海,原通于肾,肾无火则髓不能化精,肾火盛则髓亦不能化精。不特不能化精,随火之升降,则化为毒而生痈疽矣。盖肾之化精,必得脑中之气以相化,若脑中无肾火,势必气化为火,火性炎上,不及下降,于是脑中髓海,自化为毒,较之脑气下流而成毒者,其毒更甚,往往更变形容,改变声音,疮色紫黑,口干烦燥,随饮随渴,甚者脑骨俱腐,片片脱落,其野狼狈之状,莫可形容,将何以救之耶?此症治法,须问其饮食如何,倘饮食知味,尚可以救,

  方用五灵汤:

  玄参(三两)麦冬(三两)金银花(八两)黄芪(四两)人参(二两)水煎服,连服四剂,其痈疽渐愈,改用十全大补汤重四两,服四剂,又改用八味地黄汤,恣其酣饮,可获痊愈矣。此症十有九死,然而余立一法,实无第二法也。此症得于房劳者居多,兴阳涩精,俱是丹石燥烈之品,或洗或嚼,或含于口,或纳于脐,霸阻精道,久战不已,日积月累,真阴枯涩,髓竭火发,遂溃顶门,多致不救。人何苦贪妇人之欢,以千金之命,而轻于夜台也。

  秘诀:

  顶上生疽用五灵,三两玄参及麦冬,

  银花八两黄芪四,人参二两四剂功。

  此症用蔓花汤亦效:

  玄参(二两)山茱萸(二两)金银花(二两)川芎(一两)麦冬(一两)贝母(三钱)蔓荆子(二钱)水煎服,一剂即消,二剂痊愈。

  秘诀:

  脑痈蔓花用元参,二两山萸二两金,

  川芎一两三钱贝,蔓荆子二效如神。

  囊痈论

  人有阴囊左右而生痈毒者,名曰便毒。生于肾囊之下,谷道之前,名曰囊痈。二者之间,便毒易治,而囊痈难疗也。以囊之下为悬痈,其皮肉与他处不同。盖他处皮肉,或横生,或直生,俱易合;而悬痈之处,横中有直,直中有横,一有损伤,不易收功。然治之得法,未尝难也。此等之症,皆少年贪于酒色,或入花街而酣战,或入柳巷而恣欢,……往往多生此疮者,所谓“欲泄不泄,精化为脓血”是也。治之法,必须大补其虚,而佐以化毒之品。以毒因虚而成,不治乎虚,痈安得痊?

  方用逐邪至神丹:

  金银花(四两)蒲公英(二两)当归(二两)大黄(五钱)人参(一两)甘草(一两)天花粉(二钱)水煎服,一剂而毒消,二剂而痊愈,溃者三剂可以收功矣。此方用银花、公英佐之归参大黄之大料,未免过于伯(霸)道,况大虚之病,又用大黄以祛逐,似乎非宜?谁知毒瓦斯甚盛,乘其初起之时,正气未衰,而大补大泻之为得乎?倘因循失治,或畏缩而不敢治,及治流脓出血,正气萧索,始用参补气,往往有用至数斤而尚未能复元,何若早用于化毒之中,正气无伤,而毒又易散哉?此因势利导之法,又不可不知也。

  秘诀:

  逐邪神丹银四两,二蒲归兮五大黄,

  一两参草二钱粉,水煎三剂消痈囊。

  方用八圣丹治之亦效:

  金银花(四两)归尾(一两)人参(二两)柴胡(三钱)黄芩(三钱)黄柏(三钱)贝母(三钱)栀子(三钱)水煎服,一剂轻,二剂效,毒已出,即可勿服。

  秘诀:

  八圣丹中四两金,一两当归二两参,

  柴胡芩柏三钱入,贝栀亦然研去心。

  人有饮酒入房,精不得泻,至半夜,烦热烦渴,小便淋赤,痰涎涌盛,第一日阴囊肿胀痛,明日阴囊处肉腐,玉茎下贴囊者亦腐,人以为酒毒也,谁知是肝火得酒湿而肆疟乎?夫酒湿何至腐烂?盖火酒大热之物也,人过饮火酒,多致醉死,死后往往身体腐烂,乃火酒之毒也。……治之法,解酒毒而补气血,则湿热祛而腐肉可长,患可愈矣。

  方用救腐汤:

  人参(一两)白术(一两)当归(二两)黄芪(二两)茯苓(五钱)玉米(五钱)白芍(一两)黄柏(二钱)泽泻(二钱)葛根(二钱)栀子(二钱)水煎服,四剂腐肉脱而新肉生,再服四剂囊茎悉平复矣。夫酒毒成于拂抑,平肝泄火,利湿解毒可也,何以又用参芪归术以补其气血耶?大凡气血盛者,力能胜酒,纵酣饮而无碍。服火酒而腐烂,因火酒而结毒,亦因气血之衰,力不能胜酒毒耳。所以两火相合,遂至焚身腐肉,若不急补气血,则酒毒难消,而腐肉又何以能速生肌长肉哉?

  秘诀:

  参术一两二归芪,茯苓五钱并玉米,

  白芍两重二四剂,黄柏泽葛二钱栀。

  方用异宝散亦效:

  茯苓(一两)冰片(三分)黄柏(五钱)瓦草(五钱)青苔(五钱)儿茶(五钱)麝香(八分)樟脑(三钱)乳香(二钱)没药(二钱)为末,撒于患处,水无流出,即不再腐矣。

  秘诀:

  又有异宝撒囊痈,一两茯苓三分冰,

  黄柏瓦草各五钱,青苔儿茶一样同,

  麝香八分樟三钱,乳香没药二钱从。

  臂痈论

  人有两臂之间,忽然生疮而变成痈疽者,亦阴痈也。虽较头面对口肩背上稍轻,然治之不得其法,亦能杀人,必须辨其阴阳治之。大约阳症必红肿而疼痛则易治,阴症必漫肿麻痒则难疗。阳症宜用三星汤,一、二剂则消;阴症则不可用,必须大补气血,而佐以消痰化毒之剂,始能奏功,岂可谓手足非心腹之疾,不必补虚乎?夫阴主静,而手足乃至动者也。动而生阴疽,则动变为静,亦非常之道也,可不畏哉!况动变为静,又趋阴之道也。阳趋于阴,则生近于死矣。欲阳返阴易,欲阴返阳难,谁谓手足之痈,而可小视之哉?

  方用消痈还阳丹:

  白术(一两)黄芪(一两)人参(三钱)天花粉(三钱)当归(五钱)金银花(二两)肉桂(一钱)乳香(一钱)甘草(三钱)水煎服,一剂阴返阳而痒变痛,二剂而痛如失,三剂全消,不必四剂也。此方与神效汤(《辨证奇闻》、《辨证录》作七圣汤)相似,而意各异。神效汤内无乳香、天粉,能治溃烂,长肉生肌。此方治未溃者,而能内消也,加乳香、天粉二味以攻中,有拥卫之力耳。

  秘诀:

  还阳神丹治臂痈,白术黄芪一两同,

  参粉三钱归五钱,银花二两桂钱从,

  乳香一钱三钱草,阳症方可服三星。

  此症用转攻汤亦治之:

  黄芪(二两)甘草(三钱)贝母(三钱)当归(一两)白术(一两)肉桂(一钱)远志(五钱)紫花地丁(五钱)水煎服。

  秘诀:

  转攻汤中二两,甘贝三钱去心宜,

  归术一两桂一钱,五钱远志地丁随。

  擎疽论(原缺秘诀,今仿之)

  人有手心中忽然肿实变成一疽,红肿非常,昼夜无间,谓之擎疽,人生此疽,多属冤债。甚为危笃,往往有流血而死者,大约此症之生,皆因火毒而发也。故须消其火毒,然火毒非生于一朝,而毒难凭于小剂,况盛于热而起于火,火之有余,终是水这不足,不以大剂滋水,惟以小剂灭火,安得取胜乎?治之法:当用补水大剂而少佐以解毒之味,则自愈矣。

  方用释擎汤:

  玄参(二两)生地(一两)金银花(二两)当归(一两)贝母(二钱)紫花地丁(五钱)水煎服,一二剂痛止未溃者再服,一剂已溃者,再服四剂必愈矣。此方滋水利火、补正解毒,何尚擎疽之不释哉。

  秘诀:(仿造)

  玄色金银足两当,生地当归赶家忙。

  贝母盼儿泪双襟,遥看地丁门前望。

  此症用涩珠汤亦效:

  熟地(一两)生地(一两)麦冬(一两)甘菊(一两)金银花(一两)

  水煎服四剂,未溃者既消,已溃者即消。

  秘诀:(仿造)

  生熟冬菊金银花,五虎上将济世忙。

  全仗真元一口气,定叫火毒无处藏。

  乳痈论

  人有乳上生痈,先肿后痛,寒热往来,变成疡痈,此症男女皆有,而妇人居多。盖妇生子,抱儿食乳,偶然困睡,儿以口气吹之,乳内之气塞不通,遂成乳疾。此时若以解散之药治之,可随手而愈。倘因循失治,而乳痈之症成矣。男子则不然,阳明胃火炽盛,不上腾于口舌,而中壅于乳房,乃生此症。乳痈不比他处之痈有阴阳之别,故治法亦无阴阳之判,但别其先后之虚实耳。初起多为邪实,溃烂乃为正虚也。虽然,邪之有余,仍是正之不足,治宜补中散邪,乃万全之道,正不必分先宜攻而后宜补也。

  方用和乳汤:

  当归(一两)蒲公英(一两)贝母(三钱)天花粉(三钱)甘草(二钱)穿山甲(一片)水煎服,一剂而乳通肿亦消矣,不必二剂也。此方用贝母、花粉者,消胃中之壅痰也,壅散而乳房之气通矣。佐以公英、山甲解其热毒,利其关窍,自然不攻而毒散矣。惟恐前药过于迅速,加当归、甘草补正和解,则正无伤而邪自退,何虑余毒不行而变乳岩哉?

  秘诀:

  和乳一两归蒲公,三钱贝母花粉同,

  山甲一片二钱草,服下一服乳房通。

  此症用消化无形汤亦效:

  金银花(一两)当归(一两)甘草(三钱)天花粉(三钱)通草(一钱)紫背天葵(五钱)水煎服,一剂即消。

  秘诀:

  又有消化无形汤,银花一两当归行,

  甘粉三钱通草一,紫背天葵五钱良。

  人有先生乳痈,收口后不慎房事,以致复行溃烂,变成乳岩,现出无数小口,而疮口更加腐烂,似蜂窝之状,肉向外生,终年累月不愈,服败毒之药而愈甚,人以为毒深结于乳房也,谁知是气血大虚乎?夫乳痈成岩,肉向外生,而筋束乳头,则伤乳即伤筋也。此症必须急救,否则有筋弛难长之虞矣。夫筋弛而又泄精,泄精则损伤元气,安得不变出非常乎?当失精之后,即用补精填髓之药,尚不致如此之横,今既因虚而成岩,复见岩而败毒,不已虚而益虚乎?无怪其愈治而愈坏也。治之法,必须大补其气血以生其精,不必再泻其毒,以其病无毒可泻耳。

  方用化岩汤:

  茜草根(二钱)白芥子(二钱)人参(一两)忍冬藤(一两)黄芪(一两)当归(一两)白术(土炒,二两)茯苓(三钱)水煎服,连服二剂而生肉红润,再服二剂而脓尽痛止,又二剂漏管重长,又二剂痊愈,再二剂永不复发矣。此方全在补气补血,而不事消痰化毒之治。忍冬虽为消毒之药,其性亦补,况入于补药之中,亦纯乎补矣。惟是失精变岩,似宜补精,乃不补精而止补气血,何也?盖精不可以速生,补精之功甚缓,不若补其气血,气血旺则精生矣。且乳房属阳明之经,既生乳痈,未能多气多血,补其气血,则阳明之经既旺,自然生液生精以灌注于乳房,又何必复补其精,以牵制参之功乎?此所以不用生精之味耳。

  秘诀:

  化岩汤中茜草根,二两白芥一两参,

  忍冬芪归亦一两,白术二两苓三钱。

  方用延仁汤亦效:

  人参(一两)当归(一两)白术(一两)熟地(一两)麦冬(一两)山茱萸(五钱)甘草(一钱)陈皮(五分)水煎服,四剂效。

  秘诀:

  乳岩宜用延仁汤,参归术地麦两襄,

  山萸五钱一钱草,陈皮五分四剂良。

  人有左乳忽肿如桃,皮色不变,又不痛,身体发热,形容渐瘦,人以为痰气郁结也,谁知是肝气之不舒乎?夫乳属阳明,而乳痈宜责之阳明胃经,余独言肝者何也?盖阳明胃土,最怕肝木之克,肝气不舒,则胃气亦不舒耳。况乳又近于两胁,正肝之部位也。与肝相远,尚退缩而不敢舒,与肝为邻,亦何敢恣肆而吐气哉?气不舒而肿满之形成,漫肿无头不痛不赤,正显其畏惧也。治之法,不必治阳明之胃,但治肝经之郁,自然毒消肿解矣。

  方用加味逍遥散:

  柴胡(二钱)川芎(一钱)甘草(一钱)人参(一钱)当归(三钱)白术(三钱)半夏(三钱)茯苓(三钱)陈皮(三钱)栝蒌仁(三钱)白芍(五钱)水煎服,服十剂而内消,去栝蒌再服十剂不再发矣。逍遥散善解肝气之郁,肝气郁解而胃气自舒矣。况益之栝蒌、半夏、陈皮,专能治胸中之积痰,痰去则肿亦易消也。

  秘诀:

  逍遥加味二钱胡,芎草人参一钱煮,

  归术夏苓陈三钱,蒌仁亦三白芍五。

  此症用归芍二通汤亦效:

  当归(一两)白芍(五钱)柴胡(三钱)木通(一钱)通草(一钱)枳壳(二钱)穿山甲(一片)山楂(十个)桃仁(十粒)花粉(三钱)水煎服,二剂效,继续服。

  秘诀:

  归芍二通治乳岩,当归一两芍五钱,

  柴粉三钱二通一,枳壳山甲楂桃全。

  妇人产后,忽两乳细小,下垂过腹,疼痛难忍,人以为悬痈也,谁知是胃经气血之燥乎?盖胃为水谷之海,而多气多血之腑也。夫产后亡血过多,则胃中空虚,而饮食不能遽进,即进饮食,而各脏腑取给于胃甚急,则胃气困矣。胃气困而胃血则燥矣。胃血燥无以解各脏腑之纷争,且小儿又索母乳,则内外取资于胃,胃无以应。乳房者,胃之外廓也;乳头者,胃之门户也。胃苦内之纷争,欲避出于外而不可得,况小儿日夜吮咂,则两乳细小下垂,以至于腹,有外遁难藏,入地无门之状,此倒悬切肤之痛,至危之症也。治之法,急救胃气,而益之补血之味,则胃气润而不燥,胃气和平,自然分给于脏腑,又何至外痛而倒悬哉?

  方用解悬汤:

  人参(二两)川芎(二两)当归(四两)荆芥(三钱)炮姜(一钱)麦冬(一两)益母草(三钱)水煎服,四剂而乳头收,再四剂痊愈矣。此方用人参以生胃气于无何有之乡;用当归、川芎以生新血于危急之地;用荆芥、益母草以解脏腑之纷争,得归于经络;用麦冬、炮姜者,因阳明胃火之燥,未免火动而延烧,产后不宜寒凉之药,故用麦冬微寒之品,少解其火势之烈也。

  秘诀:

  乳垂疼痛解悬汤,参芎二两四归襄,

  荆芥三钱益母草,炮姜一钱麦两尝。

  此症方用玉浆丹亦效:

  人参(二两)玄参(二两)麦冬(二两)当归(一两)生地(一两)麻黄(一钱)五味子(一钱)水煎服,二剂效。

  秘诀:

  润胃益气是玉浆,人参玄参麦二两,

  归地一两麻黄钱,五味同麻二剂康。

  肚痈论

  人有生痈于小肚之间,断无阳毒之症,以其属于阴之部位也。阴位生阴毒之症,似乎至重,然治之得法,一用阳药,立可成功。无奈世人一见肚腹生疮,往往多用阴药以消毒,反致痈成难救之症,良可悯也!然余所谓阳药者,非散火祛风之药,乃补气温火之味耳。盖阴地而结成阴毒者,乃虚寒之故也。寒因虚而不行,毒因寒而郁结,故用热药以祛寒,自能寒解而毒散也。

  方用祛寒救腹丹(按:《辨证奇闻》、《辨证录》改作避寒救腹丹,非是):

  白术(三两)金银花(三两)茯苓(三钱)肉桂(三钱)附子(一钱)当归(五钱)蛇床子(五钱)水煎服(按:《辨证奇闻》、《辨证录》当归作二两),一剂而痈消矣,倘已溃者三剂而脓尽肉生矣,四剂痊愈。此方用白术为君,专利腰脐之气,腰脐之气利,则下腹之部位尽利矣。佐以金银花、蛇床子以祛其毒气,则毒瓦斯易消矣。然恐寒凉之药不能直入,故加附子、肉桂,斩关突围而进也。惟是桂附术床俱是干燥之品,毒虽祛除,未免耗血,故用当归阳中滋阴,少制其燥,则阴寒散而又无阳旺之虞,所以既能奏功而又无后患也。

  秘诀:

  祛寒救腹术银三,苓桂三钱附一钱,

  归床五钱一服消,已溃四剂妙如仙。

  此症方用鸣宝丹亦效:

  黄芪(二两)甘草(三钱)白术(二两)金银花(二两)车前子(五钱)蛇床子(五钱)柴胡(一钱)肉桂(一钱)贝母(一钱)山茱萸(一钱)水煎服,一剂消,二剂愈,加人参用之更妙。

  秘决:

  肚痈须用鸣宝丹,黄芪二两草三钱,

  术银二两车床五,柴桂贝萸一钱添。

  恶疽论

  人有四肢之间,或头面之上,忽然生疽,头黑皮紫,痛楚异常,此阳症之毒也。治不得法,亦能杀人。盖阳症之毒,其毒甚骤,即用败毒之药治之,可随手而愈。然而疽与痈,实有不同。痈溃于内,而疽肿于外也。溃于内者,难于外治;肿于外者,易于内消。虽痈疽之毒,尽由内而发外,无不可内治而外愈也。而疽尤宜内治。

  方用消疽汤:

  夏枯草(二两)忍冬藤(二两)当归(二两)连翘(三钱)生地(三钱)地榆(三钱)天花粉(三钱)白芷(二钱)甘草(二钱)水煎服,未溃者二剂即消,已溃者四剂痊愈矣。

  此方通治恶疽之方也,凡生疽者,以此方治之,无不神效。盖补血散毒,则血活而毒难留;凉血清火,则血寒而火易散,疽多阳症,所以治无不宜也。

  秘诀:

  消疽汤用夏桔草,忍冬当归二两搅,

  连翘二地粉三钱,白芷二钱甘草好。

  又治恶疽方:

  荆芥(三钱)甘草(三钱)天花粉(三钱)当归(一两)玄参(一两)金银花(八钱)陈皮(一钱)蒲公英(五钱)牛蒡子(二钱)水煎服,若在咽喉者加桔梗三钱;若在下体者加地榆三钱。

  秘诀:

  又有一方治恶疽,荆芥甘粉三钱许,

  归玄一两银八钱,陈一英五二牛子,

  若在咽喉三钱桔,下体生兮加地榆。

  疔疮论

  人有生疔疮者,一时疼痛难忍,此阳毒而非阴毒也。但初生时,人最难辨。世人以生黄豆令病患口嚼,不知辛生之味便是疔疮,此辨证之诀也。其疮头必发黄泡,或现紫黑之色。更须细看泡中,必有红白一线,通出于泡外。大约疔生足上者,红线由足而入脐。疔生手上者,红线由手而入心。疔生唇上者,红线由唇而走喉。如见此红线透出,即在红线处用针刺毒血,以免毒攻心。若现白线之丝,则不必刺也。治之法,总以消毒泻火为主。

  方用拔疔散:

  紫花地丁(一两)菊花(一两)水煎服,一剂而红线除,二剂而疔毒散,三剂痊愈矣。若已溃烂,亦用此方,但加当归二两,不必四剂毒尽而肉生矣。

  秘诀:

  方名拔疔只二味,地丁菊花各两配,

  毒若初起服三剂,已溃再加二两归。

  此症用散疔散亦妙:

  夏枯草(一两)紫花地丁(一两)连翘(三钱)水煎服,一剂即消矣。

  秘诀:

  还有散疔亦效味,枯草地丁一两计,

  连翘三钱一剂消,何必琐碎服三剂。

  唇疔论

  人有生疔于唇上,或在口角之旁,或在上下唇之际,不必论其大小,皆因脾胃之火毒也。最宜速散,否则毒瓦斯炎炽,难于饮食,往往有腐烂而死者。然疔愈小,而其毒愈横也。治之法,宜急泻火毒,而又不可损伤脾胃之气,则毒不难散矣。

  方用救唇汤:

  金银花(一两)地丁(一两)甘草(三钱)桔梗(三钱)知母(一钱)白果(二十一个)水煎服,一剂而疼痛止,二剂而疮口消,三剂痊愈,未烂四剂,已烂五剂收功矣。此方治头面上之疔疮,俱可获效,而治口唇之疔,更为神验。白果、桔梗善走口唇,引银花、地丁至于生疮之处,则能尽解其毒也。

  秘诀:

  救唇汤能治唇疔,银丁两用甘桔梗,

  知钱白果二十一,未烂四剂烂五功。

  此症方用护唇汤亦效:

  地丁(一两)麦冬(一两)玄参(一两)夏枯草(一两)甘草(三钱)水煎服,二剂效。

  秘诀:

  又有疗唇护吻汤,地丁麦玄枯草两,

  再加三钱生甘草,服止二剂妙非常。

  鬓疽论

  人有两鬓之中,忽然生疽,红肿高突,头面眼鼻浮肿,其状不堪,异乎寻常相貌,此阳毒也。盖两鬓近于太阳,乃阳之位也,阴气不能至此部位。两鬓生疽,当以阳症治之。然而虽是阳症,往往有变为阴症者,故于阳药中必须加入阴分之药,以防其变。若已溃烂,更须阴药多于阳药,则消息而善治之也。

  方用理鬓汤:

  金银花(三两)白芷(三钱)当归(一两)川芎(一两)夏枯草(一两)水煎服,未溃者二剂即消,已溃者四剂即消矣。此方用金银花、夏枯草以解火毒,白芷、川芎引入两鬓、太阳之间,则金银花、夏枯草更得施其祛逐之功。又妙在当归之补气血,则阴阳双益,正足而邪散,安得不速愈哉!

  秘诀:

  理鬓汤能治鬓疽,银花三两芷三钱,

  芎归一两气血壮,枯草一两用水煎。

  此症方用蒿草饮亦效:

  青蒿(一两)玄参(一两)川芎(一两)生地(一两)夏枯草(一两)细辛(一钱)蔓荆子(一钱)水煎服,二、三剂效。

  秘诀:

  蒿草饮是蒿玄芎,生地枯草一两同,

  细辛蔓荆一钱许,二剂三剂效无穷。

  上卷终

  下卷:

  杨梅疮论 腰疽论 瘰疬论 顽疮论 脚疽论 多骨疽论 痔漏论 大肠痈论 小肠痈论 金疮论 接骨论 刑杖论 兽伤论

  下卷

  杨梅疮论

  人有关心爱妓之欢,恋炉酣战,自觉马口如针刺之痛,此毒瓦斯已过也。未几而生鱼口矣,未几而生疳疮,又未几而遍身亦生疮矣,黄脓泛滥,臭腐不堪,人以为毒盛,多用败毒之药,谁知愈败毒而疮愈盛,疮愈多而愈不易愈,往往有腐烂而化者,实可伤也!盖杨梅之毒,每中于泄精之时,精泄则元气亏虚,故毒乘虚而入。若元气足,则毒虽入而传染,不过轻微之毒,可以一泄而愈。今遍身疮毒发出,明是大虚之症,而毒深中于内,不补虚以泄毒,焉能奏功?倘用败毒之药,无异下石矣!

  方用二生汤:

  土茯苓(三两)生黄芪(三两)生甘草(三钱)水煎服,四剂疮渐红,再四剂渐干,又四剂痊愈矣。服此方忌茶。此方妙在不以解毒为事,止用黄芪以补气,气旺而邪自不留。得生甘草以化毒,而佐之以土茯苓以引毒,毒去而正无亏。盖气生而血不难养,此治法之巧者也。

  偏德汤亦妙:

  金银花(四两)当归(二两)白术(二两)土茯苓(一两)天花粉(三分)甘草(五钱)水煎服,十剂愈。

  秘诀:

  二生汤能治杨梅,土苓三两生黄芪,

  甘草三钱过十剂,始红渐干疮可医。

  又有治梅银四两,归术二两土茯两,

  花粉三钱五钱草,服至十剂一扫光。

  人有龟头生疳,乃服败毒之药,欲毒小便而出。若大肠燥结,则攻毒之药,不能径走大肠,势必尽趋膀胱而出。盖膀胱口细,小便亦细,毒难泄出,于是毒不留于肠中,而反结于外势,毒盛必发,安得不腐烂哉?往往有龟头烂落,连茎亦烂,世人多以外药敷之。外药固不可少,然不先消其内之火毒,而遽用外药敷之,不啻如石之压草萌芽也,势必复发。宜先用汤剂治之,

  方名散毒丹:

  土茯苓(一两)黄柏(一两)甘草(一两)栀子(炒研一两)肉桂(一钱)水煎服,四剂则火自从小便而出,疼痛少止,然后用生势丹敷之。

  生势丹:

  儿茶(一两)生甘草(一两)炒黄柏(三两)冰片(三分)朱砂(一钱)乳香(三钱)没药(三钱)大黄(三钱)研为细末,瓷瓶收贮。敷患处数日而脓尽血干,抹至一月,肉筋再长而愈。愈后宜大补气血,急用十全大补汤连服一、二月,则外势仍能伸缩,尚可种子。否则多服败毒之药,泻火之剂,则命门寒凉,而外势亦且冰冷,安能阳和之骤复哉?此前后治法之各异,实有次序也。

  秘诀:

  龟头腐烂散毒丹,苓柏草栀一两煎,

  肉桂一钱四剂止,然后再敷生势丹。

  生势丹敷龟头药,儿茶甘草一两着,

  炒柏三两冰三分,朱砂一钱乳没药,

  大黄三钱共细末,敷至一月患自瘥。

  此症方用护身汤亦效:

  玉米(一两)金银花(一两)土茯苓(一两)肉桂(三分)黄柏(二钱)车前子(三钱)水煎服,连服十剂愈。

  秘诀:

  护身汤中玉米金,茯苓一两桂三分,

  车前三钱黄柏二,连服十剂可回春。

  人有疳疮初发,鱼口将生,若不速治,必遍身生疮,迁延岁月,身体腐烂,多不可救,必须早治为妙。然而早治之法,世人多用五虎散败毒,虽毒从下泄,而损伤元气,未为得法。设或败毒之药少减,又恐有留毒之虞,亦非治法之妙。盖毒瓦斯之入,因元气之虚也。虚而败毒,是已虚而益虚也,则毒将何以解乎?治之法,惟补中有泄,则毒尽散,而正气又无亏矣。

  方用早夺汤:

  人参(一两)白术(一两)当归(一两)黄芪(一两)大黄(一两)金银花(一两)土茯苓(一两)石膏(一两)甘草(三钱)远志(三钱)天花粉(三钱)柴胡(二钱)水煎服,一剂泄出恶物,宜掘土埋之;再服二剂而臭秽恶物,无留于肠胃矣。然后减去大黄、石膏,加土茯苓二两,同前药再煎服四剂,则一身上下与头面之间,必有隐隐疮影现于皮肤之内,再服二剂而疮影亦尽消矣。再服二剂,则永不生疮矣。此方用大黄以泻毒,石膏以清毒,甘草、银花以化毒,柴、粉以散毒,又佐以大补气血之药,有似三军过勇,士卒强健,统帅大军,斩杀无遗,则四野萧条,元气尽矣!用参、芪、归、术之类,以至仁而佐至勇,则剿抚兼施,军声更振,前徒倒戈,自获全胜。少祛除则贼化为良,岂敢仍为盗哉!此方有益于风流子弟不少,余实亲视而实验者也。倘病患阴虚阳燥,方中可加熟地数两,或加玄参一两亦可,余品不可乱加也。

  秘诀:

  参术归芪早夺汤,大黄银苓石膏两,

  甘草远志粉三钱,柴二一剂泄毒良。

  再服四剂秽尽去,土苓二两去膏黄。

  阴虚阳燥加玄地,水煎服之妙难量。

  方用泄秽丹亦妙:

  蒲公英(三两)金银花(三两)当归(一两)大黄(五钱)王不留(三钱)水煎服,水十碗,煎成二碗,徐徐服。

  秘诀:

  泄秽神丹蒲公英,银花三两归两从,

  大黄五钱三不留,十碗煎二徐服轻。

  人有遍身生杨梅,而服轻粉,一时收敛,以图目前遮饰,谁知毒藏于内,必然外溃。未几而毒发于鼻,自觉臭气冲鼻而出。又几日而鼻色变黑,不闻香臭矣。此等症见,必须急治。否则鼻柱自倾,一至腐烂,便不可救。然用些小之剂,亦无益也。盖毒势甚盛,杯水难济。况杨梅结毒,不结于他处,而结于鼻中,其毒更胜,以毒不在他脏,而在肺经也。肺主气者,主清气也,毒瓦斯非清气可比。毒瓦斯在肺,则清气尽力毒瓦斯矣。肺气出于鼻,而藏于肾,肾感毒瓦斯,移之于肺,以散于皮肤,则毒瓦斯可以外出。今用轻粉收敛,则毒不得发于皮肤,而尽归还肺中;肺欲归还于肾,而肾不受,乃上冲于鼻矣。鼻孔细小,安能遽泄乎?自然毒瓦斯尽结于鼻,而鼻乃独受其祸矣。治之法,必须多用散药以解毒。然肺经之病,不能直治,必须隔一、隔二治之而后可也。

  方用护鼻散:

  金银花(三两)玄参(三两)麦冬(二两)桔梗(五钱)甘草(五钱)天花粉(五钱)丹砂(生冲,一钱)水煎调丹朱末,服一剂而鼻知香臭矣,服四剂而鼻黑之色去,不必忧鼻之烂落矣。

  更用全鼻散:

  玄参(一两)金银花(一两)当归(一两)丹砂(一钱)麦冬(五钱)人参(三钱)甘草(三钱)水煎服,十剂而一身之毒尽出,可保无虞。前方过于勇猛,所以救其急,后方近乎和平,所以补其虚。而丹砂前后皆用者,以轻粉之毒非丹朱不能去。轻粉乃水银所烧,而丹砂乃水银之母,子见母自然相逢,而不肯相离,所以丹砂出而轻粉亦出,此世人之所未知耳。倘鼻梁已倾,腐烂不堪,宜以前护鼻散救之,虽鼻不能重长,而性命犹可保也。

  秘诀:

  护鼻解毒三银参,麦二梗五草花粉,

  煮成丹朱生冲服,四剂色变莫忧心。

  全鼻散药玄金花,一两当归钱丹砂,

  麦冬五钱三参草,连服十剂自无差。

  方用寒水再造汤亦效:

  麦冬(三两)甘草(二两)贝母(三钱)夏枯草(二两)黄芩(三钱)连翘(三钱)桔梗(三钱)寒水石(冲,三钱)赤茯苓(二两)水煎服,未烂者一剂可免,烂者再剂不烂矣,     

  再二剂痊愈。

  秘诀:

  寒水再造三两冬,甘枯二两赤茯苓,

  贝母黄芩连翘桔,寒水三钱煎成冲。

  人有生杨梅,遍身皆烂,疼痛非常,人以为毒瓦斯之在皮肤也,谁知是血虚而毒结于皮肤乎?夫杨梅之毒,散于骨髓之中,毒在骨中,难以疗治,而毒在皮肤,似易于施治矣。然毒未出于皮肤,尚蕴藏于骨中,泄骨中之毒,可从下而外泄也。如毒已出于皮肤,其毒开张,敛肌中之毒,则不可由表而外攻矣。得其法,则易泄散;未得其法,则转横也。治之法,宜补虚以泄毒,引毒从小便出,乃得其治法耳。

  方用二苓化毒汤:

  白茯苓(二两)土茯苓(二两)当归(二两)紫草(二两)金银花(二两)生甘草(二钱)水酒各半煎服,十剂痊愈。此方视之平淡无奇,而实有异功者,补以泄之也。杨梅本生于肾之虚,肾虚则血虚矣。不补虚以治疮,反泄毒以耗血,此世人治杨梅之疮,所以多不效耳。

  加减二苓汤亦效:

  生地(一两)茯苓(一两)当归(一两)黄芪(二两)土茯苓(二两)车前子(五钱)防风(一钱)水煎服,二剂不痛,再二剂痊愈矣。

  秘诀:

  二苓化毒茯苓归,紫草土茯银二随,

  水酒煎服草二钱,十剂痊愈效可推。

  补虚泻毒二苓汤,生地茯苓归一两,

  黄芪土茯二两用,车前五钱一钱防。

  腰疽论

  人有腰眼之间,忽生疽毒,疼痛呼号,似乎阳症。然而腰肾之处,乃至阴之地,未可作阳疽治之。若竟阴症治之,则亦不可也。此症本于过忍其精,欲泄不泄,以成斯毒,似乎纯是阴分之过。但腰间去肾不远,肾火发而成毒,则阴中有阳,未可能以阴症治之也。必须合阴阳并治,以化其毒,则毒去如扫。倘不补阴而竟治毒,则肾气愈伤,而毒难速化矣。盖补阴而不补阳,则阴无阳不生,则毒深藏于肾宫而不得外泄矣。然而阴阳两治,则腰肾之气利而易奏功也。

  方用两治汤:

  杜仲(一两)当归(一两)白术(一两)防己(三钱)豨莶草(三钱)金银花(三两)甘草(三钱)水煎服,一剂轻,二剂而痛止,三剂痊愈矣。此方用白术、杜仲以利其腰脐,气通而毒自难结也。又得银花、当归之类,补中有散;而防己、直入肾宫以祛逐蕴热之毒,则阴阳无偏胜之虞,正有助而邪无纷争,自然三剂而成功也。

  秘诀:

  腰疽必须两治汤,杜归白术一两添,

  再加三钱防莶甘,银花三两一齐煎。

  此症用九灵丹亦效:

  生地(五钱)丹皮(五钱)黑荆芥(三钱)甘草(三钱)防风(一钱)紫花地丁(一两)山萸(一两)炒白术(二两)熟地(二两)水煎服,连服二剂效。

  秘诀:

  又有腰疽九灵丹,生地丹皮各五钱,

  黑芥草三防风一,地丁山萸一两添,

  惟有焦术熟地二,连服二剂效如仙。

  瘰疬论

  人有生痰块于项颈,坚如石者,久则变成瘰疬,流脓流血,一块未消,一块又长,未几又溃,或耳下,或缺盆,或肩上,有流行串走之状,故名鼠疮,又名串疮,言其如鼠之能穿也。世人谓食鼠窃之物以成,而不然也。盖瘰多起于痰而成于郁,未有不郁而能生痰者,未有无痰而能成瘰 者也。世人必须以开郁消痰为治,然郁久则气血必耗,耗则气血更亏,若徒消痰而不解郁,或但开郁而不消痰,是以虚而益虚也,何能奏功?余谓此症,不若平肝而健脾,助土木相调而愈矣。

  方用清串汤:

  白芍(一两)白术(一两)柴胡(二钱)蒲公英(三钱)天花粉(三钱)茯苓(五钱)陈皮(一钱)附子(一钱)紫背天葵(五钱)水煎服,六剂痰块渐消,再服十剂而瘰化尽,再服一月痊愈。愈后可服六君子汤数十剂,以为善后之计,永不再发也。此方妙在蒲公英、天葵为消串之神药,然非佐之以白芍、柴胡,则肝木不平,非辅之以白术、茯苓,则脾土不健,何以能胜攻痰破块之烈哉?惟有攻有补,则调剂咸宜,更得附子之力,以引降药,直捣中坚,所以能愈宿疾沉于旦夕耳。

  秘诀:

  清串汤芍两白术,柴二蒲粉三茯五,

  陈皮附草一钱用,紫背天葵五钱煮。

  此症用康乐汤亦效:

  白术(五钱)茯苓(五钱)夏枯草(五钱)半夏(三钱)炒香附(三钱)白附子(一钱)甘草(一钱)陈皮(一钱)连翘(二钱)白芍(一两)水煎服,十剂痊愈。

  秘诀:

  康乐术苓枯草五,制夏三钱炒香附,

  白附草陈一钱用,连翘三钱芍两煮。

  人有久生瘰,两项之间,尽已溃烂,串至胸膈之上,无非痰块,亦已头破而腐者,遂至身体发热发寒,肌肉消瘦,饮食少思,自汗盗汗,惊悸恍惚。此等之症,原系难治,然治得法,尚可救也。大约瘰疬初起,以解郁消痰为主,而佐之补虚以消其毒。病久宜以补虚为君,而佐之以解郁消痰。若徒以祛痰败毒为事,而不补气血之虚,鲜有不死矣!

  方用转败汤:

  人参(一两)当归(一两)土炒白术(一两)金银花(三两)白芍(三两)柴胡(二钱)制半夏(五钱)甘草(三钱)水煎服,四剂胸开痰消,再四剂而溃烂愈。将前方减半,再服十剂而痊愈矣。此方补虚多于消痰,解郁中而寓化痰,世人从未有知此治法者。倘一于攻毒,则愈攻而愈坏。此方实祛病之仙丹,而夺命之神品也。

  秘诀:

  参归一两土炒术,银芍三两二钱胡,

  制夏五钱三钱草,八剂减半服十付。

  此症用消瘰汤亦效:

  熟附子(三钱)白术(一两)麦冬(一两)菟丝子(一两)白芍(一两)天葵(一两)人参(五钱)茯苓(五钱)甘草(三钱)贝母(三钱)水煎服,十剂轻,三十剂则痊愈矣。

  秘诀:

  消瘰三钱熟附子,术两麦冬菟丝子,

  白芍天葵俱两用,参苓五钱三草贝。

  顽疮论

  人有患疮,经年累月而不愈者,世所谓顽疮也,言其冥顽不灵,无可如何之势也。然治之得法,亦可取效。盖人气血和平,断不生疮,即或生之,治之亦易。然则生疮者,乃气血之不和也。或因湿浸,或因热感,或因寒邪之交,遂至气结而不宣,血滞而不散,结于皮而皮生疮,结于肉而肉生疮,日久不愈,则脓血不净而生虫。疮口不收,人以为虫也,服杀虫之剂,而反伤其皮肉,且耗其气血,则气血愈虚,力难兼到。弃皮肉于膜外而罔顾,斯疮难痊,遂成顽矣。然治之者,以行气和血为主,虫与毒不计也。但血不易和,气不易行,非补养不能为功。盖气得补而气自行,血得养而血自流矣。

  方用救顽汤:

  连翘(一钱)柴胡(一钱)防风(一钱)当归(一两)白术(一两)熟地(一两)黄芪(一两)麦冬(一两)山萸(五钱)茯苓(五钱)制半夏(二钱)甘草(三钱)附子(二钱)水煎服,二剂而疮口必然发肿,不可恐惧,乃药力气血与疮相战也,是速愈之机;再服二剂不痛而痒矣。再服二剂痒止而肉生,再服二剂结HT 而愈,再服二剂永不再发矣。此方专以活血行气,得补之道也。气行血活,虫将安在?故不必杀虫而顽疮自除矣。

  秘诀:

  顽疮连翘柴钱防,归术地芪麦一两,

  萸苓五钱制夏二,草三附子二钱襄,

  二剂发肿四痒甚,再服四剂效非常。

  此症用转神汤亦效:

  人参(五钱)黄芪(五钱)当归(五钱)麦冬(五钱)熟地(五钱)天花粉(三钱)天冬(三钱)车前子(三钱)白术(四钱)甘草(二钱)荆芥(一钱)防己(五分)附子(三分)陈皮(三分)水煎服,一剂知痛痒,二剂大痛,又连服数剂则溃,去附子、防己、车前,加山萸四钱、五味子二钱,再服四剂则愈矣。

  秘诀:

  转神汤药效可计,归参麦五熟地,

  粉天车三术四钱,草二荆一五分己,

  附皮三分数付溃,去附防车加萸味。

  人有内股生疮,敛如豆许,翻出肉一块,宛若菌状,人以为虫食向外翻也。谁知是肝经风热血燥之故乎?夫肝热则生风,乃内风而非外风也。然外风而自觉清凉,内风而实似蕴热。故外风宜散,而内风宜清。但清风而不补血,则热不能解,而风亦不能舒也。治之法,必须养血清热则火不燥,而热退则风自静,有何疮之不愈乎?

  方用清风汤:

  白芍(一两)川芎(二钱)人参(五钱)当归(五钱白术(三钱)栀子(三钱)丹皮(三钱)天花粉(三钱)沙参(三钱)柴胡(一钱)甘草(一钱)连翘(一钱)水煎服,连服数剂,则疮口自敛矣。此方滋血以养肝,非消肉以化毒,何以疮敛而愈也?盖疮成于肝木之旺,平肝则血无过燥之患,自然风散热退,而无延烧之祸也。若不平肝,而内用降火之品,外用退蚀之法,则虫反内蚀疮肉,肉愈损而元气愈虚,变出非常,正难救援耳。

  秘诀:

  清风汤用芍一两,川芎二钱五参当,

  术栀丹粉沙参三,柴草连翘一钱尝。

  此症用敛内汤亦效:

  金银花(一两)白芍(一两)当归(一两)白术(五钱)茯苓(五钱)生栀子(三钱)柴胡(一钱)甘草(三钱)水煎,连服数剂。

  秘诀:

  敛内一两银芍归,术茯五钱三生栀,

  柴一草三连剂服,清热养血治顽奇。

  脚疽论

  人有脚趾上,忽然发痒,而后作痛,指甲现黑色,第二日连脚趾俱黑,第三日连脚面俱黑,黑至腿上,过膝即死,亦无名肿毒之一种也。因人贪欢,过服春药,是火热之毒,非脚疽可比。若脚疽止黑在脚趾,而不至脚面也。然脚疽最凶,虽不如无名肿毒之横,而杀人则一也。盖脚为四余之末,宜毒之所不到者也,何以凶恶至此?正以谓毒所不到之处而毒聚不散,反出于脚趾之间,则毒盛非常,而治之不可轻视也。然则用泄毒之药治之可乎?而孰知不然。凡人身气血,周流上下,则毒瓦斯不能聚结于一处,惟气血亏损,不能遍走经络,而火毒恶邪,乃固结于骨节之际。脚疽之生,正因气血之亏,不能周流之故,安可单泄其毒,以再伤其气血乎?治之法,必须大补气血,而佐以泄毒之品,则安全之道也。

  方用顾步汤:

  牛膝(一两)黄芪(一两)石斛(一两)当归(一两)金银花(三两)人参(三钱)水煎服,一剂而黑色解,二剂而疼痛止,三剂愈。若已溃烂,多服数剂,无不愈也。此方用金银花以解毒,非用牛膝、石斛,则不能直达于脚趾;非用人参、归、芪,亦不能使气血流通以散毒也。故用此方治脚疽多效,即是无名肿毒用此方治之,亦可得生。世医用刀割去脚趾,亦是治法,不若此方于补中散毒。起死为生,既无痛楚之伤,又有全活之效也。

  秘诀:

  顾步汤药治脚疽,牛芪石斛一两归,

  三两银花参三钱,未溃三剂溃四奇。

  本症用地丁饮亦效:

  紫花地丁(一两)甘菊花(一两)牛膝(一两)甘草(五钱)天花粉(三钱)水煎服,未溃二剂,已溃再服二剂收功,多服为妙。

  秘诀:

  又有脚疽紫地丁,甘菊牛膝一两同,

  甘草五钱粉三钱,未溃二剂溃再功。

  人有脚腿之上,忽然肿起一块,皮色如常又不痛,人以为痈疽也,谁知是气血大虚之故乎?夫痈疽而皮色不变,乃气血之虚,而曰非生痈也,其谁信之?嗟乎!气所以行血者也。气行则血行,气止则血止,若气血相活,纵有邪气亦难成肿。邪气之盛,由于气血之衰,其肿为痈,每每作痛,而色必变为红赤也。然是痈也,肿而不痛不赤,皮色不变,有肿名而无肿实,纯是气虚而血无以养,邪盛而气不能制也。治之法,宜补气以养血,何必化毒以祛邪哉?

  方用补中益气汤:

  白术(一两)黄芪(一两)升麻(五分)柴胡(一钱)陈皮(一钱)茯苓(三钱)甘草(二钱)制半夏(二钱)人参(五钱)当归(五钱)水煎服,十剂而肿自消矣。此方乃益气之圣药,非消肿之神剂,何以用之而肿即消也?差真气夺则虚,邪气盛则实,真气愈虚,邪气愈盛,不能补气之药,而气何以能行,肿何以能消哉?盖补中益气汤善能补气,故能消肿,何况又益以消肿去湿之品,所以易于建功耳。

  秘诀:

  补中益气两术芪,升麻五分钱柴陈,

  苓三甘草制夏二,参归五钱十剂神。

  又用下方亦效:

  当归(五钱)人参(五钱)黄芪(一两)牛膝(五分)荆芥(三钱)茯苓(三钱)天花粉(三钱)附子(三钱)甘草(一钱)水煎服。

  秘诀:

  还有五钱当归参,一两黄芪牛五分,

  荆芥苓粉俱三钱,附子三钱草钱存。

  多骨疽论(原缺秘诀,今仿之)

  人有大腿边旁长强穴之间,忽然肿变成痈疽,久则肉内生骨,以铁夹取出,已而又生,人以为疽之生骨也,谁知是湿热之毒所化乎?盖此疽之生,皆因多食鲜果、湿热之物所致,治之若早,一二剂便可解散,若因循失治,及治不得其法,遂至湿雍而添热,热盛而化骨,日久迁延,卧床不起。或谓初起之时,未尝有骨,故可内散,若既生骨则烂骨必须外取,未可全持内药解也,殊不知疽中之骨无形,所化非肉中直生之骨也,乃似骨非骨也,真骨难化,似骨何难化乎?,利其湿、清其热而主之以补气补血,则不必化骨而骨自化矣。

  方用五神散:

  茯苓(一两)车前子(一两)金银花(三两)牛膝(五钱)紫花地丁(一两)水煎服,一二剂轻,三剂骨消,四五剂而愈。此方用茯苓、车前子以利湿,地丁以清热,金银花、牛膝而中散毒,安得不效乎?

  秘诀:(仿造)

  消疽妙法用茯苓,车前紫花均相当。

  牛膝五钱三两忍,五神降下定叫昌。

  此症用九转神丹亦效:

  茯苓(一两)车前子(五钱)地丁(五钱)连翘(三钱)牛旁子(三钱)萆解(五钱)白矾(二钱)穿山甲(一片)水煎服,四剂而骨消矣。

  秘诀:(仿造)

  九转神丹妙无穷,车前地丁萆解用。

  牛旁连翘穿山甲,茯苓白矾显奇功。

  再加四君子汤调理之:

  人参(五钱)牛膝(五钱)白术(一两)茯苓(一两)金银花(一两)生甘草(二钱)水煎服,以愈为度。

  秘诀:(仿造)

  牛膝人参与术苓,四个良材人人夸。

  调理湿热尊教化,国老奉上金银花。

  痔漏论

  人有肛门内外四旁,忽然生长红瘰,先痒后痛,渐渐成痔,日久不愈,此症皆由湿热所成也,多因地气之湿,加以嗜饮酒热之毒,所以结于肛门边而不能遽化矣。夫肛门通于大肠,若内有湿热,宜从大肠而出,何以结而成痔?以湿热在大肠不能久留,势必尽趋于肛门,而肛门乃大肠之锁钥,未免有开闭防范之意,不容湿热出于其外,则蓄积日久,而湿热之毒,肛门独受其害矣。虽有内痔外痔之殊,而其为湿毒则一也。治之法,何能舍湿毒而他求乎?肛门虽去脾胃甚远,而化湿热之毒,则不能不假道于脾胃,肛门未受其益,而脾胃先受其损,所以多无成功也。故用药必须无损于脾胃,而有益于肛门,治之始能奏功也。

  方用益后汤:

  山药(一两)茯苓(一两)白芍(一两)玉米(一两)地榆(三钱)山甲(炒,一片)水煎服,四剂宽快;再四剂愈后,将此方每味加十倍研末,炼蜜为丸,梧子大,空心开水送服五钱,服完即愈。此方利水清热,无伤于脾胃,而有益于肛门,两全之道也。

  秘诀:

  内外生痔益后汤,山药茯苓芍两襄,

  玉米一两地榆三,山甲一片土炒黄,

  四剂宽快再四愈,加倍研末蜜丸尝。

  此症用榆槐饮亦效:

  槐米(二钱)地榆(三钱)茯苓(三钱)车前子(三钱)水煎服,四剂痊愈。

  秘诀:

  榆槐饮中药四味,槐米二钱三地榆,

  茯苓车前亦用三,四剂痊愈无容虑。

  人有肛门先因有痔疮,因不慎酒色,遂至腐烂,变成漏疮,不能收口,生长肉管,流脓淌血,甚以为苦。医人治法,多用刀针挂线,徒受苦楚,内毒未除,外口难长,经年累月,不能奏功。盖肛门之肉,不比他处之肉,非横生则纵生也。而肛门之肉有纵有横,最难生合。况大便不时经过,又易损伤,然经刀针挂线,是已伤而益伤,安能遽长皮肉乎?故刀线不可轻用,惟有消湿热之毒,内治为佳。然漏生既久,气血必虚,徒事止漏,反伤气血,亦难奏功也。

  方用青龟丸:

  乌龟(一个)茯苓(五两)薏苡仁(四两)羊蹄后爪(四对)土炒山甲(五钱)人参(二两)黄芪(八两)当归(三两)白芷(二两)槐米(二两)瓦松(二钱)干青苔(一两)共研末,将乌龟用石臼捣死,同药拌匀,锅内蒸熟,焙干为末,炼蜜为丸,梧子大,每早开水送服三钱,服至半月漏自干,连服两月而漏痂满,一料服完痊愈。必须严戒酒色三月,不然不能奏功。此方去湿而不散气,散毒而不损血,补漏于无形,填隙于有孔。愿人坚持三月酒色之戒,以去十年之病也。

  秘诀:

  青龟丸用苓薏仁,羊蹄后爪山甲参,

  芪八归三芷槐二,瓦松二钱苔两斟。

  人有大便时先射出血,而后便粪,人以为便血之病也,谁知是肛门内生血痔乎?夫痔久必变为漏,宜流脓血。但人之受病不同,而见症亦异。此症得于多饮烧酒,酿成热毒,走于直肠,不得遽泄,乃结成小痔而不化,久则皮破血流,此乃血出于直肠之外,非出血直肠之中,乃膀胱之血也。膀胱化气而不化血,酒毒渗入膀胱,则气化水,出于阴器。酒毒燥血,无路可出,而毒结于直肠之外,毒而内攻,而直肠之痔生矣。然生痔必有其隙可乘,而膀胱之血注之久,且以血引血,不独膀胱之血尽归之矣。乘大便之开闭,血先夺门而出,故从大便而直射,正见其欲出之速耳。治法似宜急杜其血隙,使之无出路为第一策。然私窦既开,漏血易泄,不急清其上游之源,而但截其下流之隙,非计之善也。

  方用清源散:

  全蝎(二两)土炒山甲(二两)珍珠(豆腐煮,三钱)瓦松(一条)研末,每日开水调一茶匙服之,服至一月即效。如不愿调服,用米饭捣烂,为丸梧子大,每日开水送下二十丸。服时必须戒酒色。

  秘诀:

  清源全蝎用二两,山甲亦二土炒黄,

  珍珠三钱豆腐煮,瓦松一条阴干尝,

  每日开水调茶匙,服至一月妙无方。

  又方:

  茯苓(五钱)白芍(五钱)白术(五钱)白芷(三钱)槐花(三钱)人参(三钱)地榆(三钱)黄连(三钱)车前子(二钱)葛根(二钱)三七参(二钱)山甲(研冲一两)水煎,调山甲、三七参末冲服,三剂血减去黄连,再三剂则愈矣。严戒酒色三月可痊。此方妙在以黄连解酒热之毒,所谓先清其源也。盖上游无病,而下流自安。况诸药分发得宜,无非去湿化热之味,堵塞有方,何患洪水冲决哉?

  秘诀:

  肉痔苓芍术五钱,芷槐三钱参榆连,

  车葛二钱三七参,一钱山甲冲服安,

  三剂去连再三剂,严戒酒色乃可痊。

  方用止射丹亦效:

  黄芩(三钱)槐花(三钱)荆芥(三钱)瓦松(一条)生地(一两)当归(一两)水煎服,连服四剂则血干矣。或此方加十倍研末,炼蜜为丸,梧子大,每服三钱,徐徐自愈。

  秘诀:

  又有一名止射丹,芩槐荆芥俱三钱,

  瓦松一条地归两,连服四剂血自干。

  金疮门

  人有刀斧伤而气不绝,或皮破而血大流,或肉绽而肠已出或箭入皮肤或刀断臂指,皆死生顷刻,岂可不急救者乎?,大约金疮者必流血,血尽必以渴,渴而饮水,饮水即死,故必禁其饮水也,然亦有饮水而愈者,不可执以为法也,但渴既不可饮水则何以解渴?安不外补血耳。既补血以止渴,而血泄不止,亦必死之道也,故补血之中仍须止渴止血之药,而止血之内更须用生肌之品,则恶血不致攻心,内火不致烧胃,庶破者可补,断者可续,而死者亦可生也。方用完肤续命汤治之:

  生地90克 当归90克 麦冬90克 玄参90克 人参60克 生甘草10克 三七15克续断15克 地榆30克 刘寄奴10克 花蕊石6克 白术15克 乳香末1克 没药末1克

  水煎服,一剂而渴止,二剂而疮合,三剂而逢合,四剂而全愈。

  此方补血而加涩血之味,使血不流而肉易长,何用助气之药?盖伤不易速生,补气则血易生也,盖血生以接肉,又不若气旺以接肉之更易也,故兼补气耳。虽不用参术亦可建功,然不能成功之速也,此方有刀伤皆可治,以伤之轻重分药之多寡也。此症用补血救亡汤亦可:

  生地120克 玄参60克 黄芪120克 当归60克 地榆12克 荆芥炒15克 木耳60克 败龟板二个

  水五碗煎汁二碗,恣其酣饮。则口渴止而疮品闭,此神方也。

  此症用完璧散外治亦佳:黄柏120克 黄连90克 黄丹水飞90克 黄葵花90克 真降香30克 密陀僧30克 芍药30克 龙骨30克 铅粉30克 槟榔60克 血竭60克 麝香10克 乳香10克 木别子15克 海螵蛸90克 轻粉3克 共研极细粉末,净罐装贮勿令出气听用,如血不止者,干敷,伤久者,以盐水洗净试以干唾调贴,纸盖留孔出脓。

  接骨门

  人有跌伤、骨折必须以杉木板将骨凑合端正,不可偏斜歪曲,用绵帛紧紧扎缚,不可因其疼痛而少致轻松,反致后患,然后用内服之药,倘皮血出,犹须外药治之,然不即外伤亦须内外夹攻。更加内治之法,必须活血去瘀为先,血不活则瘀不去,瘀不去则骨不能续也。方用续骨神丹:

  当归60克 大黄15克 生地30克 败龟板30克 丹皮10克 续断10克 桃仁20粒 羊踯躅3克 红花6克 白芍30克 乳香6克 没药6克

  水煎服,二剂而瘀散,骨合再服二剂去大黄,又服四剂全愈矣。

  此症用全体膏外治亦神效:

  当归60克 生地60克 续断30克 牛膝30克 甘草15克 地榆30克 茜草30克 小蓟30克 木瓜30克 杏仁10克 人参30克 皂角6克 川芎30克 刘寄奴30克 桑皮120克 红花60克 白术30克 黄芪30克 柴胡10克 荆芥10克

  用麻油三斤煎数沸用麻布沥去渣,再煎熬至滴水成珠,加入飞过广丹一斤四两收成膏药用乳香、没药各10克自然铜(醋烁七次)10克花蕊石10克上血竭15克白蜡、海螵蛸100克各为细末乘膏药未冷时投入,用桑木棍搅匀,以瓦器盛之,摊时每个膏药一两重,再入细药。

  方用胜命丹亦效:

  麝香10克 血竭30克 古石灰30克 海螵蛸30克 自然铜(醋制)3克 乳香30克没药30克 花蕊石10克 冰片3克 樟脑30克 土狗十个 地虱3克 土木鳖3克 人参30克 象皮10克 琥珀3克 儿茶30克 紫石英60克 三七30克 木耳炭30克 生甘草15克。

  上为细末,每膏药一个,用丹10克,大约接骨,重者用二个收功,倘骨未伤,只用膏药,不必用丹也,三方皆异人人传授,不可轻忽也。

  此症用凑骨汤治之亦效:

  大黄10克 丹皮30克 当归30克 羊踯躅3克 桃仁十粒 土狗末三个 土别虫十四个 乳香10克 水煎服 调土狗末、地别虫末服,一剂而愈矣。

  附:接骨麻药方:

  细辛、川椒皮、川乌、毕拔、蟾酥各等分共为细末,用火酒调敷。

  又方:新南星、半夏、荜拔各等分共研烂,擦之自然不知痛。

  华陀麻药方:牙皂、木鳖子、半夏、川芎、乌药、白芷、川乌各10克草乌0。6克 小茴香6克 对坐草6克 土当归15克、蔓陀罗花(火酒蒸七次)6克 共为细末每服二钱(约6克)酒下,任意割治,不知痛。

  附:跌堕昏死

  人有从高处坠下,昏死不醒,人以为恶血奔心也,谁知气为血雍乎?,夫跌仆之伤多是瘀血攻心,其间出乎不意,未必心动也。若从高处坠下,失足之时,心必惊悸而先动也。故气血错乱,每每晕绝而不救,治之法,逐其瘀血而必佐醒气之药,则血易散而气易开,倘若只攻瘀血,则气闭而不宣,恐难救生也。用醒气汤治之;

  真乳香末3克 没药3克 紫苏叶10克 当归15克 丹皮10克 大黄6克 桃仁十四粒 羊踯躅1。5克 白芍15克 荆芥10克 山羊血末1。5克

  水煎服调药末,服三剂全愈,此方醒气血兼而活血而用之,故奏功独神,妙在羊踯躅、紫苏叶、荆芥因其气乱而用之,则血易活而醒也。

  此症用散恶汤亦妙:

  柴胡3克 苏叶10克 半夏10克 大黄10克 天南星6克 荆芥6克 当归30克 枳壳3克 杏仁十四粒 红花10克 败龟板120克 莒蒲3克 水煎服数剂自愈矣。

  刑杖门

  人有腿受官刑,皮肉未烂,死血未散,疼痛之极。似宜用膏药末药外治之,然受弄深重,若不急从内治,则安能卫心,而保恶血之不相犯乎?世人外治多有神方,而内治绝无妙药,往往有一时心乱而死,虽犯法宜然,而其中岂无屈棒乎?冤气在心,虽死能不悯乎?气之填急尤易引血入心。余得异方,即时煎服官兵可无性命之虞,后用外治而疮口亦易愈也,方用内治卫心丹:

  当归30克 大黄10克 红花10克 桃仁二十粒 生地30克 丹皮3克 木耳10克白芥子6克 水煎服,一剂而恶血散矣,后以膏药贴之。

  外用护身丹:大黄30克 乳香10克 没药10克 白腊30克 松香15克 骨碎补15克 当归30克 三七10克 败龟板30克 麝香1。5克

  各为细末猪油30克捣匀为膏,贴伤处,外用油纸包里,再用青布缚住,轻者一个即愈,重者二个,若夹棍伤重,不过四个膏药,即可步行矣二方至奇,前使恶血尽散后使肌肉速生合而用之奏功神妙,人有犯法或冤及重刑,必不可免者,预服此药后以待刑自无性命之虞哉。方用盖体汤亦妙:

  木耳30克 苏子15克 小蓟15克 水煎服。

  兽伤门

  人为兽所伤,无论爪牙,血流必多,大约虎伤,多在头颈,必有深孔,或二或四,其孔即变黑色,痛不可忍,急用猪油或生猪肉塞之,随塞随化,庶不伤肉再腐,然后急以地榆半斤为末,敷伤处,血即止,随用汤药以解其渴,盖虎伤之后,流血必多,而虎又有热毒犯心,故口渴必甚,断不可饮水,不得已可用童便饮之,方用制虎汤治之。

  当归90克 地榆90克 生地90克 黄芪90克 三七末30克 麦冬90克

  水十碗,煎数碗,以任其服完,必安卧,明日伤处大痒,又服一剂又卧,如是五日,疮口愈合。此方大补气血以生肌,又加地榆化虎毒,加三七以止血收口,药虽无奇,收功实神也。

  兽伤又可用:玄参250克 三七60克 水十碗煎数碗温服,自无性命之忧矣。

  蛇伤

  人有为蛇所伤,或在足侧肿如斗,在头面则肿如磐,在腰腹则肿如箕,五日不治,则毒气攻心而死矣。蛇乃阴物,藏匿土中,初出洞时,尚未饮水,毒有未解,故伤人最酷,治之法,必以解毒为主,但蛇是阴物,倘用阳药解之则毒愈炽,必以阴分解毒之药,顺其性而解之则毒庶使之半复也。方用祛毒散治之:

  白芷30克 生甘草15克 夏枯草60克 蒲公英30克 白矾10克 紫花地丁30克

  水煎服二剂,则毒尽从大小便出,三剂全愈。是方用白芷虽是阳分之药得夏枯草则阳变为阴矣。同蒲公英、地丁、甘草、白矾之类尽是解阴毒之药,自易奏功,亦以助白芷直攻蛇毒,而无留其余毒为害也。或问,白芷系阳药何必用之,不知蛇毒非白芷不能除,人不善用之,故有不效之说,今用于阴药之中,自然无不效。又问雄黄可制蛇毒,何以不用,不知白芷阳中有阴,而雄黄系纯阳之药也,雄黄外用亦建功,而内用多致误事,不若白芷能收全功也。临症用蜈蚣散外治亦可:

  白芷30克 雄黄15克 蜈蚣三条 樟脑10克 共为细末香油调搽,肿处随搽随愈也。

  人为癫狗所伤,人必以狂,以为腹内生小狗矣,此误传也,盖犬食毒草而以狂,世人有被伤者,则毒气传染,于大小便一时俱闭,外势急痛腹胀欲死,此最可畏之病也。若得其法以解毒,则病去如扫,不必惧也,犬性最热,又食热毒之物,是热上加热而发癫也,惟解其热毒自可愈矣。方用夺命仙丹:

  木别子三个(切片土炒) 刘寄奴15克 大黄末15克 斑猫七个(去头足) 茯苓15克 麝香0.3克

  上共为细末酒调服三钱(约10克),而毒气尽散,七日内皆效,若七日外多服数剂,无不可救。须严戒色欲,二月内并忌发物,是方用木别、斑猫者,犬最畏二物。木别大凉、又得大黄能泻热毒,则热毒必从大便出也,刘寄奴逐血走七窍,茯苓利水,毒气从小便出也,麝香亦走窍,然用之,不过解木别、斑猫之毒耳。中有妙理,非漫然而用。

  外用:虎牙一具为末 樟脑10克 木别二个(地上青苔火培炒)。

  小肠痈论

  属性:人有腹痛口渴,左足屈而不伸,伸则痛甚,手按其痛处,更不可忍者,人以为腹中生痈也,谁知是小肠痈乎?

  肠中生痈不同,有大小肠之分,屈右足者大肠生痈,屈左足者小肠生痈也。今屈而不伸者,既在左足,是痈生于小肠,而非生于大肠矣。惟是大肠之痈易治,小肠之痈难医,以大肠可泄而小肠难泄也。若得其法,又何难哉?盖大肠可泄其火,从糟粕而出;小肠可泄其火,从溲溺而泄也。方用泄毒至神汤:

  刘寄奴(三两) 车前子(三两) 金银花(三两) 泽泻(三两) 甘草(三两) 茯苓(一两) 玉米(一两) 肉桂(一分)

  水煎服,一剂而水如注,二剂而痛顿止,三剂而症如失,不必四剂矣。此方皆利水之药,重用金银花为消毒之品,何以建功之神如此?盖小肠之毒,必须内消,而内消之药舍金银花,实无他药可代。以他药消毒,均能损伤正气,而小肠之气断不可损伤,故必须以金银花为君药。但金银花不能入于小肠之中,而佐以茯苓、车前、泽泻、玉米之类,引入小肠,又加肉桂一分,得其气味,直入膀胱从溲溺而化其毒。若恐火毒太甚,诸药不能迅速收功,更加寄奴之速祛,甘草之缓调,刚柔迟速,兼而行之,既无留滞之虞,又无峻烈之害,自然火毒尽从小肠膀胱而出也。

  秘诀:

  泄毒至神寄奴三,车银草泽重如前,

  苓玉一两桂分入,三剂服后患可痊。

  此症方用王公汤亦效:

  王不留(一两) 蒲公英(一两) 车前子(一两) 甘草(五钱) 金银花(三两)

  水煎服,一剂效。

  秘诀:

  王公汤治小肠痈,不留一两蒲公英,

  车前一两五钱草,银花三两一剂从。

  人有腹痛呼号不已,其痛却在左腹,按之痛不可忍,不许人按,人以为食积在大肠也,谁知是小肠之生痈乎?夫肠痈必屈其足,而今不屈足,似非肠痈之病。然肠痈生于肠内,在大肠者屈右足而不伸,在小肠者屈左足而不伸也。若痈生于肠外者,皆不屈足,痛在左则小肠生痈,痛在右则大肠生痈也。至于食积燥粪之痛,时而痛,时而不痛,不若生痈之痛,有定而不移,常痛而无止息也。大小肠生痈于肠内,尚可破溃,而大小肠生痈于肠外,断不可使之溃烂者,以肠外无可出之路,皆必死之症也。而小肠更甚,必须急治,以利水解毒为妙,否则变生不测矣。方用利水解毒内消丹,亦可用王公汤,再加金银花三两可矣。

  金银花(四两) 车前子(五钱) 薏苡仁(一两) 茯苓(一两) 当归(二两) 甘草(三钱)

  水煎服,一剂而痛大减,二剂而痛又减,三剂而痛全止,四剂而痊愈矣。此方即前方(泄毒至神汤)之变方也。但前方于利水之中而行其败毒之法,此方则于利水之

  中而佐以补血败毒之味也。盖痈破尤宜利水,利水则毒随之而出,易于涤除。如痈未破,而不补血,徒事利水,利水则水泄血虚,毒亦难于消化。同中之异,不可不知也。然此症须急早治之,否则痈虽愈而瘀血流于肠外,

  必有终身腹痛之患矣。

  秘诀:

  利水解毒内消丹,银花四两车五钱,

  薏仁苓两归二两,甘草三钱一同煎。

  人有腹痛骤甚,小便流血,左足不能伸者,人以为小肠生痈也,谁知是小肠之火太盛乎?夫小肠生痈,必屈左足,今左足不伸,明是生痈之证,而余独谓是火盛者何也?盖生痈必有其征,岂有一旦骤生而流血者乎?

  痈久而脓生,脓欲尽而血出,岂有不溃不烂而先出血者乎?然左足之屈,则又何也?盖小肠与大肠不同,小肠细而大肠宽,宽者可以容邪,而细则难以容邪,此必然之理也。小肠受火煎熬,则肠中逼迫,不能舒畅,而左足应之,故暂屈而不能伸,不若生痈者长屈而不能伸也。万不可因足之不伸,即信是痈,而妄用解毒之药,其害大矣!然火毒与痈,从何而辨之?初病之时,辨其小便之有血无血耳。如初痛而足不伸,小便无血,乃是生痈。初痛而足不伸,小便有血,乃是火痛,断不差也。治之法,泄其火邪不必化毒,则痛自止而足自伸矣。

  方用加味小柴胡汤治之:

  柴胡(二钱) 黄芩(三钱) 人参(五钱) 茯苓(五钱) 半夏(一钱) 甘草(一钱) 生姜(三片)

  大枣(三枚)

  水煎服,一剂而足伸,二剂而血止,肠亦不痛矣。小柴胡汤非治小肠痈之药也,何以用之而效验之捷如此?

  盖小肠之火盛者,起于肝木之郁也,木郁则火生,不敢犯心而犯小肠耳。夫火性炎上,今不上炎而反致下炽,拂其火之性矣,此小肠所以受害而作痛也。至于血流于小便中者,又是何故?盖小肠之血,为火所逼,恐火烁血干,故越出于小肠之外,直走膀胱,反使水道不行而流血也。小柴胡汤既舒其肝胆之气,则上炎之火气,其性即顺而不逆也,又得茯苓以分消其水气,则水顺流而不横,其血归经而不逆,自然气舒血和,而消毒矣,此方之所以奇耳。

  秘诀:

  加味小柴治肠毒,黄芩三钱参苓五,

  夏草一钱加姜枣,二剂血止肠痈主。

  此症用车苓连甘汤亦效:

  车前子(五钱) 茯苓(一两) 黄连(三钱) 甘草(三钱)

  水煎服。

  秘诀:

  又有车苓连甘汤,车前五钱苓两襄,

  甘连三钱同煎服,止血通和此方良。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