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广嗣纪要  (明)万全 撰

  修德篇第一

  寡欲篇第二

  择配篇第三

  调元篇第四

  协期篇第五

  转女为男法

  护养胎元

  食物所忌

  调理胎疾

  妊娠堕胎

  妊娠漏胎

  胎动不安

  妊娠聚积附:鬼胎

  妊娠恶阻

  修德篇第一

  卷之一

  全尝著《广嗣纪要》,一曰修德,以积其庆;二曰寡欲,以全其真;三曰择配,以昌其后;四曰调元,以却其疾;五曰协期,以会其神。遵而行之,有子之道也。若山水之灵,祈祷之应。必有德无欲者,天地交感,志意潜通,可无子而获孔,释抱送之祥矣。否则,徼福于冥冥之中,其不为天地厌之者几希。

  修德篇第一

  巢氏云:夫人无子者,盖有三焉:一者坟墓不嗣;二者夫妇年命相克;三者夫疹妇病,皆令无子。若夫疹妇病,可以服药而后能有子。余者皆不可治也。密斋著修德积庆之铭曰:民之初生,宗祀攸系。不生不育,人道乃熄。天不弃人,惟人自弃。厥动匪彝,自求祸戾。无高不摧,无升不坠。盛衰相乘,四对之序。积善之家,庆流不匮。栽者培之,造化之秘。谨按人之乏嗣者,或气数将穷,脉络当绝;或娇奢已极,福泽少减;或残忍太甚,罪孽难逃。苟非省躬悔过,积功崇德,则不能转祸为福也。故曰:君子修之吉。

  太上感应篇十种利益

  一、收街市遗弃婴儿,请人看养。俟年十五,愿识认者,送归父母团圆。

  二、每冬十一月,初三为始,收六十以上,十五以下乞丐、贫人,入本家养济院,每日给米一升,钱十五文,至来年十一月初三日,满一年,令其自便求趁。

  三、普绝汤药,应验救人病苦。

  四、施棺木,周给无力津送之家。

  五、使女长大,不计身钱,量给衣资,听其适人。

  六、专一戒杀,救护众生,遇有飞走物命,买赎放生。

  七、每遇荒歉之年,其粮贵籴贱粜,赈济贫民。

  八、应有寺观损坏者,修理之;圣像剥落者,为装饰之;或桥梁道路沟渠不通者,咸为治焉。

  九、有远乡士夫,客旅流落者,酌量远近,以助裹粮而周急还乡。

  十、居权司,凡遇冤枉,必与辨明。

  密斋云:十种利益,如收养乞丐、贫人一条,惟公侯宰相之家得为之,不如遇有饥寒者即周急之。如施棺木一条,所济有限,不如见路旁之死人,暴露之枯骨,即请人掩埋之。如放禽兽一条,不可为例,恐有捉捕来求利者,未免反伤其生也。如贵籴贱粜一条,不如丰歉平粜,勿论贵贱。如修理寺观,装饰神像,必亲监视之,恐被欺罔虚报也。

  昔东京有一焦公,三世无嫡嗣,遂为商旅,游玩名山,寻访至人,问其因果。及至京都,见一老僧,声清而远,目视精光,数与谈论,语言甚异。故就席而坐,僧曰:有何所论?焦曰:贫家三世无嫡嗣,奈何?僧曰:无嗣者有三:一、宗祖无德,自己无行;二、夫妇年命,恐犯禁忌;三、精神不守舍,妻妾血寒。焦公曰:自己无行,夫妇年命皆可受持,若妻妾血寒,有何法术?焦再拜告曰:愿闻一言。僧曰:不难。先修德,后修身,三年之后,可到五台山,当授异方。说毕,忽不见。焦自遇老僧之后,时时行方便,种种积阴功。遇人临难者,效观音之救苦。见物垂死者,体太上之好生。行恩布德,如此三年,竟往五台山,寻访老僧。数日不见,乃忽见行童,手持一书言曰:老师传语,大夫功成行满,回宅合药,志诚服之,富贵子孙,随念降生。焦公曰:但得嫡子定矣,何望贵子乎!于是生焦员外。后员外养子不肖,叹曰:有何损德如是?忽遇一道人云:汝有忧色,何不往五台山见老僧?焦氏顿首,遂往五台山,决其因果。至五台山不见老僧,只见行童曰:老师昨日言员外今日到山,故令行童相接也。再三传语,何必来问,但依父行,愚者自贤尔,后必生贤德子孙。焦氏曰:岂愚者反贤乎?行童曰:昔窦氏五子皆不全形,后引恩布德,皆拜科第。焦氏拜谢而归。

  密斋云:修德莫如悔过,过而不悔,则累其德矣。祷之于天,不若反求诸己,反身不诚,则获罪于天矣,此无子之报应也。

  《良方》论云:分野异域,则所产有多寡之宜;吉事有祥,则所梦亦各达其类。是故荆扬多女,雍冀多男。熊罴,男子之祥;虺蛇,女子之祥。是皆理之可推也。 

  卷之二

  寡欲篇第二

  经曰:丈夫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血溢泄,阴阳和,故能有子。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

  仓公云:男子精盛以思室,女子血盛以怀妊。

  密斋云:男女配匹,所以广胤嗣,续纲常也。厥系匪轻。求子之方,不可不讲。夫男子以精为主,女子以血为主,阴精溢泻而不竭,阴血时下而不愆,阴阳交畅,精血合凝,胚胎结而生育蕃矣。不然,阳衰不能下应乎阴,阴亏不能上从乎阳,阴阳抵牾,精血乖离,是以无子。昧者曾不知此,乃拂自然之理,谬为求息之术,方且推生克于五行,蕲补养于药石,以伪胜真,以人夺天,虽有子孕而不育,育而不寿者众矣。

  《褚氏遗书》云:男子二八而阳精溢,女子二七而阴血滋,阳精阴血,皆饮食五味之实秀也。男子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则五体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阴以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则精不出,小便道涩而为淋。女子天癸既至,逾十年无男子合,则不调,未逾十年,思男子合亦不调。不调则旧血不出,新血妄行,虽合而难子。

  师云:古人男子三十而后娶,女子二十而后嫁。正如褚氏之论,恐伤其精血也。故求子之道,男子贵清心寡欲以养其精,女子贵平心定意以养其血,何也?盖男子之形乐者,气必盈;志乐者,神必荡。不知安调则神易散,不知全形则盈易亏,其精常不足,不能至于溢而泄也。此男子所以贵清心寡欲养其精也。女子之性,偏急而难容,情媚悦而易感,难容则多怒而气逆,易感则多交而沥枯。气逆不行,血少不荣,则月事不以时也。此女子所以贵平心定气养其血也。

  抑又论之,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寡欲者,尤男子之至要也。盖肾藏精,肝之脉,环于阴器而出其挺末。心不妄动则精常溢泄,肝实而阳道奋发矣。苟心慕少艾,纵欲无度则精竭,精竭则少而不多。精竭于内则阳衰于外,痿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隐曲且不得,况欲输其精乎?是则肾肝俱损,不惟无子,而且有难状之疾矣。

  《要略》曰: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桂枝 芍药 生姜各二两 甘草二两 大枣十二枚 龙骨 牡蛎各三两 水七升,煮取三升。

  密斋云:此方乃固涩之剂,非镇心安神之药也。盖神者,精气之主也。神以御气,气以摄精,故人寤则神栖于心,寐则神栖于肾。心肾,神之舍也。昼之所为,夜之所梦,男子梦交而精泄,女子梦交而精出,是皆不知清心寡欲之道者也。斯人也,神不守舍,从欲而动,昼有所感,夜梦随之,心不摄念,肾不摄精,久而不已,遂成虚损。或有神气萎靡,念虑猖狂,风邪乘其虚,鬼气干其正,与妖魅交通者,是又难状之疾也(详见上卷)。辟邪丹宜,镇神镇精丹主之:人参一两 茯神一两 远志甘草水煮,去心,一两 柏子仁一两 酸枣仁去壳,一两 石菖蒲一两 白龙骨煅 牡蛎煅,各二两半 辰砂水飞,五钱,留一钱为衣以上共为末,炼蜜为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枣汤下。

  丹溪曰:人受天地之气以生。天之阳气为气,地之阴气为血,故气常有余,血常不足。何以言之?男子十六而精通,女子十四而经行。是有形之后,犹有待于乳哺。水谷之养,阴气始成,而可与阳气为配,以能成人。而为人父母,古今必待三十、二十而后嫁娶,可见阴气之难于成。而古人之善于保养,则伸阳于肾,有补无泄,正是此意。又按《礼记》注曰:惟五十然后养阴者,有以加。《内经》曰:人年至四十,阴气自半,而起居衰矣。又曰:男子六十四而精绝,女子四十九而经断。夫以阴气之成,止供给得三十年之用,已先病矣。人之情欲无涯,此难成易败之阴气,若之何而可以纵欲也。

  或曰:人在气交之中,今欲顺阴阳之理,而为摄养之法,如之何则可?曰:主闭藏者肾也,司疏泄者肝也,二脏皆有相火,而其系上属于心。心,君火也,为物所感则易于动,心动则相火翕然而随,虽不交会亦暗流而渗漏矣。所以圣贤只教人收心养性,其旨深矣。天地以五行更迭衰旺而成四时,人之五脏六腑亦应之而衰旺。四月属巳,五月属午,为火太旺,火为肺金之夫,火旺则金衰。六月属未,为土火旺,土为水之夫,土旺则水衰。况肾水尝借肺金为母,以辅助其不足。故《内经》谆谆然资其化源也。

  古人以夏月必独宿而淡滋味,兢兢业业于爱护保养金水二脏,正嫌火土之旺耳。《内经》又曰:藏精者,春不病温。十月属亥,十一月属子,火气潜伏闭藏,以养其本然之真,而为来春升阳发生之本。若于此不恣欲以自戕,至春升之际,根本壮实,气不轻浮,焉有温热之病?夫夏月秋土之旺,冬月火气之伏,此论一年之虚耳。若上弦前、下弦后,月廓空,亦为一月之虚。大风大雾,虹霓飞雹,暴寒暴热,日月薄蚀,忧愁忿怒,惊恐悲哀,醉饱劳倦,谋虑勤勤,又皆为一日之虚。若病患初退,疮痍正作,尤不止一日之虚。今人多有春末夏初患头痛脚软,食少体弱。仲景论春夏剧,秋冬差而脉弦大者,正世俗所谓注夏病是也。若犯四者之虚,似难免此。夫当壮年,便有老态,仰事俯育,一切隳废,兴言至此,深可惊叹。古人谓不可晃欲,使心不乱。夫以温柔之感于体,声音之感于耳,颜色之感于目,馨香之感于鼻,谁是铁心汉不为动扰?善养生者,于此五个月出居于外,苟值一月之虚,一月之虚亦宜暂远帷幕,各自珍重,保全天和,庶可以滋助化源,水得所养,阴无亏欠,与阳相平。然后阳得所附而无损越之变,遂成天地相交之泰,何病之可言?

  按丹溪此论四者之虚,尤求子者之当谨也。

  密斋云:男精女血,难成而易败。如此,夫以易败之阴,从以无穷之欲,败而又败,故男不待八八、女不待七七而早衰矣。尝见男子近女一宿数度,初则精,次则清水,其后则是血,败之甚矣!女子之血谓之七损,上为乳汁,下为月经,交合浸淫之水与夫漏浊、崩中、带下之物,皆身中之血也。加以生育之多,岂不败而又败哉?此求子之道,男子当益其精,女子当益其血,节之以礼,交之以时,不可纵也。

  《色欲箴》云:

  惟人之生,与天地参,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配为夫妇,生育攸寄。

  血气方刚,惟其时矣。

  成之以礼,接之以时。

  父子之亲,其要在兹。

  眷被昧者,徇情纵欲。

  惟恐不及,济以燥毒。

  气阳血阴,人身之神,

  阴平阳秘,我体长春。

  血气几何,而不自惜,

  我之所生,翻为我贼。

  女之耽兮,其欲实多,

  闺房之肃,门庭之和。

  士之耽兮,其家自废,

  既丧厥德,此身亦瘁。

  远彼帷薄,放心乃收。

  饮食甘美,身安病瘳。

  密斋作箴曰:不孝之大,罪在无子。配匹之际,以续宗祀。时操井臼,常待衽席。尤物移人,勿被所迷。苟或贪恋,纵欲惟危。匪嗣之求,为身之厉,火盛水衰,形槁色弊,膏盲既入,箕篓何袭?覆宗殒命,悔之无及。

  茭山云:形者,精神之舍宇也。气血者,精神之父母也。所以男子养其气以输其精,积精以全其神。人身赖以此为根蒂,盖欲恬澹怡养。古云毋耗我气,无劳我神,毋伤我血,毋摇我精,可以为守精神者矣。今人但知养其外,不知养其内。养其外者,养其口体也,但知以酒肉为滋补,以佚欲为舒情,绝不知守精神育子之法,似乎经云以酒为浆,以妄为常者矣。是故多病无子,或生而多夭。古人养其内者,养其心肾也。不妄作劳,年跻百岁,故病少多寿也。今世无子者,多娶幼妾,或寒经而不调,或沸腾而多病,所以未成先伤,未结先坏,精血愈耗,神气愈怯,故无子,或生而多夭也。且人身精神有限,安得用度无穷?须当修省积精,以养天真;寡欲情而益眉寿。如此则惜精爱身,有子有寿,其妙何如耶?

  《左传》晋平有病,求医于秦,秦伯使医和视之。曰:疾不可为,是谓近女色,疾如蛊,非鬼非食,或以丧志,良臣将死,天命不佑。公曰: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淫生六疾。六气曰阴、阳、风、雨、晦、明也,分为四时,序为五节,过则为灾,阴淫寒疾,阳淫热疾,风淫末疾,雨淫湿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女,阴物而晦,时淫则生内热惑蛊之疾。今君不节不时,能无及此乎?按医和所谓不节不时,不能寡欲者也。 

  卷之三

  择配篇第三

  择配之道,莫善于卜。人谋鬼谋,再三则渎。文定厥祥,克昌姬。攘公之,十年有臭。或有于姜,或丧其妇。筮短龟长,从长是福。《曲礼?昏义》,钦哉三复。

  《要略》曰:男子脉浮弱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

  《脉经》曰:妇人少腹冷,恶寒久,年少者得之,为无子。

  脉微而涩,此为居经,三月一来。年少得此,为无子,中年得此,为绝产。

  肥人脉细,胞有寒,故令少子。

  密斋云:按丈夫无子者,妻妾之多何益?妻之无子,必用妾也。人之娶妾,不可不择,观其相,决之于卜。命不足信,盖有假装年月以欺人者。勿择其美,有美者必有恶。如叔向之母,论夏姬之女是也。勿择其族类,芝草无根,醴泉无源也。

  《褚氏遗书》云:建平王妃姬等皆丽而无子,择良家女未笄者入御,又无子。问曰:求男有道乎?澄对之曰:合男女必当其年,男虽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虽十四而天癸至,必二十而嫁。皆欲阴阳气血完实,而后交合,则交而有孕,孕而育,育而为子,坚壮强寿。今未笄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阴气早泄,未完而伤,未实而动,是以交而不孕,孕而不育,育而子厄不寿,此王之所以无子也。妇人有所产皆女者,有所产皆男者,大王诚能访求多男妇人,谋置宫府,有男之道也。王曰:善。未再期生六男。夫老阳遇少阴,老阴遇少阳,亦有子之道也。

  密斋按:《易》曰,枯杨生,老夫得其女妻。枯杨者,老阳之象也。老夫之年,虽过八八之数,受气独厚,天真不匮,故遇少阴,乃能有子,如枯杨之复生梯也。若云老阴遇少阳,此枯杨生华之象。故《易》曰: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左传》晋书向,欲娶于申公巫臣氏。其母曰:子灵之妻,杀三夫,一君一子而亡国两卿矣,可无惩乎?吾闻之甚美必有甚恶。是郑穆少妃姚子之子、子貉之妹也,子貉早死无后,而钟美于是,必将以是大有败也。昔有仍氏生女,发黑而甚美,先可以鉴,名曰玄妻,乐正后夔取之,生伯封,实有豕心,贪婪无餍,忿戾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且三代之亡,共子之废,皆是物也。汝何以为哉?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

  某按叔向之母云:甚美必有甚恶。又云: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信哉言乎!尝见人有美妻妾者,胎孕未成,形体先坏,身且不保,安望子耶?

  昔密康公游于泾水,获三女以归。其母戒之曰:吾闻兽三为群,人三为众,女三为壑,汝小邦德微,不能享,当献与王。康公不听,竟以亡国。

  密斋著箴曰:人有恒言,子生,众母宠人太多,恐非其福。夫也不良,贱黄贵绿。妻有偏心,终朝反目。妾婢失防,中篝之辱,设有遗孽,易姓乱族。克偕伉俪,自有嗣续。

  梁#年三十未有子,欲出其妻。商瞿曰:吾恐子自晚年耳,未必妻之过。从之,后二年果有子。

  袁韶父为郡吏,夫妇俱近五十无子,其妻资遣之往临安买妾。既得妾,乃官家女也,即送还之。遂独归,妻问妾安在,告以故,且曰:吾思之,无子命也,我与汝夫妇年久,若有子,汝岂不育,必待他妇人乃育哉?妻亦喜曰:君设心若此,必当有后。明年生韶,既长,为参政知事。

  齐冯勤之父,自耻短陋,恐子孙类也,为子孙娶长大之妻。乡里有女长而陋,相言其贵,娶之而生勤,长八尺,仕至尚书。

  《金丹节要》云:骨肉莹光,精神纯实,有花堪用,五种不宜:

  一曰螺,阴户外纹如螺蛳样旋入内。

  二曰文,阴户小如箸头大,只可通,难交合,名曰石女。

  三曰鼓,花头绷急似无孔。

  四曰角,花头尖削似角。

  五曰脉,或经脉未及十四岁而先来,或十五六而始至,或不调,或全无。

  此五种无花之器,不能配合太阳,焉能结仙胎也哉。

  男子亦有五种病:

  一曰生,原身细小,曾不举发。

  二曰犍,外肾只有一子,或全无者。

  三曰变,未至十六其精自行,或中年多有白浊。

  四曰半,二窍俱有,俗谓二仪子也。

  五曰妒,妒者忌也,阴毒不良。

  男有此五病,不能配合太阴,乏其后嗣也。 

  卷之四

  调元篇第四

  丹溪云:无子之因,多起于父气之不足,岂可归罪于母血之虚寒?况母血之病,奚止虚与寒而已哉?然古人治妇人无子,惟秦桂丸一方,其性热,其辞确,今之欲得子者,率皆朋之无疑。夫求子于阴血,何至轻用热剂耶。

  刘宗厚云:妇人无子,多因经血不调,或阴虚血少,积聚痰气嗜欲等致种种不同,奚止虚与寒而已哉?然经寒者亦有之,但不可例为常法耳。是以先生论此,戒后人不得病机之的者,斯药勿妄行也。况无子之因,亦岂止于妇室哉?如东垣云:李叔和自中年以来生一子,至一岁之后,身生红丝瘤不救,后三四子,三岁皆病瘤而死,何缘至此疾?翌日思之。谓曰:汝乃肾中伏火,精气中多有红丝,以气相传,生子故有此病,俗名胎瘤是也。汝试视之。果如其言。遂以滋肾丸数服,以泄肾中火邪,补真阴不足,忌酒辛热之物,其妻与六味地黄丸以养其阴血,受胎五月之后,以条芩、白术二味作散,啖五七服。后生子至三岁,前症不复发,今已年壮。

  密斋著《痘疹心要》论胎毒云:人之生也,受气于父,成形于母。胎毒之胎,父亦有之,未可专归于母也。观东垣论李叔和之子红丝瘤之病,丹溪论郑宪史之子得淋病,皆其父之胎毒也。故一治其父,一治其子,悉用泻火解毒之药以获元吉。今之求嗣者,不知滋养真阴之旨,喜服辛燥之药,以致阳火蕴隆,阴水干涸,祸及其身,岂止胎毒胎于子也哉郑宪史子淋病见前《调经论》。东垣滋肾丸,治下焦伏火,阴虚脚痛无力,阴痿无子:黄柏酒洗,焙 知母酒洗,焙,各一两 肉桂二钱上末,水丸,如梧桐子大,每七八十丸至百丸,食前百沸汤下。褚氏云:凡子形肖父母者,以其精血尝于父母之身,无所不历也。是以父一肢之废,则子一肢亦肖其父;母一目亏,则子一目亦肖其母。

  愚按男精女血,混合成胎,子形之肖于父母者,其原因有所自矣。然则求子者,男当益其精而节其欲,使阳道之常健,女当养其血而平其气,使月事以时下,交相培养,有子之道也。

  又云:父少母老,产女必羸;母壮父衰,生男必弱。古之良工治病首察乎此,补羸女则养血壮脾,补弱男则养脾绝色。羸女宜及时而嫁,弱男宜待壮而婚。

  愚按此言弱男羸女补养之法,诚求子之所当讲求者也。盖男强女壮,精溢而盛,自然有子,何须补益?惟男之弱者,精常不足,当补肾以益其精;女之羸者,血常不足,当补脾以益其血。补肾宜六味地黄汤,精寒加五味子、熟附子。补脾宜参苓白术散,血少加归、芎。又著箴曰:男精充盈,阴血时行,阳变阴合,旺胎妙凝。男益其精,女调其经,乃能有子,螽斯振振。羸男亏阳,弱女亏阴,虽交不孕,虽孕不成。调养之法,上工所明,不遇其良,反成其疹。

  茭山云:或有感而不生,或有感而孕,孕而多堕,其意何也?感而不生者,男子精盛之时,女子阴血不足,犹若老阴得其少阳,枯杨生华,种子下硗田之中,故不发生。又有男子精冷如冰,精清如水,虽女阴血纵横,而终身亦无子矣。感而易孕者,女子血盛,男子精虽不足,犹若老阳得其少阴,枯杨生梯,种子下于肥田之中,故生而秀实也。孕而多堕者,男子贪淫无度,女子好欲性偏,兼以喜食辛酸热物,暴损冲任,故有堕胎之患。

  孙都宪淮海公,年四十未有嫡嗣,尝向密斋广嗣之道,且语其故。密斋告曰:男女媾精,万物化生。夫男子阳道之坚强,女子月事之时下,应期交接,妙合而凝,未有不成孕育者矣。然男子阳道之不强者,由于肝肾之气不足也。肾者作强之官,肝者罢极之本。肝之罢极,由于肾之强作也,故阴痿而不起不固者,筋气未至也。肝主筋,肝虚则筋气不足矣。阴起而不坚不振者,骨气未至也。肾主骨,肾虚则骨气不足矣。又有交接之时,其精易泄,流而不射,散而不聚,冷而不热者,此神内乱,心气不足也。凡有此者,各随其脏气不足而补之。在肝则益其肝,如当归、牛膝、续断、巴戟之类。在肾则益其肾,如熟地黄、苁蓉、杜仲之类。在心则益其心,如五味、益智、破故纸之类。再用枸杞子、菟丝子、柏子仁以生其精,使不至于易亏;山茱萸、山药、芡实以固其精,使不至于易泄,修合而服之,其药勿杂,其交勿频,其动以正,其接以时。则熊罴之梦,麒麟之子,可计日而待矣。命其方曰螽斯丸:当归 牛膝 续断 巴戟 苁蓉 杜仲姜丝炒 菟丝酒蒸 枸杞子 山萸肉 芡实 山药 柏子仁各一两 熟地黄二两 益智去壳 破故纸黑麻油炒 五味子各半两上十六味,各制研末,秤定和匀,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五十丸,空心食前酒下。

  公又问,女子月事或前或后,或多或少无定期者,何以调之?密斋曰:此神思之病,无以法治也。公曰:何故?曰:宠多而爱不周,念深而幸不到,是以神思不舒也。以身事人,而其性多傲,以色悦人而其心多忌,故难调也。公曰:据此意思制方,平其气,养其血,开其郁,宜无不可?曰:谨如教。乃进调元丸方,用香附子、川芎、陈皮以开郁顺气,白术以补脾利滞血,当归以养心生新血。又以治其二阳发心脾之疾。香附子醋浸,春五夏三秋七冬十,捶极烂,晒干,研为细末,以十两余醋作糊,一斤 当归 川芎 白术 陈皮各五两五味各为极细末,浸药余醋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五十丸,空心食前酒下。不饮酒,小茴汤下。

  密斋尝见男子阴痿者,多致无子,不可不虑也。惟其求嗣之急,易为庸医之惑,或以附子、石床脂为内补,或以蟾酥、哈芙蓉为外助,阳事未兴,内热已作,玉茎虽劲,顽木无用,以致终身无子者,或有妖殁之惨者。吾见此辈无辜而受医药之害,乃遍动诸方,无越此者,出以示人,命曰壮阳丹:熟地黄四两 巴戟(去心) 破故纸炒 各二两 仙灵脾一两 桑螵蛸真者盐焙 阳起石煅,别研,水飞,各半两上六味,合阴之数,研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每三十丸,空心如一服,温酒下。不可持此自恣也,戒之。

  有人误服壮阳辛燥之剂,鼓动命门之火,煎熬北海之水,以致邪火妄动,真水渐涸,失其养生之道,去死不远矣。治此之法,曰滋水之主,以制阳光。肾者,水之主也,肺者,水之化源也。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辛者,肺金之味也。滋其真水之化源,以制其邪火之亢甚,阳光既伏,真水自主,补阴丸主之:黄柏盐水炒,四两 知毋酒洗,四两 熟地黄酒蒸焙,六两 天门冬焙,三两各勿犯铁,各取末和匀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五十丸,空心食前百沸汤下。

  制方,古云:肾苦燥,知母之辛寒以润之;肾欲坚,黄柏之苦寒以坚之。熟地黄之苦甘寒,以补肾之虚;天门冬之甘寒,以补肺、滋肾水之化源,所谓虚则补其母也。

  丹溪曰:妇人无子者,多因血少不能摄精。俗医悉谓子宫虚冷,投以辛热之药,煎熬脏腑,血气沸腾,祸不旋踵。或服艾者,不知艾性至热,入火灸则下行,入服药则上行,多服则致毒,咎将谁归?

  若是肥盛妇人,禀赋甚厚,恣于酒食之人,经水不调,不能成胎,谓之躯脂满溢,闭塞子宫。宜行湿燥痰,用南星、半夏、苍术、台芎、防风、羌活、滑石,或导痰汤之类。

  密斋云:肥盛妇人无子者,宜服苍附导痰丸:苍术制,二两 香附童便浸,二两 陈皮去白,两半 南星炮,另制 枳壳麸炒 半夏各一两 川芎一两 滑石飞,四两 白茯一两半 神曲炒,一两。上十味,共末,姜汁浸蒸饼丸,梧桐子大,淡姜汤下。

  若是怯瘦性急之人,经水不调,不能成胎,谓之子宫干涩无血,不能摄受精气,宜凉血降火,或四物汤加香附、柴胡、黄芩养血养阴等药。

  东恒有六味地黄丸,以补妇人阴血之不足,无子服之,能有胎孕。

  仁斋云:人之夫妇,犹天地然。天地阴阳和而后万物生。夫妇之道,阴阳和而后男女生,是故欲求嗣者,先须调其妇之经脉,经脉既调,则气血和平,气血和平则百病不生,而乐乎有子矣。

  古庵云:妇人无子之因,或经不匀,或血不足,或有疾病,或交不时,四者而已。调其精而补其血,去其病而节其欲,夫如是则经调血足,无病而交有时,岂有不妊娠者乎?虽然人之后嗣系乎天命,抑或人事之未尽者,可不究其心欤?

  愚按妇人无子,或经水不调,自有调经之方,血不足者,莫如六味地黄丸;素有疾病者,莫如补脾参苓白术散。若夫子宫虚寒者,不可不讲,苟执勿用热药之禁,所谓执中无权,犹执一也。今采韩飞霞女金丹、杨仁斋艾附暖宫丸二方于后,以备治虚寒者之用也。韩飞霞女金丹可代诜诜丸:白术 当归 川芎 赤石脂 藁本 人参 白薇 丹皮 玄胡索 白芷 桂心 白芍 没药 白茯苓 甘草各一两上十五味,除赤石脂、没药另研,余以醇酒浸三日,焙干为末,足数十五两;香附子十五两,以米醋浸三日,略炒,为细末,足十五两。共十六味,为末,重罗和匀,炼蜜为丸,如弹子大,磁银器封收。每取七丸,空心鸡未鸣时服一丸,以清茶灌漱咽喉后细嚼,以温酒或白汤下,咸物干果压之。服至四十九丸为一剂,以癸水调匀,受胎为度。胎中三日一丸,百日止,尽人事而不育者天也。

  仁斋艾附暖宫丸,兼治带下白浊:香附俱要各时采者,用醋五斤,以瓦罐煮一昼夜,捣烂,分作饼,慢火焙干,六两 艾叶去艾根,三两 吴茱萸去枝根 川芎 白芍炒 黄芪各二两 当归三两 续断一两半 生地黄一两 官桂五钱。共为细末,上好米醋糊丸,梧桐子大。每五七十丸,淡醋汤食远下。修合宜壬子日,或天德合月德合日益后续断生气日,精选药材,至诚合造精用经验。

  凡妇人服药,更戒恼怒,勿食生冷。男子亦要保养精神,戒夜酒,谨慎经期,循素女房中之论无不效。见《素女论?下》。

  梁武平齐获侍儿十余,郄后愤恚成疾。左右曰:《山海经》云:为膳可疗,使不忌。郄茹之妒减半。

  附:养肾种子方

  枸杞子用好水酒浸,晒干,研细末,不用火炒,忌铁器,六两 菟丝子用好水酒浸,浸满日数毕,末日七蒸七晒,如干了,少用酒拌湿,蒸之,研成饼则烂矣,忌铁器,六钱 熟地黄用好水酒浸,浸毕,用竹刀薄切,晒干研末,忌铁器,三两 干山药不必制,研碎,忌铁器,六两 白茯苓用好水酒浸,去粗皮,研细末,忌铁器,晒干,用竹刀切之,六两 当归用好水酒浸,竹刀切,晒干,研碎,忌铁器,三两 川芎去粗皮,好水酒浸,竹刀切,晒干,研碎,忌铁器,三两 苍术米泔水浸,用竹刀切,晒干,研碎,忌铁器,六两 肉苁蓉好水酒浸,去麟甲,竹刀切,晒干,研碎,忌铁器,六两 小茴香用盐一酒蛊,拌抄黄色,去盐,细研,用瓦锅炒,六两 何首乌用黑豆二三升,将一半放罐底,置首乌于其中,仍将一半豆放其上,着水煮一日,去豆浸之,竹刀薄切,晒干,细研,忌铁器,六两 甘草去粗皮,研碎,用蜜,瓦锅炒,十二两 川椒去子,瓦锅炒黄色,先用黄土细捶,铺在地上,用纸二层置土上,将炒椒在纸上,以瓦盆盖着,去火毒,十二两

  上十三味,冬天浸七日,秋天浸五日,夏天三日,俱用竹刀薄切,晒干,研细,忌一切铁器,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不拘时,每服五六十丸,或酒,或滚白水,或盐汤送下。忌豆腐、鹿肉二事。年过六十者,加人参一两、沉香一两。

  附:血余固本九阳丹

  血余选黑者,不拘男女,用皂荚煎汤洗净,清水漂过,入口无油垢气为度,晒干,置大锅内,用红川椒去梗目,与发层铺上,用小锅盖定,盐泥秘塞上,锅底上用重石压之,先用武火煅炼一柱香,后用文火半柱香,以青烟去净,无气息为度,冷定取出,研末,双绢筛过,一斤 何首乌赤者、白者,先用米泔水浸,竹刀刮去皮,各八两 淮山药共何首乌去皮,竹刀切成片,用黑豆二升,上下铺盖,蒸熟晒干,八两赤茯苓去皮,牛乳浸一日夜,八两 白茯苓人乳浸一日夜,四两 破故纸酒拌,砂锅炒,以香为度,四两 菟丝子人乳一碗,酒半碗,浸一夕,饭锅上隔布蒸熟,晒干,微炒,研为末,四两 枸杞子去蒂梗,酒拌,蒸熟,四两 生地黄酒蒸,半斤 苍术去皮,为末,半斤 熟地黄酒蒸,半斤 龟板酥油炙,半斤 当归去尾酒浸,四两 牛膝酒浸,黑豆蒸,四两

  以上各药,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六十丸,药酒送下。

  药酒方:

  当归 生地黄 五加皮 川芎 芍药 枸杞子以上各二两 核桃肉一两 砂仁五钱 黄柏一两 小红枣二百个用无灰白酒三十六斤,内分五斤入药装坛内密封,隔汤煮之,冷定去渣,入前酒密封用。

  附:乌须种子方八制茯苓丸

  治一切虚损,男子壮筋骨,生心血,乌须发,明目固精;女人滋颜色,暖子宫,调经气。白茯苓须皮光结实者,去皮,打碎如枣核大,分为八制,二斤半 黄芪切片,水六盅,煎三盅,煮茯苓一分,干为度,六两 肉苁蓉酒洗,去筋,水六盅,煎三盅,煮茯苓如前,四两 人参水五盅,煎三盅,煮茯苓如前,六钱 甘枸杞水八盅,煎三盅,煮茯苓如前,六两 破故纸水八盅,煎三盅,煮茯苓如前,五两 何首乌用黑豆一斤,煎水三斤,浸首乌,春秋二日,夏一日,冬三日,将浸过首乌豆汁煮茯苓如前,半斤, 秋石水三盅化开,煮茯苓如前,四两 人乳煮茯苓如前,半斤将制过茯苓总入石臼内捣为细末,用米筛筛过,上甑蒸热,众手为丸,如梧桐子大。生子者,每日早晚一服,每服四十丸,汤送下,乌须明目用滚白汤送下。忌烧酒、犬肉。

  一修合须用平定开成,生气续世,黄道吉日。先一日午时将诸药煎制,煮茯苓,捣末,待次日子时完成,微火烘干,不见风日,忌孝服、妇人、鸡犬,并四废、六不成日。

  以上三方,本集不载,系附入。 

  卷之五

  协期篇第五

  种子歌云:三十时中两日半,二十八九君须算。落红满地是佳期,经水过时空霍乱。霍乱之后枉费功,树头树底觅残红。但解开花能结子,何愁丹桂不成丛。

  仁斋云:此盖妇人月经方绝,金水才生,此时子宫正开,乃受精结胎之候,妙合太和之时,过此佳期,则子宫闭而不受胎矣。然男女之分,各有要妙存焉。如月候方绝,一日三日五日交会者成男,二日四日六日交会者成女,过此则不孕矣。

  诀曰:何为种子法?经里问缘由。昨日红花谢,今朝是对周,蓝田种白玉,子午叙绸缪。三五成丹桂,三四白梅抽。此言经水未行之时,血海正满,子宫未开,不能受精以成其娠。经水既行,则子宫开,血海净,斯能受其精矣。昨日,谓两日半后也。子午,谓阴阳初动之始,即复二卦,非二时也。经止后,一日三日五日得奇数,是为阳,必生男,故曰丹桂成;二日四日六日得偶数,是为阴,必生女,故曰白梅抽。七日之后,子宫复闭,不成娠矣。

  玉湖须浅泛,重载却成忧。

  阴血先参聚,阳精向后流。

  血开包玉露,平步到瀛洲。

  浅泛者,即《素女论》所谓九浅一深之法也。盖男女交媾,浅则女美,深则女伤,故云重载即成忧也。阴血先聚,阳精后冲,则血开裹精而成男;阳精先至,阴血后参,则精开裹血而成女,即《断易天玄赋》所谓“阳包阴则桂庭添秀,阴包阳则桃洞得仙”也。

  从斯相暂别,牛女隔河游。

  二月花开发,方知喜气优。

  好事当传与,谗言莫妄绸。

  此言种子之后,男子别寝,不可再交,盖精血初凝,恐再冲击也。故古者,妇人有娠,即居侧室,以养其胎气也。二月,即次月也,前月经行,协期种玉,次月经断,真有娠矣。当此之时,胎教之法,不可不讲,故常使之听美言,见好事,闻诗书,操弓矢。淫声邪色,不可令其视闻也。

  密斋箴曰:月事初下,谓之红铅。三十时足,佳期不愆。旧污既去,新癸未生。子宫正开,玉种蓝田。阳道刚健,交接勿烦。勿令气忤,必使情欢。阳偶阴和,雨顺风恬。芳花结子,丹桂森森。

  种子须得天月二德,天月德合,三合六合。益后续世。日吉:正月丁壬丙辛,建成收开闭;二月申巳甲己,建平定危成;三月丁壬,建执成收开;四月辛丙庚乙,建平满成开;五月亥寅丙辛,建成收除;六月甲己,建除满成闭;七月癸戊丁壬,建危成收;八月寅亥庚乙,建危成除;九月丙辛,建执破危成;十月乙庚甲己,建平成闭;十一月巳甲丁壬,建除执破成;十二月庚乙,建成开闭外建成开闭俱合天喜、六合益后续世在内。

  《巢氏病源》云:三阳所会则生男,三阴所会则生女。葛洪《肘后方》云:男从父气,女从母气。《圣济经》云:天之德,地之气,阴阳之至,和相为流,薄于一体,因气而左动则属阳,阳资之则成男,因气而右动则属阴,阴资之则成女,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此男女别也。

  丹溪曰:成胎以精血之后先分男女者,褚澄之论,愚窃惑焉。复阅李东垣之方,有曰:经水断后一二日,血海始净,精胜其血,感者成男;四五日以后,血脉已旺,精不胜血,感者成女,此确论也。《易》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夫乾坤,阴阳之情性也;左右,阴阳之道路也;男女,阴阳之仪象也。父精母血,因感而会,精之施也,血能摄精,精成其孕,此万物资始于乾元也。成其胞,此万物资生于坤元也。阴阳交媾,胎孕乃凝,所藏之处,名曰子宫,一系在上,上有两岐,一达于左,一达于右。精胜其血,则阳为之主,受气于左子宫而男形成。精不胜血,则阴为之主,受气于右子宫而女形成矣。

  或曰:分男分女,吾知之矣。男不可为父,女不可为母,与男女之兼形者,又何如分之耶?予曰:男不可为父,得阳气之亏者也;女不可为母,得阴气之塞者也。兼形者,由阴为驳气所乘而成,其类不一,以女函男有二:一则遇男为妻,遇女为夫;一则可妻而不可夫。其有具男之全者,此又驳之甚者也。

  或曰:驳气所乘,独见于阴,而所乘之形,又若是之不同何耶?予曰:阴体虚,驳气易于乘也。驳气所乘,阴阳相混,无所为主,不可属左,不可属右,受气于两岐间,随所得驳气之轻重而成形。故所兼之成形,有不可得而同也。愚按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交感之道,虽夫妇之愚不肖,可以能知能行也。纪传所载方法甚明,求子之人用之无效者,可以谓其人之不能行也。其道则迩,其事则易,不可谓其人之不能行也。然可语者法也,不可语者意也,两意不洽,故徒法不能行矣。因著论于左,惟高者取正焉。

  谨按《易?系辞》曰:天地,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诚哉是言也。男女胥悦,阴阳交通而胚胎结矣。尝观周颂之诗云:思媚其妇,有依其士。则夫妇亲爱之情,虽在田野,未之忘也。故于衽席之间,体虽未合,神已先交,阳施阴受,血开精合,所以有子。苟夫媚其妇,而女心未惬,则玉体才交,琼浆先吐,阳精虽施,而阳不受矣;妇依其夫,而士志或异,则桃浪徒翻,玉霜未滴,阴血虽开,而阳无入矣。阴阳乖离,成天地不交之否,如之何,其能化生万物哉!

  或曰:种子论为富贵之人立法,若彼农民则不知此理,而生育偏多也。殊不知男女居室,虽愚不肖,可与能知能行焉,禽兽何知,而字尾亦有期耶。但富贵之人,身安志乐,嗜欲纵而身体瘁,娇妻美妾,爱博而情不专,苟不立此种子之法,则纵恣无度,空劳神思,终不成胎孕也。郊野之民,形苦志苦,取乐不暇,一夫一妻,情爱不夺,至如交合之时,自然神思感动,情意绸缪,积久有余之气,交久未合之身,阳施阴受,此所以交则有孕而生育之多也。或曰:富贵无子者,信如所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识如之何而可使生子也?曰:修德以求福,寡欲以养心,配必择良,药不妄饵,庶手可矣。

  帝问曰:若人无子,必欲求之,有法乎?素女答曰:求子之法,须察妇人经水毕,四旺日之后,子宫方开,可以交合而成其子。按四旺日:春,甲乙寅卯日;夏,丙丁巳午日;秋,庚辛申酉日;冬,壬癸亥子日;四季,戊巳辰戌丑未日。如不值其日,取四旺时行之。

  帝曰:何以为交接则成男女乎?素女曰:男女交合,女人美快,不自知觉。若阴血先至,阳精后冲,纵气来乘,阴血开裹阳精,是阴包阳,则成男;若阳精先至,阴血未参,横气傍来,阳精开裹阴血,是阳包阴,则成女也。

  帝曰:夫妇有不相和悦者,其故何如?素女曰:盖因女子不能察夫之情,不晓夫妇人伦之道,生育继嗣之理,但自纵,心性凶顽,常怀忿怨不足之意。或因夫背弃自妻,私淫外妇,至令自己夫妇交合之时,虽夫欲无休,而妻情意不向,反生怨恶而憎嫌也。以此夫妇不相和悦,虽交而情不美。

  帝曰:交媾之间,情相悦而意相敬何如?素女曰:此皆男女通晓夫妇之道,阴阳交合之理,自然得其情意契合,故相敬也。

  素女曰:男女交合,男有五伤:一者,男与女交合之时,泄精少者,为气伤;二者,交合之时,精出而勃者,为肉伤;三者,交合之时,泄精而多者,为筋伤;四者,交合之时,精出而不射者,为骨伤;五者,交合之时,玉茎不坚,虽坚而不久者,为肾伤。已上五者,皆因泄精过度,致伤身体,可不畏哉!

  《养生经》云:精清者,肉伤;精血者,筋伤;精赤者,骨伤。如此伤者,病乃生焉。

  又曰:女有五伤之候:一者,阴户尚闭不开,不可强刺,强则伤肺;二者,女兴已动欲男,男或不从,兴过始交则伤心,心伤则经水不调;三者,少阴而遇老阳,玉茎不坚,茎举而易软,虽入不得摇动,则女伤其目,必至于盲;四者,女经水未尽,男强逼合则伤其肾;五者,男子饮酒大醉,与女子交合,茎物坚硬,久刺之不止,女情已过,阳兴不休,则伤其腹。

  愚按《素女论》男女五伤之候,欲求子者,夫妇交合之时,不可不慎也。其论交接之事,男有四至,女有九到之说,辞太近亵,故不收录,乃窃取其意而补之。虽云情欲之私,实为生民之始,万化之源也。

  夫男女未交合之时,男有三至,女有五至。男女情动,彼此神交,然后行之,则阴阳和畅,精血合凝,有子之道也。若男情已至,而女情未动,则精早泄,谓之孤阳。女情已至,而男情未动,女兴已过,谓之寡阴。《玉函经》云:孤阳寡阴即不中,譬取鳏夫及寡妇,谓不能生育也。

  男有三至者,谓阳道奋昂而振者,肝气至也;壮大而热者,心气至也;坚劲而久者,肾气至也。三至俱足,女心之所悦也。若痿而不举者,肝气未至也,肝气未至而强合,则伤其筋,其精流滴而不射矣。壮而不热者,心气未至也,心气未至而强合,则伤其血,其精清冷而不暖也。坚而不久者,肾气未至也。肾气未至而强合,则伤其骨,其精不出,虽出亦少矣。此男子之所以求子者,贵清心寡欲,以养其肝心肾之气也。

  女有五至者,面上赤起,媚靥乍生,心气至也;眼光涎沥,斜觑送情,肝气至也;低头不语,鼻中涕出,肺气至也;交颈相偎,其身自动,脾气至也;玉户开张,琼液浸润,肾气至也。五气俱至,男子方与之合,而行九一之法,则情洽意美。其候亦有五也。娇吟低语,心也;合目不开,肝也;咽干气喘,肺也;两足或曲或伸,仰卧如尸,脾也;口鼻气冷,阴户沥出沾滞,肾也。有此五候,美快之极。男子识其情而采之,不惟有子,且有补益之助。

  男有三至,女有五至者,精之动也。应至而未至者,神未至也。故欲人动者,必先移其神,其神若交,其精自洽,然神交之道,有天之所命者,如姜履巨人迹,歆歆然若有人道之感而生稷。汉薄姬梦苍龙据腹,高祖幸之而生文帝者是已,有梦之所感者,如斯于之。《诗》云:“维熊维罴,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是已。若杨国忠夫人之事,则未免天下后世之非笑也。《天宝遗事》:杨国忠出使于江浙,其妻思念至深,茌苒成病,忽梦与国忠交,因有娠,后生男名泊。至国忠使归,其妻俱述梦中之事,国忠曰:此盖夫人相念情感所至。时人无不讥诮之。

  素女曰:男女交媾之际,更有避忌,切须慎之。若使犯之,天地夺取寿,鬼神殃其身,又恐生子不肖不寿之类。谨守禁戒,可以长生。所忌之要,备述于后:天地震动,卒风暴雨,雷电交作,晦朔弦望,月煞日破,大寒大暑,日月薄蚀,神佛生辰,庚申甲子,本命之日,三元八节,五月五日。又有禁忌,名山大川,神祠社庙,僧宇道观,圣贤像前,井灶前后,火炎闹烘。以上类目,切须忌之,不可交合,犯之者,令人寿夭,小则生病。或若生男,令其丑貌怪相,形体不全,灾疾夭寿。

  又有交合禁忌:神力劳倦,愁闷恐惧,悲忧思怒,疾病走移,发赤面黄,酒醉食饱,病体方痊,女子行经。以上所忌,不可交合,令人虚损,耗散元气。可不慎之?

  诸所禁忌,敷奏于前,复有五月十八日自是天地牝年之日,阴阳交合之期,世人须避慎,不可行房,犯之重则夺命,轻则减寿,若于此时受胎孕,子母难保。

  密斋云:夫妇交合之时,所当避忌者,素女之论颇详。然男女无疾,交会应期,三虚四忌,不可不讲。三虚者,谓冬至阳生,真火正伏,夏至阴生,真水尚微,此一年之虚也;上弦前,下弦后,月廓空,此一月之虚也;天地晦冥日月,此一日之虚也。遇此三虚,须谨避之。四忌者,一忌本命正冲,甲子庚申晦朔之日;二忌大寒、大暑、大醉、大饱之时;三忌日月星辰,寺观坛庙灶冢墓之处;四忌触忤恼怒、骂詈击搏之事。犯此三虚四忌者,非唯无子,令人夭寿。

  上种子法,见于群书所载者如此,仿而行之,无不验者。愚窃有说焉,若彼四野之氓,邪淫之女,多致生育者,岂皆知此种子法耶?盖待其天癸动,子户开而媾精者,此鸟兽字尾之期,待其男三至、女五至而通体者,此阴阳交感之理,其机至微,非文字之能尽者。若夫田野之氓,则交疏而情意狎;邪淫之女,其思切而情先交,所以阴阳和而生育多也。 

  卷之六

  转女为男法

  《阴阳别论》曰:阴搏阳别,谓之有子。王太仆云:阴,谓尺中也。搏,谓搏触于手也,尺脉搏击与寸口脉别,则为娠子之兆。何者?阴中有别阳也。

  转女为男法

  《良方》论曰:阳施阴受,所以有娠,遇三阴所会,多生女子,但怀娠三月,名曰始胎,血脉不流,形象而变,是知男女未定,故令于满三月间,服药、方术转令生男也。其法以斧置妊妇床下,击刃向下,勿令人知。恐不信者,待鸡抱卵时,仿此置窠下,一窠尽出雄鸡矣。

  又,初觉有妊时,取弓弩弦缚妇人腰下,满百日去之,紫宫玉女秘法也。又如三月已前,取雄鸡尾尖上毛三茎,潜安妇人卧席下,勿令人知之,验。又,取夫发及手指甲,潜安妇人卧席下,勿令人知之。又,妊娠才及三月,要男者,以雄黄半两衣中带之。要生女者,取雌黄半两带之。

  密斋云:夫妇媾精,阴阳分形,阳精胜者为男,阴血胜者为女,固已别矣,岂能转移之耶?虽三月男女分形,阳精胜者为男,阴血胜者为女,盖一月二月之间,精血混合,男女之形未彰,至于三月,阴阳始判,震巽之索斯定,故曰男女分也。谓初受之气,于兹始定,非谓阴阳男女初无定体,必待三月而后分,故可以转移变之耳。古人留是法者,必有所试,阴阳变化之妙,愚不得而知焉。 

  护养胎元

  《脉经》曰:妇人怀胎一月之时,足厥阴脉养;二月,足少阳脉养;三月,手心主脉养;四月,手少阳脉养;五月,足太阴脉养;六月,足阳明脉养;七月,手太阳脉养;八月,手阳明脉养;九月,足少阴脉养;十月,足太阳脉养。诸阴阳各养三十日,活儿。手太阳、少阴不养者,下主月水,上为乳汁,活儿养母。怀胎者,不可灸刺其经,必堕胎。

  按《巢氏病源》论云:妇人妊娠一月名胎胚,足厥阴脉养之;二月名胎膏,足少阳脉养之;三月名始胎,手心主脉养之;四月始受水精,以成血脉,手少阳脉养之;五月始受火精,以成其气,足太阴脉养之;六月始受木精,以成其筋,足阳明脉养之;七月始受金精,以成其骨,手太阴脉养之;八月始受土精,以成肤革,手阳明脉养之;九月始受石精,以成毛发,足少阴脉养之;十月,五脏六腑、关节人身皆备,此足太阳脉养之也。

  《良方》论云:四时之令,必始于春木,故十二经之养胎于肝也。若足厥阴,肝脉也,足少阳,胆脉也,所以养胎一月二月也。手主心,心包络脉也,手少阳,三焦脉也,属火而夏旺,所以养胎在三月四月也。足太阴,脾脉也,足阳明胃脉,属土而旺长夏,所以养胎在五月六月也。手太阴,肺脉也,手阳明,大肠脉也,属金而旺秋,所以养胎在七月八月也。足少阴,肾脉也,属水而旺冬,所以养胎在九月。又况母之肾脏系于胎,是母之真气,子之所赖也。至十月,儿于母腹之中,受足诸脏气脉所养,然后待时而生。此论奥妙而皆有至理,余书所论,皆不及也。

  《良方》论云:然则胚胎造化之始,精移气变之后,保卫辅翼,固有道矣。天有五气,各有所凑,地有五味,各有所入,所凑有节适,所入有度量。尺所畏忌,悉知戒慎,资物为养者,理固然也。寝兴以时,出入以节,可以高明,可以周密,雾露风邪不得投间而入,因时为养者,理固然也。以致调喜怒,寡嗜欲,不妄作劳,而气血从之,皆所以保摄妊娠,使诸邪不得干焉。苟为不然,方授受之时,一失调养,则内不足以为中之守,外不足以为身之强,气形弗克,而疾病因之。若食兔唇缺,食犬无声,食杂鱼而疮癣之属,皆以食物不戒之过也。心气大惊而癫疾,肾气不足而解颅,脾胃不和而羸瘦,心气虚乏而神不足之属,皆以气血不调之过也。诚能食饮知所戒,推而达之,五味无所伤,诚能于气之所调,推而达之,邪气无所乘,兹乃生育相待而成者,故曰:天非人不因。 

  食物所忌

  食犬肉令子无声。食兔肉令子缺唇。食鸡合糯米同食令子生寸白虫。脍鲤同鸡子食,令子声喑多疮。食羊肝令子多厄难。食鳖鱼令子项短。鸭子与桑椹同食,令子到生心寒。鳝鱼同田鸡食,令子喑哑。雀肉合豆酱同食,令子面生黑子。食螃蟹横生,食子姜令子多指、生疮。食水酱令子绝产。食雀肉饮酒,令子无耻多淫。食茨菇消胎气。干姜、蒜毒胎无益。粘腻难化伤胎。驴马肉,过月难产。豆酱合藿同食,堕胎。食山羊肉,子多病。无鳞鱼不可食。菌有大毒,不可食,如有食者,诞子多风而夭。食雀脑令子雀目。

  妇人有妊,最不可针灸及乱服药饵,恐致堕胎,以贻后悔。

  验胎法:

  大凡妇人三月经不行,宜用川芎一两,为末,浓煎艾汤,入分一盏,空心调服之,服尽觉腹中微痛则有胎矣。不动者血病也;若动在脐下者,血症也。故《脉经》云:一月血为闭,二月若有若无,三月为血积也。

  胎前所忌药物歌

  #斑水蛭地胆虫,乌头附子配天雄。

  踯躅野葛蝼蛄类,草乌侧子与虻虫。

  牛黄水银并巴豆,大戟蛇蜕及蜈蚣。

  牛膝藜芦加薏苡,金石锡粉对雌雄。

  牙硝芒硝牡丹桂,蜥蜴陀僧与#虫。

  代赭蚱蝉胡脑麝,芫花薇蘅草三棱。

  槐子牵牛并皂角,桃仁蛴螬及茅根。

  #根硇砂与干漆,亭长溲疏菌草中。

  瞿麦榈茹鳖爪甲,猬皮鬼箭赤头红。

  马刀石蚕衣鱼等,半夏南星通草同。

  干姜蒜鸡并鸭子,驴马兔肉不须供。

  切忌妇人产前用,此歌宜记在心胸。

  歌中半夏炒过,干姜炮过,可用,不必拘疑。

  妊娠所忌之药物,切不可犯,犯则损胎,子母不利。

  妇人受胎之后,常宜行动,使气血流通,百脉和畅,临产无难也。今之为妇者,好逸恶劳,喜静懒动,含羞养娇,至气血不行,产育多苦。况行住坐卧之久,为皮肉筋骨之伤,子在腹中,气通于母,母气既伤,子亦受病。又勿登高,勿越险,勿举动,恐致堕胎。妇人怀胎,常宜见美事,闻善言。若彼神怪之像,傀儡之类,必远避之,勿令见也,稍有犯者,儿必肖之,其貌不雅。居住之处,欲其得轩豁明朗,切忌僻静幽暗,无人相伴,恐其胎气怯弱,邪气侵犯,为害甚大。

  仁斋云:妇人怀胎,脏气壅闭,不可多睡,不可忧惧、劳役,不可啖食粘滞、辛辣、坚硬之物。又不可妄施针灸,所贵时行数步,调畅自适,使气得其平。若酒面炙,热毒薰蒸;若感触风邪,传染热气;若误服药饵,破血动胎;若七情内伤,快意纵恣,则易致漏胎;若近产多淫,触犯胎气,则易堕落也。

  《良方》云:受胎之后,切宜避胎杀所游之方:正月房床,二月户扇,三月门,四月灶,五月母身,六月床,七月碓磨,八月厕,九月门,十月房,十一月炉灶,十二月房床。六干胎神:甲己日占门,乙庚日碓磨,丙辛日厨灶,丁壬日仓库,戊癸日房床。十二支胎神:子午日碓,丑未日占厕,寅申日占炉,卯酉日大门,辰戌日鸡栖,巳亥日占床。 

  卷之七

  调理胎疾

  仁斋安胎之法有二:或因母病以致动胎者,但疗母病,其胎自安。或胎气不坚,因触动以致母病者,则安胎而母自愈。以胶艾汤、当归汤各半,缩砂佐之为良。

  丹溪云:天行不息所以生,生而无穷。产前当清热养血为主。茺蔚子活血行气,有补阴之妙,命名益母,以其行中有补也,故曰产前无滞,产后无虚。黄芩乃安胎之圣药,俗以为寒而不敢用,反用温热药,谓能养脾,殊不知胎孕宜清热养血,使药循经而不妄行,乃能养胎,必择条实者用之。缩砂安胎,以止其痛,行气故也,非八九个月不可多用。

  《金匮要略》云:妇人妊娠,常服当归散主之:当归 川芎 白芍各一两 白术半两 条芩一两或散,或酒糊丸,或汤。 

  妊娠堕胎

  凡溪云:阳施阴化,胎孕乃成,血气虚乏,不足以荣养其胎则堕。譬如枝枯则果落,藤萎则花坠。又有劳恐伤精,内火便动,亦能堕胎。譬如风撼其木,人折其枝也。火能消物,造化自然。《病源》所谓风冷伤子脏而堕,此未得病情者也。予见贾氏妇,但有娠至三个月必堕,诊其脉,左手大而无力,重则涩,知其血少也。以其壮年,只补中气,使血自荣。时正初夏,教以浓煎白术汤,下黄芩末一钱,与数十贴,得保全而生。因而思之,堕于内热而虚者,于理为多。曰热、曰虚,盖孕至三月,正属相火,所以易堕。不然何以黄芩、熟地黄 阿胶等为安胎妙药耶?

  王节斋云:妇人堕胎,多在三五个月、七个月而堕者,除跌仆损伤不拘外,若前次三个月而堕,则下次必如期而复然,盖先于此时受伤,故后于至期必应,乘其虚也。遇有半产者,产后须多服养气血固胎元之药,以补其虚损。下次有胎,先于两个半月后,即服固胎药十数帖,以防三月之堕。至四个半月后,再服八九帖,防过五月。又至六个半月后,再服五七剂,以防七月。及至九个月后,服丹溪达生散数十帖,可保无虞。其连堕数次,胎元损甚者,服药须多,久则可以留。方用四物汤,倍加人参、白术、阿胶、陈皮、茯苓、甘草、艾叶、条芩。气,加香附子、缩砂仁;痰,加姜制半夏调理。

  丹溪固胎饮,常堕胎者宜服之:熟地黄五分 归身 人参 白芍各一钱 白术钱半 川芎五分 陈皮一钱 条芩五分 甘草二分 黄连少许 黄柏少许 桑木上羊儿藤七叶圆者,即桑络也,真寄生尤妙水二盏,糯米五七十粒,煎服。血,加阿胶。胎气痛,加缩砂仁。

  茭山云:孕而多堕者,男子贪淫情纵,女子好欲性偏,兼以好食辛酸热物,暴损冲任,故有堕胎之患。其膏粱与藜藿妇人不同,欲之多寡故也。有一等妇人,有胎似乎无胎,痰气疼痛发热,医者不明脉理,妄施耗气退热之剂,不知胎气宜养,病气益攻,若有胎反用攻药,岂不误矣!故养胎者血也,护胎者气也,或有妇人小产太多,及至中年设法服药保全,但欲心不绝,其性情不改,百凡上气,逆损冲任,因而殒命者有矣。故昔人有言:飞禽抱卵,走兽怀胎。物类尚能保全产育,人为万物之灵,反不及此,何耶?且小产甚于大产,瓜果生则摘之,岂不伤其枝蔓,养生可不慎哉?

  又或问予曰:今妇人小产最多,往往服药保孕鲜有效者何也?予答曰:妇人纵欲,恣养口体,伤于冲任,故有堕胎之患。医家不审气血冷热,妄施归芎阿胶、艾叶香燥之药,因而堕者有之。永为则例者亦有之。世俗概用济生宝艾附等丸以为的当,殊不知前品乃湿热之药,助火清阴之剂,血热妄行,故漏胎之患必有。且如果品多生春夏,少结秋冬,既因血漏胎,反为寒治,必致误人。予特为此参出一方,药品虽少,其功甚大。但怀胎时,自知慎重避忌,服此药可以保全,遂名曰千金保孕丸:杜仲去粗皮,以糯米煎汤拌匀,炒断丝,八两 续断去芦,三两上二味为细末,以山药五两,作糊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米饮下。忌酒醋,戒恼怒。一方用枣肉为丸。

  又云:胎堕,气血不足也。气不足,胎无所荣,血不足,胎无所养,荣养失宜,犹木枯果落。其间过伤怒气,劳佚动胎,内外冷热,伤于子脏,又当量轻重而治之。

  《胎产须知》云:胎气不固,常小产,用四物汤加炒阿胶、炒黑香附、白术、黄芩、砂仁、糯米,水煎服。

  密斋预防堕胎之方,莫有善于所集者。惟《金匮》当归散方,去川芎,用熟地黄,加阿胶、炙草,若常服之尤稳。更兼安胎丸,一名湖莲丸:莲肉去心,二两 白术二两 条芩二两 砂仁炒,半两 共为末,山药五两,作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五十丸,米饮下。 

  妊娠漏胎

  《要略》师曰:妇人有漏下者,有半产后间续都不绝者,有妊娠下血者,假令妊娠腹中痛,为胞阻,胶艾汤主之。芎 阿胶 甘草各二钱 艾叶 当归各钱半 白芍 熟地黄各二钱水二盏,酒一盏,煎一盏,去滓,内阿胶,慢火煎,令胶烊,顿服之。丹溪云:有娠而血漏下者,属气虚血热,可服固孕之药,方见前胎产须知条。河间二黄散,治胎漏下血:生熟地黄等分。上为末,煎白术、枳壳汤下二钱或钱半。

  刘宗厚按《良方》论云:妇人有子之后,血蓄以养胎矣,岂可复能散动耶?所以然者,有孕而月信每至,是亦未必因血盛也。若谓荣血有风则经始动,动以其风胜,则有此例。可见胎漏之因,非止一端也,治者宜扩充焉。

  如血热胎漏者,用丹溪治漏下血方:条芩五钱 白术一两 砂仁炒 阿胶蛤粉炒成珠,各三钱上为细末,每服二钱,艾叶汤下。气血两虚,下血不止者,秘传当归寄生汤,水煎服;当归 川芎 艾叶 白术各一钱 人参 寄生 川续断 熟地黄各二钱

  《良方》论妊妇全假血以养胎,或因惊走,或从高坠下,冒涉风邪,触忤神祟,以致下血,胎奔上心,腹中急动,或血从口出,皆是伤胎。其下血不止,胎上冲心,四肢厥冷,闷绝将死者。阿胶炒,各二两 青竹茹拳大一握 白蜜二合上水六升,煮艾、竹茹至二升,去渣,入阿胶、白蜜,一二沸,待胶烊,分作三服。妊娠下血如月信者,若至胞干,非特损子,亦损母矣。芑焙 干姜炮,各半两上为细末,酒调服三钱,日夜分三服。

  立圣散,治妊娠下血不止,用鸡肝二具,以好酒一升,煮熟,共酒食大效。

  密斋云:女子之血,在下为经水,在上为乳汁,一朝有娠,则经水不动,乳汁不行,聚于子宫,以养其胎也。故胎之有血,如鱼之有水,水深则鱼得活,水涸则鱼困矣。今有娠而腹下血,乃气虚血虚,胞中有热,不亟止之,但恐血枯,子命难全,母亦随毙。法当用人参、白术以补其气,归芎以补其血,黄芩以清其热,生甘草以泻其火,阿胶以止其血,未有不安者矣。 

  卷之八

  胎动不安

  凡二论、八方。

  丹溪云:胎动者,因大逼动胎,逆作上喘,急用黄芩、香附之类。夫黄芩乃安胎之圣药。安胎饮,胎成之后,觉胎气不安,或腹微痛,或腰间作疼,或饮食不美,宜服。或五六个月,常服甚好,此丹溪方也:白术 当归 白芍 熟地黄各一钱 人参 川芎 条芩 陈皮 甘草 砂仁 苏叶各三分生姜三片引,水煎。

  密斋云:胎动不安,其因有七:或因坠跌举重,触动胎气者;或因纵欲无度,触动胎气者;或因七情失节,触动胎气者;或因误食辛热,触动胎气者;或因触冒寒暑,冲动胎气者;或因修造移徙,触动胎气者;或因母多疾病,胎失其养,而不安者,当各求之,勿一概妄治也。

  如因自高坠下,或为重物所压触动胎气,腹痛下血,宜用安胎散主之。缩砂不拘多少,和皮略炒,勿令焦黑,去皮取仁为末,以当归、川芎等分,水煎作汤调服。如觉胎中热,其胎即安矣。此方甚验。大抵妊妇不可缺此,常服安胎易产。

  如因夫妇贪欢,不知避忌,纵恣情欲,以致冲任伤损,触动胎元,胎动腹痛,或为漏胎者,宜如圣散主之:鲤鱼皮鲜者 当归 熟地黄 阿胶面炒为珠 白芍药 川续断 川芎 炙草各等分水一盏,苎根少许,生姜三片,煎服。

  如因喜怒忧思,恐惧失节,触动胎气不安者,宜加减四物天香汤主之:当归 川芎 香附 陈皮 苏叶

  因于怒者,加黄芩、甘草、人参以缓其中,使肝气平。

  因于忧者,加枳壳、大腹皮以理其气,使脾气平,饮食进。

  因于喜者,加黄芩、黄连、麦门冬以泻其火,使气平。

  因于恐者,加茯神、益智以安其神,使肾气平,则胎自安矣。

  如因恣食酒面,炙炒厚味,及误服辛燥毒药者,以致邪火薰蒸,胎动不安,宜加味枳壳汤主之:枳壳半两 黄芩一两 白术一两 加黄连 黄柏各二钱,炒 生甘草 青竹茹水煎服,三钱一剂。

  如因起居不时,冲寒冒暑,动其胎者,宜《金匮》当归散加减。

  因于寒者,加葱白、苏叶、生姜。

  因于暑者,加黄连、人参、知母。

  如因修方动土,移徙堆垛,触犯日月胎神,以致不安者,宜服前安胎散,更请道高者,于胎神所占之方,作符使禳之。

  如因母疾病,气衰血少,不能护养其胎,以致不安者,宜十圣散主之,即十全大补汤加减也:人参 白术 熟地黄 砂仁炒 黄芪各五分 炙草 川芎 归身 白芍炒,各一钱 川续断八分水煎服。上,以上胎动不安者,诸症如有腹痛下血者,各随就本方,加阿胶、艾叶。 

  妊娠聚积附:鬼胎

  凡七论三方。

  《六元正纪大论》帝曰:妇人身重,毒之何如?岐伯曰:有故无殒,亦无殒也。

  王太仆云:故有坚大瘕,痛甚不堪,则治以破积愈痛之药,是谓不救必死,尽死救之,盖存其大也,虽服毒不死也,上无殒言母必全,下无殒言子亦不死也。

  又曰: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过者死。

  河间云:药之性味,本以治疾,诚能处以中庸,与疾适当,且如半而止之,亦何疑于攻治哉?

  《要略》云:妇人宿有症病,经断未及三月,而得漏下不止,胎动在脐者,为症痼害。妊娠六月动者,前三月经水利时,胎也。下血者,后断三月也所以血不止者,其症不去故也,当下其症,桂枝茯苓丸主之:桂枝 茯苓 丹皮 桃仁去皮尖,炒 芍药各等分上五味,为细末,炼蜜丸如兔屎大,每日食前服一丸,如不止,加至三丸,温水下。

  《脉经》云:设令宫中人,若寡妇无夫,曾夜梦寐,交通邪气,或怀久作瘕,急当治下。斩鬼丹,治妇人鬼胎如抱瓮:吴茱萸 川乌头 白姜蚕炒 秦艽 柴胡 巴戟去心 巴豆不去油 芫花各一两。上为末,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七丸,蜜酒吞,取去恶物,即愈。寸口脉洪而涩,洪则为气,涩则为血,气动丹田,其形即温,涩在于下,胎冷若冰,阳气活胎,阴气必凝,故必阴阳,其下必僵,假令阳经,畜血若杯(阴为死血,阳为畜血)。

  问:妇人双胎,其一独死,其一独生,医其生,下其死者,其病则愈。然后竟免躯,何脉以别之?师曰:寸口脉卫气平和,荣气缓舒,阳施阴化,精盛有余,阴阳俱盛,故知双胎。今少阴微紧,血则浊凝,经养不周,胎则偏大,少腹冷满,膝膑疼痛,腰重起难,此为血理。若不早去,害母失胎,宜芎归汤:川芎 当归各等分。为末,每服三五钱,加苏叶数茎,酒水合煎。死者即下,生者即安。 

  妊娠恶阻

  凡三论五方二案。

  恶阻者,谓有娠而恶心,阻其饮食也。按《内经》精化于气,气伤于味。注云:精肉内结,郁为秽腐,攻胃则五味居然不得入也。女人身重,精化百日,皆伤于味也。其斯恶阻之谓欤。

  妊娠平日喜怒忧思,七情气滞,以致中脘伏痰留饮。有娠之后,经血既闭。饮血相搏,气不宣通,遂使心下愦闷,头旋眼花,四肢倦怠,恶闻食气,喜啖咸酸,多卧少起,甚则吐逆,不自胜持。调治之法,顺气理痰,自然安矣。肥人是痰,瘦人是热。

  密斋云:妊娠恶阻者,乃怀孕之常病,不须服药。惟平日脾胃虚弱,饮食少者,必呕吐大甚,饮食不入者,恐伤胃气,有害胎元,必须治之。然治此者,必用半夏,半夏有动胎之性,须制用,炒过无妨。

  如肥人恶阻,旋覆花汤主之:旋覆花 川芎 细辛减半 人参各一钱 白茯苓 半夏姜制 归身 陈皮各二钱 干姜炮五分 炙甘草一钱分作二服,生姜五片,煎服。又方:加味二陈汤,一名小茯苓汤:陈皮 白茯苓各四钱半 半夏姜制,三钱 白术二钱四分 炙草一钱咀,分作二服,水二盏,姜五片,乌梅一个,煎八分服。瘦人恶阻,宜人参橘皮汤主之一名竹茹汤,一名参补饮:橘皮 茯苓各二钱 人参 麦冬 白术 厚朴姜制 炙草各一钱 竹茹鸡子大一团水碗半,姜五片,煎服。又方:用白术二两 条芩一两 砂仁炒,五钱为末,神曲糊丸,白汤下。如呕吐不已者,恐伤胃气,宜钱氏异功散加藿香主之:白术 陈皮 茯苓各一钱 藿香叶 人参 砂仁各五分 炙草三分水盏半,姜五片,煎服,或神曲为丸服,尤炒。

  一妇孕两月,呕吐头眩,医以参、术、川芎、陈皮、茯苓服之愈重,脉弦,左为甚,此恶阻病,必怒气所激,问之果然。肝气既逆,又挟胎气,参术之补,大非所宜,以茯苓汤、抑青丸二十四丸,五服稍安。脉略弦,口苦干,食即口酸,嗜其膈间,滞气未尽行,以川芎、陈皮、栀子、生姜、茯苓煎汤下抑青丸。愈后两手脉平和,而右甚弱,此时肝气既平,可用参术以防之,服一月而胎不堕,此丹溪治例也。

  徽州商人吴俨妻汪氏,年三十余,末子二岁,正食乳,经水未行。一日因与夫争言激怒,得呕逆病,食入随吐,凡所食物,鼻中即和其食臭。请过二医,俱用反胃之药,治之不效。请予治之,其脉左三部沉实搏手,右三部脉平。予曰:此有孕脉也,当生二男。汪曰:我生过三子,皆三岁而后娠,今小儿方二岁,经又未动,不是娠也。只因与我官人讲口,便有此病。予曰:身自有娠,且不知之,况医人乎?宜其服药而不效。盖怒伤肝,肝传心,诸臭皆属于心,心传脾,故随所食之物,即作其物、气一出也。呕逆食臭,皆肝心二脏之火炎上之象也,以黄芩一两,黄连、白术、陈皮、香附(童便炒黑)、白茯苓各五钱,砂仁(炒)二钱。共为末,神曲糊丸,绿豆大,每五十丸,白汤下,未五日而安,后生双男。 

  
 

 

 

回主頁

belongs to SAFAC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