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篇名>宜麟策
书名:宜麟策
作者:佚 名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年—1911年



<目录>

<篇名>总论

属性:天地 ,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此造化自然之理也。亦无思无为之道
也。故有人道,即有夫妇。有夫妇,即有子嗣。又何有乏嗣之说?然天有不生之时,地
有不毛之域,则人不能无乏嗣之流矣。然则生者自生,乏者当乏,而求嗣之说,又何为
也?果可求耶?果不可求耶?则其中亦自有说,亦自有法矣。所谓说者,非为不生不毛
者而说也,亦非为少壮强盛者而说也。盖不生不毛者,出于先天之禀赋,非可以人力为
也。少壮强盛者,出于妙合之自然,不必识,不必知也。惟是能子弗子者,无后难堪,本
非天付。衰老无儿者,精力日去,岂比少年?此所以有挽回之人力则有说而有法矣。虽法
之垂诸古者已不为少,然以余觉之,则若有未尽其妙蕴者焉。因而胪列其法,曰天时,曰
地利,曰人事,曰药食,曰疾病。但犯其一,便足败乃公事矣。宾于晚年得子,率鉴乎此。
凡苦于是者,惟察之信之。则嗣续之猷,或非渺小,故命之曰《宜麟策》。



<目录>

<篇名>时气(天时一)

属性:凡交会下种之时,古云宜择吉日良时,天德月德,及干支旺相,当避丙丁之说,顾以
仓猝之顷,亦安得择而后行,似属迂远不足凭也。然惟天日晴明,光风霁月,时和气爽,
及情思清宁,精神闲裕之况,则随行随止,不待择而人人可辨,于斯得子,非惟少疾,而
必且聪慧贤明。胎元禀赋,实基于此。至有不知避忌者,犯天地之晦冥大雾,则受愚蠢
迷蒙之气,犯日月星辰之薄蚀,则受残缺刑克之气,犯雷霆风雨之惨暴,则受狠怒惊狂
之气,犯不阴不阳倏热倏寒之变幻,则受奸险诡诈之气,故气盈则盈,乘之则多寿,气
缩则缩,犯之则多夭。顾人生六合之内,凡生长壮老已,何非受气于生成?而知愚贤不
肖,又孰非禀质于天地?此感兆元始之大本,苟思造命而赞化育,则当以此为首务。



<目录>

<篇名>阴阳(天时二)

属性:干道成男,坤道成女,此固生成之至道。然亦何以见之?亦何以用之?盖乾坤不用,用
在坎离,坎离之用,阴阳而已。
夫离本居阳,何以为女?以阳之中而阴之初也。坎本居阴,何以为男?以阴之中而
阳之初也。盖中者盛于上,盛者必渐消。初者生于下,生者必渐长。故阳生于坎,从左
而渐升,升则为阳而就明。阴生于离,从右而渐降,降则为阴而就晦,此即阴阳之用也。
而千变万化,莫不由之。由之推展,则凡冬至夏至,一岁之阴阳也。子东午西,一日之
阴阳也。有节有中,月令之阴阳也。或明或晦,时气之阴阳也。节前节后,消长之阴阳
也。月光潮汛,盈虚之阴阳也。再以及人,则老夫少妻,阴若胜矣,有颠之倒之之妙,彼
强此弱,阳亦在也。有操之纵之之权,顾无往而非阴阳之用也。知之而从阳避阴,则干
道成男,不知而背阳向阴,则坤道成女矣。明眼入其鉴而悟之,笔有难于尽意也。



<目录>

<篇名>地利(地利一)

属性:地利关于子嗣,非不重也。有阴宅之宜子孙者,常见螽斯之多。有阳宅之宜子孙者,
惟生气天乙方为最吉。然吉地吉人,每多不期而会。所谓有德斯有人,有人斯有土,此
其所致之由,自非偶然。故曰必先有心地而后有阴地,信非诬也。第其理深义邃,有非
一言可悉。然宗枝攸系,诚有不可不知者。此外如寝室交会之所,亦最当知宜忌。凡神前
庙社之侧,井灶冢枢之傍,及日月火光照临,沉阴危险之地,但觉神魂不安之处,皆不可
犯。倘有不谨,则夭枉生理残障,飞灾横祸,及不忠不孝之流,从而出矣。验如影响,可不
慎哉?



<目录>

<篇名>基址(地利二)

属性:谷绵瓜瓞,当求基址,盖种植者必先择地,破砾之场,安望稻黍?求子者必先求母,
薄福之妇,安望熊罢?倘欲为子嗣之谋,而不先谋基址,计非得也。然而基址之说,隐
微叵测,察亦诚难,姑举其显而易者十余条,以见其概云耳。大都妇人之质,贵静而贱动,
贵重而贱轻,贵浓而贱薄,贵苍而贱嫩。故凡唇短嘴小者不堪,此子处之部位也。耳小
轮薄者不堪,此肾气之外候也。声细而不振者不堪,此丹田之气本也。形体薄弱者不堪,
此藏蓄之宫城也。饮食纤细者不堪,此仓廪血海之源也。发焦齿豁者不堪,肝亏血而肾
亏精也。睛露臀削者不堪,藏不藏而后无后也。颜色娇艳者不堪,与其华者去其实也。肉
肥胜骨者不堪,子宫隘而肾气 也。 娜柔脆筋不束骨者不堪,肝肾亏而根干不坚也。山
根唇口多青气者不堪,阳不胜阴,必多肝脾之滞逆也。脉见紧数弦涩者不堪,必真阴亏
弱,经候不调,而生气杳然者也。此外如虎头熊项,横面竖眉,及声如豺野狼之质,必多
刑克不吉,远之为宜。又若刚狠阴恶,奸险克薄之气,尤为种类源流,子孙命脉所系,乌
可近之。虽曰尧亦有丹朱,舜亦有瞽瞍,然二气相合,未必非一优一劣之所致。倘使阴
阳有序,种址俱宜,而稼穑有不登者,未之有也。唯一有偏胜,则偏象见矣,是种之不
可不择者有如此。不然则麟趾之诗,果亦何为而作者耶?余因人艰嗣之苦,复见人有不
如无之苦,故日愿天常生好人。



<目录>

<篇名>十机(人事一)

属性:阴阳之道,合则聚,不合则离,合则成,不合则败。天道人事,莫不由之,而尤于斯
道为最。合与不合,机有十焉,使能得之,权在我矣。
一曰阖辟,乃妇人之动机也。气静则阖,气动则辟。动缘气至,如长鲸之饮川,如巨
觥之无滴。斯时也,吸以自然,莫知其入,故未有辟而不受者,未有受而不孕者。但此机
在瞬息之间,若未辟而投,失之太早,辟已而投,失之太迟。当此之际,自别有影响情
状可以默会,不可以言得也。惟有心人能觉之,带雨施云,鲜不谷矣。
二曰迟速,乃男女之合机也。迟宜得迟,速宜见速。但阴阳情质,禀有不齐。固者迟,
不固者速。迟者嫌速,则犹饥待食,及咽不能。速者畏迟,则犹醉添杯,欲吐不得。迟
速不HT ,不相投矣,以迟遇疾,宜出奇由迳,勿逞先声。以疾遇迟,宜静以自持,挑而后
战,能反其机,适逢其会矣。
三曰强弱,乃男女之畏机也。阳强阴弱,则畏如蜂虿,避如戈矛。阳弱阴强,则闻风
而靡,望尘而北。强弱相凌,而道同意合者鲜矣。然抚弱有道,必居仁由义,务得其心。
克强固难,非聚精会神,安夺其魄?此所以强有不足畏,弱有不足虞者,亦在乎为之者
之何如耳。
四曰远近,乃男女之会机也。或以长材排闼,唐突非堪。或以偷觑跽门,敢窥堂室。
欲拒者不能,欲吞者不得, 隔如斯,其能 乎?然敛迹在形,致远在气。敛迹在一时,
养气非顷刻。使不有教养之夙谋,恐终无刚劲之锐气,又安能直透重围,而使鸠居鹊巢
也?
五曰盈虚,乃男女之生机也。胃有盈虚,饱则盈而饥则虚也。肾有盈虚,蓄则盈而泄
则虚也。盛衰由之,成败亦由之,不知所用,则得其幸而失其常耳。
六曰劳逸,乃男女之气机也。劳者气散而怯,逸者气聚而坚,既可为破敌之兵机,亦
可为种植之农具,动得其宜,胜者多矣。
七曰怀抱,乃男女之情机也。情投则合,情悖则离,喜乐从阳,故多阳者多喜,郁怒
从阴,故多阴者多怒。多阳者多生气,多阴者多杀气,生杀之气,即孕育贤愚之机也。莫
知所从,又胡为而然乎?
八曰暗产,乃男子之失机也。勿谓我强,何虞子嗣?勿谓年壮,纵亦何妨?不知过者
失佳期,强者无酸味,而且随得随失,犹所莫知,自一而再,自再而三,则亦如斯而已
矣。



<目录>

<篇名>附∶小产论

属性:凡小产有远近,其在二月三月为之近,五月六月为之远,新受而产者其势轻,怀久而
产者其势重,此皆人之所知也。至若犹有近者,则随孕随产矣。凡今艰嗣之家,犯此者
十居五六,其为故也,总由纵欲而然。第自来人所不知,亦所不信。兹谨以笔代灯,用
指迷者,倘济后人,实深愿也。请详言之。盖胎云始肇,一月如珠露,二月如桃花,三月
四月而后血脉形体具,五月六月而后筋骨毛发生。方其初受,亦不过一滴之玄津耳。此
其橐 正无根据,根 尚无地,巩之则固,决之则流。故凡受胎之后,极宜节欲,以防泛
溢。而少年纵情,罔知忌惮。虽胎固欲轻者,保全亦多。其有兼人之勇者,或恃强而不败,
或既败而复战。当此时也,主方欲静,客不肯休,无奈狂徒,敲门撞户,顾彼水性热肠,
有不启扉而从,随流而逝者乎?斯时也,落花与粉蝶齐飞,火枣共交梨并逸,合污同流,
已莫知其昨日孕而今日产矣,朔日孕而望日产矣!随孕随产,本无形迹。盖明产者胎已
成形,小产必觉,暗产者胎仍似水,直溜何知?故凡今之 HT 家,多无大产,以小产之
多也。娶娼妓者多少子息,以其子宫滑而惯于小产也。今尝见艰嗣求方者,问其阳事,则
曰能战。问其功夫,则曰尽通。问其意况,则怨叹曰∶人皆有子我独无。亦岂知人之明产,
而尔之暗产耶?此外如受胎三月五月而每有堕者,虽衰薄之妇常有之。然必由纵欲不节,
致伤母气而堕者为尤多也。故凡恃强过勇者多无子,以强弱之自相残也。纵肆不节者多
不育,以盗损胎元之气也。岂悉由妇人之罪哉?欲求我方者,当以此篇先读之,则传方
之思,已过半矣。
九曰童稚,乃女子之时机也。方苞方萼,生气未舒,甫童甫笄,天癸未裕。曾见有未
实之粒,可为种否?未足之蚕,可为茧否?强费心力,而年衰者能待乎?其亦不知机也矣。
十曰二火,乃男女之阳机也。夫君火在心,心其君主也。相火在肾,肾其根本也。然
二火相因,无声不应。故心宜静,不静则火由欲动,而自心挑肾,先心后肾者,以阳烁
阴,出乎勉强,勉强则气从乎降,而丹田失守,已失元阳之本色。肾宜足,肾足则阳从
地起,而由肾及心,先肾后心者,以水济火,本乎自然。自然则气主乎升,而百脉齐到,斯
诚化育之真机。然伶薄之夫,每从勉强,故多犯虚劳。讵云子嗣,朴浓之子,常由自然,
故品物咸亨,奚虑后人?知机君子,其务阳道之真机乎?



<目录>

<篇名>蓄外家(人事二)

属性:无故置外家,大非美事。凡诸反目败乱,多
有由之。可已则已,是亦齐家之一要务也。其若年迈妻衰,无后为大,则势有不得不置者。
然置之易而蓄之难,使蓄不有法,则有蓄之名,无蓄之实,亦仍与不蓄等耳。而蓄之之
法,有情况焉,有寝室焉。以情况言之,则主母见外家,大都非出乐从,所以或多嗔怒,或
多骂詈,或因事责其起居,或假借加以声色,是皆常情之所必至者,而不知产育由于血气,
血气由于情怀,情怀不畅,则冲任不充,冲任不充,则胎孕不受,虽云置外家,果何益与?
凡蓄外家之不可过严者以此。再以寝室言之,则宜静宜远,宜少近耳目者为妙。盖私构之顷,
锐宜男子,受宜女人,其锐其受,皆由乎气。当此时也,专则气聚而直前,怯则气馁而不
摄,此受与不受之机也。然勇怯之由,其权在心。盖心之所至,气必至焉。心有疑惧,心
不至矣。心有不至,气亦不至矣,倘临期惊有所闻,则气在耳,而不及器矣。疑有所见,
则气在目,而不及器矣。或忿或畏,则气结在心,而不至器矣。气有不至,则如石投水,
而水则无知也,且如两阵交锋,最嫌奸细之侦伺,一心无二,何堪谗间以相离?闺思兵
机,本无二致,凡外家室之不可不静而远者以此。虽然,此不过为锦囊无奈者设。倘有高
明贤淑,因吾言而三省,惟宗祧之是虑,不惟不妒,而且相怜,则愈近愈慰,而远之之
说,岂近人情?又若有恭谨良人,小心奉治,则求容已幸,又安敢有远而敬之之念?其然
其然,吾末如之何也已。



<目录>

<篇名>药食(论方)

属性:种子之方,本无定轨,因人而药,各有所宜。故凡寒者宜温,热者宜凉,滑者宜涩,
虚者宜补,去其所偏,则阴阳和而生化着矣。今人不知此理,而但知传方,岂宜于彼者亦
宜于此耶?且或一人偶中,而不论宜否,而遍传其神,竞相制服,又岂知张三之帽,非
李四所可戴也?



<目录>

<篇名>饮食(戒饮)

属性:凡饮食之类,则人之脏气各有所宜,似不必过为拘执,惟酒多者为不宜。盖胎种先
天之气,极宜清楚,极宜充实,而酒性淫热,非惟乱性,亦且乱精,精为酒乱,则湿热其
半,真精其半耳。精不充实,则胎元不固,精多湿热,则他日痘疹惊风脾败之类,率已受
造于此矣,故凡欲择期布种者,必宜先有所慎,与其多饮不如少饮,与其少饮犹不如不
饮,此亦胎元之一大机也。欲为子嗣之计者,其毋以此为后着。



<目录>

<篇名>男病(疾病一)

属性:疾病之关于胎孕者,男子则在精,女子则在血,无非不足而然。凡男子之不足,则
有精滑精清精冷者,及临事不坚,或流而不射者,或梦遗频数,或便浊淋涩者,或好色
以致阴虚,阴虚则腰肾痛惫,或好男风以致阳极,阳极则亢而亡阴,或过于强固,强固
则胜败不治,或素患阴疝,阴疝则肝肾乖离,此外则或以阳衰,阳衰则多寒,或以阴虚,阴
虚则多热。若此者,是皆男子之病,不得尽诿之妇人也。倘知其由而宜治则治之,宜反
则反之,必先其在我而后及妇人,则事无不济矣。



<目录>

<篇名>女病(疾病二)

属性:妇人所重在血,血而构精,胎孕乃成。欲察其病,惟于经候见之。欲治其病,惟于阴
分调之。盖经即血也,血即阴也。阴以应月,故月月如期,此其常也。及其为病,则有或
先或后者,有一月两至者,有两月一至者,有枯绝不通者,有频来不止者,有先痛而后行
者,有先行而后痛者,有淡色黑色紫色者,有瘀而为条为片者,有精血不充而化作白带白
浊者,有子宫虚冷而阳气不能生化者,有血中伏热,而阴气不能凝成者,有血 气痞,子
脏不收,月水不通者。凡此皆真阴之病也。真阴既病,则阴血不足者,不能育胎。阴气不
足者。不能摄胎,是以求子之法,首重调经。



<目录>

<篇名>附∶衍庆编调经至言

属性:天地生生之理,止阴阳二气。合则生之理全,分则人之质定,故男秉阳,女秉阴,男
肖日,女肖月。男子生气,一日一动。女子生气,一月一周。夜半子时,男子生机所发,
月经行日,女子生意所萌,能于此生生之时,加意保护,便可却病延年,此一定之理也。每
思世间女子,较男子颇逸。至于富贵之家,闺阁妇女,锦衣美食,曲房深室,无饥寒风露
筋力劳苦之事,然痨瘵偏多,疾病时作,此何故哉?盖其受病甚微,起于所忽而不自知
也。大抵女子年十四则天癸至,月事时下,此时生意勃然,凡以生以育,皆由于此耳。第
其将行之时,新者未生,旧者欲去,意中必有烦躁之态,异于平日,彼时能自知经将欲
行,一切起居,盒饭加意调摄,劳碌气恼,俱不宜犯,最不可饮食冷物,坐卧冷处。盖寒
冷乃肃杀之气,最害生意。况经行之时,凡百骸四肢,毛孔皆开,然后旧血入于冲脉而
下,彼时若一受寒气,不论何处,其欲下之血,即停留不行。初则止须毫毛之聚,逐日
血行周身,至于所凝之处,则滞而不行,日积日多,此瘀血痨, 瘕痞块,瘰 膈噎,行
经疼痛短缩,所由来也。至于净后一二日内,则百骸四肢,皆生新血,此时一受冷气,则
生机郁遏,无论何处受冷,则此处便不生发,此血枯痨症,黄瘦无力,心脾胀闷,月经过
期,白带诸病,所由生也。当其时感之至微,原不知觉,至病已成,医家又随病施治,不
究所由,此妇人所以多病也。况当贵之家,妇女素习骄恣,又善于掩饰,甜瓜冷果,一时
可口,禁之不能,且好吃生冷,则胃气内寒,见热便怕,不知一时之爽利有限,日久之疼
痛难当,以致不能生育,种种受害皆由于此,今特指出。凡天下妇女,能于经行时,戒生
冷气恼,如产后调摄一般,每月不过五六日,使百病自除。此时服药,亦易收效,故去积
行瘀,须于经行之时,趁势下之。补养调理,须于经净一日,乘机助之。其奏功必速于往
日,此中实具至妙元机。奈天下庸医,茫如雾露,嗣后见此书者,信而遵行。若有疾妇
女,半年之内,有不脱体安吉者,誓断吾舌。兹因衍庆编成,特着此论以赘于后,使天下
妇女知之,不惟永无疾苦,而广嗣多男,亦庶几少助天下大生之德耳。



<目录>

<篇名>辨古

属性:种子之法,古人言之不少,而余谓其若未尽善者,盖亦有疑而云然,谨并列而辨之,
亦以备达者之裁正。
一广嗣诀云∶三十时辰两日半,二十八九君须算。落红满地是佳期,金水过时徒霍
乱。霍乱之时枉费功,树头树底觅残红。但解开花能结子,何愁丹桂不成丛。按∶此言
妇人经期方止,其时子宫正开,便是布种之时,过此佳期,则子宫闭而不受胎矣。然有
十日半月,及二十日之后受胎者,又何为其然也?又一哲妇曰∶若根据此说,则凡有不端
者,但于后半月为之,自可无他虑矣。善哉言也!此言果可信否?
一道藏经曰∶妇人月信止后,一日三日五日合者,干道成男。二日四日六日合者,坤
道成女。按∶此以单数属阳,故成男,偶数属阴,故成女。果若然,则谁不知之?得子
何难也?总未必然。
一褚氏遗书云∶男女之合,二情交畅。若阴血先至,阳精后冲,血开裹精,精入为骨,
而男形成矣。阳精先至,阴血后参,精开裹血,血入为本,而女形成矣。按∶此一说,余
初见之,甚若有味有理,及久察之,则大有不然。盖相合之顷,岂堪动血?惟既结之后,
则精以肇基,血以滋育,而胎渐成也。即或
以血字改为精字,曰阴精先至,似无不可!然常见初笄女子,有一合而即孕者。彼于此时,
畏避无暇,何云精泄?但其情动则气至,气至则阴辟,阴辟则吸受,吸受则无不成孕,此
自然之正理也。若褚氏之说,似穿凿矣。
一东垣曰∶经水断后,一二日,血海始净,精胜其血,感者成男,四五日后,血脉
已旺,精不胜血,感者成女。按∶此说亦非确论。今见多生女者。每加功于月经初净,
而必不免于女者,岂亦其血胜而然乎?
一丹溪曰∶阴阳交构,胎孕乃凝,所藏之处,名曰子宫,一系在下,上有两歧,中
分为二,形如合钵,一达于左,一达于右,精胜其血,则阳为之主,受气于左子宫而男形
成。精不胜血,则阴为之主,受气于右子宫而女形成。按∶此乃与《圣济经》“左动成男,
右动成女”之说同,第以子粒验之,无不皆有两瓣,故在男子亦有二丸,而子宫之义,谅
亦如此。惟左受成男,右受成女之说,则成非事后,莫测其然。即复有左射右射之法,第
恐阴中阖辟自有其机,即欲左未必左,欲右未必右。而阴阳相胜之理,则在天时人事之
间,似仍别有一道耳!



<目录>续篇

<篇名>大意

属性:张景岳先生《宜麟策》,为求嗣者必读之书。今采诸书名论,编为四类以续之∶曰蓄
德,曰培元,曰布种,曰胎教。或补其未备之义,或发其未畅之旨,合而读之,遵而行
之,无弗子者矣。



<目录>续篇

<篇名>干道(蓄德一)

属性:孕元立本章云∶天地之大德曰生,人者天地之心也。具此生理,生生无穷,乃有无
子者曷故?观夫层冰积雪,天行肃杀之令,地合闭蛰之德,斯时生物亦鲜矣。人之气禀无
偏,而生机偶歇者,非其心之所趋,冬秋阴惨之气深,春夏阳和之气少乎?故不可录曰∶
残恶之人多无子,阴贼之人多无子,好杀之人多无子,淫乱之人多无子,财紧之人多无
子,清刻之人多无子,狷隘之人多无子,好洁之人多无子,是岂天定之哉?由人心之自
致耳。然人心至灵,如舟之有舵,一捩便转。其捩转之术如何?曰∶存仁而已矣,仁者生
之德,是以草木蔬谷百果之核,名之曰仁。植之无有不生者也。人能在在存仁,随地随时,
不放过去,如有言责者用其言,(如林给事疏减赈米,妻梦神责,二子皆死,门户遂绝,则
奏疏活人者,后嗣蕃昌必矣。)有官职者尽其职,(如虞允文禁民溺女,本无子而有子之类。)
将兵者不嗜杀,(如曹彬徐达子孙贵盛之类。)掌刑者不妄刑,(如马默除岛囚投海之例,本无
嗣而有子之类。)富者不私其富,(一切众生,以财为命,冻者得之暖,饥者得之饱,离者得
之合,死者得之生,财聚于我,宽一分,则人受一分之福,其仁岂不薄哉,多男之庆有
必然者。)贫贱者能尽其诚,(如任奔走效口舌,以解人之厄,恤人之难,隐人之过,成人之
善,步步是仁,所谓不费钱功德也。非求嗣之快捷方式乎?)凡此皆自尽其心而已。然已默契
夫天地生物之心,种豆者其苗必豆,种瓜者其苗必瓜,断断然矣。夫所谓捩转云何?即
改过之谓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即求仁得仁,是故存仁之道。以改过为
先,欲求有子而且贤者,可不以此为首务哉?



<目录>续篇

<篇名>坤道(蓄德二)

属性:又云∶夫子赞干元资始曰大,赞坤元资生曰至,坤者顺承乎天以成其生物之功,故
曰妻者齐也。是以子嗣之有无,重在男子,尤重在妇人。妇人虽不与户外事,倘其悖谬垂
戾之性成,而门内先受其祸,既失其坤顺之德,岂能着生物之功?或孕而不育,育而不
寿者多矣。妇人之心,求子最切,祷祀求神,神弗福也。曷若近而求之门内耶?公姑孝之,
夫主敬之,妯娌和之,奴婢恤之,庶事宽之,如是则戾气消,和气溢,作善降祥,瓜瓞之
庆,神必福之矣。又有妇人焉,性非凶暴,貌似柔和。亦艰于子嗣者,盖妇人秉质于阴,易
流为毒,其家庭日用之常,处心积虑之地,煞有关系。常见有能干之妇,其营家也勤而俭,
其持己也谨而严,锱铢之数无差,恩怨之分至晰,揆其大较,不过自私自利之心多,恕
人宽人之地少,似乎无大失德,然而家业暗替,子息杳然何哉?盖妇人之德,不期于宽
浓,即流于刻薄。剥削元气于冥冥之中,是为隐慝,故不特悖谬乖肩,为无嗣之显端,即
事事义胜于恩,已非坤浓生物之体矣。妇人无子,即干七出之条,可不痛自修省,赞夫
为善,以期螽斯麟趾之庆哉!



<目录>续篇

<篇名>精血盛衰之验(培原一)

属性:褚尚书曰∶饮食五味,养髓骨肉血肌肤毛发。男子为阳,阳中必有阴,阴中之数八,
故一八而阳精升,二八而阳精溢。女子为阴,阴中必有阳,阳中之数七,故一七而阴血升,
二七而阴血溢。阳精阴血,皆饮食五味之秀实也。方其升也,智虑开明,齿牙更始,发
黄者黑,筋弱者强,暨其溢也。凡充身肢体手足耳目之余,虽针芥之沥,无有不下。凡
子形肖父母者,以其精血尝于父母之身,无所不历也。是以父一肢废,则子一肢不肖其
父,母一目亏,则子一目不肖其母。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则五体有不满之处,异日
有难状之疾。阴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则精不出内败,小便道涩而为淋。精已耗而复竭
之,则大小便道牵疼,愈疼则愈欲大小便,愈便则愈疼。女人天癸既至,逾十年无男子合
则不调,未逾十年思男女合亦不调,不调则旧血不出,新血误行,或渍而入骨,或变而
之肿,或虽合而难子,合男子多则沥枯,虚人产乳众则血枯杀人,观其精血,思过半矣。



<目录>续篇

<篇名>聚精之道有五(培原二)

属性:袁了凡先生云∶聚精之道,一曰寡欲,二曰节劳,三曰息怒,四曰戒酒,五曰慎味。今
之谈养生者,多言采阴补阳,久战不泄,此为大谬。肾为精之府,凡男女交接,必扰其
肾,肾动则精血随之而流。外虽不泄,精已离宫,未能坚忍者,亦必有真精数点,随阳
之痿而溢出,此其验也。如火之有烟焰,岂有复反于薪者哉?是故贵寡欲。精成于血,不
独房劳之交,损吾之精,凡日用损血之事,皆当深戒。如目劳于视,则血于视耗。耳劳于
听,则血以听耗。心劳于思,则血于思耗。吾随事而节之,则血得其养,而与日俱积矣。是
故贵节劳。主闭藏者肾也,司疏泄者肝也。二脏皆有相火,而其系上属于心。心,君火也。
怒则伤肝而相火动,动则疏泄者用事,而闭藏不得其职,虽不交合亦暗流而潜耗矣。是
故当息怒。人身之血,各归其舍则常凝,酒能动血,人饮酒则面赤,手足俱红,是扰其
血而奔驰之也。血气既衰之人,数月无房事,精始浓而可用,然使一夜大醉,精随薄矣。是
故宜戒酒。《内经》云∶精不足者,补之以味。然酿郁之味,不能生精,惟恬淡之味,乃能
补精耳。盖万物皆有真味,调和胜而真味衰矣。不论腥素淡,煮之得法,自有一段冲和
恬淡之气,益人肠胃。《洪范》论味而曰“稼穑作甘”,世间之物,惟五谷得味之正,但能
澹食谷味,最能养精。又凡煮粥饭,中有浓汁滚作一团者,此米之精液所聚也,食之骤
能生精,试之有效。



<目录>续篇

<篇名>葆真为种子首务(培原三)

属性:大生要旨云∶大寒之后,必有阳春,天地之道,不蛰封则不发育也。今人之无子者,
往往勤于色欲,岂知施泄无度,阳精必薄,纵欲适情,真气乃伤,妄欲得子,其能孕乎?夫
男象天主施,女象地主受,一施一受,其妊始成。今其所施,全非先天浓郁之气,不过
后天浇漓渣滓之物。纵使阴受可化,而实无阳施之用矣。故有心种子者,毋伤于思虑,毋
耗其心神,毋意驰于外而内虚,毋志伤于内而外驳,毋以酒为色媒,毋以药而助火,葆
精汇神,静养日久,及至阴阳交媾,两神相搏,其一点先天元真之气,勃勃生育之机,即
寓于情欲大动之时,万举而万当矣。《内经》云∶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
乃绝。《老子》曰∶必清必静,毋摇尔精。《人镜经》曰∶精气盛则生二男。谚云∶寡欲
多男子。历历名言,不特老而无子者,当奉为龟鉴,即壮年难子者,亦须尊为节符。寡
欲广嗣篇云∶世人无不急于生子,亦知生子之道,精气交媾,熔液成胎。故少欲之人恒
多子,且易育,气固而精凝也。多欲之人恒艰子,且易天,气泄而精薄也。譬之酿酒然,
斗米下斗水,则酒浓,且耐久,其质全也。斗米倍下水,则淡,三倍四倍,则酒非酒水非
水矣,其真元少也。今人夜夜淫纵,遍御外家婢,精气妄泄,邪火上升,邪火愈炽,真阳
愈枯,安能成胎?即侥幸生子,亦不能育,或殇于痘,或殇于惊。痘者热毒,惊者热风。毒
者,父母之真精不足。风者,父母之真气不固也。昔有人艰于子息,医者教以节欲静摄,
勿劳心神,心静则精不摇,神完则气不走。每妻经净,乃一交媾,否则各榻,如是半年,妻
果有娠。娠后即异榻,足月之后,果生男子,后来天花只三五粒。彼求子而广蓄婢外家,不
知节欲,岂有当哉?



<目录>续篇

<篇名>药忌燥热(培原四)

属性:大生要旨云∶天地之道,只贵和平,太热则阳亢,太寒则阴凝。阴凝肃杀,人果知
之。阳亢消烁,人都不察。常见世之艰于子嗣者,构觅传方,希图种子。其方大抵兴阳
壮热之品居多,甚至锻炼金石,及制取毒秽悍劣诸物,劫尽其阴,以为培阳。益以房帏
重耗,渐至髓消肉减,神昏气夺,毛瘁色枯,尚不知为药所误,可胜道哉!



<目录>续篇

<篇名>色戒男淫(培原五)

属性:陈成卿曰∶养生家言男淫损人,尤倍于女。盖男为阳,两阳相亢,必竭其精,精竭
则寒,寒则不能生育,故求嗣者当首戒男淫。且谷道为幽冷秽浊之地,屡屡犯之,气偏为
戾。纵阳未衰而有子,非生而不育,即长亦为败家之子。知以后嗣为重者,可不畏乎?况
溺于此者,或痿废,或失明,未老先衰,不一而足,是以有子者亦当深戒也。人能痛自
改悔,誓不再蹈前非,外资药力,内养生机,久久坚持,阳和渐复,不特宁馨有庆,且康
寿可期矣。



<目录>续篇

<篇名>合男女必当其年(布种一)

属性:褚尚书求男论云∶建平孝王妃姬,皆丽无子。择民家未笄女子入御,又无子。问曰∶
求男有道乎?澄对曰∶合男女必当其年,男虽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虽十四而天
癸至,必二十而嫁,皆欲阴阳完实,然后交而孕,孕而育,育而子。坚壮强寿,今未笄
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阴气早泄,未完而伤,未实而动,是以交而不孕,孕而不
育,育而子脆不寿,此王之所以无子也。然妇人有所产皆女者,有所产皆男者,大王诚
能访求多男妇人至宫府,有男之道也。王曰∶善。未再期,生六男。夫老阳遇少阴,老阴
遇少阳,亦有子之道也。



<目录>续篇

<篇名>百脉齐到则孕成(布种二)

属性:程鸣谦云∶褚澄氏言男女交合,阴血先至,阳精后冲而男形成,阳精先入,阴血后
参而女形成,信斯言也。人有精先泄而生男,精后泄而生女者,独何欤?东垣曰∶经水才
断一二日,血海始净,感者成男,四五日,血脉已旺,感者成女,至于六七日后,则虽交
感亦不成胎,信斯言也。人有经始断,交合生女,经久断交合生男者,亦有四五日以前
交合无孕,八九日以后交合有孕者独何欤?俞子本撰《广嗣要略》,着方立图,谓实阳能入
虚阴,实阴不能受阳,即东垣之故见也。又谓微阳不能射阴,弱阴不能摄阳,信斯言也。
世有 羸之夫,怯弱之妇,屡屡受胎,虽欲止之而不能止者,亦有血气方刚,精力过人,
顾乃艰于育嗣而莫之救者,独何欤?朱丹溪论治,专以妇人经水为主,然富贵之家,侍
外家已多,其中宁无月水当期者乎?有已经前
夫频频生育,而娶此以图其易者,顾亦不能得胎,更遣与他人,转盼生男矣,岂不能受
孕于此,而能受孕于彼乎?愚以为父母之生子,如天地之生物。易曰∶坤道其顺乎,承
天而时行。夫知地之生物,不过顺承乎天。则知母之生子,亦不过顺承乎父而已。知母之
顺承乎父,则种子者果以妇人为主乎?以男子为主乎?然所谓主于男子者,不拘老少强
弱,康宁病患,精易泄难泄,只以交感之时,百脉齐到为善耳。交感而百脉齐到,虽老弱
病患易泄,亦可以成胎。交感而百脉参差,虽少强,虽康宁,虽难泄,亦难以成胎矣。妇
人所构之血,固由于百脉合聚,较之男子之精,不能无轻重之分也。孔子赞干元资始曰
大,赞坤元资生曰至,得无意乎?若男妇之辨,又不以精血先后为拘,不以经尽几日为
拘,不以夜半前后交感为拘,不以父强母弱母强父弱为拘,只以精血各由百脉齐到者别
胜负耳!是故精之百脉齐到,有以胜乎血则成男矣。血之百脉齐到,有以胜乎精则成女
矣。至有既孕而小产者,有产而不育,有育而不寿者,有寿而黄 无疆者,则亦精血之
坚脆,分为修短耳。世人不察,其精血之坚脆,已定于禀受之初。乃以小产专责之母,以
不育专付之儿,以寿天专诿之数,不亦谬乎?



<目录>续篇

<篇名>种子须知之时(布种三)

属性:袁了凡云∶天地生物,必有 之时,万物化生,必有乐育之时。猫犬至微,将受娠
也,其雌必狂呼而奔跳,以 乐育之气触之而不能自止耳,此天然之节候生化之真机
也。世人种子有云∶三十时辰两日半,二十八九君须算。此特言其大概耳,非的论也。丹
经云∶一月止有一日,一日止有一时。凡妇人一月经行一度,必有一日 之候于一时
辰,间气蒸而热,昏而闷,有欲交接不可忍之状,此的候也。于此时逆而取之则成丹,顺
而施之则成胎矣。其曰三日月出庚。又曰温温铅鼎,光透帘帏,皆言其景象也。当其欲
情浓动之时,子宫内有如莲花蕊者,不拘经净几日,自然挺出阴中,如莲蕊初开。妇人
洗下体,以手探之自知也,但含羞不肯言耳。男子预密告之,令其自言,一举即中矣。



<目录>续篇

<篇名>娠子论(胎教一)

属性:娠子论云∶至精才化,一气方凝,始受胞胎,渐成形质。子在腹中,随母听闻。自
妊娠之后,则须行坐端严,性情和悦,常处静室,多听美言,令人讲读诗书,陈说礼乐,
耳不闻非言,目不观恶事,如此则生男女,福寿敦浓,忠孝贤明。不然,则生男女,多鄙
贱不寿而愚顽,此所谓外象而内感也。昔太妊怀文王,耳不听恶声,目不视恶色,口不
出恶言,世传胎教之道,此之谓也。



<目录>续篇

<篇名>逐月养胎(胎教二)

属性:徐之才曰∶妊娠一月,名胎胚。饮食精熟,酸羹受御,宜食大麦,毋食腥辛,是谓
才正。是月足厥阴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足厥阴属肝,主筋及血。一月之时,血行痞涩,
不为力事,寝必安静,无令恐畏。
妊娠二月,名始膏。毋食辛臊,居必静处,男子勿劳,百节皆痛,是为胎始。是月
足少阳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少阳属胆主精。二月之时,儿精成于胞里,当慎护之,勿
惊动也。
妊娠三月,名始胎。此时未有定象,见物而化。欲生男者,操弓矢,欲生女者,弄
珠玑,欲子美好,数视璧玉,欲子贤良,端坐清虚,是谓外象而内感者也。是月手心主
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属心。毋悲哀思虑惊动。
妊娠四月,始受水精以成血脉,食宜稻,宜鱼,是谓盛血气,以通耳目,而行经络。是
月手少阳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内输三焦。此时儿六腑顺成,当静形体。和心志,节饮
食。
妊娠五月,始受火精以成其气,卧必晏起,沐浴浣衣,深其居处,浓其衣服,食稻
粱,羹牛羊,和以茱萸,调以五味,是谓养气以定五脏。是月足太阴脉养胎,不可针灸
其经。属脾。此时儿四肢皆成,毋太饥饱,毋食干燥,毋自炙热,毋太劳倦。
妊娠六月,始受金精以成其筋,身欲小劳毋逸,出游于野,食宜鸷鸟猛兽之肉,是
谓变腠理,纫筋,以养其力,以坚背膂。是月足阳明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属胃,主
口目。此时儿口目皆成,调五味,食甘美,毋太饱。
妊娠七月,始受水精以成其骨,劳身摇肢,毋使定止,动作屈伸,以运血气,居处
必燥,饮食避寒,食稻粱以密腠理,是谓养骨而坚齿。是月手太阴脉养胎,不可针灸其
经。属肺主皮毛。此时儿皮毛已成,毋多言哭,毋洗浴,毋薄衣,毋饮冷。
妊娠八月,始受土精以成肤革,和心静息,无使气极,是谓密腠理而光泽颜色。是
月手阳明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属大肠,主九窍。此时儿九窍皆成,毋食燥物,毋辄失
食,毋忍大便。
妊娠九月,始受石精以成皮毛,六腑百节,莫不毕备,饮醴食甘,缓带自持而待之,
是谓养毛发,致才力。是月足少阴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属肾,主续缕。此时儿脉络续
缕皆成,毋处湿冷,无着炙衣。
妊娠十月,五脏俱备,六腑齐通,纳天地气于丹田,故使关节人神皆备,只俟时而
生。是月足太阳脉养胎,不可针灸其经。属膀胱。宜服滑胎药。



<目录>续篇

<篇名>胎教迩言(胎教三)

属性:张石顽曰∶胎教之说,世都未谙。妊娠能遵而行之,不特无产难之虞,且生子鲜胎
毒殇夭之患,诚为广嗣要旨,姑以大概陈之。妇人经后四十余日不转,即谨房室,慎起居,
薄滋味,养性情,刻刻存心,与执持宝玉无异。举趾必徐,行立勿仰,坐不实其前阴,卧
勿久偏一侧,弗举手攀高取物,勿擎手沐浴篦头,不可看异形,不可独处暗室,毋登高,
毋临深,毋移重,毋磋跌,忌耽坐嗜卧,使气血凝滞。虽不可负重作劳,然须时时小役
四体,则经络流动,胎息易于运动,腰腹渐粗。饮食不宜过饱,茶汤更须节省,大热大
凉,总非所宜。犬羊蟹鳖等一切有毒之物,固宜切禁,即椒姜常用之品,亦须少尝。其豕
肉醇酒湿面之类,纵不能摒绝不食,亦不可恣啖。归精于胎,过于蕃长,致母临蓐难产。
而子在胞中,禀质肥脆,襁褓必多羸困。即如沃壤之草木,移植 土,枝叶得不凋委乎?
甫交三月,即当满裹其腹。胎气渐长,仅可微松其束,切勿因其气急满闷而顿放之。在
夏洗澡,须避热汤。冬时寤寐,勿迫炉炭。其最甚者,尤在不节交合,淫火尽归其子,以
酿痘疹疥癞之毒。然须妊娠禀性安静,不假强为,方遵实济。若强制以违其性,则郁火
弥炽,此与恣情无禁者虽截然两途,而热归胎息则一。尝见有切于求嗣者,得孕即分处
房帷,而子仍殁于痘,岂非强制,其火弥炽之明验乎?盖人之志欲匪一,苟未能超出寻
常,又须曲体母情,适其自然之性,使子气安和,是即所谓胎教也。当知胎教原非一端,
若怀子受惊则子多胎惊。怀子抱郁,则子多结核流注。怀子恐惧,则子多癫痫。怀子常
起贪妄之念,则子多贪吝。怀子常挟愤之心,则子多暴狠。怀子常造绮语诡行,则子多诈
伪。非但怀子之后,当检束身心,而经净交感,慎毋恣肆,以遗胎息之患。若大醉后媾
精,精中多着酒湿,则子多不育。大怒后媾精,精中多挟怒火,即子多乖戾。大劳后媾
精,精中不满真气,则子多孱弱。若夫热药助战,作意秘精,精中流行毒悍,则子多异
疾。至于风雨雷电媾精,感触震气,则子多
怪类。以此言之,则三元五腊,宜确遵禁戒,诞育自是不凡。宗祧重务,安得视为嬉戏哉?



<目录>续篇

<篇名>保孕六说(胎教四)

属性:胎前节养篇云∶一除恼怒。凡受胎后切不可打骂人。盖气调则胎安,气逆则胎病。恼
怒,则痞塞不顺肝气上冲,则呕吐衄血。脾肺受伤,肝气下注,则血崩带下,滑胎小产。
欲生好子者。必须先养其气,气得其养,则生子性情和顺,有孝友之心,无乖戾之习,所
谓和气致祥,一门有庆,无不由胎教得之。
二禁房劳。保胎以绝欲为第一要事,试观猫犬至微,尚知有孕不复交合,何况人为
万物之灵,岂反不如之耶?所以妇人于经过一二日,交感之后,只宜分床独宿,清心静
养,则临盆易生易育,得子少病多寿。倘或房劳不慎,必致阴虚火旺,半产滑胎,可不
谨欤?
三戒生冷。胎前喜食生冷,只因怀孕以后,多恼多气,不慎房劳,以致火旺口渴。殊
不知生冷等物,岂能退血分之热?徒使脾胃受伤,疟疾痢疾,呕吐泄泻诸病,皆由此起。
病则消耗精液,口渴愈甚。惟戒恼怒,慎房劳,服健脾补血之药,调理本原,可保平复。
否则临产之虚脱,产后之绝证,断不免也。
四慎寒温。胎前感冒外邪,或染伤寒时证,郁热不解,往往小产堕胎,攸关性命。要
知起居饮食,最宜调和。夏不登楼,宜着地气。夜不露坐,宜暖背腹。古人有言,不受
寒自不发热,不伤风自不咳嗽。此为胎前紧要关头。
五服药饵。胎前产后,药能起死回生。世人鉴误治之害,遂言胎产不必服药,迷乱人
意,以致关于调补,株守含忍,勉强临盆,诸证蜂起。若知接养有方,随时调治,其所安
全母子者,药饵之功,正复不浅也。
六宜静养。胎前静养,乃第一妙法。不校是非,则气不伤矣。不争得失,则神不劳
矣。心无嫉妒,则血自充矣。情无淫荡,则精自足矣。安间宁静,即是胎教。绍宗祧之
重,承舅姑之欢,叶琴瑟之和,衍螽斯之庆。所以古人必先静养,无子者遵之,即能怀孕。
怀孕者遵之,即为易育。静养所关,岂不大哉?



<目录>续篇

<篇名>防磋跌(胎教五)

属性:保生辑要云∶孕妇切忌倾 ,怀子之初,胎元未固,一遭磋跌,多致损堕。至月分已
多,儿神识初生,魄魂怯弱,母身倾跌,儿在母腹,如山崩地陷,神惊气乱,无论胎堕
子母不保,即幸而生育,其子必有胎惊夭折之虞,可不慎哉?



<目录>续篇

<篇名>忌多浴(胎教六)

属性:护生编云∶凡觉受妊,不可抬手洗头,不可曲身洗足,不可热汤多洗下体,易致窍开
胎堕。初受胎及临月,尤宜禁戒。关系不小也。



<目录>续篇

<篇名>论胎肖(胎教七)

属性:月令∶先雷三日,奋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
有凶灾。是可知民生,垂疣枝指,朦聋喑哑,侏儒跛 ,形体不备者,其来有故矣。圣人
早戒于生身受气之初,后人征验于凝质象形之际,所谓胎肖之说,其言岂不可信哉?霏
雪录云∶矾昌高八舍家,轩墀间畜龟,数年生育至百余,其家产子四五人,皆龟胸伛偻。
至正末,越有夫妇二人,于大善寺金刚神侧,缚苇而居,其妇产一子,首两肉角,鼻孔昂
缩,类所谓夜叉形,陈白云家,篱落间植决明,家人摘以下茶,生三子,皆短而跛,而
王氏女甥亦跛,予皆识之。会稽民朱氏,一子亦然,其家亦多种之,悉拔去。胎养保真
论云∶吾见鄙俗妇人,怀胎时看搬傀儡,装神像,舞猴戏者,后生子貌多肖之。便产须
知云∶孕妇应避宰杀凶残之事,不见残废秽毒之人。种种琐言,其旨衷于圣训,可忽乎
哉?盖胎元化始,未有定仪,如鉴纳形,有感随象,自然之理也。



<目录>续篇

<篇名>修造犯胎不足信(胎教八)

属性:便产须知云∶不利嗣息,动必成灾。虽邻家自家,修造动土,犯其胎气,令子破形
损命。刀犯者形必伤,泥犯者窍必壅,打击者色青黯,系缚者相拘挛等说,此为术者妄
言,百无一验,必不可信,惟修造兴工,下椿动土,皆非娠妇所宜见,谨避之可也。



<目录>续篇

<篇名>转女为男之理(胎教九)

属性:乾坤秘窍云∶古人有转女为男之法。夫男女媾精,阳胜成男,阴胜成女,气以成形,
岂有法焉?可以人力转变之哉?其法于始觉有娠之时,以斧仰置孕妇床下,弗令知之,则
生男。又为之说曰∶如不信,待鸡抱卵时,置斧窠中,则一窠尽雄。又法取弓弩弦缚孕妇
腰下,满百日去之。又法三月以前,或取雄鸡尾尖上长毛三茎,或取夫发及手足甲,潜
安妇人卧席下,弗令知之。又法带雄黄袋,或佩宜男草。是琐琐者,岂竟能夺造化之功哉?
此难凭信者也。然而术不足信,理有可凭,转女为男,实有良法。人能方寸之地,刻刻栽
培,积功累行,则阳长阴消,阴从阳化,不弄瓦而弄璋,有断断然者,则人定可胜天,特
恐人之不能自蓄其德耳。



<目录>续篇

<篇名>孕妇饮食忌(胎教十)

属性:鸡肉合糯米食,令子生寸白虫。
食犬肉,令子无声。
鲤同鸡子食,令子生疳多疮。
兔肉食之,令子缺唇。
羊肝,令子多厄难。
鳖肉,令子短颈。
鸭子与桑堪同食,令子倒生心寒。
鳝鱼同田鸡食,令子喑哑。
雀肉合豆酱同食,令子面生雀斑黑子。
食螃蟹,横生。
食子姜,令子多指生疮。
食水浆,冷绝产。
食雀肉饮酒,令子多淫无耻。
食茨菰,消胎气。
干姜蒜鸡,毒胎无益。
粘腻难化,伤胎。
食山羊肉,子多病。
无鳞鱼勿食。
菌有大毒,食之令子风而夭。
食雀脑,令子雀目。



<目录>续篇

<篇名>孕妇药物忌(胎教十一)

属性:斑水蛭及虻虫,乌头附子配天雄。
野葛水银并巴豆,牛膝薏苡与蜈蚣。
三棱代赭莞花麝,大戟蛇蜕黄雌雄。
牙硝芒硝牡丹桂,槐花牵牛皂角同。
半夏南星与通草,瞿麦干姜蟹甲爪。
硼砂干漆兼桃仁,地胆茅根莫用好。



<目录>续篇

<篇名>附保命延生戒期

属性:从来娶妇必期偕老,生子必望长成,乃人有伉俪极笃,而中道死亡,产育艰难,而
半途夭折者,只因肆情纵欲,暗犯禁忌,而不自知也。道经云∶男女交媾,最有避忌,若
犯所忌,天夺其算,神降之殃,生子丑貌怪相,性行不良,生理残障夭札,实有明验,故君
子不独外色锄之务尽,即房帏之内,琴瑟之欢,俱有克治之道焉。
正月初(一名天腊玉帝下界,校世人禄命犯者,削禄夺纪。)初三(万神都会,犯者夺纪。)
初五(五虚)初六(六耗)初七(上会)初九(玉皇上帝诞,犯者绝嗣。)十四(三元下降,犯者减寿。)十
五(天官诞)十六(三元下降)二十五(每月二十五为月晦日,犯者减寿。)二十七(北斗下降,犯者夺纪,每
月如此。)二十八(每月二十八神人在阴,犯者恶疾。)
三十(每月三十灶君奏事,犯者减寿,如逢月小即戒二十九,嗣后每月初三皆宜避忌。)
二月初一(犯者夺纪,每月如此。)初三(文昌帝君诞,又万神教会,犯者削禄夺纪。)十
五(犯者夺纪,每月如此。)十八(至圣先师孔子讳辰,犯者削禄夺纪。)十九(观音大士诞,犯
者夺纪。)二十五 二十七 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三月初一(同前)初三(玄天上帝诞,犯者夺纪。)初九(牛鬼神出,犯者产恶胎。)十五(同前)
十六(准提菩萨诞,犯者夺纪。)十八(中岳帝诞) 二十五 二十七(俱同前)二十八(东岳帝诞,犯者削禄
夺纪。)三十(同前。)
四月初一(同前)初四(万神善化,犯者失喑。)初八(佛诞,又善恶童子降,犯者血死。)十四
(吕祖诞)十五(同前)二十五 二十七 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五月初一(同前)初五(名地腊五帝考校生人官爵,犯者削禄夺纪。)自初五 初六 初七
十五 十六 十六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此九日名九毒日,犯者天亡。十五子时,犯者男女三年内双亡
。十六为天地万物造化之辰,最忌。)十三(关圣帝君成神日)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六月初一(同前)十五(同前)十九(观音得道)二十三(火神诞)二十四(关帝耶诞,又雷祖诞。)二十五
二十七 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七月初一(同前)初七(名道德腊五帝校生人善恶)初十(阴毒日十五地官校籍,犯者夺纪。)十
九(太岁诞)二十五 二十七 二十八(同前)三十(地藏菩萨诞,犯者夺纪。)
八月初一(同前)初三(灶君诞,又北斗诞,犯者夺纪。)初十(北岳帝诞)十五(太阴朝元焚香守
夜)二十五(同前)二十七(至圣先师孔子诞,犯者削禄夺纪。)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九月初一(同前)初九(斗母诞,犯者夺纪。)十五(同前)十七(金龙四大王诞)十九(观音出家,
犯者困苦。)二十五 二十七 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十月初一(岁腊)初五(下会)初六(天曹考察)初十(西天王降,犯者暴亡。)十五(水官校籍,犯
者夺纪。)二十五(同前)二十七(北极紫微大帝诞)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十一月初一(同前)十一(太乙救苦天尊诞)十五(同前)十七(阿弥陀佛诞,犯者夺纪。)二十五
二十七 二十八 三十(俱同前。)
十二月初一(同前)初七(犯者恶疾)初八 初旬戊日(名王侯腊)十五(同前)十六(南岳帝诞)二
十(天地交道,犯者夺纪。)二十四(司命上奏善恶)二十五(上帝下界考察)二十七 二十八(同前除夕诸神考
察,犯者夺纪。)
每岁二至之日,(夏至、冬至,乃阴阳相争死生分判之时,宜禁欲事。二分春分雷将
发声,犯者生子五官四肢不全,父母有灾。秋分杀气浸盛,阳气日衰,前后数日俱宜戒。)三元日,
(犯之减寿五年。)四始二分二至社日,(犯之减寿四年)三伏日,弦日,晦日,(犯之减寿一年。)庚申甲子日,
祭祀前斋戒日,父母诞日,讳日,夫妇诞日,本命日,(犯之减寿一年。)丙丁日,(犯之得病。
)白昼星月下,灯光下,(犯之损寿。)烈风雷雨日月薄蚀高山大川之上,(犯之损寿产恶胎。)酷暑严寒
,(犯之得
重疾。)寺庙之中,井灶坑厕冢墓尸柩之傍,(犯之恶人降胎。)郁怒,(大怒伤肝,犯之必病。)远
行,(行房百里者病百里,行房者死。)醉饱,(醉后入房,五脏反复。)空腹,(犯之伤元神。)胎
前,(犯之伤胎。)产后,(百日内犯之妇病。)天癸来时,(犯之男女俱损。)病后,(犯之变症。)一
夕勿两度,勿忍蓄不泄。竹席(竹性寒凉,犯之恐感寒气。)薄衾(犯之寒气入骨)牖罅有风宜
避,夜深就枕宜戒。
陈抟曰∶上士异室,中士异床,下士异被,守此戒期者,非异室异床不可。谨按∶《礼记月令》∶
日夜分,雷乃发声。先雷三日,夺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
可知禁忌,自古有之。日长至则曰止声色,毋或进。日短至则曰去声色,禁嗜欲。盖冬夏二至,阴阳
相争之时,最难保护。前后数日,皆宜绝欲。语云∶乐极生悲,纵欲成患。谨劝世人,须
为长久之欢,弗逞临时之乐。夫欲浓则暂,欲淡则长,其理不爽,其事不诬也。凡一切非
地非时者,能不严戒乎?笃信之士,贤德之妇,每逢禁忌,必谨遵之。不特身其康强,自
能多生好子矣。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