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以下圖書只作自學研究自途

中醫學


<篇名>修昆仑证验
书名:修昆仑证验
作者:
朝代:
年份:



<目录>

<篇名>序

属性:盖自九鼎云英与赤薤虹丹而并宝,八琼绛雪偕玉津风实以称奇。刹帝利之神丸可饱终日,
阿伽陀之珍饵能救众生,莫不精求赭鞭之原,窃善青囊之术。然而鹊医罕遇,荀令肺腑能语
,则色如土矣,兔药虽成,但恃甲乙名经,则疾入肓矣。欲益反损,虽悔莫追,漫云三品已成
,孰是十全为上,我干一先生以《修昆仑证验》欠示,惟藉“揉”之一法疗病之百源,注蒙叟
之养生,鄙韩康之卖药。运其心中之矩,垂为肘后之方,证以终身,效昭昭而可案;易于反掌,
功历历其堪稽,比摩顶放踵之为,可利天下;无濡首剥肤之害,足导后生。
\x道光丁未六月上浣 锡山侯桐谨序\x



<目录>

<篇名>小引

属性:圣《经》云∶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垂训简易,万世师法也。稽诸所以修
者,则曰正心诚意,又曰齐明盛服,非礼不动,此修于无病时也。《易》曰∶惩忿窒欲,又曰
∶慎言语、节饮食。此修于未病前也。若病临于身,只以医药为修矣,《灵枢》、《素问》,历历
可考。然亦有治病去其八九之论也,推及其至浅则可治,深则不治。病至于不治,
则束手待尽者有之,欲罢不能者亦有之,岂非人生恨事乎?设有良医既能治病,
且能去病之根,使受病者目见为快,即死已无憾矣。况翻然可不死乎?况从此
可长生乎?何幸如之!何乐如之!不死若何?去其病也;长生若何?去病根也;
去根若何?去其积也;去积若何?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曰“揉”。其揉若
何?请假贤传引《诗》之语为则,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者,自修也。若是易
知易能,人人得为,何待于言?正恐其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也。
故缕述经验,信而有证,为修身者忠告而善道之。《素问》有云∶无形无患。是
有形者皆有患也,能不思所以然设法去之乎?《诗》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x道光丙午年六月立秋日 天休子书引\x



<目录>

<篇名>揉积论

属性:夫微之显者,积也。人身皮里膜内必有津液滋润其间,乃气血之所生也。及
气血因感伤而停滞,则津液变涎沫以凝结,气血可以复通,凝结不能再解,潜孳
暗长,无减有增,此积之所由成也。若铜铁遇潮湿生锈,非括磨不能去,正如积
之非揉不消,同一理也。人生幼稚无积,积生则绝。少年气血旺,积不能生,壮
年气血更旺,嗜欲开,难免积,随长随消。中年并生并育,气血旺则伏,否则为患
。中年以后积渐大,占地阔。同是气血也,积有余而人反不足,宾夺主食矣。皮紧
、面鼓、项粗。腮缩,耳反、唇掀、结喉、露齿,此形之不足于外者也。再当要害
之地,手足则麻木、瘫痪;
颈项则瘰 、噎嗝;口舌则 哑、歪斜;耳目则聋 、糊涂,此急不待时者也。倘不甚重,尚可
苟延,逮至晚年,头尖、项壅、背驼、肩耸、腿胯直强、手足痿痹,四肢塞满,空隙毫无,生意隔
绝,而人积偕亡矣。此无他法,惟揉以去之,倘得消多长少,或者一条生路也。或者曰∶所言皆
病之内症,古有医案方药,安见所谓积?安见揉有效?自古无此治病法也。予应之曰∶子遵古而言
内症是也,独不见生于外之瘿瘤乎?附体成形,耗其气血,日长月大,竟以致命。虽有筋脂脓血
石肉之别,要皆气血凝结之积,古方皆以药内消,然历见消去者,十不获一。缘病在皮里膜内,药
力不能到也,在外揉之,竟可消散。今之所谓积者,即如瘿瘤使之反生于内,得不统谓气血之积乎
?独可专仗药力消之乎?总之,凡百病症,皆以气血为主,通则无积,不通则积,新则积小,久
则积大。不论大小内外病症,果能揉之,使经络气血通畅,则病无不愈者,不必先争此揉积之名分
今古也。再以浅近者申之,如头痛揉提太阳及眉心,立见轻爽,喉痛重提项前,亦见效验;小有肿痛
疮疖,揉之立时解散。揉之为法,有益无损,且可窒病之源,拔病之根,思患预防之道,无过是者,
岂反不及临渴掘井之医药耶?且也,病遇良医实是罕逢,而远乡僻野,更无所谓医药矣。况疳劳鼓嗝
,医效难期∶肓上膏下,药力不到,更有无力延医市药者,尤堪怜悯也。俗语云有病靠天,此无法如
何之词也。然则何如尽自己之心,竭自己之力,用日月之功,保百年之命,上可对天地,中可对父母,
下可对自身。今有揉晒二法,既不借人之力,又不费己之财,矢以诚,行以勤,用以和,守以恒,凡百
病症,概可立愈。健旺精神,延年益寿,此即所谓可以赞天地之化育也,请自身始。从古良医代不乏
人,真可起死回
生,实是出神入化,然垂名千古而心法无传,徒留医案方药,后人则效无从。今兹之道,
若大路然,人人能为,时时可行,惟患人之不求,不患法之不传也。集说既成,弁以揉
积论,愿先览焉。



<目录>

<篇名>综概

属性:《黄庭经》∶尺宅寸田可治生。尺宅,面也。寸田,两眉间,为上丹田。心为绛宫田
。脐下三寸为下丹田。
《庄子·外物篇》∶ 可以休老。 ,按也,摩也。以两手按目四 ,令眼神光明
;按 皱纹,可以沐浴老容。
古书∶顶中旋毛中为百会穴,前寸半为前顶,前三寸为囟门。囟,顶门也。子在母胎
,诸窍尚闭,脐纳气,囟出气。既生窍开,口鼻纳气,闾尾泄气,囟乃渐合,阴阳升降之道也。
《说文》∶囟,顶门骨空,自囟之心如丝相贯不绝。
《六书精蕴》∶元神何宅?心为之宅。元神何门?囟为之门。
《孙真人卫生歌》∶汝欲不死修昆仑,双手揩摩常在面。《庭经》语∶昆仑,山名,
西北至高之位,以喻首也。下句真人身体力行,得要诀而言也。其天民之先觉者乎?
一、予已试之矣,有奇效焉。面者统言之也,非靠颧与夹车,不能着力揉也。一身血脉条
直,唯夹车十二经血脉上下汇走,屈曲交互,易致壅积。夹车,耳门下之钩骨也,此处一通,
内外上下皆无滞塞矣。其积附于项骨之旁,停于肩背胁肋腰胯腿脚,外视微粗,不能望见也。
于夹车直骨中揉
之,自能吊动。由夹车之上,下耳后出走大迎,入颈,人迎下消。行次按三阳经,鱼贯不紊
,实非人力能致。此积一去,则肓上膏下无滞,病自不生。惟初揉却难见功,何也?各处经络
久已淤闭,即夹车骨亦淤积阔大,先已盖满,必得潜心耐性,逐渐推展,初觉气满充溢,各
处似有开裂,豁然贯通,功到自悉自悟也。
二、若论平时,本应常揉百会、眉心、眼内外 、颧夹以通气血,免致生积。而头皮紧急
,颈项壅粗,肩背胁肋塞满,非于颧夹着骨揉之不能吊动,且其消动自有先后。不必亟亟乱揉
也。今将揉夹车及颧,吊动行消之积列后∶
(一)自脑后,由顶鬓至夹车下去。
(二)由夹车上出。至夹车下去。
(三)自夹车上出,由下 左右交,至夹车下去。
(四)由夹车下出,至夹车上去。
(五)由夹车下出,至颧骨后去。
(六)由下夹车串上唇,左右交,至夹车下去。
(七)由耳门上及夹车中,吊动阳明经,由下 左右交,上耳门至额顶,由眉棱至颧后夹前去。
(八)揉颧及夹车下尖,不知长短一大根,碎去,此太阳经也。
(九)揉夹车吊动足少阳,约自锐 由耳门至夹车,下大迎去。
(十)由耳门上,靠后吊动,由两鬓太阳穴至眉心交下。
此积之大而成形者,因其附项,形与项骨同,其长如带,完后自相接续,其余无事琐赘。
至夹车骨或开或合、忽长忽短,有水到渠成之势,神乎其莫测矣。而揉之顺逆上
下。亦须见景生情,神领意会,不专心致知则不得也。
三、手三阴,自腹上头走手指;手三阳
,自手上头走面;足三阳,自面下腹走足指,足三阴,自足入腹走头,各至交宫。阴走膜内、
颃颡、结喉、柔内、腋下、臂腕;阳走皮里、肩背、大椎、夹车、大迎、人迎、缺盆、膻中。
阴阳往来上下,皆附夹车内外。结喉两旁动脉人迎穴∶夹车横骨中大迎穴,面前横骨陷中缺盆
穴,脑下项骨三节为大椎,对腋处为柔内,两乳间为膻中,数处皆所必经,而夹车直骨尤为至
要,头项清后仍揉夹车,毋使再积而已。
四、结喉即肺系气血之总会也,两旁动脉人迎穴在皮里膜内,五脏六腑与头上及四肢通者
,除脐外惟此一处。气血往来上下皆在其中,经脉皆在其中,积即生其中。一经揉散,不入脏腑
仍归气分,由原经络退回脐中,至胃,下大小肠之皮里膜内,出屁窍、精窍。何以知之?每揉夹
车必泄气,且以淋浊便血知之。六阴六阳之积上夹车反消于此,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永无痞闷
胀鼓之病矣。脐下腰胯之积。一概由足入腹,似不再上夹车也。
五、人身统此夹皮袋耳,中之硬者为骨,实处是血,虚处是气,其余筋肉皆应绵软方是无病。
一经淤积,骨则粗而大,肉则壅而滞,筋则拳而曲,皮则绷而紧,能无病乎?凡有滞积,无不宜揉
,随宜而施,何能执一?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如六阳上头、夹车诸处宜揉,六阴过茎、海底诸
处亦应揉也。思之思之,鬼神通之,信夫!
六、眉心、目 ,六阳经交接处;夹车、下 ,阳经上
下出入之路;肾囊、阳茎,阴经上下会走之处;十手足指尖,阴阳交接处;手足腕背,
经脉出入处,手足大指后腕骨之上廉曰关,阴阳交互处。数处待常揉之,可以流通气血。
两鬓塞满,揉山根、眉心。项后壅起,揉夹车反推。胸膈之积,自脑下反至大椎,亦
于夹车反推。结喉旁壅满,揉耳上及两鬓。两腿胯胀满,揉海底囊茎及膝盖后筋∶阳明
交山根,治生之地,而不任揉,于鼻脊盖以膏药,方可着力也。
七、揉要对,不可偏。揉久手酸,则直伸两臂用力掼两手腕,酸软可立止,此神仙自
拳然之法。神仙拳∶掐诀直臂,闭目念咒,其手自掼,少时诀散而拳作矣,确有仙气。
予因手酸而截取之,先可流通气血也。淤积之处,其皮糟,揉破涂矾,结痂愈快。先以矾
涂,可免擦损。或以大矾块代揉,兼可以括磨筋骨上之积,事半而功倍矣。手足指退皮绽
裂出紫血,挤尽即愈。大积将上,周身微寒,出头即止,积块虽大,喉自能容,梗芥作咳
,不碍饮食,此六阴之积也。
八、头皮宽浓者,寿象也;面皮紧薄者,夭相也,有积无积之分耳。即中风麻木、手
足不仁、疳劳鼓嗝、痈疽疮疠,病也,亦积也。医书所谓痹也、饮也、 也、瘕也,皆是积
也。相书云∶“露齿结喉,饿死他州”,因阳明淤积,唇掀缩短也,“山根断兮早虚花”,
因鼻梁四面壅高成凹形也。予自揉后,上下唇常合,鼻脊自高起,眼内 向不容指,今已绰
有余地,是亦可为一证。
九、予之揉也,实无所师承,苦自病而试得者也。亦曾见有按摩诸书,名目纷多,无从
记忆,且莫明所以然,繁而且难者也。兹则一言以蔽之曰,揉夹车,以清头上六阳之
积,下部六阴之积由足上,继之曰揉海底,疏通腿胯,为善后之计,终仍归总于夹车。易而
且简,易知易从者也。今虽身试获效,实不料其至于如此之极耳。积形似蛇,大小长短不
一,常时一块一条,贴伏筋骨之间,必待原处吊动,勃起项间,直串两夹,盘绕颈项,下由
结喉内去,而贴伏者悉带去矣,虽极粗大,喉间自然开让。予项所出不下数十百条,久暂不
一。甚有夜半睡梦肩夹塞满,颡中作恶,惊醒坐起,揉消。以此告人,谁能信之,实是去积良
法,何以诸书不载?或以去积太速、太尽有损于人乎?予现身试,有益无损也。惟方书治风痹
用白花蛇,或取其形似乎?虽未明言,前人可谓智矣。然药服于胃中,而欲令药性速行于皮里
膜内,消粘着不动之死积,想见其难,徒耗正气而已。
十、《庄子》有云∶“道引之士,养形之人”,《留侯世家》∶“道引不食谷”,注云∶“
服气法”。此法不知世有传书否。然细绎“道引”二字之义,道之使动,引之使行,似与揉法相
近。按摩诸书世固不乏,惜予少见。今揉而有效,私意即以名此可乎?倘世有古传揉法予未及
见,则不免河东白首之诮,否则即请以此册为修身之嚆矢。
十一、一隅三反,此后原可无庸琐言,但予积久而多,历时许久方克尽净,恐后有为者不知
究竟,畏难中止,以致前功之或弃也,故备记巅未以勖之。止,吾止也;进,吾往也,自勉而已。
十二、予揉夹车及颧,旬月以来头积见消,喉间暂清,而脑后、肩上仍壅。意谓下者未必全
由上消,改揉颈项。忽然由背涌起一大块,自右而上,浓于项、宽于肩,下 塞满,
如此之大,无从再为着力,只就原处揉之。少时由左 下至左穴而下。如此左右数次,
正是勇出时也。
十三、揉至岁除,脑后总未见消。因思六阳经皆会大椎,其积甚浓,或为其盖住,
或手腕不通。于是先揉手腕,次揉大椎,积浓颇费寻觅,及见骨后揉之良久,骨节忽然高
起,涌而上行,如脱壳然。直上右夹,下结喉中去,浓皮消去一半,随去积亦多。
十四、新正八日未刻,觉周身微寒,意必项后有积来,专力揉脑后,一时许,项之左
右并出二根,上夹车湾入结喉,二刻方完。完后忽从脊中涌出一大片,中硬边软,阔五
六寸,右旋而入结喉,亦数刻方完,意者前二条是脊左右,后一片是脊中带肋积而出也
。入结喉分左右旋者,想是腔内腔外之分也。
十五、每于项旁揉时,摸得腹中及胁下之积直冲而上,走结喉内消。及摸得两肋骨尖
,长而忽软,揉之脱壳,改为一条上消。大约皆六阴之积上至夹车,还而入喉,虽粗大亦
宽绰,而行若六阳经,于下 剥削细小,面上能容,方始上走。项后亦有粗大能上走者,
须揉头顶及角吊之。若脊骨四周之积,必由耳门后上,粗大亦可吊消,仍由顶额下夹车、
大迎穴,由颈中人迎穴入腹,别无出路故也。
十六、头平顶软,一切皆庶几矣。忽而左边上牙作痛,知是足阳明经病。揉鼻外梁,反
推其内,左边有积一片插入山根,揉之有声,清涕直流,痛亦稍止。以次而下,退揉人
中,不意鼻梁脱壳而下,随即揉散。予右侧卧鼻息不通十余
年矣,不知何故,今忽现出而消,想因诸积渐清,自不能容耳,从此可以右侧卧矣。五官有病
者,亦可类此求之。
十七、揉至望后,面上已净,头皮亦活;大椎皮亦薄,项虽粗亦干净。惟项骨三节,哑门、
风府、大椎有硬筋盖住,摸项两旁有箸头大各一点,不放手揉之,半时许,粗者亦至,愈上愈
粗,左右连去四条。后又揉耳上,忽由项自耳后出二条,由耳上至额角、眉梢,下夹车去,又有
二条自项骨前出耳门上,直走鬓额,交顶,由脑后下肩去。此条长而且粗,时许方完,不知是何
经络。接连又二条,铺得甚润,行走同前而稍下,亦出肩穴去。或附脊之积如此出耶?或因在夹
车外耶?俟后来者证之。
十八、揉至各处见清,独大椎筋未消。日间坐立不见形迹,卧后摸项肩内尚有隐伏。意者脏
腑之积,筋膜贯串如龙潜伏,一经吊动,夭矫而去,至此附脊之积不能自行,于是伏卧用大指带
拨带揉随指而上,愈上愈阔,拨碎者皆上壅脑后,右转至夹车,内消结喉中,此腔外背肋之积也。
至腔内之积,一经吊动,则自颈环圆铺至缺盆,如筒而上,揉拨之,则左旋于结喉内消,而大椎
之筋亦无矣。
十九、二月朔夜,摸两肩,其髀骨埋入积中,臂动不见骨之棱角起伏,其积一片,中高寸余,
四垂而薄,长阔约尺余,意谓太阳经出肩绕髀,必其积也。揉本处不动,退揉大椎,为太阳交下缺
盆处也,尽日之功,揉亦不动,惟见手少阳经由耳后走耳上及耳门后,亦有上者,皆有棱有脊,横
梗而行,汇至鬓额眉心交下,摸颈项间亦有迹矣。于是傍颈项间揉之,有左右涌上者,有环圆铺至
缺盆如筒上者,有贴骨
脊粗大上者,随时即揉去之。摸项前形如大蛇,上背下腹,棱起水波,尖如刀刃,撑满结喉,此
所以梗芥作咳也,可怕之至。因思前次项前之积在耳门上揉以吊之,今亦照前揉之,随手而上,
始阔寸余,中几三寸,仍同前由鬓额至顶下项后,两时许方完,约有行程之长,不止一二丈矣,仍
如蛇形,惟改扁耳。及摸肩下之积,一扫无余,为之一快,而喉中亦释然,究不知是何经络也。
二十、数旬以来,惟揉耳上及两鬓,源源而上,迭出不穷,腔内胁肋之积想须全上头行故耶。一
日正揉间,忽觉喉中紧窄似要作痛,意思稍歇再揉,及摸夹车、耳下有积,粗大塞满其中,势不可停
,然料如此之大断乎难上,且尽力揉之,竟改扁而上,兼揉额角、眉心即消。
二十一、各处虽净,然肩项两旁、枕骨之下似尚有滞,于是专揉夹车,久之四面皆吊动矣。三阳
经自手交肩,走耳后,出耳上,反夹车,下大迎,入人迎而至缺盆。少阳走枕骨,上出耳前;太阳出夹
车中;阳明走夹车下角。三阳经自缺盆回而上头者,皆贴喉间,揉下 尖,积方上消。手阳明由下
尖绕唇鼻至山根,交足阳明,走上唇、下 、夹车,上耳前,至额颅,手太阳由夹车上尖反夹车外,由
大迎走颧,至目内 交足太阳,上额交顶;手少阳由膻中自喉出夹车外下角,自项出耳上至目外 ,交
足少阳,上头角,下耳后。然三阳下项,皆由夹车下大迎、人迎也。
二十二、自始至今从无痛痒。一日正揉间,两胁两臂奇痒似癣,断不敢搔,逐处分揉,三两日,串至
膻中、缺盆而愈,想是两处之积上消矣。于是各处始有痒者,上下大小久暂不一,揉之即愈。可见一向
皮肉之木,特尚未至于麻耳。
二十三、自揉夹车以来,项骨已细,然大椎尚有小积一
条,于是拽其根以拔之,愈拨愈上,满顶皆硬,以为留存余积皆上也,遂于缺盆前拨之。拨至细
与项等,然后知亦一大根已半入前正面而下,时许方完。随后又出两大根、两小根,完后已夜
深而卧。不知如何次早醒时仍是塞满,拨至良久,仍是一根,继又一根,左右交下,想是入人
迎穴矣。项中已清,第不知腹中尚有多少,设使不拨,又不知如何作病矣。
二十四、各处已净,喉中忽作梗芥,方知贴项前又有二根向外之尖所刺,须于耳上揉吊乃消
。行迳由额角上顶,下脑后,自夹车阔三寸余,二时方完。稍下寸余,接连又是二根,直出耳上
,交顶而下,惟揉头角吊之。正揉间,觉其自项后左右同往上窜,如以帛蒙顶。此积所占去之皮
还归原处,而顶中积仍复累然,揉两夹车即消,顶上脑后俱清矣。
二十五、头项俱清之后,仍揉顶心夹车间,有条块随即揉消。一日忽然腰酸,腰中向有病痛,
揉后久愈,此或吊动而然,不在意中也。数日酸后继之以痛,几不能行立,无法如何,尽力揉夹车
以吊之。半日后大块即至,本是左右双上,此则分先后上,盖粗大不容并行。六十余年腰痛之积其
大无疑,难得其分上也,奇矣!揉至夜半,周身汗出,痛亦止矣。手足中之筋亦有吊动者,可知病根
之深,无怪乎积之长,用大指反推夹车千万下,始消完,而小腹下条块亦消矣。
二十六、头腰俱完后,一日揉间,左手小指筋缩而强,知为手太阳小肠脉也。揉半日,左肩涌起
一块,斜贯右夹下,回头由中而下,而脑后乃壅。乃揉耳门上,方始上额顶,反
脑后,由夹车消。源源涌上,其大如杯,幸得畅行,方知是太阳经。上头,由顶反脑,右边则无,
又知病有左右轻重,以积之多少分也。
二十七、各处尽净,自以为是矣,而夹车骨上总未能清,皆项根左右而上,一阵跟一阵相
继而来。有肩胁串气作痛者,有膻中发癣作痒者,有背脊作虫行者,有手足抽筋作痒痛者。随出
之积不复大块长条,无从再为分别矣。推原其故,头上清楚之后,如坛去盖,以下之积皆须上消,
走夹车下人迎穴。即如厥阴肝经起足大趾,自腿而上,绕阴器,抵小腹,入胃,属肝,络胆,上
贯膈,其积尚不多,布于胁肋,寻喉咙,胁肋多则积亦多矣,必由夹车上消清,方上颃颡进目系
也。各经皆然,夹车之积所以不易净也。要之总有尽日,惟问功夫之到不到耳。
二十八、耳中听宫穴是小肠太阳本经,何以方书云耳聋耳鸣皆属肾虚?缘少阳三焦自手交肩
而上,直插耳根后,出耳上走夹车,所积皆蔽听宫。且阳明、太阳过耳门、出耳上,始积风鸣,重
则聋矣。予三十一岁,左耳中生疮,俗名耳底是也。痛闷不堪,极其至也,终夜掩耳绕走于庭,铮
然一鸣,气出而愈,此耳聋之始也。五十七岁后,右耳叶边常生小疮,脓溃结痂,触之痛甚,十余
年虽揉亦未已也。今左耳中又生小疮,一连三次,出脓方愈,痛亦异前,而右耳叶之痛亦止,莫名
其所以然。向意经络,左、右之上,即右、左之下,或者是乎?不然何以两耳同愈也?
二十九、耳愈后仍揉夹车。迟数日,忽然周身阴面同时发癣,不似前次之仅在胁肋矣,腹胯胀
痒无法如何。用大矾一块,连揉带括,幸未脓溃。而肾囊之痒尤为甚焉,囊中之筋如蚯蚓团结,揉
捻方散,脱皮甚浓,不计其次。兼揉左右
前后,四肢之癣退皮亦愈。因思六阳经上头会顶,以理推之,六阴经必上茎会尖。而肾囊为经络
汇走上下之处,所有揉散六阴之积不得过茎,逆流而为癣矣。肾茎通后,仍以夹车为主,积之出路也
。前闻拳技家揉肾茎以防踢打,未闻以之治病者,今而始知下部之病悉可以治,海底揉通,筋脉无
滞,病不能存,立见奇效。方书无传,创法新奇,人虽不信,我已奏功,神乎其神矣。
三十、手少阳由耳后二至目锐 ,足少阳起目锐 ,上头角下耳后,支从耳后出耳前至目后。
迩来揉动似乎少阳脉交山根而下,不然何以两鬓塞满,揉山根即消耶?然未见前言也。意谓目生翳
膜,是少阳经从目后包转以致失明,若频揉四 及眉心、山根,经络活动,其翳自退。目有病者,
曷试之?曾遇幼瞽,两目皆白翳蒙住,叫其揉四 ,一日后改满红丝,泪出如泣,惜其不愿而止。
势无中立,焉知不能退尽复明耶?新生翳揉即退,已屡试屡验矣。予目久昏,揉后灯下尚能作楷
,亦可为证矣。
三十一、经络起止,方书具载,随在可查。兹揉久觉有未尽者,如六阳经自手交肩上头,由夹
车附肺管入腹,书所载也。以理推之,六阴经应自足交毛中上茎,由囊附溺管入腹,书所未载也。
阳明交鼻额、太阳交额巅,书所载也。少阳经交山根,书所未载也。又私意六阳六阴皆该入脑,阳
在外,走前;阴在内,走后,交接而行,循环无首,随在分名,无另起理。此皆臆说矣,俟后来者
驳之。即以目论,书云眼为肝窍,五脏六腑之精气上注于目而为之精,筋骨气血之精与脉并而为之系
,上属于脑,后出于项中,此六经入
脑之一证也,经络歌上惟心肝二经系连目系而已。
三十二、经络自手交肩至脑后,出耳上,下夹车至缺盆,三阳经左右六根,自缺盆回往
颈夹已成十二根,共十八根,皆环贴颈项。一经淤积,经脉仍通,积则淤停,再积则多,再多则
长,再长则弯,弯则垂为双头,多一根矣。一根变而为三,成为五十四根,颈项焉得不粗?
翳膜取给于上,头皮焉得不紧?头上从此亦生淤积矣。且垂下双头至肩背则驼,至腰胯则酸痛,
至腿脚则痿痹、臃肿、香港脚,上冲则头痛,在面前则压于膈上,五脏六腑能无病乎?即如六阳
经自缺盆回头,其积则垂至腿中,统于下 、承浆穴,揉根以吊之,方始上消。自头下者,则
随与足三阴上消。其积如石在土,日有增长,以积引积,久而自大,虽坚硬如磐石而转折如流
沙,此天留生路以与人也。
三十三、或有问积究竟何似者?予曰∶考之方书,阴阳不和,脏腑虚弱,四气七情失常,所
以为积聚,久为 瘕,中为痰饮,右为食积,左为死血。以予年来所觉,是皆另病,积则非是。
何也?以其坚如石,流如沙,体其质似皆小水泡也。水泡非病,由少至多实足以致病,如大河水涨
,岸边水沫聚成大块,皆小水泡之所积也。人身何以有此?请譬之。即如家常余留饭菜,一经受
热则酸而起泡,再迟则白沫上涌,皆蕴热为之也。人之腹中亦然,饮食不时,胃中蕴郁成热,时
则有吞酸之病,气蒸而酸,久必作泡。泡轻而浮,先气而行,周流四肢、百窍,气可转回,小泡淤
停粘着,日积日多,成条成块,凡有孔隙窒塞而百病生矣。吊之能行,揉之即散,所以为水泡之论
也。予自幼右肋下有积,横梗心下,医云伏梁,由来已久,揉后无之。又予左臂生癣,内如细粟,
揉尽而愈,此水泡之证也。逢冬咳嗽吐痰、手足冻
瘃,揉后均愈。因知人病咳嗽,是积尖刺碍肺管;久而吐血,是积大胀破肺管,故血色鲜红。
若积消长合,血止而愈,否则大吐矣。推而至于噎嗝,积成条块挤住食嗓,阳分开,阴分闭
,非积之使然乎?余病可以类推,然仍是阴阳不和之故。阴阳气血相生,何至不和?譬如夫
妇本和,小人间之,必致仳离。小人者积也,可不亟亟去之乎?
三十四、凡人物秉受生气者,皆不能无病。物不能自治,人则可以自治,天之生成于人
独浓矣。得此揉法,非但可以自治已病,并可以治病之未生,岂非《素问》所云至人治未病
不治已病之谓耶?语人曰∶吾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安于吾身不能居仁由义,谓之自弃
也。可惜乎?否乎?孟子曰∶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养之者,岂爱身不若桐梓
哉?纵无竟日长工,亦随在可偷半日闲也。上登五福之二,下免六极之三,于己取之而已。不
得式者,以十五六成童比较为样,如同诊脉可以知积之有无,以人治人,复自己之本来面目,
无病而止,非同索隐行怪之为也。
三十五、予尝慨治生者之惑矣,既欲其病,又不准其病,是惑也。饮食男女,大欲存焉,
不节不时,淫以生疾,非欲其病乎?死亡病苦,大恶存焉,凉热攻补,急以任医,非不准其病
乎?即使药到病除,而气血已亏,何如预为调摄之是耶?不知服药仍靠本人气旺行之,否亦不
易见功。甚有受药病而再以药治药者,人不受累乎?补药尤不足凭,至补者无如五谷六畜,设
使不吃而专服补药,能长生精神乎?夫人知其不可也。至于人参,仅止性热,原不能补益人之
生气,无病调养已觉多此一层,有病用之立见大害,何乐乎?占富有之名而自戕乎?谚云∶药
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然则欲治死病者,当舍药物而求于揉晒矣。附此以劝戒者,吾将以为类
者缘也。暴病不吃,觉饿即愈,新病揉之晒之即愈,旧病久揉久晒亦愈,如此而已。
三十六、去冬晤孙真人修昆仑语,推展为之,节节见效。正如山穷水尽忽而柳
暗花明,境界不可思拟,转瞬即难追想,随时随笔记之,直录无文者也。意在善与
人同,不恤言之详尽,其中不无重复矛盾者。譬之游山独逢佳境,喜而归告,不自
觉其拉杂矣。芒芒助长之心,只欲人知揉之可为,而亦为之,说仅大略,未能达意
也。若果有为者,则造道自得,必另有一番境遇,如山阴道上应接不暇,光景亦推
善同之意,向后来者告,有余师矣,暇计予言之是非耶?非然者将谓山径蹊间之路
,必无为间茅塞之理,则予言更是有若无矣。遇与不遇,有缘无缘,尽吾之心焉而
已;信与不信,有积无积,任人之意焉而已。
三十七、自揉至今,同人揉效者列后∶手酸麻者、结喉露齿者、颈结瘰 者、
眼中生翳者、脑漏兼痔者、面生白瘤者、喉痹时发者、睡难翻身者、指不任用者、
腿上生癣者、以上皆揉颧夹及海底而愈。至予之积久病多,揉愈者,散见于前矣。
再凡有揉者,从无脑晕头痛之病,众口同声,此修昆仑不死之明证也。
三十八、予揉夹车起手,终于海底,所历之境如此,若积有浅深,揉有先后,
殊途同归,原无一定板法也。年余竭力,旧 悉除,耳目重明,手足便利,阳萎复起
,秃发再生,实不自觉为七十也。壮不如人,老将奚为?但愿后来者趁壮年行之,
当必精力倍增,早建事业,并试行有效,广为传习,同登彼岸,是则予之后望也夫!



<目录>

<篇名>晒说

属性:丁亥年回苏省亲,时年五十二岁,因指麻唇吊,颈项坚硬,筋多瘰 ,肩背有癣,腰作虫行,
虽饮食起居尚是照常,惟于阳事不健而已。亲命就名医诊视,云气血两亏,难期脱体,非重用附
桂大补气血不可,立方而散。予以向服热药牙必出血,置之。因思气血无不由颈上下,不论所以
然,且揉颈项以图目前,不知所谓经络也。幸无甚病,而颈中间亦松软,惟无法净去耳。又每逢
行走急促,胸膈作木石碰声,左胁牵痛而喘,逢冬咳嗽吐痰、耳足冻瘃,腰腿间作酸痛,此皆积
久蔓延而然;彼时实不知也。一切尚能支持者,未必非乱揉之力也。后以腰腿酸痛,有人传以晒法
者,伏天赤身于烈日中晒之,汗如水流,风来凉爽,不觉其热也。惟初晒必脱皮,浓薄则随其病
,甚至起水泡,其愈极快,无过二日者,真化工也。自是每伏必晒,诸积病悉不为患,而潮湿拘牵
则截然而止,不乞灵于草木者,几二十年矣,今则无分冬夏,晴日必晒,间有微汗,无病故也。晒之
功力,可云大矣,壮先天之元阳,滋后天之真阴,神光洞彻,表里不遗,阴翳潜消,营卫无间,即使
周身大积,能令伏不为患,非气血充足能若是乎?当积伏也,血足以养之;及积出也,气足以运之,
去邪扶正,更云神乎?今见孙真人格言,悟而为之,若有鬼神通之者。遂将六十余年之积期月尽消,
内外诸病一扫而清,此正藉气血之充足也,非数年晒功,能若斯之速乎?所谓自天 之,吉无不利也。
倘得再假岁月,揉以通气血,而 去瘕消∶晒以分阴阳,而清升浊降,皮骨筋肉更换一番,庶不负此
生矣。兹。以揉说既集,更以晒法经验附
焉。同是君子,求已之易事,实为治病第一之良法。凡男妇头风、脑漏、牙疼、耳肿、香港脚、
疮、手足腰背筋骨疼痛、风寒湿热虚弱酸软等症,于三伏日巳午未时,赤身于烈日中晒之
,不论新旧大小病症。概能痊愈除根,即妇女月事,亦可晒,通天地化育神工,难以殚述。第
不可遮盖着衣,及致受热也。月之未申,岁之伏也;时之未申,日之伏也。急病则随日可晒,
亦见奇效。统而论之,增长人之精神气血者,晒也。积虽并育而不害,感伤能散,积解未形,
于以见生成之大。除刈积之根本枝蔓者,揉也。人得复元而无赘,中外更新。人须益健。亦以
知补助之能并行不怠,互相资益,伫见事半功倍之效。尝以细虱晒于烈日,行走迅速,生气愈
旺,可以证阳生阴长、循环无端之理矣。此以至小者言大,则万物无日不生,言岂有尽耶?或曰
∶农人终日曝晒何亦有病?曰∶是先有内伤,再受外感所致,与晒何尤?设使晒后壮实,风寒
且不侵,何有于病耶?自修者曷一试焉?无负此野人负暄献曝之忱也。



<目录>

<篇名>跋

属性:天地之大德曰生,信有之矣,然必待人力以成也。如佃田然,除锄草莱,五谷方茂,若听其自然,
则草满而田荒矣,岂天不施地不生耶?由芸力之不至也。积之于人也,亦然。脏腑筋皮秉受气血,
互相生养,有益无碍,各完本形。若至于积,如铁生锈,附骨肉脏腑以生,分气血筋膜以成,初如丝
粗,有长无消,及其至也,日引月长,岁粗时大,非但气血皆为所夺,即部位亦为所侵,
空窍塞满,百病丛生,人反无以自完矣。养痈成患,谁任其咎?今得此揉法,积可立消,病
永不生,真起死回生之术,宜其为养形之法矣。予六十余年之积,亦云多矣,竭数月之工
已获大效,年余之后,一洗而净,可不谓之神速乎?不知我独如此,或人人皆可如此。茫
茫天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孰从而就正之哉?于其完也,书此一册,交子侄等,留以咨访
,亦有同予者否,乞其
鉴定焉。或有同志自修,仿为以保其身,亦可匡予之不逮然。譬若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犹为
弃也,尚各勉旃。谚云∶修仙未成者,固须日日修;已成者,尤须日日修。一经间断,即仍不
仙。譬此揉工,庶几近似。
\x丙午六月立秋日\x
\x天休子跋之兼以自勖云尔\x
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若是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莫不欲得而竟有不思
者,何也?非不欲思也,有所蔽而不能自主也。非蔽于物也,乃本身中自生之积耳。夫心之于五
行,火也,请以火喻。人譬炉也,食譬炭也,心譬火也,思譬焰也、积譬灰也。坚其炉,多其炭,
去其灰,火自旺,焰自明,出不竭,用不穷,至诚无息之谓也。今火而不焰,非火故也,灰蔽之也
。不蔽焰明,轻蔽焰微,重则不焰,再重则熄,去灰则复焰矣。心之积与火之灰同,心之思不思,
系积之有无轻重焉。有说乎?曰有,请以中风病证之,卒然不省,尚能饮食,非积之蔽心重乎?言语
模糊,犹可半了,非积之蔽心轻乎?次则明少暗多,继则明多暗少,以渐轻以渐明,明则能思矣,
仍以多少分耳。推而言之,人之残忍、,刻薄、乖戾、执拗,孰无人心,而若是之
异乎?必是由积蔽所致,又分轻重矣。此惟精唯一,允执厥中,之所以大圣人也。方书云
∶诲言病、怕治病,即是病,
即此意也。然则忠恕 矩,自反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人不同与。曰是道心也,为明
而能思者言可。若积蔽者复人心而不能,奚暇论道心哉?向惜天分限者,无治心法,
今始得法,去其积则心可复明,而无思不得矣。果能揉之,五行无滞,相养相生,百节疏通,
万窍玲珑,天君泰然,四肢从令,虽愚必明,虽柔必强,所谓修身,在正其心。
“谁人肯向死前休”,帝君签语也。幼年诵之,既讶设词之异,又诧撒手之难,心向往
之,或一见焉。于时双亲荫芘,未涉世缘,转瞬七十年矣,梦境迷离,如侍膝下,恍然在目
前也。其中四十余年,齐、鲁、吴、越、楚、粤、燕、豫,驰驱南北,足迹摩停;地方河工,
官场皆历;名缰利绊,辛苦备尝。此中所恃以立骨者,和平简易,肯吃亏而不占便宜,常存
知止有定之训,从无争竞不肯之心,自幼本性直贯于今。己亥冬月,引见更蒙召见,以才具
平庸休致,此天休于前也。自维一芥之微,草弥木卒,何与轻重有无?乃得仰沐圣明之恩,退
遂林泉之愿,上天默佑,何因材之笃也。羽渐归陆,尾遁潜渊,一衣一食,外无求焉,不闻
不问,自适自乐,一切世事度外置焉,此自休于后也。非肯从辟人之士也,同梦论梦,已无谓
矣,梦后预期重梦,不更无谓乎?非肯从辟世之士也,逢场作戏,已觉假矣,场下自演独戏
,不更觉假乎?休已乎休矣!人休我乎?人不休我,我休人也。世休我乎?世不休我,我休世
也。休已乎休矣!休乎其所当休,休乎其所乐休,休乎其所不得不休,何所谓肯
休与不肯休耶?独不意六十年前,向往欲见之人而身蹈之也。理耶?数耶?天耶?人耶?
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人也。遂自易名曰天休子,并系以偈∶虽休勿
休,作德日休,其心休休,何天之休。
休致归来,死前世事皆肯休矣,惟肯休而不容于肯休者,惟此身之生气耳。存其心
、养其性,修身以俟天休而已。数年以来,并笔墨事亦休,诿云懒于用心,其实是不能
收放心,又安能用思心哉?向有自修之法,曰“晒”,今有自修之法,曰“揉”。皆前人
成法,未有发明之言,不着证验之实,故后人以老生常谈置之,而反求医于人、乞灵于草
木,孰从而知为脱胎换骨、起死回生之神术乎?故不惮 缕立说以表张之。问途已经,遵
而道之,方信予言之不谬也,兹又为之现身说法焉。向云懒于用心,非我之懒于用自己之
心,实自己之心懒为我用也,是懒也。何以未揉前如彼,既揉后如此,期月间前后各异,
或即前所云即是病之说耶?自揉至今,不知心已收得否,又不知肯为我用否,因作心说一首
、自偈一首,心中不似竟无头绪者,不知是否揉而收得,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然耶,否耶
?若果然耶?则懒竟是病矣。既可揉去,则凡心之失其常者,无莫非病,且无莫不可揉而复
之也。予眼白向多红丝,揉后尽消。以此推之,心有翳膜,当亦可退,功夫到时,自必有验
,今则不敢必也,后亦未可谅也。
以上三则,揉后所得,理近于揉,故附于后。

 

 

 

回主頁